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双面情郎俏娃儿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双面情郎俏娃儿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双面情郎俏娃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丑奴儿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双面情郎俏娃儿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就在半请半催促的状况下圣绝凡终于把晔儿带回京师,并且众人环簇,谨防她再度“绕跑。”

    今日,全城喜气洋洋,锣鼓喧嚣,迎亲的队伍在皇宫前停下,新娘上了轿,浩浩荡荡直往圣家庄阔步迈进。

    拜完堂,新娘子依礼的守在花烛前,而新郎则被请到喜宴上敬酒,但这一对新人情况特殊,新娘子晔儿早不耐烦的换下风冠霞披,拉着淡忧及青荷畅所欲淡,十句话里有八句在嘀咕圣绝凡怎还在拖拉,不快回房。

    宴会上,也没人敢灌新郎的酒,因为他是驸马爷,再加上酷爱整人的新娘子下了通牒,有谁敢破坏她的新婚夜,往后的日子可就黑暗!

    房里就剩他们两人独处。

    “瞧咱们洞房花烛夜挺冷清的哩!”圣绝凡吻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笑容在俊脸上漾开。

    “是吗?我倒不觉得。”翦水秋瞳若有所示的凝睇着他温文儒雅的脸庞。

    圣绝凡会意,轻而易举的抱起她,缓缓步向暖炕,放下帐幔,软语呢哝的在她耳边轻语:“我爱你…。”要你…”他的身体逐渐欺向她…

    ★★★

    数月后。

    “夫人,请梳洗!”青荷捧着水盆,搁在华妆台上,唤醒赖床的晔儿。

    晔儿撩一下眼皮,问道:“绝凡呢?”

    “主人和数位护法清早就下岭去了,有消息说组织中的几家商号被人给烧了!”

    “真的?”晔儿惊坐起身。

    “这是咱们底下人口传的,真实情况也只有上面几位领头的才清楚,但昨夜京城里黑烟浓呛得哧人,还好风向没转到庄里来。”青荷的口吃痊愈,话说得极溜。

    “我想赶去探视,快帮我着装!”晔儿动作迅速的下了床,命令的说道。

    能着火的几乎全烧毁了,遍地满目疮痍,惨不忍睹,门房列着两具焦尸,以白布覆盖,家属痛哭失声,其中还有嗽嗽待哺的稚儿。

    圣绝凡不忍再视,不堪再听,身分在一旁的部下吩咐;“将两人予以厚葬,以后他们家人的需要尽可能的供给。”

    “是!”部下遵照所盲的退下打点细节。

    突然,一辆普通的马车在不远处停下,只见晔儿步下阶梯,满脸感伤。

    “晔儿?”圣绝凡瞥见她,将红了眼的她拥在怀里,“你不该来的。”

    她摇摇头,泪珠子淌下脸颊,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拭了拭她的泪痕,圣绝凡召来人,“送夫人回去!”

    “我不…”不假思索的,晔儿大声反对。

    “嘘!你累了。”圣绝凡柔柔的哄着,实是不愿她见识太多人的阴暗面。

    悄声的上了马车,临行前,晔儿嘱咐他道:“快些儿回来,我等你!”

    “嗯!”他应诺。

    马蹄声逐渐自残败的火场寓去,圣绝凡喟了口气,等待部下检视后的报告,损失的程度。

    ★★★

    “请这位壮士让路,在下自当感激不尽!”往返圣家庄的栈道上,一名手执利刃的男子横挡去路,驾车的马夫程廉有礼的请让道。,贺机丑陋的脸上凝着一抹杀气,冷笑道:“留下车中的女人,我自然让你过。”

    程廉一凛,戒心顿生,“你真会开玩笑。”他的手探摸着系在腰上的武举。

    “是不是开玩笑你待会儿就知道了!”贺机迅不及防的跃上马背,借力一蹬,利刃抵着车夫拔出的匕首,两人势均力敌的以气相抗。

    忽地,贺机奸邪的笑了笑,“你以为我贺机拿什么本事闯荡江湖的!”他手上喂毒的银针直打入车夫腋下。

    拚着仅剩余力,程廉用匕首在这抢匪胸前画了道口子,向。晔儿示警道:“夫人,快逃!”

    贺要一掌打溃他的生命,“来不及了啦!”

    狰狞的大笑着,贺机走至车身后头,见戈芙柔巳挟持着昏迷的晔儿,狐媚的吟吟轻笑。

    贺机接过晔儿,将她扛在肩上,和戈芙柔纵身往更北的荒林里。

    雄居伟岭上的圣家庄愁云遍布,众人惴惴难安,更有深切的自责,在圣家的势力范围,居然还把夫人给弄丢了,三家商号的损失,也不及他们夫人的一根头发来得要紧。

    展峰等人正苦思该如何告知圣绝凡这崖耗时,诸葛玉明率先发育:“与其在这干着急,不如赶紧派人去禀报主人,但得留心别传到皇上那儿去,到时怕又是满城风雨。”她心里在淘汰的可能危害晔儿的人选,期盼能及早将晔儿救回。

    “玉明你说得是,扬海,这事就请你担待。”展峰批派蒲扬海下山将此事转告圣绝凡。

    深知自己主人脾气的蒲扬海已经可以想见当主人得知爱妻遭人掳劫,生死不明时,反应会是如何令人胆战心惊的激烈,但他仍义无反顾的接下这任务。

    回诺一声,蒲扬海迈步往偏侧的马廊走去,不一会儿,就见一匹棕马扬长往山下飞奔。

    ★★★

    “不可能!”圣绝凡试着说服自己,不要相信蒲扬海报上的这一番话。

    “主人,属下不敢欺瞒,夫人的确遭人劫持,根据程廉身上的毒得知,是那“狂魔”贺机的独门暗器。”

    圣绝凡闻盲怔仲,心中百昧杂陈,他着急晔儿的安危,责怪自己不该遣她回庄,恨自己无法亲自保护她,怒得想将敌人碎尸万段。

    “倘若晔儿伤了根寒毛,我定要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圣绝凡的脸庞冷若冰霜,恨恨道。

    蒲扬海庆幸的打了个寒颤,还好主人的对手不是他,而是别人。

    “扬海,召集各路弟兄,方圆百里内展开地毯式搜索,那票人走不远的!”圣绝凡沉声道。★★★

    她打娘胎出生以来,就没受过这种待遇,晔儿气忿的想道。

    手腕脚躁被粗麻绳缠绑得血路不能,又刺又痛却动弹不得,眼睛被蒙着黑布,根本估不出是什么时辰。

    幸好她的嘴逃过一劫,但光听寒风拍打残窗的呼声,就可以推敲出她所在的地方异常偏僻,不过,在还没确定可否有供应伙食之前,她是不会浪费口水大叫的。

    “真不愧是圣家夫人,挺镇静的嘛!”戈芙柔讥讽的说。

    晔儿默不作声,只觉这女人声很热悉。

    “别装了,虽然看不到你的眼睛,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

    “将布条扯下,自己瞧瞧不是会更确定吗?”晔儿露出一笑,做个很实际的提议。

    “我见你很悲天悯人,就让你体验一下做瞎子的滋味,拿下布条,岂不前功尽弃?”戈芙柔捉弄的说。

    “嗯,戈姐姐说得对极了,晔儿感激万分。”晔儿已经知道她是谁了,故作无知的说:“可姐姐为何要将晔儿的手脚缚住,好痛呢!”

    “少装蒜,臭丫头,我是来取你的性命,你癌死了,我就省了下工夫,虽然我恨不得将你的膀子给扭下来,画花你的脸,但我的冤家还想和你亲热亲热,就等他享用完,哈哈…”

    突地,门“砰”的一声被推了开,晔儿意识到一尊巨大的黑影笼罩住自己,这影子的主人噎着嗓子,淫笑不断。

    “等一下…”晔儿扭着身子往后退,“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

    “你老子我贺机,小娘子。”贺机摩拳擦掌,垂涎晔儿的美色。

    晔儿急得快哭了,心里直唤圣绝凡的名字,她咽下喉头涌出的惊惧,强作镇定的说;“贺大侠,咱们素昧平生,不知带晔儿来此有何目的?”

    “老子我是见钱眼开,这姓戈的女人付了十万两大银给我,还答应把你也一并奉送,所以老子才远从关外赶了来,如何,够明白了吧!”

    “贺机你别多话,快办事!”戈芙柔急斥道。

    “她肯定没向你说过我是谁吧!贺大侠,枉你一世英名,居然被个女人耍得团团转!”晔儿松了口气,要比金钱,谁怕谁来着!?

    贺机想了想,才道:“她说你是夺人夫的婊子!”

    “你被骗了!你从关外来,定听说过圣家谷吧!”晔儿开始平反劣势。

    他怔了怔,“在关外,圣家谷的名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想在那里滚口饭吃的人,都有个共识…“宁惹天皇老子,莫欺圣家人”。”

    “可你已经欺了圣家,你还不知道吗?”晔儿庆幸当年圣绝凡为了能让她在祁连安住,培植了势力,致使今日她可能因此解危。

    瓣芙柔恐她揭露真相,一把短匕首刺向晔儿的口。

    贺机机灵的一掌打落戈芙柔手上的匕首,制住她的穴道,才问晔儿道:“你方才说那话是什么意思?老子捞完这一笔还想回去咧!”

    “你该有耳闻,圣家谷即是圣家组织在关外的分支,你在圣家庄的栈道上绑了我,而我身上又有圣家的识别令牌,想一想我会是谁?”

    “你真的有令牌?”贺机质疑道。

    “把我的手松绑,我拿给你看!”

    “这…”贺机凶狠的脸孔微微扭曲,不定的目光透着疑惧。

    “贺大侠,我一介弱女子,你武功高强,怕被我跑了吗?”晔儿又褒又贬的说。

    “好,你可别耍诈,否则老子手下无情!”贺机拿下她的眼布,割开绳子。

    晔儿抬眼瞄了瞄他,暗道:这贺机还真不愧是凶恶之徒,暴戾之气浓得令人心惊。

    “你瞧!”晔儿自腰带掏出一只白玉佩,在他眼前晃了晃,“信我了吧!”

    贺机十分惶恐,这玉佩上的纹路象征着圣家的最高权力,他不禁向后踉跄了几步。

    “我…我不是存心要伤害你的,是姓戈的女人唆使我来杀你!”贺机竭力的为自己开脱罪名,十万大银可以不要,但命却只有一条。

    晔儿眨了眨眼道:“你放了我,先让我平安回去,然后你带着主谋去向我丈夫请罪,他最疼我了,我帮你说情,你不会有事的!”晔儿信口胡诌,现在脑篇溜是最重要的。

    “真的?”贺机半信半疑。

    “反正你杀了我只有死路一条,不如听我的话,反而还有一线生机呢!”

    “好,我放了你,但我失手杀了车夫,难保你丈夫会轻易放过我,所以不取你性命以代罪,你明白吗?”贺机惜惴不安,深恐性命就此不保。

    “你若是惧骇我丈夫,不请罪也行,咱们来个交易,十万大银你拿着,但将戈芙柔废去武功,带回关外,永世不回中原,我以人格担保,圣家绝不伤你分毫,如何?”晔儿美目神采活现,谈着稳赚不赔的生意。

    贺机一听能保命,忙不迭的说,“好,老子就信你:望你别背信忘义,至于这姓戈的,差点害我死得不明不白,老子不会让她太好活的,圣夫人,告辞了!”贺机将戈芙柔裹在麻袋里,逃命似的飞奔而去。

    晔儿笑望着狼狈而去的两人,取起摊在地上的短匕,割开脚躁上的绳索,笑咪眯的自宫自语:“怎会违背呢?那个想陷我于非命的恶女人,还须你这穷凶恶极之徒替我整治一番咧!”

    圣家地毯式的搜索仍旧持续着,随着天色的暗淡,众人的心愈是慌急。

    圣绝凡心焦如焚,惟恐晔儿受了歹人的折磨委屈,怕…太多太多的恐惧催促着他极力去寻找。

    倏地,像感应到什么,一股力量牵引着他往前方的密林直奔前去。

    天啊!她没事!

    晔儿坐在幢残破猎屋前,揉着红肿的手腕,口中叨念有辞,“可恶的圣绝凡,怎还不来找人家嘛1难道他存心要丢掉我才不来的吗?”

    “怎舍得呢?圣绝凡开口笑着遭,他悬着的重担尽数卸下,现在,他只想将这心爱的宝贝拥在怀里保护着,再也不让她从指缝中溜走。

    晔儿抬头惊见,蔷地目眶一红,扁了扁小嘴,被人强掳受困的骇怕顿上心头,泪如断线珍珠般,颗颗顺着脸颊滑落。

    圣绝凡上前心疼的将她揽进胸怀,柔声轻慰着,“别哭,方才不是还在责怪大哥吗?怎地就哭了?”

    晔儿润湿的长睫眨了两下,颇不解的说:“我无聊骂好玩的,你也当真,那以后我若说正经的,你岂不当我开玩笑?”

    “不敢,往后你责骂人时,多加注解,大哥就不台搞迷糊了!”圣绝凡不愿再见到她的泪,蓄意说些月外话。

    “哪有人生气时还分真假?大哥,少装蒜了,我期不信你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没到家。”晔儿很不客气“一语道破。

    “斗不过你这小东西,来,咱们得先去要弟兄们停止行动,有话回庄再说!”圣绝凡伸手拉起她的臂腕。

    丧气的向他摇摇头,晔儿悲苦道:“我走不动了,脚好疼哪广她撩起一截素罗裙,脚躁明显的两囤淤紫。

    圣绝凡望之毗目欲裂,两道泛血的绳印像是烙在他颈项上似的,勒得他透不过气,恨不得将伤她的人血械当场,怒火有如熊熊炽火烧得满腔拂腾。

    再次摇头,晔儿安抚道,“大哥且莫气愤,也别追杀贺机,他或许逞凶作恶,但却只是为钱所奴役的傀儡,拿他来反制主谋,倒不失为桩以逸待劳的好策,不是吗?”她晶莹的黑眸闪烁着狡猾的光芒。

    “须大哥助一臂之力吗?”圣绝凡挚爱她的精灵古怪,却又天真善良,玩的“游戏”从没出过人命,自是由得她胡闹。

    “嗯!”晔儿站起来颠簸的走至他身前,慵懒的娇笑道,“不杀他,但监视他,必须确定他遵照诺官,咱们才能高枕无忧。大哥,你抱我回去好了,我现在连站都站不住了,更遑论走回去!”

    “是,夫人!”圣绝凡当然万分乐意,咧嘴一笑,轻松的将她横抱起,低头轻吻她漾着笑意的唇角,往外头人声鼎沸的地方步去。

    没有晔儿的笑语如珠,圣家庄显得静默不少,都众们在办事时也少了份生气。

    她还是住在庄里头,但这些天来,除了打盹儿,顶多病恹恹的回你两句话:“嗯!喱!”

    “夫人,别睡了,主子请你梳洗后到厅里用膳!”淡忧领着青荷捧着些新制的衣裳进来。

    “嗯!”在椅上的晔儿倦倦的回了句。

    淡忧扶正她软绵绵的身子,询问道:“夫人,淡忧给你请位大夫睡瞻可好?”

    晔儿默不作声,眼皮子睁都不睁一下。

    “那请主人好吗?”淡忧不死心的再问。

    “嗯!”

    班荷见状嗅嗤一声笑了起来,夫人不愧是聪明伶俐,连在睡梦中都还耍得别人团团转。

    这声答应使得淡忧进退维谷,年关将后,组织上下忙得紧,主人更是分身乏术,她一名小女婢,妄想去请动他。

    “淡优姐姐,我称别发愁,主人是如何宝贝咱们夫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夫人不答应,但咱们连大夫也请了来,差个人通报主人,岂不两全其美?”青荷在淡忧耳旁献计。

    “好办法!”两人开始分工合作,以解决胡吹大气所蒙出的难题。

    才张开眼睛就见众人沉囊肃穆,晔儿着实哧到了,而且床畔述有一名老者正在为她把脉。

    “大哥,发生什么事了?”她秀眉轻蹙的望向坐立难安的圣绝凡。

    “没什么,大夫在为你诊脉,看你是否染了病痛。”圣绝凡急切的问郎中,“大夫,我娘子怎么了?”

    郎中收手立身,双手合拳道,“恭喜圣庄主,夫人玉体无恙,是有喜了!”

    圣绝凡闻育又惊又喜,目光深情的凝视着错愕。

    “你曾是我爹爹,我兄长,如今是我的丈夫,及未来我孩子的爹哩!”她不禁赔到,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而你…”圣绝凡拉开她腰上的系带,吻着她雪白粉颈,吹着阵阵热气,轻柔的说道,“是我永远珍惜的宝贝!”



  Tags:双面情郎俏娃儿  第十章
欢迎各位双面情郎俏娃儿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双面情郎俏娃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双面情郎俏娃儿》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