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专情总裁旧情人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专情总裁旧情人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专情总裁旧情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舞樱雪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专情总裁旧情人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为了赶在过年前完婚,余方好和罗元鸿将订婚和结婚选在同一天,早上订婚,订完婚后稍作休息,过午即迎娶新娘过门,晚上在新郎家宴请宾客,由于男方老家在山区,于是女方决定三天后新娘归宁再办桌宴请女方亲友。

    大喜的日子终于到了,朱采菱一早就赶到余家,到的时候新娘已经在化妆了。

    今天的余方好看起来艳光四射,跟平常憨憨的样子完全不同,难怪人家说新娘神最大。

    守在旁边的余母看着忍不住又红了眼睛,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今天就要出嫁了,她是又高兴又不舍。

    余方好也跟着红了眼,化妆师连忙叫新娘别哭,哭花了脸可就麻烦了,朱采菱也帮着劝这对依依不舍的母女。

    吉时到了,新郎的人马早已恭候多时,新娘在伴娘和母亲的簇拥下进入客厅,开始订婚仪式。

    一抬头看见向东宁,朱采菱愣住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今天会碰见他,但没料到一早就碰到,虽然一肚子疑问,但也不能坏了这重要的场面。

    新娘照着长幼顺序奉上甜茶,最后终于来到了新郎身边,罗元鸿和余方好喜孜孜地看着对方,朱采菱则忍不住问出心底的疑问。

    “你在这里做什么?”她低着头,小声地问。

    “你是伴娘,伴郎当然是我。”向东宁微笑回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他那多情的凝视令她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无可奈何地回他一眼。

    “不想打扰两位叙旧,不过今天可是我们的大日子,拜托控制一下,感恩啦。”罗元鸿小声求饶。

    “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伴郎是他?亏我还帮你追方好,你还这样要我!”朱采菱微愠地质问新郎。

    “我这不就是在报恩了吗?”

    罗元鸿苦着一张脸喊冤,余方好也帮着丈夫说话,四人小声地交头接耳。

    晾在一旁的亲友们一脸茫然,余亦奇靠过去打断他们的秘密会议。

    “讨论得怎样?还要不要继续结婚?”

    “当然要。”罗元鸿和余方好不约而同地回答,话一说出口,两人相视而笑,眼睛、嘴角充满了甜甜的笑意。

    订婚仪式顺利地进行,最后新郎和新娘交换戒指。

    罗元鸿开心地握住余方好的手,将一生的承诺套进她的指尖。

    余方好感动地接受戒指,虽然母亲特别交代不要让戒指套到底,免得以后被丈夫管到底,可是她不在乎,她愿意让他管到底,管到世界的尽头也无所谓。

    相爱的新人在亲友的祝一幅下订下了终身大事。

    看着眼前这令人感动的一幕,朱采菱和向东宁心里有着共同的遗憾。

    如果当初…唉…

    完成了订婚仪式,接着就要准备进行迎娶仪式,趁着新娘换装的空档,男方人马稍做休息,接受女方的款待。

    余亦奇半开玩笑地说:“没想到竟请得动向副总当伴郎,真是意外。”

    “那得看伴娘是谁。”向东宁得意一笑,娘家的人不能跟着迎娶队伍走,这个家伙不能再碍事了。

    余亦奇早就猜出几分,本来想好心地告诉向东宁,他和采菱之间不但没事而且早就Gameover了,不过看向东宁一脸神气,不肯服输的他也懒得说明了。他转头不厌其烦地叮咛罗元鸿要善待妹妹。

    罗元鸿热情地拍拍大舅子的胸口,自信满满地说:“大哥,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三天两头就叫她回娘家让你们看看。”

    余亦奇还不习惯这样的称呼,听了都快起鸡皮疙瘩了,一回头看见向东宁也跟着打了个寒颤,纳闷地说:“他在叫我,你凑什么热闹?”

    “我只是觉得有点冷。”向东宁觉得畏寒,干脆站起来走动。

    “他不要紧吗?看起来怪怪的。”

    “不要紧,这样正好。”罗元鸿一点也不担心,这正是计谋的一部份。

    房间内,化妆师和余母忙碌地帮新娘换上白纱礼服、打点行头。

    朱采菱也准备换衣服,打开衣套子一看,之前选定的是淡黄色蕾丝礼服—现在却成了粉紫色缎面礼服。

    “没有送错,小罗说既然你喜欢这件,就选这件,不好意思,没先告诉你。”余方好笑咪咪地从抽屉拿出一个丝缎盒子递给她。“还有这个。”

    打开一看,朱采菱吓了一跳,是一组价值不菲的珠宝,粉晶色的T字项链和长坠子耳环,颜色与样式正好和礼服配成一套。

    这分明是事先设计好的。

    “我早该想到了,小罗当然听他的,而你当然听小罗的,整件事就我被蒙在鼓里。”

    “人家他也是好意,你就收下嘛。”

    为了顾全大局,朱采菱也只好暂时接受这样的安排。

    终于迎娶的吉时到了。

    新娘在媒人、伴娘的陪伴下步出房间,新郎的人马一等到新娘,立刻高兴地迎上前去,罗元鸿满心欢喜地将新娘捧花送到余方好手上,接着新人上香祭祖、新娘拜别父母,在余父为爱女盖上头纱之后,新郎挽着新娘步出大厅、送上礼车。

    喜气洋洋的鞭炮声响彻云霄,迎娶的队伍整装待发。

    一个俊秀的年轻人领着朱采菱到车队后面,安排她坐进一辆银灰色的宾士轿车。

    在旁边等着的向东宁立刻跳上驾驶座,不等她说话,他立刻开口。“今天是他们的大好日子,咱们不要吵,好不好?”

    她没好气地看着他,有种被吃得死死的感觉,但也不得不依他。

    迎亲的车队浩浩荡荡地往新郎乡下老家出发了。

    朱采菱一手撑腮凝望窗外,向东宁不时回头看她,两人各自思索,车内一阵沉默。

    离开市区之后,天气渐渐变坏,接近山区就开始下雨。

    雨蒙蒙地下,四周一片宁静,向东宁悄悄地拉开和迎娶车队之间的距离,差不多该开始第二阶段的作战。

    两位军师认为向东宁失败的原因是表现得太强势,自尊心太强、脸皮又太薄,所以才会三两下就把事情弄拧了。

    男人求女人原谅时,一定要不顾面子、放下自尊、更要打死不跑。另外,气氛也是超重要,气氛不对谈什么都不对。

    向东宁打开音响,让精心挑选的背景音乐先暖暖场。

    萧邦的离别曲,婉转激昂的钢琴声诉说着离别的痛楚、深刻的怀念,一声一声敲进她的心坎里。

    琴音渐歇,熟悉的歌曲响起…

    “怎么才能让我告诉你,我不愿意,教彼此都在孤独中忍住伤心,我又怎么告诉你,我还爱你,是我自己错误的决定…”

    听出刻意安排的用心,她惊疑地回头看他。他深情回望,眼中带着浓浓的愧意与感慨。

    “我要向你认错,一切都是因为我愚蠢、嫉妒、自以为是,我没相信你、误会你,我害你伤心难过、害你吃苦受罪,都是我的错!”

    向来心高气傲、自尊心强的他竟然低声下气地向她认错,她很惊讶。

    “我不否认我妈有很深的门户之见,你的自尊心又强,我怕你难堪、更怕你离开,所以我才没有带你去见我的父母。我想带你去美国,一方面是舍不得和你分开,另一方面是希望你能修个硕士学历,我想用高学历说服我的父母接受你,当初我是这么打算的。”

    她愣了一下。原来,他并不是全然没有为他们的未来打算,她感到欣慰,同时又觉得气,如果他早点说清楚的话,她就不会那么恐惧、不安,也许就不会闹到分手了。

    “当初为什么不说?!”

    “你知道的,我总是习惯性地自己做决定,等事情完成后我才会说,我以为就算我没有说出口,你也应该了解我的心意。”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她气得快哭出来了。

    他慨叹一声,事实早就证明他错了,就算再熟悉的人,也不可能完全猜得透对方的心思。

    “现在我知道错了,既然是两个人的事,我应该跟你一起好好商量才对,而不是一个人闷着头自做主张。”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她用手抵在发疼的额头上,费力地思索着适当的言语。

    他做了打算却没告诉她,她担心了半天也没跟他说清楚,两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对方应该懂,结果事情发展完全出乎意料。

    他拉下她抵在额头的手,强而有力的一握,表达他坚定的承诺。

    “我知道几百句对不起都抵不过你所受的苦,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你恨我,就算我求你,如果你没有办法马上原谅我,那么请你先接受我的道歉,让我用我的下半辈子慢慢偿还。”

    下半辈子!这是求婚吗?!

    她又惊又喜地看着他,樱唇微颤,好想问个明白。

    盈盈双眼含情凝望,柔嫩朱唇欲言又止,他看得出神,没注意到前面路弯,等回过神来已经来不及了,车子直直地冲进路边的甘篮菜园,滑行了好一段距离,一阵颠簸,车子总算停了下来。

    “阿朱,你没事吧?”他紧张地回头察看,只见她吓得脸色苍白,一手撑着座椅、一手抓着车门手把,虽然受到惊吓,不过没什么问题,他急忙道歉,“对不起,吓到你了。”

    “我没事,你呢?”她惊魂未甫地松手,看到他满是关怀的表情,也不忍再苛责他。

    “你别生气,我马上就把车子开回路上。”

    菜园的土本来就松软,加上下雨积水,情况更是糟,车轮陷在泥淖之中,无力地空转几下,最后干脆停止运转。他满头大汗地一试再试,就是没办法发动。

    “我下去看看,外面下雨,你别下来。”

    他下车察看,打开车前的引擎盖,看起来没什么异状,倒是底盘半浸在泥水中—也许是因为这样才无法发动吧。

    可恶!他懊恼地抓着痛得快要炸开的头。

    按照原先计画,他假装跟丢车队,趁机表达忏悔之心,趁着她还在感动之中载她到附近的花园别墅,那里摆满了一屋子的白色玫瑰花,准备了一桌子精致佳肴,加上醉人醇酒、浪漫音乐,接着在她惊喜感动之余拿出戒指,向她求婚。

    可是…就在这紧要关头,他竟然出了这要命的差错。

    他气得直跺脚,溅起的泥水喷了他一身,更显得狼狈。逼不得已,他只好拿出手机拨电话给二弟求救。

    “喂,是我。我什么时候会到?嗯…那个…”他很难堪地说:“我不小心开进田里,车子发不动,现在动弹不得。”

    电话那头的向南靖听了差点昏倒,跳起来大骂,“哇靠!剧本和场景都帮你准备好了,你只要照本演出就行了,这么简单的事你还有本事出状况,你还真行呀。”

    向东宁翻着白眼听他骂完,无精打采地说:“骂够了吗?快想想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去接你们。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看看…”向东宁转身看看四周,一片雨蒙蒙、雾蒙蒙,除了一条没有特征的产业道路外,就只剩下一亩亩绿色田地,没有路标、没有地标,连个农家房舍都没有。他愣愣地说:“我不知道,我真的迷路了。”。

    向南靖傻眼了,这样怎么找?!

    唯今之计也只有请当地的罗家帮忙了。

    “大哥,你还好吗?你听起来不太妙。”阴雨寒冷的气候不在他们的计画之内,他担心大哥的状况。

    “是有点难过,不过还撑得住。”

    “那就好,你们在车子里等,我会尽早赶过去。”

    向东宁挂上电话,充满了无力感地长叹一声。

    “怎么了?”

    朱采菱在车子里等了一下子,雨势虽然不大,但天气很冷,她不放心他在外面淋那么久的雨,忍不住下车看看,只见他站在引擎盖前面咳声叹气。

    “不是叫你别下来了吗?天气这么冷,一淋湿就容易感冒,快进去。”

    “还说我,你都湿透了,还冷得发抖呢,车子修不好就算了,快进来躲雨。”她伸手拉他,”碰触到才惊觉他的体温高得惊人,连忙摸摸他的额头。“好烫,你发烧了?”刚刚那一握就觉得不对劲,原来他真的生病了。

    她冰凉的手掌覆在他滚烫的额头上感觉好舒畅,她那充满关心的表情更让他打从心底高兴起来。

    差点忘了还有这招苦肉计。这可是他在一月的寒冷天气里穿著一件薄T恤、不畏寒冷地喝冰水练成的感冒神功。

    只是练是练成了,不过症状比预期的还严重,他从一早就觉得畏寒、头痛、全身酸痛,淋了雨之后连喉咙都痛了起来。

    “好像有点感冒,不过为了和你一起当伴郎伴娘,这点小病不算什么。”渐哑的嗓音配合得刚刚好。

    “笨蛋!和我一起做伴郎伴娘有什么了不起,你干么这样糟踏自己的身体。”她轻骂他一声,强拉他进后座,帮他脱了半湿的西装,硬要他披上她的外套。

    看她穿著短袖低胸礼服在寒冷的天气中微微发抖,他想也不想地推了回去,身为男人怎么可以让女人受寒受冻。

    “穿上,你已经在发烧,不能再逞强了。”她板起脸逼他。

    “那…这样好了。”他披上衣服,一把将她拉进怀中,两人紧紧依偎,互相取暖。

    她微微一惊,随即柔顺地躺在男人厚实的胸膛上。他的下巴轻靠在她的头顶,满足地闻着她秀发的香气。

    除了细小的雨声、风声,四周一片宁静,仿佛宇宙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东宁,刚刚你说…用你的下半辈子来还…是什么意思?”她羞红着脸,小声地问出含在嘴里多时的疑问。

    “嗯…什么?”

    终于抱到她,终于和好了,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却不知怎么地好想睡,直到听见她的叫唤声,他才赶紧睁开眼睛。

    看他难受,她也跟着担忧。“这样子不行,一定要马上看医生才行,你刚刚打电话给谁?他会马上过来吗?”

    虽然军师特别交代,千万别说不要紧,一定要装可怜、装死,尽量博取她的怜悯,但他实在不忍看她一脸担忧,挤出笑容柔声安慰她。

    “我还好,别紧张。我二弟很有办法,他涸旗就会找到我们,不会有事的。”

    她又急又气地哭了。

    他这么在乎她,费尽心思讨好她,为了她,连身体都不顾了。

    就算他曾经误会过她,她也该看在他如此专情痴心的份上原谅他了,而她却还在为了往事跟他争执,为了自尊跟他僵持。

    难道还要再失去一次,她才学得会教训吗?她真是蠢到极点了!

    “别哭,我说个笑话给你听。”他抹去她的眼泪,笑着说:“其实这次我又把事情搞砸了,本来的计画是我假装迷路,然后带你到附近的花园别墅,那里放满了你最喜欢的白玫瑰,等你一高兴,我就拿出戒指向你求婚…”

    “我答应!”玫瑰钻戒固然浪漫,但绝比不上一颗真心。

    “真的?!”最后关头竟然这样轻而易举地达阵,难怪他们说这招苦肉计是必杀技。

    “真的、真的。”她紧紧地抱住他,靠在那片失而复得的宽阔胸膛上放声大哭。

    恼与恨曾追得她不知所措,最后她终于被他的真心感动,终于明白该紧抓的是什么了。聚散离合、晴雨悲欢,兜了这么一个大圈子,她终于再度回到他的臂弯。

    “我好高兴。Youmakemecomplete,漫漫人生,有你我才得以完整。”他感动地抱着她,感觉到终于找回失落半圆的喜悦。

    雨渐歇,云渐开,视野也渐渐开阔。

    薄暮中,两辆汽车在产业道路上走走停停,焦虑地在路边的田里寻找,好不容易找到了目标,向南靖带头跑过去。

    “谢天谢地,我好怕天黑前找不到人。”

    看见救兵来了,向东宁和朱采菱下车,他指着跑过来的二弟说:“我不是告诉过你别担心,我二弟一定有办法找到我们的。”

    “厚,原来他就是你二弟。”朱采菱认出他就是安排车子的俊秀年轻人。

    看他们笑盈盈地相拥而立,不用想也知道已经和好了,向南靖高兴地大声叫好。“大嫂,以后我大哥就拜托你了。”

    朱采菱脸一红,害羞地推开向东宁。

    “喜宴差不多快开始了,我们快去。”

    “等一下,你烧得很厉害,要先看医生才行。”

    “诊所的老医生也会去吃喜酒,直接去那里找他好了。”罗家亲戚说明状况。

    临上车前,向东宁偷偷在弟弟耳朵边交代几句,向南靖先是一惊,随即贼贼地窃笑——

    红灯笼沿着交错的电线高挂在头顶上,喜宴在罗元鸿老家的四合院中热闹滚滚地摆开。

    乡下人晚饭早早就吃,喜宴也早早开桌,村子里的老老少少差不多全到齐了。

    “新娘来了。”

    小女孩们兴奋地拍手,乡亲们也高兴地鼓掌迎接新人坐到主桌,罗父、罗母笑得嘴巴都裂到耳朵边了,年近三十的儿子终于也娶媳妇了。

    罗元鸿和余方好甜蜜蜜地坐上主桌,接受众亲友的祝福。远远看见半路搞丢的伴郎、伴娘终于回来了,他们也总算放心了。

    向东宁拉着朱采菱走到主桌前面,拿起桌上的酒,高举酒杯,朗声对整场的乡亲父老敬酒。

    “我先敬新人一杯,祝白头偕老、永浴爱河。”

    他仰头就干杯,贺客们大声叫好,亲友团立刻帮他再斟上一杯。

    余方好小声地问老公,“你们有安排这一段吗?”

    罗元鸿看了爽快过了头的向东宁一眼。“没有,不过我有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余方好不懂。

    “你等着瞧好了。我觉得很抱歉,今天最大的明星应该是你,结果为了帮他们,搞得状况百出,真的不好意思。”罗元鸿觉得过意不去。

    “没关系,只要你一直看着我就够了。”

    主桌下,新郎和新娘的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

    接着向东宁向主桌的亲家公、亲家母敬酒,罗家父母直夸副总裁够意思。

    “东宁,不要这样喝。”看他喝酒喝得这么猛,朱采菱有些担心。

    向东宁握住她的手掌,像舞者谢幕般地高举过头,兴奋地转了一圈,大声地宣布喜讯,“这位美女刚刚答应了我的求婚,选日不如撞日,干脆今天就结婚,拜托大家当个见证人,见证我们的喜事。”

    结婚?现在?!真的假的?朱采菱整个人呆掉了。

    “好耶!”旁边的乡亲大声鼓噪,这种热闹可不是每逃诩看得到。

    罗元鸿给老婆一个“你看吧”的表情。余方好又惊又喜,兴奋地拍手叫好。

    “找到了。”

    向南靖从屋里找出结婚证书的空白备份,开心地送到哥哥手上。

    向东宁立刻签上名字,殷切地送到朱采菱面前,请她签上她的名字。

    她接过大红的证书,结结巴巴地反问:“这是小罗和方好的喜宴,我们…这样插花…也可以吗?”

    “有公开仪式、再加上两人以上的见证人就算结婚了。”热心人士立刻跳出来说明。

    “快签呀。”嘿嘿,只要她画了押,就大功告成了。

    事情突然进展飞快,朱采菱有点跟不上拍子,一时回不过神来。

    “大嫂,我们一定会再补一个风风光光的披露宴,绝对不会让你有半点委屈,今天你就先签个字,让他安心。”向南靖帮着大哥哄新娘子。

    “签、签、签、签…”

    现场气氛沸腾起来,大伙儿兴奋地拍手起哄,边闹边催。

    朱采菱羞红着脸看看四周欢心鼓舞的乡亲,回头对上他恳切的眼神,她感动地在结婚证书上写下她的名字。

    “现在我可以亲吻新娘了吗?”向东宁亢奋地大声问。

    现场爆出一阵狂笑。

    “大哥,这又不是教堂结婚,没有这一段啦!”向南靖笑弯了腰。“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我们是不反对啦,!”

    鲍开亲吻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向东宁真的很想,于是他低下头亲吻他的新娘。朱采菱腼腆一笑,害羞地闭上双眼,迎接他的双唇。

    这个吻慎重而缓慢、绵长而温存,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两人才慢慢分开,深情凝望对方。

    一阵晕眩,向东宁往旁边踉跄一步,向南靖连忙扶住大哥。

    “我没事,只是有点头晕。”向东宁早就开心到忘了病痛了。

    “亲那么久当然会缺氧,缺氧当然会头晕,来来来,我看看。”小镇诊所的老医生上前察看病人的状况,当下要他住院治疗。

    插花新人跟着老医生退场了,正牌的新郎官罗元鸿请乡亲们重新入座,他们的喜宴才正要开始呢——

    向东宁幽幽地从昏睡中醒来,茫茫然望着天花板。

    昨晚烧得厉害,昏昏沉沉地跟着老医生回诊所,之后的事他就记不清楚了,这一鼻子的消毒水葯水味提醒他现在人还躺在医院。

    记忆再往前回溯一点,对了,他和她签字结婚了,一想到这个,他的嘴角漾起得意的笑容。

    旁边传来一阵阵细小的婴儿哭声,向东宁纳闷地转头看,这一看,他吓得坐起,一张脸瞬间涨得通红。

    偌大的病房中,只有他是男人,其它全都是女人,她们手上都抱着刚出生的小婴儿,妈妈们亲切地向他微笑点头,笑容里有一些忍俊不住的味道。

    用不着他开口发问—眼前的情景、床头葯袋上都明白地告诉他答案…

    这里是妇产科。

    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你醒了。”

    朱采菱穿著借来的日常衣服,拎着一个提袋进来,才刚坐下,看到他脸红成那样,紧张地摸摸他的额头确认温度。他羞赧地拉开她的手,指着葯包上那令他难堪得要死的三个字。

    “妇产科?!我可是个大男人,怎么可以把我送到妇产科来?!”

    小镇就这么一间诊所,虽然叫妇产科,其实也兼看内科,只是住院的多是产妇。

    她玩心一起,没跟他解释,反倒伸手向他讨孩子。“对厚,你生的宝宝在哪里?赶快让我看一下,长得像你,还是像我?”

    旁边的产妇被逗得哄堂大笑。

    他窘得脸发烫、头冒烟,直接跳下床就要往外走。“我好了,我们走吧。”

    “你要穿诊所的病袍回家吗?”她笑着把提袋递给他,早料到他醒了以后会迫不急待地逃走,事先就帮他借好衣服了。

    办好手续,两人手牵手步出诊所。

    他指着停在门前的白色金龟车,纳闷的问:“这不是南靖的车吗?他人呢?”

    “他先回去打点事情,要我晚上见见爸妈和长辈。”说也奇怪,昨晚签了字之后,她的心情变得笃定,就算是丑媳妇也不怕见公婆了。

    听她叫得这么顺口,他好开心,接过她手上的车钥匙,爽朗地说:“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回去吧。”

    “今天我开车,病人乖乖坐好。”她抢回钥匙,赶他坐到驾驶座旁边的位子,他耸耸肩,乖乖听话。

    车子驶离小镇,轻快地飞驰在一片绿色原野之间。

    她笑着伸出玉指,在他眼前晃了一下,接着按开音响,熟悉的乐曲随之响起。

    “人说情歌总是老的好,走遍天涯海角忘不了,我说情人却是老的好,曾经沧海桑田分不了…”

    “学我。”他忍不住大笑起来。

    她盈盈一笑,“猜猜下一首是什么?”

    “是什么?”

    “快猜啦!”

    “情歌那么多,怎么猜得出来?”

    万里晴空,白云飘飘,可爱的金龟车奔驰在优美的乡间小路,隐隐约约可听见车内传出的音乐声…

    “漫漫人生终于不必再等,不会感到彷徨,只要你在我身旁,OH,MYLOVE,我要为你放纵我全部的爱…”

    车子突然停住,接着一阵震动,里面的人手忙脚乱起来,哇啊,看来得忙一阵子了…

    【全书完】

    想知道向家其它兄妹的爱恋情事发展,请参阅舞樱雪花园系列H46…

    *向阳逢春之一《野蛮博士娇娇女》,告诉你向家幺妹向北辰与考古博士王蛮前世今生的爱恋。

    敬请期待…

    *向阳逢春、之三《狡猾公子精灵妹》,看向南靖情海谍对谍的恋曲。



  Tags:专情总裁旧情人  第十章
欢迎各位专情总裁旧情人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专情总裁旧情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专情总裁旧情人》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