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火君怜妻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火君怜妻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火君怜妻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席晴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火君怜妻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表面为了躲避警方与火焰君的追击,于是命令手下为他阻挡他们的车辆,他则带着一名弟兄压着莫寒修加速行驶。

    心急如焚的火焰君也豁出去了,穷追猛打,那群狐群狗党的车子不敌他,几经擦撞之后便被抛出车道,而他则继续往前追驶,突然,车道的对面却闪出两辆警车,前方的鬼面因煞车不及,整辆车撞往右方的岩壁,车子马上冒出黑烟。

    火焰君见状,旋即紧急煞车,冲出车外,赶往鬼面的座车,放声大叫:“寒修!寒修!”

    只见莫寒修虚弱地张开双眼,望着声音的来处,不一会儿又合上眼眸。

    “寒修!”他大骂自己粗心,为了逮鬼面,一时大意,竟忘记莫寒修还在他们的手中。

    他连忙接过天龙递过来的大锁将车门给敲开,也顾不得他手臂上的伤,迅速且小心地抱出莫寒修。

    “快叫救护车!快!”

    天空竟在这时忽然下起微微的细雨,沁凉的风拂过他们的脸上。

    火焰君抱着莫寒修,心在淌血,忍不住吻着她的额头低语:“宝贝,我对不起你…宝贝,我的宝贝。”

    这一刻,火焰君终于彻底知道了,原来自己连命部可以为莫寒修舍弃了,更何况承诺照顾她一生一世这种小事呢!

    风声、直升机下降的螺旋桨声,完全将他的话蚀去,他以体温保护她。

    莫寒修隐约感觉到火焰君对自己难得的爱意与歉疚,失去的信心与火热也渐渐被找回,隐约中,她觉得自己好幸福…

    大批警方在这时赶到,并将已头破血流的鬼面及其余党一并铐上手铐,带回警局。

    ******

    经过长时间的急救,莫寒修终于从鬼门关逃离,只是,她那张原本雪白的脸颊变得苍白了,头上里着纱布,左、右手也都打上石膏,伤势不轻。

    火焰君一步也不愿离开她,病房已俨然成为他生活的地方。

    当院方知道他的来头后,登时以最高礼遇待他,但他只说:“将这一切全用在我的未婚妻身上。”

    一些护士莫不感动及羡慕,莫寒修能有一个如此多金英俊又深情的未婚夫;至于男医护人员则因火焰君的态度,相信一个男人成功不单只靠金钱,还有许多看不见的温柔。

    火焰君完全不在乎这些人怎么想,一心只放在莫寒修身上。公事全以电脑、Skype与外联络,至于重要的定夺,高阶的主管自会飞来波士顿的医院与他研议,如今事业的运筹帷幄,全在这间一应俱全的病房里。

    也许是上苍感动火焰君尢莫寒修所做的一切,终于,在一个日出时分,她轻轻地睁开双瞳。

    莫寒修看见火焰君蓄着多日未修剪胡须与头发,躺在与她距离一公尺的另一张床上。

    她撇了撇嘴唇,眼瞳中不自觉地染上一层薄扁,鼻头也有些酸,突然想放声大哭。

    她哭,不是因为麻酔藥退后的隐痛,而是身边的男人为她所做的一切。

    她现在这副“丑模样”他竟然不嫌弃,还放下身段迁就她,望着一屋子的报表、纸张、电脑…各种商用工具,她更加确定他已在这里“扎营”多日。

    眼泪不争气地一直流,鼻子也塞了起来,更因过度压抑而感到头昏脑胀及头疼。

    就在这时,火焰君苏醒了!

    一见她那哭花了的脸,他惊诧地问:“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你哥的仇报了。”

    他起身为她拭泪,一边将病床摇斑,一边抽了张面纸对她说:“擤一下鼻涕。”

    她错愕地看着他。他说什么?又是在做什么?这不是只有父母对子女,甚或是情感深厚的夫妻与情人之间,才会有的亲密行为吗?他怎么…

    “擤啊!”他不了解她在犹豫什么,“不会忘了怎么擤吧?”

    这下子,她的泪流得更多了,半天说不出一个字,也无法擤鼻水。

    “别再哭了,一直哭怎么擤呢?”他一脸焦急地说,门却在这时被无预警地被打开来。

    莫寒修惊诧的同时,泪水戛然而止。

    火焰君一见状,连头也没有回就出声喝阻:“先出去!不管你是谁。”

    莫寒修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再度回神时,屋内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宝贝,别管他们。擤鼻涕,这样才能呼吸。”他继续坚持原意。

    她以里石膏的另一只手准备拿下卫生纸。

    他却抽回手,“这是我的工作。”

    她的双眉一挑,不明所以。

    “你现在是病人,我是你的看护,你的吃喝拉撒,全由我一手包办。”

    “不要!”她双颊涨红。

    喂食已够亲密了,还谈到“拉”、“撒”,真是羞死人了!

    他笑了,“你先擤鼻涕,能够呼吸后,再来讨论你是否愿意雇用我这个由纽约飞来的特别看护。”

    她又看了看他,久久之后才问:“你…你为什么对我…好?”

    火焰君只好先为她拭泪,再坐近她,认真且深情地说:“寒修,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想为你做一些事。”

    “我…你…”她期期艾艾地说不明,心头却涨满了天外飞来的幸福。

    “我想这就是中国人说的‘缘分’,虽然我不是百分百的中国人,但却觉得中国人说的缘分真的很特别。我对你可能就是这种感觉,也许一开始我不能体会它的翩然而至,也无法将你和我的命运扯在一块儿,但是时间是最好的见证者。

    请原谅我的自私,我曾因你不说话而几度挣扎并考虑,是否该将你排除在我的生命之外。但当你一离开我的视线,我才讶然惊觉我的生活中根本不能没有你,不论你愿不愿多说些话,是不是选择性不语症的患者,我都希望与你为伴。

    也请你原谅我的驽钝,我一直以为爱情只是短暂的,若一生只能与一个女人共度,会是件多么无趣的事,直至我发现自已连命都可以为你舍弃,对你一生忠诚,根本就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她哭得更激动了。

    “擤!”他趁势说。

    她也彷佛被催眠似地开始擤鼻涕。

    “很好,再擤。”他继续鼓励道。

    闻言,她的动作霍然停止,“你…”

    “哈!不趁机要你这么做,以你的害羞个性,不知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可能等到我这只手报废才有结果。”

    她歉疚地说道:“对不起。”睇了一眼他受伤的手臂。

    “那你就快点,而且多擤一点儿。还有,别再哭了,省得我这么辛苦。”他玩笑地说道。

    “火焰君,我…”

    “叫‘火’或‘焰’,Don-tsaythankyouagain,因为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他正经以对。

    她的鼻头又一阵酸,泪光再次布满眼眶。

    “DOn-tcry,Baby.”他又说:“你只须接受我爱你的事实,虽然它来得晚,但请宽心接纳我迟到的爱。为了弥补你的等待,我的爱绝不打折,反而会加倍予你。”他又以清洁的湿毛巾为她擦脸,“你有一张多少女人羡慕的脸蛋及细致的肤质,要多微笑。”

    “谢谢你的…赞美。”她的脸又涨红了。

    “我不单想赞美它,还想亲吻它。”他说得很正经。

    “你…”这下子脸红已延伸到粉颈。

    “我对所有的人都宣称你是我的未婚妻,未婚夫理当有权利可以亲吻他未来的妻子吧!?”

    “什么?”她甚为惊讶。

    “你是我的未婚妻。”他肯定地说。

    “你真的决定…”

    他接着说:“以前是我傻,现在我郑重地告诉你,我要娶你为妻,不论君临天下帮的其他成员是否认定我是你丈夫的最佳人员,但我当定你的丈夫了,你也只能嫁给我。”他说得霸气十足,且信心满满。

    在脸红的双颊与急促的心跳中,莫寒修露出浅浅的微笑。

    门在此时又被敲响。

    “别吵!等一下再过来。”火焰君又对着门外的人大吼。

    “你不该这么凶的。”她轻声地指正他。

    他不以为然地笑道:“你还没看过我真正的凶样。”

    “那…我可不可以…不嫁给你?”她心惊了下。

    “不行!”他如霸主颁令,不容他人分辩。

    “那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什么?”

    “别那么…凶?”她的声音很小,但双眼却勇敢地迎向他。

    他又笑了。“好。”

    “谢谢。”她说。

    “Don-tsaythankyouagain.mylove.”他倾身上前…

    吻落在她受伤的额头、手臂、脸颊…最后落在朱唇上,并低语道:“要快点好起来,我想好好的吻你。”

    瞬间,她心跳如擂鼓,热辣的滚烫感再次传到全身。

    她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无招架之力,她是彻底地沦陷了。

    但,她甘之如饴。

    ******

    多日后。

    火焰君在众兄弟及水卿君的恭贺下,终于娶得莫寒修为妻,宴客时,雷震君故意附上他的耳说:“寒修妹子就交给你了,当然,她身上的大笔财产也是你的了。”

    他呛了雷震君一眼,骂道:“我火焰君哪需要这些钱?若为钱,应该娶你才对!”因为这个搞军火生意的老雷钱多得无法计数。

    他的话弄得雷震君脸一阵白,一阵红,接着,他抛下大伙,搂着娇妻准备入洞房。

    由于莫寒修怕吵,所以他便依她的意思,在波士顿依山傍水的湖边买下一幢别墅,作为他们的新家。

    晚上一到,他的保镳都离开房子三十公尺远,管家、女仆也在处理好所有相关的更衣、沐浴之事后,便全退出这湖边别墅。

    “满意吗?”火焰君牵着莫寒修的手,睇着他们爱的屋宇。

    身着雪纱的莫寒修凝视着火焰君一手打造的家,心中充满了感动,掌心不自觉轻颤着,喉头也有些紧,不争气的泪水又坑卺眶而出,但她却强咬着朱唇,不准自己哭出来。

    他明白她内心的激动,继而将她搂在胸前,“我愿为你做一切让你喜悦的事。”

    吻就这么自然地落在她的脸上、眼皮上…慢慢移至朱唇。

    “嗯…”她的身体又打了颤。

    他笑了,退开轻声道:“你真是个敏感的女人。”

    她的脸立即羞红。

    他俐落地拉开礼服背后的拉链,一阵冷凉便吹进她雪白的背脊,她羞怯地躲进他的胸膛哀求:“可不可以别在这里?”

    “这整楝屋子都没外人,不用担心。”他安慰她。

    “可是…这里…不是房间。”她期期艾艾地讲出心中的顾忌。

    “哈!真是羞怯的含羞草。不过,能表示意见我就很满意了。”他一手仍没离开她的背脊,一手握着她,牵引她回房。

    他的手所经之处有如热火燎原,燠热难挡。

    终于,他们来到主卧室,婚纱也刚好被扯下,丢至一旁。

    “哦…”她惊惶失措地低吟了声。

    他又笑了,“我的老婆大人,正餐还没开始呢!”

    “什…么?”她的头脑早已不能运作。

    他也就顺水推舟将她压至床榻之上,她又是一声惊呼。

    吻如雨下…

    “火…可不可以…”她喘着气问,却被他打断。

    “不可以。”吻又继续种在她雪白细致的肌肤上。

    “我…我是说…请关灯…好吗?”她又喘又羞地将话说完。

    “不行。”

    “嗯…”失望和着紧张吟哦声,令他听来格外兴奋,还有几分怜爱。

    “我还没有真正看过你,连洞房花烛夜也不脑拼,这样对我是不是太残忍了些?”他故意将难题交给她,头已钻入她的双峰之间。

    只闻她气喘吁吁的吟哦声,委实不知该怎么坚持自己的想法。就在火焰君百般怜爱时,莫寒修挤出了一句话:“先洗…澡。”

    “洗澡!?”他旋即止住所有的动作,笑了,“你这主意不错!”一个起身,他就将她抱了起来,“一起洗鸳鸯浴。”

    “不…不是,我是说…”她一路由脸红到双峰。

    他笑得更放肆了!他当然知道她在说什么,不过今夜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他没打算在黑暗中秘密进行。

    他要看着她美丽、惹人怜爱的新娘,完全成为他的女人的模样。

    他要她为他喜、为他乐、为他火热、为他颤抖、为彼此爱的誓约作见证,永永远远彼此相属。

    到了浴室,莫寒修再次钻进他的胸前,不敢看他,低语道:“求你…我很…难为情。”

    他轻喟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他真的拿这株美丽又羞怯的“含羞草”一点办法也没有,只好抵着墙壁低头吻她。

    “今晚放了你,但你要早点习惯有我的存在。我希望我的妻子可以和我分享一切,包括我的身体。”最后一句话,他刻意讲得小声又暧昧。

    她仍然涨红着脸应允,“嗯。”

    “现在我们分别将自己清洁完毕,再行周公之礼。”他故作遗憾状。

    “嗯。”她又应了声。

    “Ladyfirst。”他做出“请”的动作。

    “谢谢。”她连忙溜进浴室。

    他在外边轻笑着,好整以暇地倚着墙边,等她叫唤他。

    半小时后,莫寒修那低吟的声音从门缝传了出来,“火…火…”

    “什么事啊?”他嘻皮笑脸从门缝觑着她。

    “里面没有…浴巾。”

    “我知道。”他一点也不惊讶。

    “你知…道!?”她则一脸错愕。

    “这样你才会来‘求’我啊!”他笑得更大声了。

    “你…”她真的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来。”这时,火焰君的右手突然冒出一条雪白的浴巾。

    雪白的手伸了出来,却抓了个空。

    “火!”她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你出来拿?还是我送进去?”他神色自若地问。

    发烫的脸写着她的进退不得,他却一个上前,挤开了浴室的门,雪白的浴巾也在这时裹住了她,“我抱你。”

    促不及防的莫寒修这时已被抱往卧室,火焰君俐落地将她安放在大床上,灯熄,她身上的浴巾也在这时被扯了下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啊!”她吃惊地叫了声。

    他便在这时压了上去,热吻再次落在她的身上,同时退去里在下腹的大浴巾…

    其实,他在莫寒修沐浴时,也于另一间浴室盥洗完毕,就是希望为他们的新婚之夜增加一点气氛。

    此刻,他的大掌就如大师手中的魔术棒,在她那充满弹性及雪白的肌肤挥舞着美丽的乐章。每一次呼吸与吟哦就是一组组的音符,每一次出声惊赞就是合奏的精采处,终于,在汗水淋漓尽致之处,双双合唱一呜惊人的乐音。

    之后,他玩心大起点起床前的灯,光明重现的刹那,惊呼声再起,莫寒修立即以凉被遮住裸露的身体。

    他却突然喊道:“寒修,我看到了。”

    “看到了?”她以为他说的是看到她裸露的身体,但她误会了。

    “你的大腿两侧有烙印,和你背脊的烙印有点雷同。”他很认真地说。

    “烙印?”

    “给我看一下?”决定看个清楚,因为他现在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

    “不要。”她不依从。

    他却以吻魅惑她,同时扯下凉被…

    低头仔细探了一眼,语出惊人之语,“我终于知道你哥莫愁所说的宝藏在你‘身上’的原因了。”

    她立即合上双腿,虽然他们已行过周公之礼,但她还不习惯在他面前如此坦诚相对。

    饼去的几次亲密的接触,也不过让他觑见背脊的图腾,现今要完全展开私密的部分,她真的好羞赧。

    “原来你的大腿内侧有一组极为细小的数字,若不是你的丈夫,怎么有机会看到它呢?”他忽然感动地笑了,“你哥哥真是用心良苦。”

    “不是哥哥…”她重新开启往事的扉页。

    “不是莫愁?”

    “是妈咪。”莫寒修停顿一会儿才再道:“那是妈妈在我小的时候,亲自为我刺上去的,它和我背脊上的数字的烙印很像。妈咪说…”她又停顿一会儿,“说是给我的嫁妆。我不想懂,因为…”珠泪又在眼眶内打转,“那之后…妈咪和爹地被人杀了!”泪珠儿瞬间落下。

    “别哭!难过的事就不要再提。”火焰君马上打断她。

    但她还是继续说着:“我一直不懂,哥哥每次准备给我贵重的东西,或是大笔的金钱时,总会汇入瑞士银行的某个帐号,我也没多想,直到他去世的前一个月,他提醒我这事,再经你这么说,我想这就是妈妈和哥哥利用我这两个刻意与意外的刺青与图腾,当作某些路径的密码吧!他们真是用心良苦。”

    “寒修,你说了好多话!”他十分惊异地发现。

    “咦?”对耶!

    他一把将她搂进怀中,兴奋地说:“我涸篇心自己是那个让你重新开口说话的人。我的爱,我爱你!你真是个奇迹。”他很感激她只是“选择性不语”,而非完全不语。

    她也激动地抱住他,两人再次跌入喜悦的欲望河流中…

    次日,他们俩就着莫寒修腿上的数字致电到瑞士银行,才发现在莫愁去世的当天,已将他名下的所有财产全转给了莫寒修。这也是鬼面他们一直查不到他的遗产流向的原因,单纯的以为只要绑架他的妹妹,便可知道莫愁的金钱及所有有价珍品的流向。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莫寒修的“嫁妆”的确就在她自己“身上”,若非她愿意敞开心怀,是没有人可以看得见“宝藏”的!

    但他火焰君只要莫寒修这个女人,钱财、古董、名画…他从来就不缺。

    吻再度落下,爱火继续在他们彼此间燃烧…

    (PS.本系列三…“雷君追妻”,是雷震君与向彤的故事。他们一个是赫赫有名的军火商,一个是出身神秘世家的忍者,两人的交会将掀起炽热狂焰。请勿错过喔!)

    编注:欲知风逸君与花怜心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550《君临夭下系列》五之一“风君戏妻”。

    请继续锁定《君临天下系列》喔!



  Tags:火君怜妻  第十章
欢迎各位火君怜妻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火君怜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火君怜妻》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