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塞外公主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塞外公主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塞外公主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离离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塞外公主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时间像静止般,大家怔怔地看著黑鹰,猜测他死了没有?

    沈翎不是坐著等结果的人,他走上前想探黑鹰的气息。

    倏地,黑鹰伸手攻向沈翎的双眼,无奈在这之前,他已受到重创,沈翎轻轻松松就痹篇,同时抓住他的双手用力一折--

    黑鹰的手当场折断,他痛得口吐鲜血。

    他不敢相信自己会输得如此浪狈,他败了!

    黑鹰失去理智地攻向煌紫,怒气全转移到她身上,他疯狂地笑道:“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那恐怖骇然的眼神,煌紫惊惧地退后,她看过这双眼睛。

    这种恐怖的眼神…

    他劈手挥向她细致的颈项,突然有一幕画面快速闪过她眼前。

    她被一个人掐著脖子,不能呼吸,她觉得自己就快死去…

    她曾埋怨自己是别人的负担,无力捍卫自己,也曾欣羡身怀绝技的人,亦曾愤恨滥伤无辜的人。

    捍卫自己!

    这四个字如闪电般窜进她的脑海,煌紫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回身一避,随手拉起彩带,将彩带套住他的脖子!

    她使劲全力的拉,一心只想置他于死地。

    记忆片片段段的,她仍搞不清楚自己曾遭受过什么?她只觉满腔的愤怒,熊熊燃烧著心房。

    黑鹰的眼越瞪越大,她一松开彩带,他便直挺挺地摔下红楼,气绝身亡。

    沈翎拔下彩球,走到她面前。

    “我赢了!”他温柔且充满爱意的凝视著她,“煌紫,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煌紫清澈的眸子在他脸上梭巡,彷佛想找到一些熟悉。

    “我不是煌紫,你认错人了。”

    但沈翎不理会她的话,他紧紧拥著深爱的女人,热烈地吻上她的嘴唇,那吻如此激动,蕴含了所有的相思。

    缠绵的长吻,浓浓的爱意…

    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擂台上,石奕凡夫妇热泪盈眶。

    “老伴,咱们筑儿终于找到爱人,她一定会幸福的。”石夫人频频拭泪。

    石奕凡握著妻子的手,“你不怕她恢复记忆吗?”

    “她是隍紫,侗族的公主,这是事实,无法磨灭的呀!”石夫人擦著泪,骄傲的说:“但她也是我的女儿,她有另一个名字--石筑。她永远都是我的女儿,我做母亲的,只有给她最好的。假若那个公主的身分,让她吃尽了苦,那么石家小姐的身分,就会让她幸福。”

    石奕凡点点头。

    他起身对台下所有的人,朗声宣布道:“这次比武招亲的优胜者是沈翎,逐月山庄将择良辰吉日,让沈公子和小女完婚。”

    沈翎拥著煌紫来到台前,微笑致意。

    台下的掌声不断,热切的讨论著:“这一对壁人,郎才女貌,真是登对呀!”

    “沈公子,这几日就在逐月山庄小住吧,筹备婚礼事宜也比较方便。”石奕凡邀请道。

    沈翎直点头。

    距离煌紫,当然越近越好!

    ****

    逐月山庄几日来,一直沉浸在喜悦里。

    为即将到来的婚礼,布置全部焕然一新,上至石奕凡,下至小厮仆役,几乎忙得人仰马翻,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有著愉悦的笑容。

    沈翎和辛子杰正大光明地搬进逐月山庄居住,在一片喜气洋洋中,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煌紫的记忆没有恢复。她对沈翎一片空白,所有痛苦的、快乐的事都记不起来。

    无论她如何努力,都只是白费工夫,而他对此情形一筹莫展。

    “石老爷。”沈翎来到大厅。

    石奕凡正喝著茶,看到他高兴地微笑。

    “还喊我老爷,该改口叫爹了吧!饼两天就要拜堂完婚了。”

    “不!”他摇摇头,“如果煌紫的记忆不能恢复,我绝不完婚。”

    石奕凡口中的茶差点喷出来,“你说什么?”

    他看著眼前的乘龙快婿,苦口婆心地劝他。

    “她是石筑不好吗?你又何必一定要她恢复记忆?那对她有什么帮助?”

    沈翎盯著他,一字一句地道:“从一开始你就知道她失去记忆,她是煌紫,为什么不告诉她?”

    他感觉到沈翎的怒气,却不生气。

    “我不知道她就是侗族的公主,只是看到她身上的玉,我才猜她就是煌紫,但也不脑葡定。”他顿了顿,又道:“你拚命想让她恢复记忆,但那些过往的记忆让她常作恶梦,可见那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你又何苦要她记起呢?”

    沈翎默然以对。

    但她终究是侗族的公主,她要延续侗族的血脉,蓝奇还在傲湖山庄等著她呢!

    而且他的感情呢?如果她一辈子想不起来,那么,对他的爱是不是就此烟消云散、灰飞烟灭了?

    不!

    沈翎的心在呐喊著:别这么残忍,将他们之间的过往就这么全部抹杀!那和陌生人又有什么分别?

    “你在想你们之间,是不是?”石奕凡一眼即看穿他的心事。

    他不语,算是承认。

    石奕凡拍拍他的肩,慈祥地说:“你可以试试看,但是不要勉强。有时,痛苦的记忆不如忘掉,即使她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相信你仍会全心全意地对她,这就够了,不是吗?”

    沈翎抬头看著他,眼里有些许失落。

    石奕凡对他点点头。

    “去吧,去看看她。”

    ****

    碧绿的湖水.波光粼粼。

    石筑穿著浅绿色的纱裙,静静地坐在湖边,彷佛一切的纷争扰嚷,都与她无关。

    “煌紫。”沈翎站在她身后,轻唤道。

    她一震,多熟悉的呼唤…

    “你别叫我煌紫,都说过我不是了。”

    沈翎蹲在她身前,握著她的手。

    “再想想好吗?”

    “你为什么一直要我想?当煌紫会比现在好吗?”她不解的问。

    他看著她,心疼地说:“因为你还有责任未了。难道你想让你爹失望吗?”

    “好吧。”

    她叹口气,闭上眼。

    努力地思索著一切,但她脑中就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煌紫的脸色越来越白,身旁的他开始担心。

    “我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头好痛…”她抱住头,痛苦的喊,眼泪跟著掉了下来,脸色白得吓人。

    “别想了!什么都别想了!”沈翎拥著她,心痛地喊:“就算你一辈子都想不起我是谁,我也不要你再受这样的苦。”

    他紧紧抱著她,恨不得代她受过。

    “煌紫,对不起,是我没做到我的承诺,好好地保护你,才使你变成这个样子。我爱你呀!我们这么相爱,却要受到这种折磨…”

    他对天呐喊著,狂喊著心中的不平。

    煌紫靠在他的胸前,听他对天狂喊,听他表达爱意,心底没来由的一阵悸动,她竟暗暗地羡慕起煌紫。

    她如此的幸运,得到沈翎真切无悔的爱呀!

    他胸口炽热,彷若燃烧熊熊烈火,耳边传来他的呼吸声,男人的气息是那么地强烈。

    有那么一刹那,她很想承认自己就是煌紫,但她不能。

    她的头越来越痛,越来越昏沉…地终于受不住地昏了过去:

    “煌紫!”沈翎惊叫地摇著她。

    他赶紧抱起她,急急奔回房间。

    菊儿正好在整理房间,见状,急忙放下手中的抹布。

    “小姐怎么了?”

    “快去请石庄主过来!”他急喊。

    菊儿拔腿朝大厅奔去。

    ****

    “老爷!快去看看小姐…”菊儿冲进大厅,喘著气说。

    石奕凡没有多问什么,施展轻功,几个纵身便掠进煌紫的房间。

    “不是告诉过你,适可而止吗?”他口气凌厉地指责沈翎。

    石奕凡一搭女儿脉搏,发觉她的脉息异常混乱。

    “你去守著门,别让任何人进来!”

    他扶起女儿,运功让乱窜的真气归位。

    半晌,石奕凡扶她躺下,提起笔开了葯方,吩咐菊儿去煎葯。

    他瞪著沈翎,警告道:“筑儿不能再受刺激了,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为她好,总之,不能再刺激她。”

    沈翎点点头,坐在床边守著她。

    不知过了多久,菊儿捧著一碗乌漆抹黑的葯进来。

    “沈公子,你要不要先去休息?让菊儿来喂小姐吃葯。”

    他摇头,“我来喂她,你先下去吧。”他接过葯碗,喝了一大口。

    菊儿看得目瞪口呆。

    那是给小姐喝的葯,他怎么…

    只见他贴近煌紫的唇,将葯汁哺进她口中。

    好好哦!希望将来我的相公也能对我这么好。

    菊儿羡慕地想,转身悄悄地离开。

    沈翎喂她喝完葯,仍舍不得放下她。凝视著她苍白无血色的容颜,想起她为自己所受的苦,内疚油然而生。

    他轻吻著她小巧的唇,吮著甜蜜如糖的芬芳,他的温柔怜爱唤醒了昏睡中的煌紫。

    “唔…”她睁开双眼。

    这感觉、这气息,似乎是梦里才有的熟悉,像回家一样的温暖。她情不自禁的回吻,双手搂著他,依靠著他的胸膛,热情在两人相拥间越来越炽热。

    但她是石筑!

    沈翎忽地想起,现在的她是石筑,不是煌紫,她对他,记忆和情感皆是空白一片。

    如果他做了什么,那都是种侵犯呀!

    他猛然放开心爱的女人,大踏步地离去。

    煌紫愕然地看著他离开,陡然间失去了温暖,怅然若失的感觉布满心头。

    ****

    今天是煌紫的大喜之日。

    在祝福声中,她与沈翎拜了堂、成了亲,可是她心里却有一丝不安。那晚,他那么仓卒地离去,是不是代表他不喜欢自己?

    既然不喜欢,又为什么要吻她呢?

    煌紫怀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坐在新房里,静静地等待新郎。

    时间缓缓的逝去,等待原来是这么地难熬,她悄悄掀起盖头的一角,观察著新房。

    房内摆著红烛,窗上贴著大红的双喜字,红色绣著鸳鸯戏水的丝帘…

    这景象好似在哪见过?

    她低头看看自己,精致的红色嫁衣,怎么那么熟悉的感觉?

    难道,她以前曾披过嫁衣?

    她摇摇头。不可能的,她没有和任何人有婚约啊!

    但那种熟悉感又做何解释?

    煌紫望了一眼镜子,彷如遭到电殛般的一震,镜中的容颜…

    她双手颤抖地抚摩脸,突然有一幕画面停留在脑海里。

    是她这张脸毁了侗族…

    记忆突然鲜明起来。

    她缓缓拿起发钗,狠狠地往脸上划下去,霎时,袭人心肺的痛楚,占满了每一个知觉。

    不!

    煌紫掩著脸,无法相信过往的遭遇。她晃了晃,脑中又闪过一幕画面。

    她绝望地跳下蝶谷,毫无眷恋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为什么?

    她再也无法承受脑海中涌现的片段记忆,慌乱中,她一不小心打翻了烛台,火焰迅速地蔓延。

    室子著了火,到处都是火,好可怕。

    “谁?是谁在说话?”煌紫大声地问,但并没有人回答。

    头就像是要炸开般的疼痛。

    好痛!

    “啊!”她无法克制的叫出声。

    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天际,也震惊了正在大厅饮酒作乐的人们。

    沈翎是第一个冲向新房的人。

    发生了什么事?他惊讶地瞪视前方。

    整间新房几乎有一半淹没在火海里,烈火熊熊燃烧著,浓烟密布。

    煌紫在房里!

    他冲进房里,在火焰与浓烟中找到倒在地上、已昏过去的煌紫,他马上抱著她离开。

    “失火了!快灭火呀!”他狂喊著。

    不知过了多久,火势终于在众人的努力下扑灭了。

    但,逐月山庄也毁了近半。

    沈翎抱著煌紫回到他原本居住的房间,动作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剪开她身上的衣服,除去脏东西,细心地上葯。

    他心痛得几乎落泪,恨不得代她受过。

    不明白老天爷为什么老要折磨她?这场火是怎么引起的?他心里满是疑问,却不知问谁。

    折腾了一夜,他伏在煌紫身旁,沉沉睡去。

    ****

    “翎!”

    哪里来的呼唤,如此亲切?

    咦,只有煌紫才会这么唤著他。

    沈翎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煌紫巧笑倩兮的容颜,她仍很虚弱,脸色苍白,但那笑容,分明是煌紫。

    “煌紫?”他不敢肯定的唤道。

    她点点头。

    饼往记忆全数回来,那刻骨铭心的爱,无论经过多少事,他仍是她唯一深爱的人,满心悸动的她,紧紧抱著沈翎。

    “我好想你!”

    沈翎不敢相信地望著她。

    她记起来了?

    “你是煌紫,不是石筑?”他仍有些怀疑。

    煌紫轻轻一笑,“我是石筑。”

    他的心跳陡地加快。

    “但也是煌紫。”她含著泪又说:“我什么都想起来了,所有的一切,痛苦的、悲伤的、快乐的。过去两年的石筑,不是完整的,今天的石筑,才是完完整整的石筑!今后,我会是最幸福的,是不是?”她仰起小脸问。

    沈翎不再迟疑,炽热的唇吻上她的眼、她的眉、她的唇。

    什么都不重要了,唯有此时,才是最真真切切的。言语似乎不能表达什么,她忘情地揽著他,热情地回吻。

    沈翎轻巧地褪下她的衣裳,在雪白无瑕的肌肤上烙下属于他的点点印记。

    所有澎湃的情感,在一瞬间全然释放。

    沈翎拥著她,轻啄她嫣红的薄唇,满足地微笑,“你觉得生几个好?”

    “什么?”她不解地问。

    “还装蒜!”他捏著她的小鼻子。

    她皱皱眉,模样可爱极了。

    “你欺负人!”她握拳捶著他。

    沈翎笑著握住她的手,“你想谋害亲夫啊,这样是不对的。”

    他吻上她嫣红的粉颊,沉醉在幸福里。

    门外的菊儿抿嘴一笑,将午餐放在门外,悄悄地离开。

    全书完



  Tags:塞外公主  第十章
欢迎各位塞外公主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塞外公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塞外公主》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