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唯爱是图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唯爱是图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唯爱是图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茉曦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唯爱是图全集阅读  第九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商闻厉一走进办公室,就瞧见戚悬星霸在他的椅子上,十足小霸王一个!

    “嗨!”戚悬星露出了招牌的笑容…装无辜。

    商闻厉环起胸,笑睨着他嘴角的瘀青。“你的位子好像不在这里。”

    他苦笑地抚了抚瘀肿的唇角。“你的那一拳打醒了我,我昨天想了一夜,决定不当司机了,既然有一天我会接下我爹的事业。早点作准备也好。”戚大公子哥儿两手一摊,无奈至极。

    “这里不是让你游戏的地力。”商闻厉没有被他粉饰太平的笑容所骗,那一套只能拿来骗骗女人,对他而言,一点作用也没有。

    商老大果然不好惹,又一向记恨,幸好他有御赐金牌。“这是你自己答应过的事,这两个月我得在你这儿见习如何当个接班人,充分学习你的处事态度和专业精神。”

    母亲大人说他的性子连老子也管不了,可以管住他的只有自小看他长大的商闻厉,当下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找上商闻厉的娘,两个娘亲一番计量后,一致决定把他这个烫手山芋推给商闻厉。

    他原本怕自己会像只风筝被线绑住,所以随口胡诌宁愿当个司机。但现在情况有了变化,为了参加这场有趣的游戏,他自动送上脖子,让线绑住,准备好好地玩上一番,唉,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凶巴巴的美人儿啊。

    “你放心,我绝不会作怪。”他举起手向天发誓,嘴边又露出了童子军般的纯洁笑容。

    “我也不怕你作怪。”他指了指沙发,戚悬星马上乖乖地将宝座还给正主儿。

    “你当然不怕,要不是我从中作梗,你哪能和冰乐双宿双飞。”戚悬星朝他挤眉弄眼,闲得想找人磕牙聊天。

    商闻厉绽开噬血的笑,拳头喀喀作响。“昨夜的那一拳似乎不够重,我应该让你一个礼拜无法说话。”

    “商老大,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他怪叫。“就为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吻,你就记恨到现在,商老大,你的度量未免太小了!”

    他笑了笑,好整以暇地看着戚悬星。“在没有我的同意之前,你的身分还是司机,出去,门记得关上。”

    “小心眼的男人。”戚悬星咕哝一声,带上门走人。

    上班等吃饭,饭后等下班,这似乎是大多数上班族的写照。

    饭后,大多数的人都趴在桌上休憩,冰乐托着腮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两只水灵灵的人眼瞧着商闻厉的办公室。

    他到上海出差,五天了,每次通完电话,她就特别想他,吃饭也想,办公也想,坐车也想,连喂着小星的时候也想。想他诉说她的七条罪状,想他狂野的吻温柔的摩挲,愈想脸愈红,愈想呼吸愈急促,愈想心儿都快蹦出来了。她按住自己的心脏,生怕那如擂鼓般的振动会吵醒大家。

    她站了起来,闪进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里有片大大的落地窗,她喜欢在那里守着阳光,等待他。

    虽然冰岚和他一块儿去上海,但她心中却很平静踏实,不曾胡思乱想过,她相信他,相信冰岚之于他,只是一名秘书。

    他霸道的眼让她相信,他坚定的唇让她相信,他任性的傲慢也让她相信,他是爱她的!

    她真的很傻,在爱情来临时,老是想藏起自己,只是一颗心早就朝他飞去。身子很渺小,心却巨大得无处可藏,被人家看得一清二楚。

    “啊!”她轻叫一声,身子突然被搂进一堵广阔如海的胸膛内。

    男人轻笑,双手搂着她纤细的腰,略微粗糙的脸颊温存地摩挲她的柔软。“逮到你这个小贼了。”

    “你回来了!”她轻呼,仰头看他,小小的脸庞整个都亮了起来。

    她张大眼,仔细地看着他的眼、他的唇、他的每一个表情,彷佛两人隔了千万年,初次相逢。

    “你好像很累。”她轻抚着他眉心,因他的疲累而不舍,她好想帮他分担一些疲惫,不让那些疲惫欺上他的眉眼。

    她温柔的小手轻易地拂去了他脸上风尘仆仆的疲意,清灵的笑,舒缓他紧绷的神经,他扬起了笑,心头风清云散。“你好像很想我啊。”

    “才没有!”她红着脸轻搥了他一记。“去沙发上坐着啦,我帮你按摩肩膀。”

    “这么贤慧?”他笑着让冰乐推坐到沙发上。

    “那当然。”她站在沙发背后,小手搭着他宽阔的肩膀,开始干活。

    “放轻松,忘记飞机、忘记开会、忘记很累很累的一切,你回来了,身体和灵魂都自由了‥‥”她帮他按摩,口中念念有词。

    “按摩的功夫不错,只是有点吵。”他舒服地经闭上眼。脸上的笑容像得到了全世界。

    “什么吵?我是在安慰你。”她嘟起小嘴,瞪向他的后脑。哼,她就偏要吵!

    “你不问我为什么会按摩吗?”

    “为我学的?”他懒懒地抬起眼,存心逗她。

    “才不是!我打小就帮老爸按摩,他每次回家都好累,我就像这样帮他按来按去,结果无师自通,练就一身的好功夫。”她有些得意,尤其想到父亲抚着她头的宽慰神情,心中不由得流过一股暖流。

    好久没回家了,每次回南部,总觉得老爸和老妈又老了一些,时间在他们身上琢磨的痕迹太深,深得她触目惊心,心里难受得紧。回台北时,想着想着,眼眶还会泛出泪水,常被冰岚骂不中用,都几岁的人了,哭什么哭?!

    她的沉默,让他睁开眼。“想家了?”瞧,那双眼正微泛着泪光。

    她轻吸鼻子,故作坚强。“没有,我都几岁的人了还想家?”

    “小骗子。”他擒住她的手,将她拉到前方,带进自己的怀中。“今年过年我开车载你们回南部。”

    “不用了,我们一向都坐火车回家。”从台北开到台南,再加上塞车,天啊,六个小时跑不掉。

    笨,他的暗示还不够明显吗?“我想见见你父母亲。”

    “为什么?”

    这还不懂?他快被她逼疯了。“我要恭喜他们两老,终于有个男人愿意牺牲,娶范家的笨女儿冰乐小姐为妻。”

    冰乐愣瞧着他,半晌,才完全明白他话中之意。“你这是‥‥向我求婚吗?”她有点被吓到,连话都说得断断续续。

    “差不多。”他懒懒地笑道。

    “哪有人这样子求婚,什么愿意牺牲,你为什么不说为国捐躯?”她娇嗔,粉不满意这种超不浪漫的求婚方式。

    商闻厉从西装口袋掏出一只方盒,放在她的小手上。“说你爱我,愿意嫁给我,才能打开。”

    她本想顶嘴,可一抬头,望见他温柔的眸光,却丢了心、失了魂。她搂紧他,为他眼底的深情迷醉不已。“我‥‥要先验货,再决定嫁不嫁你。”

    “那我也要先验货,再决定娶不娶你。”他轻咬着她的小耳垂,蜿蜒而下,来到白柔的锁骨上。“今天晚上住我家。”

    冰乐的脸似火红艳,双眼滢滢似水,他温热的呼息和霸道又温柔的抚触,挑起她体内那股熟悉的騒动。“不‥‥行。”

    他低醇的嗓音似酒,意图诱惑她意乱情迷,坠落欲望的深谷。“我好久没抱你了。”

    冰乐的脸更红了,羞得想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不过才五逃邙已。”

    “你如果不来,我就告诉冰岚我们的事。”他邪笑,快乐地威胁她,这一招保证她乖乖就范。

    他喜欢看她为难,看她挣扎;他不想在任何人面前与她保持距离,偏要比较他与冰岚在她心中的地位孰轻孰重,谁教她想隐瞒与他的事,活该!

    “你怎么可以这么坏!”明知道她伤口还痛着,偏往那里踩。

    商闻厉耸耸肩,长指亲昵地画过她的唇瓣,眼中深沉如星坠。“喜欢的女人就在怀中,这对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如何把持得住?”更何况,他一向不委屈自己。

    看着他骤暗的眸光,煽动的火辣言词,冰乐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水汪汪的大眼载满羞涩的情爱。“你不要乱乱来,这里是办公室…嗯。”她的唇被人家封住,抗拒的嗓音飘逝,神魂再度飞出体外。

    他炽热地进占她的唇,不准她羞怯不让她退缩,甚至还按着她的后脑,专注又无比爱怜地吻她,直到她无法呼吸‥

    一吻过后,她静静地靠在他的胸膛上,柔软的唇瓣还留有他的味道、他的余温,狂跳的心脏还未真正平缓。

    相爱的程度是不是和亲吻的激烈成正比?她忽然有此感觉,愈是亲密的情人,愈是火热,愈会天雷勾动地火。她突然喜欢起这次短暂的离别,离别虽苦却可以为恋情加温,催化得更醇美。

    “晚上我来接你。”他帮她戴上戒指。

    “我不知道怎么跟冰岚说。”冰乐看着手上的戒指,满满的幸福像窗外的阳光,温暖入心房。

    “我帮你说。”他突然好心了起来。

    “免了!我自个儿说。”她没好气地说道,让他帮忙就像请鬼拿葯方,稳死的!

    “冰岚,我今晚‥‥能不能在外面过夜?”下班的前五分钟,冰乐鼓起勇气,开口了。

    “和谁?”冰岚环起胸。这笨瓜!罢刚从部长办公室溜出来,还以为她没看见。

    虽然她已经对商大少放手,但仍有些小小的不甘心。所以故意不点破,让冰乐不安,谁教冰乐破坏了她的凤凰梦,够坏了吧!呵。

    “朋‥‥友。”她心虚地低下头。

    她不敢主动提商大少的事,又怕冰岚问起,心中老悬着一块大石,左摇右晃,晃得她晕头转向。

    她突然有个感觉,好像冰岚已经知道,却存心不点破,故意捉弄她,为什么呢?

    “奇怪,你头发怎么乱乱的,嘴唇怎么肿肿的?”冰岚故意凑近她的脸,一副好奇的模样。

    冰乐吓得跳离牛步。“哪有!我还有工作要做,先走了。”她转身就走,没几步又回头。“冰岚,记得帮人家喂小星。”

    “牠已经够肥了,少吃一顿、两顿死不了。”

    “好坏的女人,竟敢饿着我的小星。”戚悬星不知从哪冒出来,笑嘻嘻地走向她们。

    “关你什么事?”冰岚虎瞪着他,两眼却闪闪发亮,美丽极了。

    “小星是我救的,你不给牠饭吃,就等于是不给我饭吃一样,所以,我决定跟你回家,监督你有没有善尽职责。”

    “神经病!”冰岚平静无波的俏脸倏地一红,闪身走人。

    “等等我。”他跟上她,临走前还故意瞄向冰乐,忍不住回了个笑容我来搞定她!他无声的说道。

    冰乐被留在现场,呆呆地看着两人离开。冰岚的脸好红,甚至比她的还红,而且她的反应好怪异,好像在急于撇清什么。

    冰岚真的在改变,连她都察觉到了,虽然还是每天帮商大少端咖啡,笑容依旧明媚,但总少了一点什么。

    她左思右想,肠思枯竭,想找出那一点‥‥她眼睛一亮,对了!就是企图心,她没再看见冰岚眼中的企图,难道她放弃对商大少的攻势了?

    难道会是戚悬星开导了冰岚,就像他曾经开导过她一样?一定是这样!她愈想愈觉得对。

    澳天,她一定要找个机会问冰岚,戚悬星到底说了些什么‥

    早晨的阳光缓缓走过窗前,床上安睡的人儿连嘴角都沾着一抹阳光。

    卷曲在他的臂弯里,冰乐缓缓睁开眼,轻手轻脚的下床,生怕吵醒床上熟睡的男人。

    暖烘烘的脚踏上地板的剎那,冰得让她缩踮起脚尖。好冷!她眷恋地望了一眼床上温柔的泉源,牙一咬,慢慢走出房间。

    虽然他的怀里很温暖,但她想给他一个惊喜,让他也温暖。

    临着窗,靠着阳光,初绽的粉色玫瑰立在小小的桌上。白瓷的盘子摆好了,就等着放上她的爱心早餐。

    她满意地看着自己布置的餐桌,已经在脑海里幻想着两人最浪漫、最优雅的早餐约会。

    但,她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拙劣的厨艺让厨房的锅碗飘盆也哭泣。忙了一上午的结果…锅子摔了,盘子掉了,鸡蛋碎了,躺在地上装死。

    “你想拆了我家的厨房?”他揉了揉眉心,才刚入睡,就被一阵乒乒乓乓声给吵醒。

    “我…”她哭,哭得梨花带雨,哭得肝肠寸断,哭得他手足无措,莫名其妙。

    “你哭什么?”他没好气地扒了扒浓发。

    他讨厌女人的泪水,但她的泪却倾倒了他心中的长城,一路过关斩将,直逼最心脏的地带,挑起他最在乎的情绪。

    他凶恶的口气让她的泪水落得更凶了,干脆整个人背对他,继续哭给他看。

    她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却弄巧成拙,显露出自己的笨拙,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自己的笨手笨脚。呜,她这么笨,要如何作一个好妻子?他会不会改变心意,不要她了?

    商闻厉叹了好长一口气,走上前想安抚她“搞什么?!”他咒了声,皱着眉头看着脚底的蛋泥。

    “我‥‥不小心把蛋摔到地上。”她声音硬咽,不太敢看他凶凶的脸。

    他轻吸口气,冷静地用面纸擦掉脚上的蛋泥,冷静地拾起碎掉的盘子,冷静地看着她手上变形的锅子。

    “请问我的碗盘锅子什么时候对不起你了?”她哭什么?想哭的人是他才对!

    “我想作早餐‥‥”但她美丽的想象,被四分五裂的碎盘子给彻底敲醒了。“但是却连个蛋都煎不好‥‥”想象过了头,终以泪收场。

    商闻厉擦干地上的蛋泥,拿过她手上的变形锅子。“站旁边点。”他取代她的位置,两三下,不仅动作迅速还姿势优雅地煎好两个金黄饱满的蛋,蛋黄黏稠半熟,让冰乐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

    “再拿几片火腿过来。”他将盘子里头卷曲烧焦的火腿扔进垃圾桶,不一会儿,香味四溢的红艳火腿片再次让冰乐看得食指大动,肚子咕噜咕噜大叫。

    冰乐崇拜的看着他大展厨艺,再想想自己,不禁悲从中来。“我‥‥什么事都不会,你确定还要我吗?”

    “要咖啡吗?”他睨了她一眼,手上的动作未停。

    “不要。”冰乐摇摇头,根本没心情吃东西。

    商闻厉端着咖啡,走到冰乐之前布置的小桌子。“还不把东西都端过来。”他这个大老爷自顾自的坐进椅子内。

    小奴婢冰乐顾不得胸口间复杂的情绪,乖乖地把早餐一样样地端放在玫瑰小桌子上。

    他径自吃着自己的那一份早餐。“你如果不想吃,就先去帮我把报纸拿来。”

    呆站在一旁的冰乐非常哀怨地去门口拿了早报,哀怨地递给了他,哀怨地看着他摊开报纸挡住视线。

    人家大老爷悠悠哉哉地看着报纸,她这个饿肚子的隐形人被晾在一旁,桌子上的荷包蛋和火腿拚命地散发出香味引诱她。

    好过分!她忍不住了,从饿得扁扁的肚子里冒出熊熊的火气。“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好像我的问题不值得一答似的!”

    “没错,你总算变聪明了,你的问题比你的手脚还笨还蠢,完全没有回答的必要。”他放下报纸,冷哼一声,俊脸明摆着不痛快。

    “我问得很认真”

    “认真个头!这种烂问题,简直莫名其妙!”他的脸色阴沉,有点吓人。“我要不要你,是由你会不会煎蛋来判断吗?我应该让你下不了床,让你没有时间去问这种烂问题。”都什么时候了,还问这种烂问题?!

    “你‥‥这么凶作什么?!”她委屈的扁了扁嘴。“我哪知道你什么都会,相形之下,我什么都不会,当然心里面会不安。”

    “你什么都不会,我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他抛来的这一句,当场让冰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哭笑不得。

    他说话何必这么老实,让她一点面子都没有。“我‥‥可以去学作饭!”她努力一点自粕以了吧。

    “不用了,你学着多爱我一点就行了,傻瓜。”他揉了揉她的发,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冰乐的心化了,原先还愤愤不平的小脸含着笑。她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哼!就会花言巧语。”她的笑如早春最暖和的阳光。

    她承认,先前与他在一块儿时,心中有种不确定感,如踩在云端般,怕随时会踩空脚步,从云端跌入谷底,但时间缓缓过去,他的态度一向坚定,反倒证明是自己想太多了。她该打,她该骂,是她不对!她应该信任他,他是踏踏实实的爱着她,她也该确确实实的响应他。

    “我不只会花言巧语,还会炒蛋、煎火腿、泡咖啡和…爱你。”他猛然低头吻住她的唇,把她吻得昏天暗地,然后又横眉竖眼地瞪她。“还敢不敢丢这种烂问题出来?”

    “不敢了,大人!”

    以后再也不敢了‥‥冰乐幸福的紧紧抱住她深爱的大男人。

    忘年会,年度最终的压轴好戏,大伙儿辛苦了一年,就在今天要作个结束。

    放心,没有鸡头,只有红包、电视机、音响‥‥等奖品,虽然大环境的景气不好,但本公司是前途灿烂的金控集团,连年终奖金都发了五个月,尾牙当然不能太寒酸。

    大饭店内,头头们两桌,小喽啰们好多桌,菜色没有厚此薄彼,不会大头头们吃鲍鱼,小喽啰们嚼死鱼,公平得很。

    今年很特别,连公司的董事长,也就是商大少的父亲大人商董都出席了,一些大头当然得随侍在侧,总归一句话,大头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最开心的莫过于这些小喽啰,待会儿气氛一热。乘机鼓噪,大头们就会乖乖地掏出钱来,当作红包基金。

    冰乐坐在冰岚旁边,同桌的都是部里头的同事,酒酣耳热之际,总会有人开始八卦。“冰岚,商大少会不会藉这个机会,把你介绍给商董?还是你早已经见过商董了?”

    冰岚笑吟吟。“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他的秘书,仅此而已。”她漫不经心地看了冰乐一眼,个中意味只有她自己晓得。

    很冷,但冰乐的额际冒出汗,她装傻,回避冰岚的视线,猛吃着碗里头的草菇黄鱼。

    冰岚为什么用那么暧昧的眼光看她,好像已经知道她和商大少的事一样‥

    台上,商闻厉正在致词,说明公司新一年的愿景,她心一动,忽地抬头,迎上他的视线,脸蓦地嫣红,他的目光让她想起昨夜,炽热如火。

    自从和他生米煮成熟饭后,他老爱这么看着她。连在大庭广众之下,都如此明目张胆,毫不安分!

    “冰岚你就老卖点,告诉我们好不好,你和商大少什么时候宣布喜讯?”

    冰乐口中的草菇差点喷了出来,突然有股冲动想把实情告诉冰岚,否则再这样下去,她会神经衰弱!

    “冰岚,其实我‥”

    没有人理她,因为摸彩正式开始,大家都掏出摸彩券,等着自己的名字被叫到。

    算了,她住嘴,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吃她的饭。

    “嗨,大家好。”一名俊美的男子冒了出来,挤在冰岚和冰乐中间。

    一票女性全笑开了眼。“戚特助,你好。”来人是戚悬星,商大少的特别助理,人长得帅,嘴又甜,迷倒不少女性同胞。

    “你来干么?”冰岚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

    “冰岚!”众女低呼,没见过冰岚对哪位男性这般无礼过,印象中,她总是端着有礼的笑容,美丽而娇媚,是男性公认的梦幻情人。

    “没关系,我挺得住。”戚悬星摀着心脏,一副受伤惨重的模样,逗笑了在座的女人们。

    “特助,你来得刚好,能不能透露一下,商大少到底什么时候把冰岚娶回家?她嘴巴好紧,连一点风声都不透露。”八卦的声音又出现了。

    “这个问题”他的眼闪了下,俊美的脸庞透着一丝神秘的诡谲。“当然要问冰乐。”

    “问她作啥,她铁定不知道!”冰乐最搞不清楚状况,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

    “是吗?”戚悬星笑嘻嘻地看着冰乐。“答案待会儿就揭晓了。”

    正当大伙儿感到疑惑,想再开口发问之际,台上有人讲话了,是商大少。

    他的目光投向这里,焦点在某个人身上,大家不约而同地望着冰岚,空气中开始有了一股期待。

    天啊!他该不会要在大庭广众之下…

    冰乐一慌,急着想闪人,却被身后的戚悬星挡住。

    戚悬星笑着对她摇摇头,冰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戚悬星是他派来堵她的!这奸诈的男人!

    她进退两难地坐回椅子上,头皮发麻,心中不断祈祷他会放她一马,但显然她的祈祷并没有被任何伟大的神听见。

    “今晚,我还想宣布一件事,我将与范小姐于年后订婚。”商闻厉此话一出,现场掌声如雷,众人的目光如聚光灯皆投向范小姐冰岚,这位幸运的女主角。

    底下的一群女人全捧着破碎的心,嫉妒不已,男士们则暗中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

    “还不上去。”冰岚勾着笑,却轻推冰乐。

    冰乐一愣。“你知道了?”

    “笨!”她白了冰乐一眼。“人家正等着你。”

    冰乐抬眼望向他,他正对着她笑,她的情绪奇迹似地和缓下来,心里头无比踏实,她站了起来

    “冰乐,你站起来干么?要去厕所吗?”

    “冰乐,快坐下,你挡到了我的视线。”

    “冰乐,你‥‥”

    她受不了了!

    “他喜欢的人是我!”她扬着首,大声地说出她心中的话。

    爱真的需要勇气,尤其当这么多人看扁你的时候!冰乐握紧拳头,戒指抵着她柔软的掌心。别怕!他爱我,他眼里看的是我。

    众人哄堂大笑。“这是今晚的余兴节目吗?”

    冰乐快气死了。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她大步走上台,环住商闻厉的手。“我真的和他在一起。”她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说。

    他黑褐的眼闪着淡淡的光,流连在她生动的漂亮脸庞上,停留在她红馥的唇瓣间。“你终于走过来了。”他牵着她的手,欣喜于她的主动。

    “他们不相信我。”她低声抱怨,没发现众人已经瞠目结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眼睛噙着笑。“要这样,才有说服力。”

    他无预警地吻上她的唇彻底让所有人都举手投降,相信他们的爱情了…

    许久许久之后的某一天,冰乐小姐突然心血来潮,问着她的亲亲夫婿。“厉,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不通,我没有比人家美,也没有比人家聪明,你到底图的是我哪一点?”

    只见商大老爷露出坏坏的笑。“你拿什么来交换答案?”

    他支着腮,黑眼闪着愉快的光芒,换个方向来想,她的迟钝有时倒是件不错的事。

    “你快说嘛!”他深浓的目光看得她心慌意乱,极力争取震撼教育前的短暂理智。

    “我图的当然是你的爱。”他一宣布答案,倏地翻身,封住她惊张的小口,带领她接受震撼教育去也。

    【全书完】



  Tags:唯爱是图  第九章
欢迎各位唯爱是图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唯爱是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唯爱是图》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