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凤公子的女人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凤公子的女人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凤公子的女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蔡小雀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凤公子的女人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回到“敌人”的临水大宅里,秋桐仿佛还未回过魂来,只是泪眼浮肿地怔怔望着默默帮她擦拭头脸的他。

    齐鸣凤拿着干净的湿帕子,轻柔地替她擦脸,拭去她满颊的斑斑泪痕。渐渐地,她终于回神过来,唇儿轻颤着,哽咽着开口:“为、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他声音低沉语气温和,依然专注地帮她擦着脸,然后是尖尖的下巴。“如果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报仇,刚刚你都看见了,也都听见了。”

    “不,”她凝视着他,含泪沙哑地道:“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齐鸣凤呆住了,手上动作一顿。

    像是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更像是听见了,却弄不懂她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也是温家的人…”她呐呐地道,突然不敢迎视他的目光。“老夫人当年那样错待你,所以你恨,你怨,你不能原谅她。但我也是老夫人身边的人,你也应该要恨我才是,为什么还把我带回来?”

    齐鸣凤听懂了,冰冷的神情逐渐温暖柔和起来。大手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正视他。“傻瓜。”

    她傻眼了。“啊?”

    “你是你,她是她,你们完全不一样。”他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带着一丝教她无法违抗的霸道。“而且你虽是温家的奴婢,却是我的人,这辈子,我是认定你了,你逃都别想逃!”

    他就是那样嚣张恶霸跋扈呵!

    可是她偏偏心都酥了,软了,化了…秋桐伸手轻轻地碰触着、抚摩着他坚毅的脸庞,心底涨满了柔软和热呼呼的甜蜜。“公子…你明明就是天下最善良的好人,为什么就是不肯打开心结,承认自己其实并不想报仇,也不想真的毁掉自己的奶奶呢?”

    齐鸣凤脸色一沉。“你错了,我不是好人,我就想是毁掉她!”

    这是他多年来苦苦挣扎求生,出人头地的最大目标,他不可能为谁而放弃!

    她眸光温柔地看着他,却还是清楚地在他眼中看见了那纠结复杂的矛盾与感情。

    鲍子果然不是他自以为的那样残酷、无情。

    在他冷漠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温柔而渴爱的真心。

    而且亲情就是亲情,骨肉至亲是想否认也无法否认、想剪断也剪不断的联系。

    只是老夫人是那样地骄傲固执,服侍她多年的秋桐又怎会不知?

    而公子的固执,却半点也不输他的奶奶呢!

    尤其深深烙印在他心头的恨,又岂是旁人三言两语,一时半刻就消解得了?

    唉…话锋一转,秋桐轻声地问:“少夫人…我是说你娘,一定是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好姑娘吧?”

    娘是他的罩门,齐鸣凤一僵,半晌后才低声回道:“正因为太温柔,太善良,所以才会落得如斯下场。”

    “你以前说过,我的愚忠令你联想到的人就是你娘,对不对?”

    “你们俩简直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忠诚,一样蠢!”他瞥了她一眼,嘴里说得凶狠,语气里却有抑不住的怜惜。“但是我不会让你变成她,我会保护你,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尤其是那个老婆婆!”

    什么老婆婆?再怎么样,那也是他的奶奶啊。

    秋桐又是窝心又是不以为然,半晌后才害羞地低下头,甜甜地道:“我知道你会保护我。”

    他深深地望着她,眼底满是心疼与爱怜之色。

    “桐儿,你…恨我吗?因为我坚持要毁掉温家。”她心一跳,沉默了。

    齐鸣凤就算面临千军万马,生死交关时刻,也从未如此紧张过,他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地凝视着她。

    懊死!

    他在乎什么?他连死都不怕,连弑亲的滔天重罪都不会当一回事,为什么还要在意她的想法?

    可他就是天杀地关心这一点。

    “公子,你知道吗?”秋桐终于开口了,声音轻轻柔柔的。“当年我是被我娘给卖掉的。”

    “我知道。”他心一痛,微哑道。

    “你知道?”她一怔,随即失笑。“也对,哪个为奴为婢的不是被爹娘卖掉的?”

    “你生病时呓语,口口声声要你娘别卖掉你…”他有一丝不忍心地道。

    秋桐呆了下,眼儿低垂了下来。“噢。”

    还以为自己早已忘了呢,没想到…她心里也还是有这个小小的结解不开啊!

    “过去已经过去,未来才重要!”齐鸣凤坚决立誓,语气铿锵有力。“从今以后,我会将你捧在手掌心上,让你比世上任何一个千金小姐还要幸福富足!”她抬头看着他,嫣然一笑。“公子,只要你快乐,我就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还要幸福了。”

    齐鸣凤闻言,怔怔地看着她,心头酸甜满溢,百感交集。

    “公子,你说得对,过去已经过去了。”她有一丝羞涩地偎进他怀里,把小脸贴靠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声,幽幽道:“小时候我被自己的亲娘卖进温府,是因为家里穷,爹虽是个私塾先生,可每月挣来的束修也只勉强养得活一家六口,最后还是敌不过现实的折腾和病魔的摧残…爹过世后,娘为了筹措他的丧葬费用,只得卖了我。”

    齐鸣凤听得心揪成了一团,越发怜惜地将她搂得更紧。“可怜的桐儿。”

    “我是长女,底下有三个弟弟,女孩子从来就不值钱,所以我不怪我娘卖的是我。”秋桐紧紧依偎着他。“不过现在,我还真庆幸我娘卖的是我,否则我又怎么会遇得到你呢?”

    “傻子,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他替她愤慨不已。

    “我忘了我原来叫做什么,“秋桐”这名字也是当年的老管家随口起的。但是自从进府后,老夫人虽然严苛,却待我极好,还跟我说,女子一样要视诹书,将来才能比男子更加有用…老夫人也涸粕怜哪,她虽然看似什么都有,其实什么都没有:没有亲人,没有温暖,没有爱。她只懂得商人经营之道,所以有时拿人当生意一般经营,有利就留,无利便走。”

    他微微一顿,语气有着一丝苦涩的开口:

    “你还是想劝我改变心意,别报复那个“可怜”

    的老夫人吗?”

    “不,我知道你不会改变心意的。”她叹息,满心无奈。“老夫人让你们吃了那么多苦,你不会原谅她的。”

    “那么为什么…”他有些犹疑。

    “世上有些人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不了解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常常拿自己不要的去换,换来的却都是自己不需要的。后来才发现,那些被丢弃的,厌恶的、换掉的,原来就是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可丢了就是丢了,就算痛哭流涕,就算后悔莫及,求也求不回了。”

    齐鸣凤一动也不动的僵住,内心却如同翻江倒海,翻腾不已。

    “老夫人今天受到很大的打击,也许骨子里已寸寸断折,外表依然撑着不愿倒下来。”她低低地道,“我懂的,因为她…从来不许自己软弱。”

    齐鸣凤想起了温老夫人脸上掩不住的疲惫与老态,心头莫名一痛。

    不,他不会心软的!

    “难道要我就此放过她?”他胸口的怒火再度狂燃起来,撇唇冷笑。“若不是她,我娘何须和我爹夫妻分离?我又怎么会过了二十年没有爹的日子?若不是她,走投无路的我们,又怎会沦落到投靠妓院,靠我母亲出卖色相与皮肉换取微薄的糊口生涯?”

    秋桐一震,抬头望着他,脸上血色顿时消失无踪。

    “很惊讶吗?”他讽刺一笑,眼神冰冷。

    “没错,我是靠我娘出卖灵肉养活的,我痛恨小时候最爱的糖葫芦,是因为我娘总用这个名义哄我,好教我不吵不闹。可我的心在淌血,我恨透了她脸上搽的脂粉,恨透了老鸭逼着我娘去卖笑,所以我在功成名就的那一天便买下那间妓院,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秋桐脸色雪白如纸,泪水瞬间模糊了视线。

    可怜的少夫人…可怜的公子…那么多的悲伤与苦难…她到这一刻,才真正了解公子为什么死也不肯收手的原因了。

    如果今日苦的只有他,以他傲然的骨气,早可大笑而过,不放心上:可是被老夫人伤得最重的却是他最爱的娘亲…她心疼地抚触着他纠结的浓眉,哑然无言。

    齐鸣凤温柔地握住她的手,紧紧包覆在手掌之中,黑眸炯炯地盯着她,“所以,我不会原谅她,我绝对绝对不会放过她!”

    秋桐点点头,泪眼婆娑。

    她心知肚明,这么深的仇,这么浓的恨,又岂是地无关痛痒的一番安慰就可以抚平得了的?

    只是她不能阻止他报仇,但是她可以尽最大力量阻止老夫人受到伤害。

    “公子…”她哀伤地环住他的腰,脸颊紧贴在他胸口。“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她承了他的情,欠的却是老夫人的恩哪!

    所以就算要赔上她这一条命,她也决计不能让他们祖孙相残。

    天未亮,整宿未能合眼的温老夫人在祖宗牌位前亲手拈香,奉上三杯清茶,倦而苍白衰老的脸庞没有不甘,只有无穷无尽的悲伤。

    她的伤心,不许教人瞧见。

    待天大亮,她的“敌人”便要来接收温家传承了百年的基业,就连这片宅子,也将寸土不留。

    只是她作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毁在齐月儿孩子的手中…不,她不认那是她的孙子。

    既没有三媒六聘,也没有她点头同意,既非妻也非妾,齐月儿永远是她心上的一根刺,害地与亲生孩子反目成仇、天人永隔的凶手!

    背叛。

    她这一生充斥着谎言与背叛,可笑的富贵和虚荣的浮华到如今也不过是梦一场,临到老来,更是错,全盘皆落索。

    可是齐鸣凤那双眼睛,却像极了他爹爹的深邃凤眼啊!

    只不过在他爹那短暂的一生里,从未有过如此霸道杀气的眼神…齐鸣凤像她,骨子里是像透了她的!

    温老夫人睁着酸涩灼烫的双眼,胸口有股又热又暖的滋味涌上来,却又被她硬生生给压抑了下去。

    那个可恶的混帐!

    “我不会遂他的愿,去投井去上吊的,我要留着这一条老命,我看他有什么好下场!”她咬牙切齿的吐出话来,眸光却在瞥见那三道袅袅上扬的烟雾时,陡然心惊。

    不不不,愿赌服输,她愿赌服输!

    天终于亮了。

    尽避齐鸣凤坚持要她在临水宅院里等着,秋桐还是执意跟来了。

    “无论如何,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她眼下有着一夜无眠的微青痕迹,语气平静道。

    齐鸣凤凝视着她,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拗不过她。

    可想而知,从今以后他都会像现在这样宠着她的,宠到无法无天也甘之如饴。

    他身后还跟着柱子、大武和传掌柜,只是四个人,却如同千军万马降临在秋风中的温家大宅里。

    秋桐不敢抬头看向温老夫人,因为齐鸣凤紧紧地将她揽在身畔,看在温老夫人的眼里一定像极了示威。

    可不是的!她知道他只是想时时刻刻保护着她。

    但是他不知道她已经下定决心,当所有的一切结束时,老夫人若是打击过大而有了个三长两短,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咬舌自尽,殉主而去!

    爱与恩义,她只能择…一想到这儿,她不禁紧紧地咬着下唇,想将他身上的气息深深吸入体内,永远永远烙印成记,就算入了黄泉,饮了孟婆汤,她也永远不忘记。

    她的眼里盈满了热泪,只得死命眨着眼睫,把泪水强抑回去。

    齐鸣凤神情冷冷地大步走进温府。

    多年来,深深插在他胸口的那一柄复仇的刀刃,今日终于得以拔出了!

    接收、拿走“她”所在乎的一切,宛若巨斧划过,温家筋络俱断,他就复仇成功了。

    他在等待心口燃起的快意与满足感,可是却迟迟没有等到。

    只有在看见那经过短短一夜,却衰老得更厉害的老妇人时,心脏像被巨灵之掌紧紧指住了般透不过气来。

    老季伯搀扶着温老夫人,悲伤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你可以拿走一切,”温老夫人苍白的老脸面无表情,死撑着最后一寸尊严。“但我不会后悔将你母子俩赶出温府,永远不会!”

    宁死也不教人非议,她一辈子永远不会向任何人低头忏悔。

    齐鸣凤瞪视着老妇人,蓦然间,眼角余光瞥见了她头顶上方的一根枝极,上头一朵残红褪尽的花在秋风中轻轻颤抖着,在大风扬起之际,挣断了枝头最后一寸牵绊,轻飘飘地飞舞在空中。

    他几乎无法将视线移开。

    今年落花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已见松柏摧为薪更见桑田变成海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宛转娥眉能几时须央鹤发乱如丝齐鸣凤脑中陡然闪现那一阕“代悲白头翁”

    的词句,这才悚然发觉到…

    原来,她也已经老了。

    当年的意气风发,刻薄霸道已经敌不过岁月的摧残,尤其在遭受如此重大打击后。

    残存的,只有她死硬的脾气与永不低头的固执。

    他目光僵硬地注视着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老妇人,胸口汹涌的恨意依然在,可是在这一刹那间,他惊觉到执意报复的自己,竟和她出奇地相似。

    一样固执,一样狠,一样为了自己牢牢抓住的信念,不惜倾注全力毁灭一切!齐鸣凤浑身僵住了。

    难道他也要死死抓着过往的仇恨不放,如同她一般将自己与周遭的人折磨至死?尤其,夹在他俩之间的桐儿将首当其冲,最为深受其害…桐儿一定会痛苦极了的。

    “公子?”一个轻柔的声音唤醒他。

    他一怔,眸光怔仲地落在心爱女子忧虑的脸上。

    是啊!他还有秋桐,一个肯逗他笑,关心他,保护他,心疼他…他的女人。

    齐鸣凤心知肚明,他可以在弹指间不费吹灰之力就令那个至亲也至恨的老人沦落到比死还悲惨的地狱里;但是他会失去生命中唯一美好而温暖珍贵的秋桐。

    不!他和他的“奶奶”不一样。

    刹那问,齐鸣凤整个人清醒顿悟了过来…长久积压在胸口熊性岂燃着的恨火倏然烧净一空,只余一缕轻烟袅袅然、幽幽淡逝在无形之中。

    秋桐担心地望着他,然后发觉到了他眉宇间深驻的恨意渐渐消失,她屏气凝神地看见了他…的笑容。

    “公子?”她紧紧揪着的心被他逐渐绽放的温柔笑意抚平了,狂喜的泪雾迅速涌进她眼里。

    “秋桐,嫁给我好吗?”齐鸣凤含笑地问,深邃眸光荡漾若水。“啊?”她一呆,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深情地注视着她,“只要你肯嫁给我,成为我的女人,从此以后管着我,我想我就不会变成我最痛恨的那种人了。”

    秋桐以为他说得含含糊糊的,她会听不明白,可是她一瞬间却全懂了。

    “好。”她为他感到骄傲极了,又欢快又欣慰又快乐,最后还是忍不住又哭又笑的点头,“好。”

    “我不准!”温老夫人暴跳如雷,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恶梦再临。“听到了没有?你可以夺走温家的一切,拿走我手上所有的产业,就是不能娶秋桐!就算我不认你,可是只要身为温家子孙的一天,就不准和低贱的奴婢通婚,我死也不同意!”

    “我没问你的意见。”齐鸣凤微笑着轻吻了下秋桐的额际,然后转头嘲讽地瞥向温老夫人。

    “…奶奶。”

    “什么?你这个混球,你叫我什么?谁许你叫我奶奶了?谁说要认你了?还有,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同意你娶秋桐,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温老夫人还在那儿使性子耍脾气,怒火冲天,可秋桐已经忍不住噗吓地笑了起来,开心地环紧了他的颈项。

    “公子,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你呀!”

    他深邃眼眸盛满了浓浓的笑意,“我也是,永远都是。”然后低头深深吻住了她,相较于温老夫人气到快晕厥过去,老季伯唇畔却浮现好不安慰的笑容,他沉默地搀扶着温老夫人要进屋去,最后还是满足地笑望了他们一眼。

    悲伤沉寂多年的温家,总算有一对是金玉良缘、圆满幸福了。

    他会继续默默守候着老夫人、温家,甚至是将来的温家子子孙孙。

    当年是他娘对不起温老夫人,占据了她的夫婿,夺走了她的幸福,致使她心性大变,才会让悲剧一代又一代发生。

    老季会继续保守这个秘密,继续照顾着温家,继续为自己的母亲赎罪。

    当晚。

    “我捡到了一个东西。”秋桐轻轻牵起他的手,将一样物事搁进他掌心。“我想,这应该是你的。”

    齐鸣凤凝视着掌心里的金锁玉葫芦,心头一热,激动地问:“怎么会在你那儿?我以为二十年前它就已经不见了…”

    他永远记得娘到账房先生那儿辞行,他的“奶奶”却误以为他们是想要钱,所以赶来斥喝驱赶他们。在拉拉扯扯间,他狠狠咬了她一口,她则是甩了他一巴掌,后来金锁玉葫芦就不见了。

    没想到相隔二十年,他还能再见到它。

    “我在账房里打扫的时候发现它的。”她温柔心疼地望着他,见他眼眶泛红,也忍不住有点想哭。“是你的对吧?”

    “是我爹给我的。”他紧紧将金锁玉葫芦钻在手心里,感动地看着她。“我还以为它不见了…谢谢你。桐儿,我该如何报答你才好?”

    “说什么呀,你我之间还用得着“报答”二字吗?”她脸颊不禁红了,低下头,害羞地说:“只要请我吃一串冰糖葫芦就行了。”

    齐鸣凤一怔,眸底浮起了满满的笑意。“冰糖葫芦…好,不止一串,你爱吃几串都行。”

    “咱们一起吃吗?”她笑望着他。

    他收起了笑,深情地凝视着她,温柔道:“以后,我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我再不许你离开我,即使往后我得陪你吃上一辈子的冰糖葫芦,我也永不后悔。”

    “公子…”秋桐快乐地扑进他怀里,紧紧地环住了他的颈项。

    齐鸣凤紧拥住心爱的女子,再不放手。

    虽然天下风起云涌,山河即将变色,但不管未来任务何等艰难,他都深深感激上苍,让他原本充满仇恨与黑暗的生命,因真爱降临而温暖战光。



  Tags:凤公子的女人  第十章
欢迎各位凤公子的女人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凤公子的女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凤公子的女人》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