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官兵不想捉强盗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官兵不想捉强盗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官兵不想捉强盗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橙星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官兵不想捉强盗全集阅读  第九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一个脸上、身上都沾满泥上的少年从某处的草丛堆里狼狈的冲了出来。

    原以为不过是段短距离,谁知他小腿跑得都快废了,差点以为赶不上,还得以这般凄惨的模样出场,真糗!

    路少凡冷睨这名自己认识的青年,心中对他的出现也颇感诧异。

    “哪来的小贼,还不快滚开!”一旁士兵自作主张的想把微不足道的小贼抓出去。

    “好大的胆子,你胆敢用你的脏手碰我试看看!”

    凌厉的口气完全不像个少年该有的口吻,士兵被少年脸上的威仪给震住,想抓他的手默默一缩,还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

    一个孩子而已,凭什么有这般吓人的气势?

    所有人都在看自己,小昭非但不感不适,还气定神闲地拍落身上的尘土,顺便把小花脸抹干净。

    “小昭。”

    “什么事?”回个微笑给看出端倪的笑容姐。

    “那天问你的话,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不会这么巧,有个德,又有个李字吧?”笑容的问句似乎成了肯定句。

    小昭咧子邙笑,“小笑姐不是早就猜出来,又何必多此一问。”

    抱住笑容的男人身子猛地一震。

    昭德、昭德,当今的皇上就叫李昭德。

    “谁准你们拿弓对准小笑姐?还不给我放下!”整顿好自己,小昭陡地沉下脸,怒视一个个持弓的家伙。

    众兵看看这又看看那,少年的斥喝声很有让人想放下弓箭的念头,可是他是哪根葱、哪根蒜,能命令水兵吗?

    “小伙子,这会儿可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弓箭不长眼,很危险。”白老爹好言

    “白老爹,你我也曾在宫中见过几次面,怎么着?你不识得我了?”小昭改了之前的和颜悦色,稚嫩的脸庞却充满不符年龄的威严,怒瞪着白老爹。

    这张面孔真是愈盯愈熟,熟到白老爹不自觉和一张金光闪闪的面孔重叠在一起。

    半晌,他的双眼瞪得跟瞳铃一般大。

    真的、真的是宫里的…“你、你是皇上?!”

    这一年来在皇宫里闹得热腾腾,大搞失踪记的皇帝,原来是跑到这座岛上来了!

    白老爹双腿一软,直接往石泥地上一跪。“小民白文昌,叩见皇上。”

    躅躅酰?br>

    士兵手上的兵器、弓箭全都坠了地,不知何时,水兵的身后悄悄站了另一组人马,在小昭眼神的示意下,制伏了所有水兵。

    一个身着官服的男人随后气喘吁吁的赶到。“皇上的双腿果然异于常人,有如疾风般神速,下官王、王、王世达救驾迟晚,请皇上恕罪。”手上抱着个沉重的箱子,真是想旁旗也难。

    “王大人还真是慢呀!”身分已变的小昭,嘴角一撇。

    就是动作慢,才害他跑得半死,先把一干人马丢在岸边,自己一人先冲来找人,就怕赶不上救命时刻。

    王世达摸着额上冷汗,一见身边还有这么多人站立着,马上疾言道:“你们这群下人见到皇上,还下快跪拜!”

    咚咚咚的声音此起彼落,这种场景,不跪好像是大不敬耶!

    笑容瞄了一眼不吭声的韩子莫,问道:“喂,所有人都跪下了,你不跪吗?”

    若非身后有他拥着,笑容也很想跟着跪下去。

    韩子莫唇紧抿,盯着李昭德的眼神相当复杂。

    “免了,跪什么跪,地上这么多小石头,跪了不是让人难受吗?统统给朕起身说话。”李昭德来到路少凡举臂可及之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这笑却显得疏离有隔阂。

    他不再是之前船上那个傻呼呼的少年了。

    “你们一定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朕会冒险混入海贼的船上?”对着身前这抹高大挺拔的身影,李昭德扳起的面孔仍旧透露着一丝敬佩,“因为朕一直想见见在海上威风可与水兵抗衡的海王号,更想亲自会一会海王号的主人。”

    收回崇拜的目光,李昭德看了看后头仍喘个不停的王大人。“所以朕找来王大人,要他把预备做眼线的少年找来,给他一笔够享受后半辈子的银两,和他交换身分。”

    小皇帝突然笑了出来,“这段时间,不仅小笑姐和路少凡暗中有和人互通消息,朕也有。”

    能顺利找到炎岛,都要归功于笑容的病,在寻找坠海的笑容时,韩子莫也陆续登陆几次访遍名医,这当中就够让李昭德和人通消息了。

    李昭德接过王大人送上的小宝箱,朝笑容走去,当然,他没忽略韩子莫脸上倏地升起的戒备及痛恶。

    “小笑姐,你很聪明,可惜你身为女子,不然真想拉拔你在朕身边辅佐朕。”小昭露出惋惜貌,不过双眸却闪过一抹狡诈,“不过若成了朕的妃子也成,朕是真的挺喜欢小笑姐的,有点舍不得离开你。”

    “你敢!”

    小昭的戏语成功引来男人满身的怒火。

    韩子莫用力一瞪,充满占有意味的将笑容搂得更紧,那双足以喷火的黑瞳狠狠射向不畏死的少年。

    “朕很想呀!可是朕不敢,小笑姐也不会同意。”他有自知之明,笑容早已属于某人,这也是他命王大人带来这箱东西的原因。

    李昭德打开箱子,里面躺着两只泛着紫光的千年参宝,恭敬的捧上前。“这两株千年紫参可以帮助小笑姐治愈她的病,李昭德给两位送上了。”

    语毕,众人一阵恐慌。

    因为李昭德没个预警,竟咚一声跪了下来。

    王大人脸色惨白,皇帝给贼人跪拜,这还有天理吗?

    “皇上!万万不可,您快起身…”

    李昭德回瞪,眼神中布满杀气,“闭嘴!谁敢多说一句话,回头朕就砍谁的脑袋!”

    这股杀气和怒气,来自于膝上的疼痛。

    泥泞石子路果然不是给人跪的,痛死他了!

    李昭德把痛往肚子藏,知道这跪是必须的,谁教父过子承呢!“这跪拜,代表对岛上两百多余口的歉意,李昭德知道为时已晚,再多的抱歉都不足以弥补父皇所造成的过错,但可否给李昭德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他抬头,无畏地直视韩子莫,“李昭德已撤回先皇的成命,岛上所有村民随时可回奉天皇朝,若想住在此地也可,有任何需要,尽避交代,李昭德皆会命人前来支援。”

    这份礼,是诚意也是别有居心,收了,表示韩子莫接受了李昭德的说辞,日后与奉天皇朝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不是敌对,而是从属。

    “在炎岛的生活给了我许多不同的看法,我不赞同海贼是正确的,但我承认你们有着存在的必要,海运虽兴盛,却也需要有人维持秩序,朕更需要你们为皇朝扩展视野和疆土,这一切只看韩老大愿不愿意接受了?”

    责任愈扣愈大,韩子莫聚拢眉,眼前的小皇帝其实是个心机极大的可怕家伙。

    懊收,还是不该收?

    他的困扰在见到怀中女子一脸的好奇,骨碌碌的眼珠子直盯着锦盒内的紫参时,霎时烟消云散。

    炎岛村民全乐于安逸的现状,能够和奉天皇朝和平共处,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

    而他早已希望能和怀中的女子长长久久,又为什么要抗拒这到手的车福?“好,我收。”

    韩子莫接下李昭德这份重礼,李昭德那双眼就像是只小狐狸一样半眯了起来。“那朕就替奉天所有子民谢谢韩将军了,等朕回宫后,定下令恢复韩老将军一家声誉以后这海上安全就交由韩将军你,朕可以安心了。”

    韩子莫瞪着起身拍拍衣袖的青年。

    等一下,他啥时说起要做什么将军来着?

    李昭德赶紧闪到另一头,不给某人反悔的机会。“至于你,路少凡,朕承认你确实厉害,为了完成任务不惜牺牲所有私人感情,朕很佩服你,这样的狠心没有多少人做得到,老实说,其实朕很怕哪天你也会反咬朕一口。”他拍着胸口,是有点怕怕的。

    路少凡垂下眼,“皇上,小人不敢。”

    “我希望你不敢。”李昭德叹了口气,“罢了,同你相处也不少时日,你的本性不坏,只是贪求功名而已。

    “这样好了,你随我回宫,我身边就是需要有你这般能力的人来辅佐,只要你对我不怀贰心,我包你下半辈子享福不尽。”养只老虎在身边,他还没试过,却想尝尝有多么惊险刺激。

    “谢皇上。”

    李昭德经过他身边,撂下几句仅有两人才听得见的话,“还有,是你自己要放手的,就别表现出一副眷恋不舍的模样,别怪朕没提醒你,韩子莫的醋劲是很大约。”

    路少凡一怔,只能收回看向笑容的注目。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什么也没做的就离场,李昭德不禁叹了一声,真是劳师动众呀!

    “小笑,照顾好自己,有机会回来十一局晃晃,局里的家伙知道多年的伙伴竟然是女儿身,每个都巴不得想见你耶!”白老爹有种待嫁女儿心的感觉,突然舍不得眼前的丫头。

    “想见我做什么?”

    “想知道到底是我们的眼睛有毛病,还是某人的身材真的干扁到不行,不然男人眼女人明明差这么多,怎么会看不出来?”

    白老爹临行前的一句话简直让笑容气炸了。

    “你听听他说的是什么话!”感伤之情,全教白老爹的这句话给打散了。

    韩子莫净笑不答,捧着手中如宝的箱盒,天空密云散去,又露出了耀眼的亮光。“我们过了这一关了。”

    他很满意,无论如何,至少他们都不用向阎王报到了,“笑容,你想成为海贼头子的新娘吗?”

    把娇小女人轻松的揽上一只臂膀,一手搬着箱子,一手则是珍爱的女人,踏着满足步伐,不用再躲子此地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笑容环住他的颈子,眸中带笑却装傻。

    “我要你做我的妻子。”他轻轻在她耳边低喃,见到两朵红云隐隐乍现,不禁心喜,“你不是爱跟我出海,想跟我跑遍各地,晚上也爱跟我的身子同寝,爱同我做些舒服的亲近事…”

    笑容朝铜墙铁壁的胸膛重重一捶,而他就爱看她难得的小女人羞怯样。

    “这些都是妻子的权利,你不想要吗?”

    “韩子莫。”

    “嗯?”他满心欢快的等着她的回应。

    “你说我们该怎么通知那群逃得老远的人,我们已经没事了?”

    脚步一顿,呃,这还真是个好问题呀!

    *********

    饼了十天半个月,容皓派遣手下乘船回来一探究竟,得知不但韩子莫平安无事,就连来不及逃离的村民也一个个相继安好的待在炎岛上。

    “真想不到,你竟然成了奉天皇朝的护国将军。”容皓感触良多。

    这顶官帽扣下来,他们不再是海贼,还得替那头陆上的皇帝鞠躬尽瘁,举凡奉天皇朝附近的海域都是他的管辖区,一有商船遭袭,便得出兵扶持。

    炎岛人口暴增不少,全都是朝廷派驻而来的水兵,听令子韩子莫一人,供他差遣。

    “其实这是个大好的报仇机会,子莫,如果你有心,可以起兵叛变。”

    年轻皇帝太相信韩子莫,将水兵大权交予他,如韩子莫有异心,绝对有机可趁。

    好友的问话,令屋内的韩子莫沉默不语。

    他的视线投向窗外某处,那个和采衣以及砚青一边谈话,一边吃包子的笑容,她的脸蛋变得圆润了,红扑扑的双颊更是充满健康的气息,只服半只紫参就有这样的疗效,他相信两只紫参都给她塞进腹里,笑容的头痛定是不会再犯。

    “李昭德对我有恩,我不得不从。”

    李昭德不失为一个言而有信的家伙,他让炎岛上的村民享有特权,随时进出陆上不需任何差文,甚至还派遣技能之上来此改善居民生活,对于岛上村民来讲,利多于弊。

    这都不足以收买韩子莫的心,李昭德唯一押对宝的就是笑容。

    “对一个女人有恩,轻易就讨好你了,果然呀!人家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以前那个充满壮志抱负的你上哪去了?一个女子而已,就能令你言听计从,左右你的想法…”

    容皓的风凉话瞬间让韩子莫的脸色一臭。

    在笑容面前是一回事,在其它人面前又是另一回事,堂堂男子汉岂会被一名女子左右,更何况是翱翔在海上呼风唤雨的他。“胡说!笑容只是我养的一只小老鼠而已,谁被她左右了?”

    是喔!

    容皓把话嚷在嘴里,没给道出来。

    有谁会想娶一只小老鼠为妻?

    门让人推开,黄色的身影倏地钻入,扑进韩子莫的怀中。“我不管了,你去跟她们解释啦!”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两个男人都摸不着头绪;紧接着闯入的两个女人不平的视线瞪着那话只说一半就躲进男人怀中的女人。

    砚青劈头道:“头儿,你在正好,容妹子说那些都是你告诉她的,但她却死都不肯解释是什么,就由你说了。”

    哪有这样吊人胃口就闪的,太不道德了!

    “我告诉她什么?”

    他瞄了一眼那耳朵跟小脸都红透的小女人,后者很无奈又很小声的道:“先说好,这、这都是恶习使然,你不能怪我。”说完,头又继续埋进男人的胸膛。

    是他说的,天塌下来都由他来挡,那她就把什么都交给他了。

    “采衣,你说,容妹子说了些什么来着。”砚青推了下身边的采衣,那些嚼来嚼去的话,她这种没念过什么书的人是记不住的。

    “就前个晚上,容儿同我睡一间,我听到她嘴里喃喃念着什么九十九招式,琴瑟和鸣、风拂乔树、八爪交缠、腾云蛟龙、水乳交融,方才我问她,她说这是韩大哥跟她说的,问她什么意思,只说是招式,我们好奇的想追问,容儿就跑了。”

    采衣说完后,四周一片沉寂,好半天,由破口大笑的容皓打破沉默。“老天!小笑,你果然不负盛名,连这种东西都能朗朗上口。”

    容皓暧昧的往小老鼠主人的脸上一瞧,那极度想维持严肃的脸庞爬满潮红,真是精彩啊!

    “头儿,你快说呀!这到底是些什么招式?听起来挺威风的。”砚青好想知道,这样她就可以拿来对付常常取笑她身手不好的大谢了。

    “砚青,这是一种只能两个人练的招式,你去问大谢,他会告诉你。”容皓帮忙答腔。

    大谢呀!别说没替你这个好兄弟逮着机会,虽然卑鄙了一点,就看你懂不懂运用了。

    “是吗?那家伙会同我说?”她怀疑大谢那家伙会藏私,那天逃难时,就见他神秘兮兮的,好像要对她说什么又不肯开口。

    “我容皓什么时候骗过你,打铁要趁热,趁大谢还没随子莫出海,你快去找他问个清楚,相信我,他是不会拒绝传授的。”

    砚青虽然半信半疑,但向来是直性子的她欲知答案,还是离开了。

    留下来的采衣发觉男女主角皆不肯回答问题时,疑惑早已生出来,再见容皓那番暧昧的话语,采衣啊了一声,脸颊红扑扑的,不会是她所想的那样吧!

    “采衣,看来你知道答案了,那么该找谁详问细节,你不是砚青,别说你还需要我告诉你答案。”

    容皓的话遭到采衣的一个瞪眼。

    打从那天撤岛来不及逃出,同大虾困在岩穴一个晚上后,采衣也变了,常常不自觉露出甜蜜蜜的笑容,动不动就脸红起来,就连大虾也是,两人间的那条暧昧线好像消失了。

    “容儿,我拜托你,有些话不要乱说,你自己藏在心里就好,以后你还是别跟我睡了,省得我听到些不该听的话,丢脸死了。”自觉出糗的采衣抓着裙摆忽忽离左。

    独留下来的容皓笑够了,之前的答案也要到了,自然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把这儿留给有情人,不是,是留给那个打死不肯在下属面前承认栽在女子手中的男人说情去。

    杂人一离开,韩子莫也就不再隐藏脸上对笑容的宠爱之情,揪出那个埋在他怀中笑得东倒西歪的小女人。

    她是故意的,故意在两个女人面前说出这种话,用意为何,只怕是看不惯另两个粗手粗脚的大男人,连追个姑娘都不会,帮他们一把。

    “笑容,你过得快乐吗?”

    “还不赖啦!”每天无忧无虑,酒足饭饱还可以寻人开心,又有个男人宠她,这样的日子说不快乐,简直就是谎话嘛!

    “你喜欢这种日子吗?”双臂环着她的腰,他喜欢这样随时有她在怀中的日子。

    小脑袋瓜一点,口气却很遗憾,“喜欢归喜欢,仍是美中不足。”

    “哪里不足?”

    傍了他一记明知故问的眼神,笑容叹了口气,“这有哪里?我就不明白我这么努力,明明吃得好、补得好、睡得好,为什么人长肉了,那地方却是一点都不长进。”

    韩子莫一怔,拥她入怀,边摇头边笑着。

    人家说心病难医,看来小笼包是真的让她受创极深呀!

    *********

    数年后,海上霸主收起抢夺工作,当起将军来,还将奉天皇朝邻近海域里的小贼管理得井然有序,商船们可以更安心地做海上交易,使得国运更加强盛。

    海贼不做海贼,那要做什么咧?

    这些年,开发炎岛成为一件极为重要的任务,矿坑垦采,温泉水开放,都吸引了不少渡船而来的人士,靠这额外的收入,也替炎岛带来繁华远景。

    收了手的海贼们开始经营起酒馆,为了不忘当年的威风,酒馆名字就叫作“海霸王”。

    听听,这响当当的名字够吸引人吧!

    不过可别以为这酒馆里卖的是些上等的新鲜鱼肉,这可错了,炎岛周围虽有丰富的鱼群,但在海霸王里,卖的不是鱼肉,更不是色香味俱全的各式菜肴。

    而是…

    “小笑,为什么酒馆内只能卖肉包?”

    “酒馆是我提议要开的,当然得尊重我这个老板娘的意见。”

    多年经验让笑容尝出心得来,不是她自夸,海霸王里的肉包子绝对是一等一的好。

    “小笑,酒馆只卖肉包和酒,挣不了多少银两的。”隔壁大婶开的三鲜面馆,店面虽小,却比他们这海霸王的客源还多。

    “不管,我就只喜欢卖肉包。”

    “小笑。”

    “你又干嘛啦?”这男人真烦,挂了个将军名,一年只需出海一个月,这会儿整天闲闲在她身边晃,又不做事,只会念念念。

    “就算你卖再多、吃再多的肉包,小笼包还是小笼包,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改变不了的。”他很诚实的道出,希望这女人别再执着,他这个吃的人都不在意了,她净惦记着做什么?

    这话狠狠踩中某人的伤心处。“韩子莫,你、你、你给我滚出去!就知道你吃腻了小笼包子,你嫌弃小笼包子,有种你就别走进来,本姑娘不再卖你包子吃了,你今后连个包子渣都尝不到!”

    最后一声吼完,伴随一大笼从逃邙降的肉包,全落在一脸郁卒被赶出酒楼的高大男人身上。

    容皓窃笑,缓缓靠近一脸表现出“我吃不到小笼包”而生闷气的男人。

    昔日霸王不但失去海上雄风,还惨遭肉包子攻击,模样真是既窝囊又狼狈呀!

    “子莫,姑娘家的脸皮薄,你在大庭广众下这么大声说她的…咳咳!”遭瞪眼,他转换了语气,“难免会不高兴嘛!你听我说,同她说几句甜言蜜语,道个歉,包管她今晚会欢迎你上床。”

    痹,听话去认错,才有美食吃。

    差一点容皓就想脱口说出最后几个字,谁教韩子莫脸色铁青的直让人想捧腹大笑。

    “她只是我抓来的一只小耗子而已,我干嘛去讨好她!”韩子莫的口气很硬。

    这几年的疼宠,养大了这女人的鼠胆,居然敢用包子扔他,他才是那个丢了脸需要人来道歉的自尊受伤者。

    “可有人却把这小老鼠当作宝呢!”

    “你在嘀咕些什么?”有人气得吹胡子瞪眼了。

    “没、没什么。”

    不消片刻,一声慌乱的尖叫声突然自酒楼里传出…

    “啊!子莫,你快进来,有蟑螂!有蟑螂从我脚边跑过去,你快进来,帮我打它呀!我不要一只蟑螂坏了我的酒铺!”

    声音犹未结束,心急的男人已有如风驰电掣,眨眼工夫便消失在容皓眼前。

    一个呼喊,就让男人鞠躬尽瘁的献上十八般武艺去抓只小蟑螂。

    唉!

    容皓摇着脑袋,到底谁才是被猫抓住的耗子呢?

    作老鼠的人一直误以为自己是只猫,殊不知道自己才是那只笨老鼠,也真够悲哀的了!

    【全书完】



  Tags:官兵不想捉强盗  第九章
欢迎各位官兵不想捉强盗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官兵不想捉强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官兵不想捉强盗》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