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爱上坏男人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爱上坏男人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爱上坏男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夏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爱上坏男人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念威已经昏迷三天,佳岚守在一旁,不准陆远轩靠近她。

    陆远轩一手处理了魏云菁的身后事,就守在念威的病房门口,一句话也不说。

    三天前,当佳岚知道事情经过,气得指住他怒骂:“你这个没血没感情的混帐!无情东西!所有的计划都是陆枫想出来的,根本不关念威的事,你怎么会笨得相信念威的话?如果她会设计你,就不会痴痴恋了你八年还无怨无悔!你这个让仇恨冲昏头的笨蛋,为什么就不能试着去了解念威的心?”

    “哥,你怎么在这里?念威还没醒吗?”陆枫听到消息后,马上赶来医院。她和夏育麒之间还有争执,这些天来她一直避不见面,躲开所有的人。

    陆远轩抬头瞥她一眼,神情空洞而阴郁。

    “你来了?”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又低下头去。

    陆枫看见陆远轩此刻颓丧的模样,不禁哽咽了,“哥…”

    佳岚在里头听见声音,打开房门,马上斥道:“陆枫,你躲到哪里去了,现在才来?”

    “佳岚,念威还没醒吗?”陆枫走进病房。

    “还没。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佳岚闷闷地道,其实心中并不怎么怪她。毕竟也不完全是她的错。

    陆枫却非常自责,愧疚地拉起念威的手,喃喃道:“对不起,念威。”

    “现在道歉有什么用?托你哥哥的福,让她大受打击,到现在还醒不过来。”佳岚嘲讽道。

    陆枫瞥她一眼,“佳岚,你没看到我哥哥一个人坐在外头那种沮丧的模样吗?我想他一定也不好受。”

    “他活该!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全是他造成的,他怪谁呀?”提到陆远轩,佳岚又是一肚子气。

    “是你把我哥哥关在外面的?”陆枫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他自己爱待在那,关我什么事?人家堂堂是陆氏集团总裁,我哪里敢命令他当个看门的呀?”佳岚仰起脸,抱着胸道。

    陆枫明白佳岚护着念威的心情,所以没有责怪她,但还是忍不住为哥哥说话!“其实也不能够完全怪我哥,我爸死时,我才刚学会走路,根本还不懂事,所以可以体谅沈姨,不去恨她;但我哥不同,他和沈姨相处过一段日子,而且当时还很依赖她,几乎把沈姨当成母亲了,他当然无法接受最喜爱的人间接害死父亲的事实。如果换作你,你能忍受吗?请你站在我哥的立场想想他的感受,别太苛责他了。”

    佳岚沉默下来。她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只是和沈姨、念威相处了那么久,她根本无法想象沈姨曾经是那样荒唐的人,而且她跟陆远轩又不熟识,自然而然会护着念威多一点了。

    不过陆枫的一番话,詨她自省饼后,就不再那么苛责陆远轩了。

    “妈…妈…”念威喃喃着,苍白而衰愁的面容逐渐有了血色,慢慢清醒过来。

    “念威。”佳岚和陆枫同时靠近她。

    念威缓缓地张开眼睛,“你们…陆枫,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跟我们联络?”

    “我…有点事。”陆枫面对念威的关切,心生愧疚。

    “我妈呢?”念威突然想起来,撑起身子。

    陆枫和佳岚对看了一眼,为难地痹篇念威的视线。

    念威看着她们,慢慢回想起昏倒前的事,脸色刷地惨白。

    “妈…妈!”念威激动地想下床。

    “念威,沈姨已经安葬了,你要节哀。”佳岚和陆枫同时拉住她。

    陆远轩在此时打开门。

    “念威…”他凝视她的眼神中,诉说着无限的懊悔与内疚。

    念威看见他,突然冷静下来,神情变得冰冷、不再有感情。

    “我妈…葬在哪里?”她转向佳岚,音调平板地询问,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佳岚说出地点,然后和陆枫交换个担忧的神色,陆枫跟着说:“念威,你才刚醒,不要马上出院,多躺一下,让医生看过再走好吗?”

    “不用了,我没事。”

    她下床从陆远轩身边走过,没有看他一眼,就像一座没有心、没有血肉的冰冷雕像。

    “念威,我陪你去。”佳岚不放心她,涸旗地跟出去。

    陆枫看着哥哥,眼里写满同情。

    陆远轩从来不曾像此刻有过挫败的心情。他知道,是他令念威寒了心。他突然想起魏云菁说的一句话:“伤害念威,受伤害最深的是你自己。”

    ★★★

    几天后,念威失踪了。

    陆远轩无法去找她,即使找到了她又如何?他曾经说过的那些残忍的话再也收不回来,他没有脸要求念威原谅他,伤害已经造成了。

    “远轩,我妈她一直为当年铸下的错事深深后悔,她没有一天忘记过,你原谅她吧!”

    念威的话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其实活在悔恨中的人才是最痛苦的,现在他能够体会魏云菁的心情了。

    “念威…念威…”陆远轩痛苦地思念着,手上的那瓶酒突然落到地上,人也醉卧在沙发里。

    次日,邵青直接开门进来。因为他时常在半夜过来打搅陆远轩的睡眠,所以陆远轩“特地”打了把钥匙给他。

    邵青看看地上七零八落的空瓶,再瞧向同时滚落在地上的陆远轩。

    “表哥,该起来啦,别醉死了。”邵青用脚踢了锡他,一点也不客气。

    陆远轩被粗鲁地叫醒,一看是他,马上咆哮:“邵青,你搞什么鬼!”

    “不是我捣鬼,是你被鬼迷了。太阳都快下山了,所有的人为了找念威是忙得人仰马翻,而你居然从昨天醉到现在?我真服了你!”邵青翻翻白眼,他已经从陆枫那里得知所有的事情经过。

    陆远轩因为宿醉的关系,再加上邵青叨念不休的吵人声音,忍不住抱头呻吟。

    “该死的你!小声点!”陆远轩瞪他一眼,由地上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洗脸。

    邵青带着一脸幸灾乐祸跟在他后头,然后倚在门框上,忍不住对着他调侃地吟诵道:“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总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你在念什么鬼词!”陆远轩转头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才把水泼到脸上,好让自己清醒些。

    “表哥,你再这么消沉度日,这就是你日后的最佳写照。”邵青好意地提醒他。

    陆远轩拿毛巾擦了擦脸,走回客厅。

    “你来这里就为了告诉我这些?”他打开冰箱取出冰水就喝。

    邵青盯着他,顿了一会儿才说:“我们找不到念威。”

    陆远轩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没有说话。

    “表哥,你到底在想什么?你不关心念威吗?”邵青实在猜不透他。

    “你如果没有其它的事,那就回去,别来烦我。”陆远轩走进房间,同时把门甩上。

    “表哥,为什么你不去找念威?我相信只有你能找得到她。”邵青在门外大叫。今天他可是背负了所有人的“请托”…事实上是猜拳输了…务必要押着陆远轩去找回念威才行。

    房间里面没有半点回音,邵青只好使出陆枫教的那招,“算了,既然你这么忍心不去找她,那我也没话好说了。就让念威在外头自生自灭好了,管她是不是有病在身,会不会昏倒在路上,还是有色狼觊觎她的美貌、伤害她,或者她想不开、自寻短见。反正只要守着新闻,迟早会有她的消息,就等到那时候好了。”

    静默片刻,房门终于开了。

    陆远轩一张阴郁的脸死瞪着邵青好半晌。“你活得不耐烦了?”

    邵青扬起迷人的笑容,“原来这招还真的有效。表哥,看来陆枫是吃定你了。”

    “又是她,陆枫这鬼丫头,我早晚教训她!”陆远轩说到妹妹,一副恨得牙痒痒的表情。

    邵青忍不住得意地偷笑。想当年有一个周瑜,在谈笑间使魏军化为灰烬,而今天他邵青也不差,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既不损人又不骂人,简简单单就使一对兄妹反目成仇,闹到要厮杀的地步。他真是愈来愈佩服自己了,说不定他就是孔明转世的哩。

    “邵青,你打电话到报社去。”陆远轩突然说。

    “干嘛?想问有没有人自杀不成?”

    “闭上你的乌鸦嘴!”陆远轩给他一个恶狠狠的瞪视,然后拉过他的耳朵。

    ★★★

    菁的临时托儿所收起后,小程和意芳就到念威开的咖啡屋帮忙。

    “期待”,今天生意还是很好。

    念威在厨房里,忙着洗杯盘。意芳突然拿着报纸跑过来,“念威姐,不好了,你快看报纸上面写的。”

    她把报纸摊到念威面前。

    “什么大消息这么紧张?”念威擦了擦手,拿过来一看,脸色瞬即转白,身体摇摇欲坠。

    “念威姐,你没事吧?”意芳吓得扶住她。

    念威缓缓推开她,丢下报纸,跑出咖啡屋。

    “念威姐,你去哪里?”小程看她慌张地跑出去,着急地喊,却没见她回头。她茫然地转头问:“意芳,怎么回事?”

    “你自己看。”意芳把报纸递给她。

    小程根本不用找,因为半个版就一则新闻:陆氏集团总裁陆远轩生命垂危,已进某大医院加护病房。陆氏集团总裁一职可能在近日改选。

    念威找到邵青,得知陆远轩住的医院后,马上赶过去。

    念威涸旗就问到病房号码,同时通行无阻地进去。

    “远轩!”念威看见躺在病床上的他,泪流满面地伏在他身上哭,“你不能死!你不能死!你怎能丢下我走?我恋了你八年,爱了你八年,你什么都没有回报我,你怎能死?你怎能如此残忍?怎能?”

    陆远轩张开眼睛,嘴角掀起笑容。他轻轻拍着她的背,低沉地说:“如果你答应不再离开我,我就不死了。”

    “我答应!我…”念威霍地停住抬起头,看见他清澈的眼睛正盈满笑意地注视她时,惊讶得掉了下巴,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陆远轩坐起身,一手揽过她的腰。念威跌坐在床上,倒入他怀里,这时才惊醒过来!

    “你…你这骗子!你骗我!”念威羞愤地捶打他的胸膛,推拒他,“放开我!你放开我!”

    “不行,你答应不离开我了,我怎能放你走。”陆远轩紧紧地搂抱住她。

    “你胡说,我才没答应你!”

    “你刚才说了,只要我不死,你就不离开我,这么快就忘了?”陆远轩露出不悦的眼神。

    “那…那不算。你欺骗我,你根本没事…难怪我可以轻易地进来,一般加护病房是不准人探病的,而且外头一个亲人也没有,甚至看不到陆枫。”念威这时候才想起来有那么多的破绽,而她居然都没发现。

    陆远轩深情的凝眸注视她,“现在我知道,你爱我有多深了。”

    “你…你是故意试探我的?”念威涨红了脸,好不恼怒。

    陆远轩坦然地点头承认。“我要知道你是不是还爱着我,这是最直接、最快速的方法。”

    “就算我还爱着你,可是我也恨你,你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强迫我和你在一起。”念威用力挣扎,却始终无法推开他强硬的手臂。

    “事实证明,只要我想,你还是必须和我在一起。”陆远轩不疾不徐地勾起唇角说。

    念威终于放弃愚昧的挣扎,不再浪费力气。

    “你到底想怎样?”

    陆远轩凝视她,好半晌后,才突然冒出一句:“我找到你了。”

    “什么?”念威一脸迷惘。

    “你说过,如果你决定离开我,不会再让我找到你。”陆远轩伸手轻轻抚摩她的下巴。

    “你的确没有找到我不是吗?别忘了是我来找你的。”念威别开脸。

    “你说得对,是你来找我。”陆远轩微笑着吻上她的脸颊。

    “你…你放开我!”念威慌乱地推开他的脸。

    陆远轩皱起眉头,“你刚才还哭喊着要我回报你八年的痴恋,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

    念威马上羞红双颊,“刚才我以为你快死了,同情你才胡说的,谁会痴恋你八年这么傻!”

    “是吗?我听说你搜集了报章杂志上所有关于我的专刊,没有一张遗漏的。我很好奇,可以借我看看吗?”陆远轩摆出正经的神色询问。

    如果现在给念威一个可以实现的愿望,她希望有一个洞让她埋了蒋佳岚,要不,埋了自己也行。

    “是佳岚告诉你的吧?可惜她不知道,我早把那些东西烧了。”念威心虚却又嘴硬地道。

    “哦?那真可惜。”陆远轩扬起一道眉毛,又问:“我还听说你为了我改念商科,也曾经想到我公司上班,是不是有这回事?”

    念威几乎想呻吟了,佳岚居然出卖她!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那时候我太傻、也太天真了,我承认我爱过你,这样可以满足你了吧?你还要我承认什么,干脆一次说出来好了。”念威决心豁出去了,就让他糗个够好了。

    陆远轩勾起她的下巴,转为严肃的神色正视她说:“我要你承认,你还爱我。”

    念威一愣,推开他站起来。这一次陆远轩不再阻止她。

    “我永远无法停止自己爱你,就像我也无法让自己停止恨你、同时恨我自己一样。看见你,就让我想起我妈的死,内心愈加愧疚。”念威背对他坦承自己的心。

    陆远轩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她临死之前,曾经把你托付给我。她说,要我好照顾你。”

    念威倏地转身注视他,“我妈她真的对你说过这些话?”

    陆远轩点点头,“如果她知道你自责如此之深,你想她不会担忧得九泉之下也无法安眠吗?”

    念威无话可说,眸中盈着泪水,她必须一个人静一静。念威转身要开门,可是任她怎么拉扯门把,门就是打不开。

    “这是怎么回事?”念威回头焦急地问陆远轩。

    “门锁住了。”陆远轩不慌不忙地回答,然后下床走到她身边。

    “锁住?可是我刚才没落锁呀!”念威的脑筋还转不过来。

    “就算你落了锁,从里面还是打得开吧?我的意思是,它从外面被锁住了。”陆远轩慢条斯理地解释。

    “外面!是谁会做这么无聊的事?”念威实在无法相信这时候还有人玩这种无聊游戏。

    “我不确定是谁做的,可能是邵青,也可能是陆枫或佳岚,甚至是育麟、育麒两兄弟。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的是,是我命令他们做的。”陆远轩凝视着她,缓缓勾起唇角。

    “你!”念威错愕地瞪大眼睛。她此时仿佛可以从陆远轩身上看到“小红帽”里面那只大野狼的形迹。

    “念威,你别担心,我准备了一大堆食物,起码可以撑上个把月,饿不死的。”陆远轩好心地说,同时靠近她。

    念威马上退到墙角,远离他。“谁要跟你在这里待上个把月!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念威,我记得你以前很温柔的,为什么今天口气这么差?”陆远轩抱着胸,皱起眉头。

    “托你的福,把我的脾气都磨出来了。”念威这时候才察觉到自己的确语气不善,心里莫名地感到好笑。

    “没关系,不管你变成怎样的女人,我还是要你,你放心好了。”陆远轩拿出无比包容的语气对她说。

    念威心里逐渐的起了变化,陆远轩的优闲神态慢慢地感染了她,让她对自己认真、执着的态度产生愚蠢、可笑的想法。

    “你…把我们两个关起来,想做什么?”她试着忽略心里的感觉,不去想它。

    陆远轩盯着她,“我告诉自己,如果你不假思索地跑来看我,就表示你很爱我,那么,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放开你。我要完成…她最后的愿望,好好照顾你。”陆远轩说着一顿,皱起眉头,“不过我想你一定不会轻易原谅我曾经说过那些残酷的话,伤害到你。所以为了让你不离开我,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我们锁在一起,直到我娶了你为止。”

    这是什么话?他应该说直到她愿意嫁给他为止才对吧?不对!她怎么会想到这里来了.活像自己等着他求婚似的。

    “我…我没说过要嫁给你!”念威恼怒地说。

    “我知道,所以我才把我们两个关起来。反正两个人关在房间里也没其它事好做,等我们造人成功了,你不嫁给我也不行了。”陆远轩坦白说出自己的计划。

    念威的脸色迅速酡红,羞得一句话也无法响应他。

    陆远轩似乎突然想到什么,神色转为认真,盯着她审视地问:“我们一直没有避孕,你到现在还没有怀孕吗?”

    念威惊愕地张着口,好半晌才急忙摇头说:“当然没有,你竟然连这种话也问得出口!”

    “做都做了,为什么问不出口?”陆远轩的语气听起来,反倒变成是念威莫名其妙了。然后他托着下巴,沉吟地喃喃道:“看来我得加把劲、更努力才行。”

    “你…我不准你对我做那种事!”念威瞪大眼睛,简直快羞死了。瞧她,连耳根子都红了。

    “你不准?我从以前到现在,有哪一次是经过你同意才做的?”陆远轩露出狐疑的神色,同时一把抱住她。就像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他低下头吻住念威的唇。念威连抗议都来不及!

    门外几个拉长耳朵、趴在门板上偷听的人,都红着脸离开。

    “全是一些没营养的对话。”佳岚首先悻悻地开口。

    “要不然你期待听到诗情画意的话?别忘了对方是陆远轩,不是文艺爱情剧里的男主角。”邵青调侃她道。

    “死邵青,你还好意思开口!我问你,你是不是在我哥面前搬弄了什么是非?”陆枫扠起腰。

    “我有吗?你最好查清楚,别随便冤枉好人,到时候才真是弄得是非不分哩。”邵青马上装胡涂,抓起夏育麒到前面当他的挡箭牌。

    陆枫看见老公,马上冷着一张脸别过头去。

    “陆枫,你…”

    “我不想听你说话!”陆枫瞪他一眼,转身跑出医院。

    “陆枫!你别走!”夏育麒追着她跑出去。

    “喂,他们是怎么回事?”邵青撞撞夏育麟的肩膀,好奇地问。

    夏育麟睨他一眼,然后说:“打你九折。”

    “什么意思?”邵青听得一头雾水。

    “付我调查费,我帮你调查,自己人,可以算你便宜点。”夏育麟慢条斯理地说。

    “有没有搞错!对方是你大哥、大嫂耶,谁才是自己人啊!”

    “对方是你表姐、表姐夫,是你想知道他们发生什么事,不是我。”

    “我也想知道他们发生什么事了。”佳岚看着医院门口,不经意地说。

    夏育麟转头注视她,然后搭着她的肩说:“好,我告诉你。我们找个气氛好一点的地方说。”

    邵青马上上前扯开他的手,凶恶地吼:“你这个家伙,自己人和外面的人哪一个亲啊?”

    “女人亲。”夏育麟慢慢地说。

    里面关着一对“没营养”的情侣,外面刚跑出去一对有问题的夫妻,现在再加上这两个神经病,真是教人受不了!佳岚摇摇头,走出医院。



  Tags:爱上坏男人  第十章
欢迎各位爱上坏男人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爱上坏男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爱上坏男人》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