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第二最爱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第二最爱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第二最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辰怡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第二最爱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五傲社的成员聚集在社内开会,不过少了一人…倚哲轩,因为这是月老俱乐部里的会员所召开的会议,所以“闲杂人等”是不得进入的。

    正闷得发慌的管译翔,看见了门外有个他所期待的身影,遂故意道:

    “喂!曲傲,还好哲轩和逸薰和好了,不然你可就缺德喽。”管译翔佯装不经意地提起这件事。

    “为什么?”

    “我们四个人当初成立月老俱乐部的目的是要撮合哲轩和那小妮子,可是那天你明明看见了逸薰在门外,却知情不报,还故意扯哲轩的后腿,差点让这美好的姻缘就这样断送了,你都没有一丝愧疚吗?”他边说边把音量加大,好让门外的人也能听清楚。

    “我这也是为他好,我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在考验他们俩的感情嘛,我也很无奈,阿!要不是为了他的幸福,我又

    何必扮黑脸呢?说起来,他们还应该感激我呢!”曲傲做出神爱世人的姿势。

    “那你又何必叫吴白姿去跟踪他们呢?”管译翔愈“扯”愈多了。

    “我是想给吴白姿一个赎罪的机会,促成姻缘也算是福报一件啊。而且她受了我的感化后,从前不良的习性全都改了呢。”他愈答愈觉不对劲,好像哪里怪怪的。

    “你还真是用心良苦啊!”一个声音插入。

    “那还用…”不对,这不是管译翔的声音,不过这个声音很熟…“啊!哲轩?!”

    门外的人走进来。

    “陷我于不义,找人跟踪我,我还得谢谢你?”倚哲轩的这些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曲傲怨恨地瞪着管译翔,而管译翔则带着“我也很惊讶”的表情。

    其实他一点儿也不惊讶,因为人是他约来的。他只要想到他那次为了韦彤萱的泪眼而感到心痛,便很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整曲傲,所以他就约了倚哲轩一大早来五傲社,告诉他有惊人内幕,要他在门口听,现在果然达到了他要的效果。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他死不认帐。

    “哦?那你们呢?”倚哲轩问其他共犯。

    “我们当然是站在你这边喽。”左星伦最先变节。

    “你也知道我一向待你如手足。”祈尚威也跟着见风转舵。

    曲傲看了众人一眼,惨了,他现在正处于劣势中。

    “你们大不够意思了吧!星伦,别忘了,你当时可是我的传令兵;还有,你们两个负责搜集情报的…”

    “好汉不提当年勇,曲傲,你就别再说了。”左星伦在他供出更多罪词前,打断他的话。

    “那么就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曲傲顺着他的话。

    “可是,你是最勇的。”管译翔这下发现落井下石的乐趣。

    “而且一切都是你主导的。”祈尚威也跳出来吐糟。

    “现在罪证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说?”倚哲轩中气十足地一吼。

    什么呀!开堂问审哪!那些应声虫、马后炮只差没喊:“威武!”叫他划押了!

    “虽然我是主谋,可是没有共犯,我又如何能设计你们呢?”曲傲将他拉到一旁,低声说着:“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只‘关照’我,也太‘偏心’了吧!”

    孰不知已被“奸人”陷害的三人,还奋力地把耳朵张大,盼望能听到曲傲求饶。

    倚哲轩转头凝看三人,他们马上又恢复一副安分守己

    的乖宝宝模样,只是三人眼里过分期待倚哲轩宣告曲傲罪行的热切,泄漏了他们的心思。

    “你们应该没忘记逸薰擅长的是什么吧。”倚哲轩丢下这句耐人寻味的话便离去。

    “嘿嘿!曲傲,你要倒大楣喽!”左星伦幸灾乐祸地开口。

    “呵呵!你可别忘了,逸薰擅长的是整人哦!”祈尚威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哈哈!要是她再和彤萱联手,后果…就可想而知了!”管译翔毫不留情地取笑着,丝毫不避讳眼前此人是五傲社社长。

    “少说风凉话,哲轩他刚刚说的是‘你们’。”曲傲反击。

    “你们…”祈尚威便便地重复。

    “等于…”左星偷很不愿说出那两个字。

    “我们!”管译翔替他说了。

    “哲轩…”三人惨叫一声,一窝蜂地追了出去。

    *****

    倚哲轩离开五傲社后,就来到武逸薰家。

    “谁啊?”屋内的人听到门铃后应声。

    “对不起!我找逸薰。”他对着那位容貌与武逸薰有些相似的女孩儿说。“你是谁?”武逸薰倚在门口,似笑非笑的。哇塞!大帅哥耶!当然,基于姐姐对妹妹的关心,她一定得问清楚。

    “我…”要怎么解释呢?

    “哦!你一定是她男朋友。”不然为啥叫逸薰叫得那么亲热?嘿!嘿!有了!“喂!你看我怎么样,我比逸薰聪明、姿色也不输她,要不要考虑换个女友?”她一手插腰、一手拨头发,搔首弄姿的。武逸君在心里告诉自己,她是因为要帮武逸薰测试男友的忠心度,可不是恶意整她。

    “逸君。”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客人来了,就应该请人家进来坐。”余心蔓向两人招招手。

    “你是…”余心蔓倒了杯茶给他。

    “哲轩?!”武逸薰正巧从樯上下来。

    “逸薰。”怎么今天大家都爱抢他的话?

    “仰是逸薰的朋友啊?”余心蔓眼中有着激赏。这个男人当她的女婿不错!

    “是男朋友。”倚哲轩啜了一口茶。“我姓倚,叫倚哲轩。”

    “太好了!”此话一出,余心蔓发现大家都以讶异的眼光看着她,连忙话锋转:“那刚刚逸君要你换女朋友时,你怎么笑而不语,一副欣然接受的样子?”

    “哦!是吗?”武逸薰好惊讶啊!

    “是啊,逸君还说要做他女朋友呢。”余心蔓不懂,逸薰该生气才对的,不过,逸君就委屈点了,为了妹妹的幸福嘛!余心蔓在心里向大女儿道歉。

    “那很好啊!”出人意料的,她只是甜甜的一笑。

    惨了!老妹每次这样笑,就是暴风雨前的预兆,这下代志大条了!

    “逸薰…”倚哲轩也知道这是她发火前的前兆。

    “我累了。”武逸薰转身往楼上跑。

    倚哲轩二话不说地追上去,这时候也顾不得礼数了。

    他在武逸薰关上房门前闪身进入。

    “你出去啦!”武逸薰背对着他。

    倚哲轩从她的背后拥住她。“吃醋啦?”

    “谁说的?我才不会为你吃醋呢!”她把他的手拉开,反身面对他。“我该叫什么呢?应该改口叫姐夫了吧!”

    “逸薰,别闹了!”还说没吃醋呢,说起话来酸不溜丢的。

    武逸薰不理他,再次转过身去。

    倚哲轩无奈,绕到床的另一头,赫然发现,她的眼泪正如豆大的的珍珠般往下滑落,他的心着实被揪疼了。

    “怎么哭了呢?”他又将她拥入怀中。

    看她仍是不停地掉泪,他真是心疼极了。倚哲轩细细地替武逸薰吻去颊上泪,并辗转地来到了她的唇。

    武逸薰被他的吻弄得无法思考,她觉得她胸腔内所有的空气都被抽空般,她不自觉地想张开口呼吸,却让倚哲轩有机可趁将如滑蛇般的舌窜人她的嘴里。

    倚哲轩的吻越发狂热,舌头不停地挑弄着她的贝齿及舌头。

    她的唇对他而言有种不可言喻的吸引力,让原本只是想给她个浅吻的倚哲轩不可自拔地加深这个吻。

    武逸薰觉得自己好热,全身好像有电流般;这个吻和往常不一样,就好像要把她吞噬似的。

    倚哲轩渐又吻上她的颈项,由细吻改为啃咬,最后落在她着无袖头上衣的肩膀上…他微睁眼,这不看还好,一看…后面竟是一张大床,天啊!他忍不住呻吟出声,这样下去,他会忍不住要了她的。

    这时,武逸薰突然向他回应了起来,两人双双倒在床上。武逸薰本能地扯扯他的衣服。

    他再也受不了了,他开始疯狂地扯开她的衣扣,双手克制不住地来回抚摩她,他的手往她饱满的胸部探去,武逸薰也紧紧地环住他…

    “逸薰,你们…”上来叫武逸薰留倚哲轩吃晚饭的武逸君,在看到房内的景象后,顿时傻了眼,不知该怎么做。

    倚哲轩替武逸薰把半褪的衣服拉上。“咳!有事吗?”该死,他差点要了她。

    “呃…我妈要你留下来吃晚饭。”说完,她马上退了出去,留下室内尴尬的两人。

    “逸薰,我…对不起。”

    “嗄!什么…”她仍觉得头昏昏、脑钝钝的。

    *****

    “逸薰,你嘴巴怎么肿肿的?”韦彤萱摸摸她的嘴。

    “嗄!没有啊!”她急忙捂住嘴。昨天吃晚饭时,家人一直死盯着她和倚哲轩,她以为一定是武逸君说了什么,谁知她爸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足以令她喷饭的话:“逸薰,你嘴唇怎么那么肿,脖子也青青紫紫的?”

    “没有吗?”她才不信哩。韦彤萱心想。

    “真的没…有。”她这样不算说谎吧。

    韦彤萱送她一记白眼。

    “你怎么了?今天一整逃诩怪怪的。”韦彤萱持持她的脸颊。“不要说没有。”

    武逸薰逃避着好友关心的目光,眼神刻意转向别处。“彤萱,你看。”武逸蕉指指门外。

    现在外面用人山人海来形容,真是一点儿也不过分,奇怪的是,围在外面的全是女学生。

    “是祈尚威耶!”

    “我好喜欢他、崇拜他!”

    “他好帅哦!”

    “是尚威,他来做啥?”武逸薰和韦彤萱挤进人群,把祈尚威解救出来…

    三个人逃出人群后,开始没命地冲到五傲社。

    “呼!你去那里干什么?”武逸薰拍拍胸脯,她觉得’自己刚才快被挟成沙丁鱼。

    “找你喽!”祈尚威没想到会那么“轰动”。

    其实倚哲轩和祈尚威的帅是不分上下的,差异只在倚哲轩对于别的女人,是吝于露出一个笑容的,但即使如此,迷他的人仍不在少数。而祈尚威对于女性同胞们都是一视同仁的,脸上也常挂着亲切的笑容,对女人的温柔更是不在话下,相对的,女孩子们当然迷他喽!

    “有没有饼干吃?”韦彤萱自从上次尝过他做的饼干后,就一直念念不忘。

    “当然有喽,”为美女服务是他的荣幸。祈尚威拿了一盘饼干给她。“逸薰,有些事我想和你坦白。”

    “说啊。”美食当前,当然得大坑阡颐一番喽。”

    被倚哲轩下了挑战书的四人,在考虑了几天后,决定“自力救济”,反正都是死路一条了,干脆彻底出卖倚哲轩。

    “哲轩…曾认为你是不检点的女人。”可怜的祈尚威,因为猜拳运不好,所以这苦差事就落在他头上了。谁知道武逸薰会不会在一怒之下,将他给“咔嚓”?

    “为什么?”她差点咬到舌头。

    “他才是不正经的男人!”韦彤萱不平地暗道。

    “因为你曾说要见我们,所以他认为你有企图。”

    “姓祈的!”倚哲轩从门外冲进来。

    喔哦!这是不是所谓的“捉奸在床”?祈尚威头痛地想。

    “姓倚的!”武逸薰也同样叫他。

    “逸薰,你别听他胡说,一切都是曲傲设计的,而他们是共犯。撕烂祈尚威的嘴。

    “曲傲?”武逸薰努了努嘴,她该相信谁呢?

    “相信我。”倚哲轩走向她,一把将她拥住。这个死哲轩,来这招!祈尚威咬了咬牙,若眼神可化成利刃,现在倚哲轩可能已经千疮百孔了。

    “彤萱,你认为呢?”

    “逸薰,你嘴上的红肿是他弄的吗?你脖子上也有些青紫,是吻痕吗?你们到达什么阶段了?”韦彤萱问了一大堆问题,都与现在所讨论的事无关。

    “没想到你动作那么快!”祈尚威取笑地用手肘撞撞倚哲轩。

    突然转到这尴尬问题,武逸薰只有羞得钻进倚哲轩的怀抱里,答不出话来。

    看武逸薰的反应,大概与她猜测的八九不离十,有空再好好拷问她吧。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后,韦彤萱又毫不留情地将祈尚威推人火坑。

    “你们刚刚讨论的好像不是这个。”

    “我是问你…哎!算了。”武逸薰从倚哲轩的怀中探出头来。“哲轩,你刚说曲傲设计什么?”

    “那次你会听到我们的全盘计划,其实是曲傲故意坦白的,他早看到了你在门外。而他们更在之前就组成了个月老俱乐部来陷害我们,连吴白姿都和他们同伙。”倚哲轩彻愠地道。

    “彤萱,我们通常是怎么‘整’治这些人呢?”武逸薰特别在“整”字上加大音量。

    “这种十恶不赦、危言耸听、胡言乱语、妖言惑众的人当然不能轻饶。,’这些家伙敢抢她们整人双魔女的宝座,简直不想活了!韦彤萱嗤之以鼻地说。

    “既然这样…”武逸薰眼中闪动着光亮o

    “薰妹妹…,’祈尚威试着对她发出强力电波。“别这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好吗?”他抓住她的手,拥入胸前。

    武逸薰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箸了,而韦彤萱差点吞下刚人嘴却仍未来得及咀嚼的饼干。

    这人真是乱恶心一把的!两人心中有着同样的想法。

    “放开你的手!”倚哲轩的脸顿时涨成猪肝色。他数到三,如果那家伙仍如此不识抬举,他会一根一根地拆下他的骨头一一把玩。

    祈尚威合作地放开手,走向另一个有决定权的人身旁。

    “萱妹…”

    “威哥…”韦彤萱假意附和他。“你好恶心哦!”她一把甩开他的手。

    他祈尚威的魅力对她们似乎是不管用,好吧!虽然他没

    做过这档事,但为了自保也只有牺牲了。他一咬牙…

    “轩哥哥…”祈尚威贴向倚哲轩。

    武逸薰看着如此怪异的景象,非常努力地憋着笑,毕竟对方是她男朋友嘛,是韦彤萱就没她这种有为爱人而“自虐”的情操,她决定不再虐待自己的喉咙,于是便非常不淑女地大笑出声,并把嘴里的饼干喷出来。

    武逸薰见到她如此罔顾淑女形象,也就无法克制地跟着大笑出声。

    至于倚哲轩的表情仍是一样难看。

    “轩哥,人家不管,你一定要替我作主!”他大摇着倚哲轩的手臂撒娇,这招可是他自那些女友们身上学来的。

    看着浑然不觉倚哲轩怒氖的祈尚威,两个女人笑得更凶了。

    “祈尚威!”倚哲轩发出惊逃诏地的怒吼。

    “两位美女,半年份的饼干。”祈尚威提出诱惑,眼神中有更多祈求。

    “无限量供应?”武逸薰的表情活像是非洲饥民。

    “只要他能熄火。”祈尚威已不计任何代价了。

    “成交。”韦彤萱示意武逸薰行动。

    武逸薰马上可怜兮兮地走向前,轻拉倚哲轩的手。“哲轩,你的样子好凶,好恐怖哦!”为求逼真,她甚至挤出了几滴眼泪。

    韦彤萱抽了几张面纸走到武逸薰面前,假意替她擦泪,只不过韦彤萱只是轻拭脸颊,并没擦去泪水。

    韦彤萱拍拍武逸薰的背。“别哭了,小心眼睛肿起来。而且要是让喜欢你的那些男生知道了,又要心疼好几天了!”

    嘿!嘿!就不信倚哲轩不心疼、不吃醋?韦彤萱偷偷地向祈尚威摆个胜利的手势。

    这时,祈尚威的嘴已经成了O字型。他不得不佩服这两人的演技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足可媲美金马奖彩后了。

    丙然,倚哲轩的脸顿时软化下来。“逸薰,我不生气,我不生气了,别哭了!”他牵起她的柔荑,在上面洒下了无数个细碎的吻。

    “真的吗?”

    “真的。”他就是斗不过她。

    “那没我的事了,我先走喽。”祈尚威赶紧落跑。

    “哲轩,不过你还是可以报仇哦。”

    “可是我说了不生气。”他不明白武逸薰为何转变得如此快。

    “那是针对你刚才的暴怒。”韦彤萱笑着解释。

    还未踏出大门的祈尚威,在门口听见了知此震撼性的消息,不禁慌了神,这下惨了!

    *****

    “哲轩,你干嘛在我家门口鬼鬼崇崇的?”武逸薰由倚哲轩的背后冒出来。

    倚哲轩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问你爸妈啊。”他从震惊中恢复。

    “为什么?”

    “你爸妈一通电话把我叫来这儿,所以我正犹豫要不要进去。”

    “他们怎么知道你的电话?”

    “不知道。”

    “算了,先进去吧。”武逸薰率先走进去。

    哇塞!三堂问审哪!武御谦和余心蔓各据沙发的一角,而武逸君则站在余心蔓身旁。

    这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他们的脸色都很凝重,从他们一进门,就瞪到现在。

    “你们这样眼睛不疼吗?”武逸薰走向他们。

    “不要打哈哈,给我坐好。”武御谦拿出为人父的威严。

    武逸薰和倚哲轩一听,马上走向中间的长沙发坐下。

    “我们做错什么了吗?”难道是逸薰的家人反对他们交往吗?倚哲轩强迫自己不要怀疑是这个原因。

    “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武逸君停止和妈妈的耳语。

    “敢问各位,今天找在下来,有何指教?”相较之下,倚哲轩较能适应。

    “爹娘找女儿来,有什么事交代呢?”武逸薰不愧是金马影后,马上就融人状况。

    “不准打哈哈!”武逸君喝斥。“今天找你来,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她对倚哲轩说。

    “呃…请问。”说是请教,感觉上却像是考口试。

    “你爱逸薰吗?”武逸君像节目主持人般,拿着一张问题卡,照着上面密密麻麻的问题发问。

    “爱。”

    纵使已听过他大胆的告白,可是武逸薰的脸仍是不争气地红起来。

    “逸薰,你也爱他吗?”

    什么玩意儿嘛,婚前誓言啊?“…爱。”

    “倚哲轩,你会辜负她吗?”

    “我爱她。”都已经说了这三个字了,她应该不会再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了。

    “那你…”

    “那你…”这回开口的是武逸薰。“以后不会再认为我是不检点的女人了

    “倚先生…”武逸君有礼地叫了声。“你竟敢认为我妹是不检点的女人!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武家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技能,此刻正被由淑女转为

    泼妇的武逸君发挥得淋漓尽致。

    呜…姐姐对她好好哦!武逸薰在心中为着妹妹的姐妹情感到感动。

    “我可不想当一个不知检点的女人的姐姐,所以你最好把这句话收回去。”

    哇咧!她姐的关心方式实在有够“特殊”。武逸薰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个其实心里疼她疼到骨子里的姐姐。

    “是啊,我不晓得我家逸薰有什么行为不检点的地方?”一直默不作声的武家大家长开口了。

    倚哲轩哀怨地看了武逸薰一眼,抱怨她的旧事重提。

    武逸薰则递给他一个抱歉的眼神。

    “这件事我也很抱歉,关于土拨鼠…”他停下来看着他们三人,怕他们不识此“鼠”。

    众人给他一个了解的眼神后,他才继续说:

    “当时他来找我时,一直灌输我‘不正确的观念’,对我说一些逸薰因觊觎他男色不成,忿而偷袭他,拍了他的裸照,并将之公开之类的话…”

    “开什么玩笑,我们家逸薰才不会那么没眼光呢!”武家女主人也为女儿抱不平。

    “但我当时并不认识逸薰,所以我相信他了。”他真怨自己当时的“无知”。“后来我见到了逸薰,才明白自己当时的想法有多么愚昧可笑,等到和逸薰熟稔了之后,更是陷进她的情网中。”

    倚哲轩深情地望着武逸薰,而武逸薰也激动地回望他。

    “咳!家里没大人啦!”武逸君不识趣地打断了两人之间的“爱的电流”。

    “是心里没别人了。”倚哲轩仍深情款款地注视武逸薰。

    “是啊,眼里也没别人了。”武逸薰跟着附和。

    “下一句不会是:‘罗蜜欧,为什么你是罗蜜欧?’吧!”

    一向没啥浪漫细胞的武逸君又发起难来了。

    “姐…”听到姐奸的挖苦,武逸薰忍不住大发娇嗔。

    “妹…”武逸君学妹妹把音调拉得长长的。

    “爸。”武逸薰向爸爸求救。

    “妈。”武逸君也对妈妈撒娇。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充满威严的一吼。武御谦不悦地皱起眉头。

    两姐妹一听到这饱含怒气的声音,不约而同地瑟缩一下。

    倚哲轩见武逸薰如此委屈感到不忍,悄悄地往她靠近,让她顺热偎进他的怀中。

    这点小动作当然逃不过武家二老及精明的武逸薰眼中了,但三人都有默契地装作视而不见。

    “可是你们不但心那个土拨鼠会报复吗?”年轻人最好不要自视甚高,以免吃亏。武御谦想挫挫眼前这个带着傲气男人的锐气,虽然他以后可能会是他的女婿,可是就是因为他有可能成为他武御谦的女婿,所以才要地这个机会,给他来个机会教育。

    “如果他有那个能耐的话。”

    “年轻人大骄傲不是一件好事哦!”身为这小子未来的岳父,武御谦给他个忠告。

    “武伯伯可有听过‘祈氏企业”、‘尊焰财团”、‘齐星集团’、‘霁尧业’和‘腾律财团’吗?”

    倚哲轩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公司行号,让人听得是一头雾水,只有武御谦示意他继续说。

    不知道倚哲轩和这些国内排行前十名的企业有何关联?武御谦在心底升起重重疑问。

    “我们五傲社的负责人,也是我的哥儿们之一的曲傲,很不巧地是‘尊焰财团,老总裁的独生子,而哥儿们之二的祈尚威又碰巧是‘祈氏企业’的少总裁,哥儿们之三的左星伦更是‘齐星集团’负责人的亲弟弟,哥儿们之四的管译翔更凑巧的又是‘郡尧企业’的老大爷最疼的孙子,而我…”

    架人听得一楞一楞的,好奇地追问:“你是谁?”

    “?我啊!只是‘腾律财团,老总裁最疼的小儿子而已。”呵!呵!“而已”,他还真谦虚啊!

    这是众人心中的话。

    “哇塞!逸薰,你竟然约了一个金龟婿耶!”武逸君羡慕地道:“刚刚他说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公子哥儿,你也认识吧?介绍一下吧。”

    “姐,收敛一点,当初我就是要求要和他们认识,才会被认为是不检点的女人,这会儿知道了他们的身分,你又说出这种话,小心被人误会是不检点又拜金的女人。”

    这种事,她要提几遍才高兴啊?

    “怎么会呢?我知道逸君姐不是这种人,她是如此善良、美丽,怎么会有如此邪恶的心肠呢?”倚哲轩深知“吃水果,拜树头”的道理。

    “嘿!好小子,会做人哦!”武逸君豪气地拍拍他的肩膀。

    真是的,这个年轻人也大诚实了吧,她知道自己有多美丽、有多善良,不用他在呆人前嘻嘻,那样她会不好意思!呵!呵!

    “那我就很酸、很邪恶嗅!”武逸薰听到他俩的对话,觉得挺不是滋味的。

    她的姐姐竟和自己的男朋友当着她的面打情骂俏起来了!

    “怎么会呢?你当然更美、更善良、更可爱、更聪颖、更善解人意,更…”

    “够了!”武逸薰忍无可忍地喊了一声。

    倚哲轩也人目无尊长了吧!她爸妈和姐姐三个人六只眼睛、三双耳朵地注视着他们,听着他俩的对话,而他居然还有闲工夫去“攻占别人的鸡皮疙瘩”,真是服了他了。

    “你不喜欢我说我心里的话吗?”倚哲轩肉麻兮兮地问。

    武逸君收回了她对倚哲轩的赞赏。这小子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最佳代言人啊!

    “我…”武逸薰不知如何回答他的话。

    她是很喜欢他的甜言蜜语没错,不过如果他是在私底下说,她会更高兴,可是他却在她亲人面前,如此不讳言地说出这些话,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是啊,逸薰,我觉得倚先生这个人不错。”余心蔓已经站在未来的女婿这边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满意”吧。

    “伯母,叫我哲轩就好了。”

    “是、是、哲轩。”余心曼笑得更开心了。

    “呢…我去睡觉了。”武逸鱼决定当只鸵鸟,限不见为净,因为现在的情况实在太乱了。

    “现在才四点半耶!”武逸君告诉妹妹这个事实。

    “逸薰,逃避不是武家人面对事情的态度。”武御谦倒很好奇女儿的回答。

    “我…”

    “怎样?”绝人一致问道。

    面对如此浩大的逼供阵势,武逸薰终于败下阵来。“喜欢啦!”

    “妈,逸薰什么时候和蚂蚁成为好友啦!这种事竟然只说给蚂蚁听,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呢!”

    “妹妹是用来做什么的?互相挖苦喽!而武逸君就是此主义的奉行者。

    “没想到我们连蚂蚁都不如。”余心蔓说着说着,眼泪就要流下来了。

    倚哲轩这才明白武逸薰高超的演技从何而得,原来是遗传啊。

    “老婆,别这样了,还有客人在,要哭,我们俩一起躲到角落哭好了。”武御谦的演技更是了不得,眼眶彻红,说话速度变慢且带点哽咽声。

    哇!金马奖影帝,倚哲轩在心中为未来的岳父喝采,这一家子人不去演戏真是大可惜了。只是,不知道武逸薰的反应如何?她可是“整人双魔女”的一员,应该不会被整到吧?

    架人往声音来源处看去…

    武逸薰正哭得惊逃诏地,一边哭、一边还口齿不清地嚷道:“人家喜欢哲轩的甜言蜜语和心中的话啦!喜欢啦!”

    这是武家的人吗?竟这么不经整!亏她和韦彤萱在学校

    还有个“整人双魔女”的封号哩!这是武家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可是,倚哲轩就不这样想了。他的逸薰在哭耶,

    “乖!别哭了哦!”倚哲轩轻轻地将武逸薰拥人怀中。

    “哇!”她哭得更大声了。“我是坏…坏女人,呜…我好坏,害爸妈哭,还害姐姐生气…哇!”

    “你不坏,一点都不坏哦。”坏的是你口中的“被整者”呀!倚哲轩无声地叹了口气。

    这家人好奇怪!一见面时,个个脸色疑重,口气严肃,到后来本性渐露,竟联手整了最会整人却最不可能被整的武逸薰,

    连女儿都可以拿来整、拿来玩,看来要当这家子人的女婿还得有两下子,幸好他已经习惯了…被武逸薰训练的。

    “不可以哭了哦!如果还是很难过,你可以整曲傲他们出气,好不好?”为博佳人一笑,只好牺牲那帮兄弟喽,反正,他们本来就还欠他和逸薰一堆帐嘛,

    “谁?整谁?”

    一个原本不属于屋子里的声音冒出来。

    “彤萱,你怎么进来的?”武逸薰向她跑去。

    “门没锁呀,一转就开了。”她指指大门。“武伯、武姨。”韦彤萱有礼地,长辈问好。

    “呵!萱丫头呀!好久不见了。”

    “愈来愈漂亮喽!”

    武家一一老不停地夸赞久违了的韦彤萱。

    好不容易这话家说完了后,武逸薰和韦彤萱才有说话的机会。

    “刚刚你们在说整谁啊?”说到整,她的兴致就全来了。

    “哲轩同意我们可以整曲傲他们耶!”

    “开玩笑,我们整人迩需要他同意呀?”什么嘛,连整个人都要问他的意思“不过…既然你硬要加入我们,当我们的参谋的话,我们是不会介意的,“共犯’。”韦彤萱打着如意算盘,到时候如果出事或失败的话,倚哲轩大概也会为一武逸薰而一肩扛下所有责任吧。呵!她太聪明了。

    倚哲轩无奈地一笑,算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对了,人家的问题还没问完。”武逸君拿着一张问题卡出现在莱人面前。“请问…”

    “行了,逸君,别再问了。”武御谦打断大女儿的话。“我信任你。”武御房走近他,拍拍他的肩,似在把重责大任交给他似的。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倚哲轩朝他露出个自信的笑容。

    “那你们决定什么时候定下来?”心急的余心蔓直接跳到八百年以后的事。

    “高中毕业后,我想先订婚,等逸薰有心理准备后,再结婚。”

    “我没看错,你果真是个好孩子。”武御谦笑得阖不拢嘴。

    “那就这样成交了。”武逸君伸出手与他相握,仿佛两人刚谈完一笔大生意。

    从爸爸讲话后,就没开口说过一个字的武逸薰,茫然地看着自己家人与倚哲许的对话,得到的结果是…

    她被卖了!而且还是被她的家人卖了…

    “逸薰,怎么了?”武逸君拍了拍妹妹的脸颊。

    “没什么。”反正,她爱倚哲轩,倚哲轩也爱她,就算被卖了也无所谓,重要的是,对方是倚哲轩嘛。

    …全书完…



  Tags:第二最爱  第十章
欢迎各位第二最爱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第二最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第二最爱》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