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愿娶有情娘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愿娶有情娘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愿娶有情娘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简璎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愿娶有情娘全集阅读  第九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撩着婚纱而来的新娘,神情焦的而慌乱,澄澈双眸忧虑又无助,就像走错了时空隧道般的引人注目。

    夏净而不顾一切从礼堂出走,叫了车就直奔赛车场,可是这里人山人海,她要到哪里去找她要找的人?

    蓦然间,一只大手牢牢捉住了她的手腕,她惊喜回头…

    “弯刀!”她松了口气,他没事,太好了…

    “是我。”商尊浩平静的看着她,将她往场外带。“凌弯刀已经送去医院了,我载你过去。”

    夏净而错愕的呆住,抓她的人不是弯刀,反而是最不可能的商尊浩,为什么?

    直到上了车,她的不真实感仍然强烈。

    “你最好有心理准备,据传凌弯刀身受重伤,与另一名车手同时翻车,两个人生命危急。”他冷静的告诉她。

    她不安的交叠着双手,眼眸垂得低低。“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尊虹全部都告诉我了。”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这个男人比我好吗?听说他是个赛车手,你觉得他可以让你过幸福的生活?”

    她突然抬眼看着他,鼓起勇气道:“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无论天涯海角,我都觉得幸福”

    他一怔,没想到她会回答得这么直接。

    他突然有点恨自己,明明是爱着她的,为什么从不对她表达深深爱意。

    今天的局面,他要负一半责任,是他的错,他没有好好抓牢她的心,他根本由始至终只在心里爱着她,却从来没有让她感觉到被爱!

    “你不可能回到我身边?”车身停在探听得来的医院大门前,他不死心的再问一遍。

    她润润干涩的唇,好抱歉、好抱歉的说:“我知道自己伤害了你,关于商伯母,我不知道该如何求得她的谅解,我会亲自向她赔罪说明…”

    “跟我母亲没有任何关系!”他恼怒的打断她。“我是问你,如果凌弯刀没有事,你会不会回到我身边?”

    如果她肯回来,他会改!他保证他一定会改!

    他不能永远在爱情中当名缄默者,不能永远都认定别人一定懂他心中所思,不能只在心中付出,却让她倍感孤寂。

    他已经得到教训了,高高在上的商尊浩,现在已经学乖了。

    老天!不要背弃他,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会细心学习,好好怜惜眼前人…

    他期待又怕受伤害,等待答案的几秒之间,像一世纪。

    终于,他等到了答案…

    他看见她轻轻摇了摇头,摇得那么轻、那么轻,怕摇重了会伤了他似的。

    他深深吸口气,绝望的闭上眼,在心里从一数到十,然后睁开,“你可以下车了。”他的声音百分之百没有感情,受伤的他又伪装起自己。

    她迫不及待的下了车。“尊浩,谢谢你送我来!真的谢谢你!”

    看着她翩然身影奔进急诊室,他心中有说不出的痛苦,现在她心中心心念念的,只有凌弯刀一人。

    “净…净而…”他紧闭眼睛靠在椅背上,感到前所未有的?郏囊淮绱绲乃毫选?br>

    今天原本是他的婚礼,怎么会走样成这个地步?

    +++

    开刀房外挤满了人,黑压压一片,都是关心伤患的近亲。

    “干!我们阿峰怎么这么倒霉?今年就要结婚了,却遇到这种衰事,他伤得那么重,未婚妻肯定跑掉。”

    飞鹰车队干声连连,替他们队友卢立峰打抱不平。

    瑶瑶不甘示弱的吼回去,“去你们的!我们刀哥才倒霉,开得好好的,却被你们的三流车手追撞一下,害他翻车重伤,真是流年不利犯小人!”

    “小辣妹,你说谁是小人?”对方的阿炮火大地问。

    纤纤辣手一伸,瑶瑶气焰十足的把飞鹰车队每个人都点了一下。“就是你们这一干小人等等等。”

    “唉,别吵了,民以和为天。”阿奇息事宁人的说:“出事了,大家心里都难过,就别再争个你死我活了。”

    她跺了下脚,气道:“奇哥,是民以食为天啦!”

    两方人马都有人忍不住笑了,气氛总算不再那么僵。

    “赛车出事时有所闻,不能说是谁对谁错,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愿意,事情过去就算了,大家不要再吵。”

    飞鹰车队的老大出来讲话,阿炮和瑶瑶暂时休兵。

    但是让大家真正肃静下来,却是接下来的画面…

    一名身着婚纱的新娘奔进急诊开刀房,她长发飘散,双瞳朦朦胧胧,模样像是披星赶月赶来,可却遍寻不着她要找的人。

    “小净!”圆月讶异地喊。

    她惊叹一声,弯刀啊弯刀,你果然蒙对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小净丢下婚礼跑来,想必在她心目中是新郎重要还是你重要,已经立见分明。

    “原来你就是害刀哥这么凄惨的人!”瑶瑶用喷火眸光直视情敌,小辣椒的马上开骂,“现在你高兴了吧?刀哥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你跑来有什么用?是不是想看他死了才开心?这样他就不会再缠着你了!”

    夏净而一语不发,如梦如幻的眸子含着盈盈水气,黑发披散在白皙的脸颊前,更形削瘦。

    “你为什么不说话?”瑶瑶仍不放过她。“以为不讲话就可以了是吗?你最好快走,刀哥才不想见到你,要是他醒过来看到你,他会活活气死…哎哟,别拉我!”

    有个人把她拉住,一直拉、一直拉,拉到很后面,隔离了夏净而和她。她转头怒瞪那人,是小俊。

    “你干么拉住我?我还没骂完。”

    “你不要越帮越忙。”小俊压低声音。“刀哥醒来一定很想看到她,要是你把她骂走了,刀哥才会活活气死。”

    瑶瑶气急了,又哇啦哇啦的嚷,“林家俊!你居然帮外人?”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神风车队和飞鹰车队则对着美新娘议论纷纷,突然开刀房的门一开,医师走了出来,大家都安静下来。

    “医师,伤者怎么样了?”莫冠驰紧搂着圆月的肩膀,知道她此刻为手足担忧的软弱。

    “伤者有百分之六十的的伤,且需要截肢,终身无法再赛车,而因强烈撞击,有可能在醒后意识不清楚,无法记得他过去的记忆,也失去生活的能力。”

    夏净而呆呆的看着医师,像是努力在辨别他说的是真是伪。

    内心深处,一种撕裂般的痛楚,正以极缓慢的速度割开她的心,让她接受凌迟的惩罚。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弯刀!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一直爱的都是你!”她嘶声呐喊。忽然,她眼里蒙上了一层泪雾,心发酸,喉咙哑哑的,就再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刀哥…”瑶瑶心碎了,痛哭失声,很悲切。

    怎么会这样?她心目中的英雄、总是盛气凌人又霸道的刀哥,就要变成掰喀兼失忆,她怎么承受得了啊。

    医师解说完毕,若无其事的扬声道:“卢立峰的家属在哪里?请过来签手术同意书。”

    阿奇耳朵很灵,大家悲成一片的时候,他听见了。

    “医师,你刚刚说的伤者不是凌弯刀?”他问。

    就见医师点了下头,还是若无其事的说:“你们是凌弯刀的家属是吗?他没事,命很大,外伤很多就是,已经推去普通病房了。喏,刚刚你们哭做一团时,被护士推走的那个病人就是。”

    +++

    弯刀清楚记得昏迷前,脑中最后出现的身影。

    可是那个人,怎会在他面前真的出现呢?

    她穿着白纱,美得天下无双,但却不是为他而披。

    他嫉妒那个令她披白纱的男人,嫉妒得想玉石俱焚,他冲撞上去,却翻车了,车身起火燃烧,他跳出车外,幸而毫发无伤。

    他笑嘻嘻地走近新娘,牵起她的手,一转头,却发现牵的是男人的手,那男人姓商,两人恶心跳开,互相不屑对方。

    这时,新娘突然妩媚一笑,拿掉白纱,又拿掉假长发,光光的头,她说她也是男人…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幸好他终于清醒过来了,他把那个怪梦抛诸脑后,皱着眉头,瞪着病床旁的白纱佳人。她应该不是男人…废话,他都“验明正身”过了,她当然不是男人。

    “你的礼服很刺眼。”他轻哼,想换个漫不在乎的姿势,没想到稍一移动就痛,他痛极,咒骂连连。

    “小心点!”她连忙将他扶好。“医师说你不能随便乱动。”

    “我残废了吗?”他瞪着她,他相信只有这种可能,她才会好心的来看他。

    “没有!你只是有外伤而已。”她连忙告诉他,“医师说你的伤势不重,涸旗就可以出院。”

    她骗他的。虽然他仅有外伤,可是外伤太多,至少要住院两个礼拜。他肯定不耐烦在医院待那么久,她先拖延着再说,日后再慢慢哄他住下来休养。

    他怀疑的目光扫向她。“你没骗我?”

    有这么好康的事吗?他没事,她却来,那她的婚礼…

    红唇弯起微笑,柔声地说:“你可以自己问医师。”

    “我当然会问。”他哼了哼。“倒是你,你跑这里来,你的新婚老公不会吃醋吗?”

    红霞浮上她双颊,她低垂下眼,不敢看他,小声地说:“我没有结成婚。”

    真丢脸。现在想起来才觉得不可思议。她居然穿着白纱礼服跑到赛车场又跑来医院,在这之前,她还在教堂主演了一出逃婚记,真够精采绝伦的了。

    “你没有结成婚?”他的声音陡扬,瞪着她低垂的清澈眼眸,很想动手抬起她下巴看个清楚,却心余力绌,好痛!

    “对,没有结成,只好等你来娶…”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细如蚊蚋,却是清楚的。

    他还是不敢相信,不顾疼痛,用力捏捏自己大腿。“你确定我真的没有残废?”

    若不是他伤得很重,她怎么会讲这种好听话来给他听?又怎么肯回心转意,好端端地坐在他面前?

    她突然执起他的手,将他的大手包在自己的小掌心之间,徐徐地说:“我知道你一时之间很难接受这样的转变,可是我…你明白吗?直到刚才,我以为自己要永远失去你了,我才明了那种感觉有多可怕,所以我不要再重来一次了,我要牢牢守着你,永远不让你从我眼前消失!”

    他费解地研究似的看着她。“什么意思?”他真怕醒来是南柯一梦,什么温存誓言都没有,只是空欢快一场。

    “我慢慢说给你听。”她浅浅一笑,替他拉好被子。“当务之急,快把你的伤给养好,要不然你准会变成史上最恐怖的新郎。”

    “新郎?”他挑起眉,很严肃的看着她。“夏净而,我有说要娶你吗?”然后,酷酷的唇角,终于展开满意的微笑。

    幸福在他头上开了花,开得好满好满。

    难怪人家说,烈女怕缠郎,他使出这招缠字诀对极了,让无情娘也变成了有情娘。

    他应该不会再作那种怪梦了…光头,想起来就怕怕哦。

    +++

    夏净而走进商家的露天花园,两个一度就快成为夫妻的人,再相见只是伤感情。

    “我真的很抱歉,让商氏出这么大的丑闻,我知道说什么也不能弥补,也不敢求得你的原谅。”

    她逃婚的第二天,报纸都以头版刊载,说她“舍富家子就浪荡子,商少不敌赛车手。”

    她知道他一向好面子,这对他来说一定很难堪。

    “反正你已经作了选择,我的原谅与否,都不能改变你。”商尊浩撇撇唇,倔傲地说:“我嫉妒那个男人,但我也不要—个没有心的妻子,相信凭我的条件,可以找到比你更好的女人。”

    他深浓的眸子刻意将爱意抹得一干二净,不露痕迹。

    “你一定可以!”她感激地说。

    懊死!他握紧了拳头,她居然祝福他?还那么诚心诚意?他在她心目中,难道真的连一丁点份量都没有?

    “如果没有事的话,你可以走了。”他冰冷的说。

    她再不走,一定会发现他对她的留恋。

    “我还要谢谢你,谢谢你照顾了我们父女三人这么久,这份恩情,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才好,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不要谢得太早。”他哼了哼。“我知道那小于很有家底,我会把替你父亲还的债款写一张明细送到他公司去,如此一来,我们就两不相欠了,你以后都不必再觉得亏欠于我。”

    “尊浩…”她动容的看着他,他这样做,无非是要她觉得好过一点。

    “你可走了。”他板着一张俊脸,一再催促她走,他死不愿看她,怕一看就难以自持。

    她吸了吸鼻子,哽咽地说:“就算还清欠你的钱,可是你照顾我们父女,又捐了肾给我爸爸的事,这些都不是金钱可以偿还的,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忘记你对我们的好。”

    他看了她一眼,口气徐缓地道出,“我捐肾是假的。”

    她愣住,一时反应不过来。

    他捐肾给她爸爸是假的?怎么会?怎么会呢?

    “儿子,我还以为你一辈子也不会对净而说出这个秘密,没想到你这么傻,连最后的筹码都放手了,这样你可就再也没有挽回净而的余地了哦。”

    商夫人由商尊虹陪伴走来,丰润的唇角笑咪咪的,无一丝不悦之色。

    “伯母…”夏净而怔怔地看着她,这名亲切高贵的妇人,差点就是她的母亲了。

    “捐肾的是一名死刑犯,不是大哥。”商尊虹说出真相,这也是她几度同情净而的原因。

    她知道将净而锁在商家的并不是她对大哥的爱情,而是大哥对他们夏家的恩情。

    如果这份恩情消失,净而可以?炜杖プ非笏陌椋槐厍ň鸵桓鏊久桓芯醯哪腥恕?br>

    “可是…”夏净而张口结舌,仍不相信。当年是医师亲口对她说的,难道医师也会说谎?

    商夫人笑了笑,替她解惑。“刘医师是我三十几年的老朋友。他乐于帮忙,撮合你们小俩口,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串谋罪,因为当事人之一是个不情愿的新娘,我告诉他,你们彼此有意,只欠东风,他就欣然答应了。”

    “尊浩,是真的吗?伯母说的是真的吗?”她不信地问。

    他别开眼,草草点了点头。

    为了拥有她,他不惜撒下漫天大谎,其实心头一直不好过,如今说出来,他心里轻松多了。

    “还有,我的肺癌也是假的,我并没有得癌症。”商夫人仍旧笑咪咪,继续丢出第二枚炸弹。

    “妈!”这回惊讶的人换成了商尊浩。

    商夫人得意地说:“我串通刘医师的同学史宓夫医生,越洋帮我做了一份假报告,然后骗你去拿,依你至孝的个性,我就知道你会上当,然后完成我时常挂在嘴边的‘遗愿’,速速和净而结婚。”

    “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商尊浩皱眉,他看着不语的妹妹,突然想到什么,不悦地问:“尊虹,你老早就知道妈得癌症是假的,是不是?”

    “妈不准我说。”她真是无辜。

    其实在婚礼那天,她差点想将这个秘密告诉失魂落魄的净而,好让她远走高飞,只是她终究没有这么做。

    商夫人笑盈盈地说:“别怪你妹妹,这叫有其子必有其母,你可以这么做,我当然也可以,只不过我们使了这么多奸计都留不住净而成商家人,可见她跟我们商家无缘,既然无缘,走了也好,大家就别太伤心了。”

    夏净而看着他们,在知道所有真相后,她一点也没有生气,反而只有感动,满满的感恩情绪,流到她四肢百骸。

    她只是一介平凡的穷家女,何德何能,居然得他们如此厚爱,千方百计要将她留住!

    她自小失去了母爱,却在商家找到另一种亲情,她再也没有遗憾。

    “现在你一切都知道了,可以走得安心,再也没有后顾之忧,以后也不必再回来了。”商尊浩寒着一张脸,语气挺酸的。

    商夫人却执起她的手,笑嘻嘻地问:“净而,你总不会真听这傻小子的话,出了这个家门就再也不回来看我们了吧?”

    “伯母…”难道…他们还欢迎她?

    她微笑道:“这里是你的娘家,大门随时为你而开,再说老夏住在这里也住得习惯,他不想走,我的花园少了他照料也不行,你就让你爸爸留在这里吧,有空再回来看他就行了。你放心,我不会荼毒他的。”

    她真的没想到,她会得到这么好的一个结果。

    没有想到,但她感谢,真心感谢!

    “啥,物归原主。”商夫人将一枚东西塞人她掌心之中。

    夏净而摊开手,看到在教堂滚落的那枚戒指躺在自己的掌心之中,闪耀璀璨光芒。

    +++

    凌门武道馆的馆主凌道南穿梭在宾客之间猛被敬酒,今天喝的酒,加起来比他过去十年喝得多。

    没办法,高兴嘛!他的浪荡子终于定下来了,这比什么都令他欣慰。

    “凌馆主,你的媳妇漂亮哦!好像电视里的明星。”

    石盘镇民也很为他们凌家开心,而大伙纷纷称赞身着粉色水钻长裙的净而漂亮,她都客气地微笑以对。

    凌道南从来没想过会在一年之内连办两场喜宴,嫁出一个女儿,娶回一名媳妇,女婿、媳妇大家都是同乡,酒席办得特别热闹。

    今天的介绍人仍然是静悠国小的校长,证婚人还是静悠国中的校长,主婚人当然也是静悠高中的校长,算是静悠娶媳妇,三所学校的校长再度包了大红包。

    “我早就知道我会在这里迎娶你。”弯刀骄傲的说。

    “为什么?”夏净而好奇的问。

    “很简单。”他挑挑眉。“镇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在这个广场办喜事,我们凌家当然也不例外。”

    夏净而又好气又好笑。

    原来是这个原因,她还以为他有什么可预知的神奇魔力哩,都是最近这种电影看太多,害她联想力太过丰富。

    “你看到了吧,那个拿着塑胶袋开始猛打包的女人,她是我五婶。”他警告地说:“你以后千万不要变成那样的贪吃肥婆,不然我休了你!”

    “是,少馆主。”夏净而很柔顺地回答。

    “还有那边那个,上台猛献唱的音痴,她是我大伯母。”他撇撇唇,“要是你的声音变得跟她一样荒腔走板,我也休了你!”

    她觉得好笑,可是依然柔顺。“是,凌老板。”

    “至于那边那个穿短裙马靴的女人,她是我堂叔的情妇。”他附耳过去,在她耳边邪恶的低笑,“我允许你变得跟她一样風騒,还要在床上极尽所能的挑逗我,否则我也休了你!”

    “知道了,老公。”她甜蜜地答。

    他扬起唇角,绽露得意笑容。十年前就梦想过的景况,如今才得以实现?О悴ㄕ郏钜坏愕恪⒁坏愕憔褪チ怂?br>

    不过幸好,最终他呀…还是娶到了她。



  Tags:愿娶有情娘  第九章
欢迎各位愿娶有情娘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愿娶有情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愿娶有情娘》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