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枫若犹红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枫若犹红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枫若犹红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姬小苔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枫若犹红全集阅读  尾声,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我去看慕竹。

    自他去后,我一直没再看过他,我狠不下心去面对残酷的现实。

    但当我来到后山公墓,慢慢拾级而上时,我发现比自己原先想像得要平静。

    “慕竹。”我看着他嵌在墓碑上的瓷照,他笑得是那么开朗,那么好,谁也想像不到像这样快乐,似乎集世间幸福于一身的男人,会早早离开世界。

    上天太不公平了吧!

    有的人没有品德,没有学识,苟延残喘也可以赖着过一生。沙慕竹人品高尚,学有专精,是少见的海洋生物学者,为什么反而活不过那种人?难道只因为是他太完美而遭天嫉?

    我不由攥紧了拳头,但慕竹的笑容却让我不由一阵惭愧,我放松了下来。

    他活着从没计较过什么,一直是那么宽宏大量,如果我为他的死而忿忿不平,他会笑我傻。

    我掩住脸,过了一会儿,才能再凝视澄蓝的天空。

    一种熟悉的感觉浮上了心头。

    “慕竹!”忽地,我发出了叫声。

    没有人回答我。

    那感觉涌在心口、喉间,竟充斥了我的全身,终于,在奇妙的一瞬中,我明白了。

    那是爱、原谅与希望。

    我一直在找寻的东西。

    慕竹原谅了我。

    我一直对他抱歉,因为我背叛了他,所以我出走、流离失所…

    其实,他从未责怪我。他只有爱,只有呵护,从来没有占有、苛责…而我一直是拿什么眼光来衡量他啊!我是那样惭愧、痛苦、挣扎…觉得他在冥冥中谴责我。

    其实他并没有。

    他很早就告诉过我,他愿把他的所有奉献出来。

    只是,我听不懂。

    我是个傻瓜!

    我一边流着泪,一边发出了无可抑制的哭声。慕竹!慕竹!我多么傻啊!哭过了,我遍体清凉,这些年来头一次这样清凉。

    他不但曾给过了我爱,他给的更多的,是被爱的权利与欢乐。

    不论那欢乐是否已消失,它仍然还会再来。

    如果能够来,我会好好掌握住。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再度起身时,太阳已经西斜。

    “我会的。慕竹!我会的。”我一再向照片中的他保证。

    他笑得那样开朗、智慧。

    我在他的目送中一步一回头。

    我又回到了星辰居。

    这个原以为一生一世再也回不来的地方。

    但,不止是我离开,整个谷风新村都改变了,许多老邻居搬走了,不见了,我一路走,看见的全是陌生人。

    我急急地赶到了星辰居,眼前的景象令我惊吓得呆住了,花园中精心栽培的花床全没有了,只剩下荒湮蔓草,屋门口上了大锁,每扇窗户都用木板封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我带来看慕尘与陈岚的礼物“咚”地一声掉到了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当我好不容易鼓起全部的勇气来看他们时,竟然没有人在?

    难道…

    不!我立即否定了这个不吉利的想法。不会的,慕尘与陈岚都正值青春年华,他们不可能遭到任何意外。

    惟一合理的解释是慕尘恢复了国际性的旅行演奏,把贤内助一起带去了。我虽然这样安慰自己,但是不祥的预感,仍使我手脚冰冷,头脑昏乱。

    也许我该去找个人告诉我答案。

    我越过草坪,一直奔到刘伯伯家,他们两老现在加起来,已经160多岁了。

    刘家花园中的草也长得快比人高,花开得稀稀落落。我敲门时,胆战心惊,就怕已经没有人会应我的门。

    幸好,门不久后就开了,一个花白了头发、皱纹满面的老婆婆站在那儿,眯着眼睛看我。

    这是刘伯母吗?我几乎不敢相认。才不过几年的工夫,她竟老得完全走了样。

    “刘伯母!我是江枫啊!”我的泪在眶中打转。难道,我走的这些年,一切…都改变了吗?

    她呆呆地凝视着我,黯淡的瞳孔,似乎再也不认得我了。

    “我是江枫。”我又重复了一句。

    但她仍然那样昏茫的看着我。

    “刘伯伯呢?他在家吗?”我急急地问。

    花白的头颅缓缓地摇了摇。

    “他去哪里了?”我心中一阵骇然,不禁抓住了刘伯母枯瘦的手。

    “死了!”刘伯母的泪滚了下来,哭着说,“死了!”

    我倒退了一步。

    顷刻间只觉天摇地动。

    没有人能给我解答。

    我踉踉跄跄地走下山坡,昨日在慕竹墓前所得的喜悦已被这一连串的打击所冲散。

    难道我该为我所背离的一切负责吗?

    走到一半,我抹去了眼泪。即使一切都已不再存在,我也该到秦阿姨的坟前祭拜。

    她疼过我,爱过我,为托付我的终身操过心。

    虽然在最后一秒时,她做了自私的决定,但她又有什么错呢?哪个母亲不是为儿女着想,是我的拒绝才使她铸下了无可弥补的过失。

    我又循原路回去,风吹着,吹干了眼中的泪,拂乱了胸中无限的愁绪。

    秦阿姨生前最喜欢这座山,所以我们把她葬在离谷风新村不远的小山坡上。在那儿,她可以朝迎晨曦,暮送夕阳。

    山路并不好走,从谷风新村去还得经过一处小山泉和一个橘子园,若自另一个方向上来,也并不完全顺利,光是那些陡坡就够爬上好半天了。

    我一边走一边摘了水边的野姜花,那蝶形的白色花瓣使四周围的空气都芳香起来。

    秦阿姨喜欢野姜花,她从前常常出来摘,然后插满了整个房子。

    但我走到了墓前,竟然发现已经有了一束花,那也是一束野花,但扎得整齐,显然是费了许多心,只不过力气不够,扎的技巧也差了一点。

    是谁?谁在秦阿姨的墓前献花?

    这不太像大人所做的,或者,只是孩子的游戏?可是又有谁家的孩子会到这野地来嬉戏?

    我极目四望。突然,就在不远处,有个小孩子在草丛间走。她走得涸旗,像走惯了这些又是芒草,又是石头的山路,白色的衣裙不时在草间一闪。

    “小妹妹!小妹妹!”我不由赶了过去,却因为走得太急,不小心被路上凸起的石头绊了一跤,我痛得弯下腰来。

    “你怎么了?”那个小小的女孩子转过头来,看见我跌倒,连忙跑来扶我。

    多么漂亮的孩子!当她靠近我时,标致的小脸让我微微一惊,她有着极出色的五官,细致的小手,皮肤柔白得像瓷。

    “你跌痛了没有?”

    “没有。”我对她笑了笑。

    “你流血了。”她怯怯地指着被石头刮破的地方。

    “没有关系,只是一点点。”

    “你可以跟我来,我帮你搽葯,我就住在那儿。”她指着山坡下。

    “没关系,我不痛。小妹妹,你几岁了?”

    “三岁!”她用手指比了比。

    “你一个人到山上来,不害怕吗?”

    “不怕,我爸陪我来的。”

    “他在哪里?”

    “他的腿不好,坐在下面休息。”她比了个用拐杖的姿势,“不过医生说没关系,他只要好好休养,就会好的。”

    一个三岁的孩子能把话说得这么清楚,简直是个神童。

    “你叫什么名字,”我轻轻抚摩着她覆在额前柔细的嫩发。她是个天使,可爱得教人不敢太用力触碰。

    “沙念枫。”

    “什么?”我掩住了嘴,她该不是…

    “沙子的沙,想念的念,枫叶的枫。”她一本正经地说。

    “是谁给你取的名字?”我发现自己在哽咽。

    “我妈妈。我上山来就是看她的。”她小小的手往后指,“她跟我爸爸一起出去,车子翻了…”

    我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竟是一个墓碑,上面写着几行字:陈岚女士之墓,生于1958年,殁1987年…

    天啊!天啊!

    我必须用尽全力克制,才不致于大叫出声。

    陈岚死了!

    那个头发短短,眼睛大大,笑声可爱如银铃般的女孩子竟然去了…

    “阿姨,你怎么啦?”沙念枫扯我的手臂。

    我像梦游般被她轻拉着,走下了山坡。

    在一丛草下面,有个男人孤独地坐在那儿,凝视着西斜的夕阳,他的脸看起来好萧索,好寂寞。

    我停下了脚步,心房激烈地冲撞着,像要撞破一切,但我喉咙好干。

    吧得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他微微侧过脸,看见了我。

    他完全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然后,脸色变了,他吃力地拄着拐杖站了起来,扭曲得像是要笑,又像是要哭。

    我想叫他,但喉间发出的却是“啊!啊!”的哽咽声。

    这么多年!这样多年后,我们终于见面了。我伸出了手臂,向他跑过去。



  Tags:枫若犹红  尾声
欢迎各位枫若犹红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枫若犹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枫若犹红》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