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包养醋果子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包养醋果子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包养醋果子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官敏儿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包养醋果子全集阅读  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深夜的饭店房间里,静悄悄的黑暗中潜进了一抹纤细鬼祟的身影。

    不消说,这个人当然是范果子喽!

    手中拿着她从饭店柜台窃取出来的住客名单,按图索骥的来到七六五六号房,梅圣庭就住在这个房间。

    阒暗中,不熟悉环境的范果子还不小心撞到旁边的桌角,疼得她龇牙咧嘴又不敢叫出声。哎唷我的妈,痛死了!

    她一边捂嘴一边跳跳跳的跳到床尾,看着隆起的棉被,俏脸忍不住欣喜雀跃。是他!

    自己有多久没见到梅圣庭了?好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直到此刻,范果子才知道自己竟是如此的想念他!

    只是…适应黑暗的她转头环顾四周,这家伙的卫生习惯也太差了吧?领带乱丢、袜子随便扔,连性感的丁字裤和黑色的蕾丝胸罩也胡乱放…咦,丁字裤和蕾丝胸罩?他需要这种东西吗!

    就在她诧异之际,床铺上隆起的身形翻了个身,梦呓呻吟。“唔,圣庭,你别走…”

    女人!

    又惊又气的范果子站在床尾,确认似的将住客名单用力举到眼前一看…没错啊,这里的确是他的房间啊!为什么会有女人?

    “爱我,圣庭,求求你…”

    床上的女郎梦呓不断,似乎还有隐隐的哽咽声。

    听得范果子一把妒火猛往头顶烧!

    走到行李箱旁气愤地乱翻里头的东西,她将手中抓得到的通通往外扔。刮胡刀、古龙水、领带、西装长裤,没错,这些都是那个死梅品的东西!啥米?居然还有一打保险套?可恶,没收!

    好过分,她在米兰思思念念着他,结果他跟外头的野女人彻夜春宵还双宿双飞?有没有搞错!

    气极的范果子走到床边想一脚踢翻床上相拥的两人,这才发觉床铺上只睡了一个女人…梅圣庭呢?

    惊讶中又不免透着一丝欣喜,他没有跟这个女人睡觉?那么他去哪里了?

    困惑的视线张望了一会儿,注意力又调回到床铺上的女郎。哼,敢睡梅圣庭的床?你有这个资格吗?

    孩子气的她随手拿起矮桌上的口红,咬着下唇开始在姜芯的睡脸上作画涂鸦。

    睡前才狠狠痛哭过的她或许是极度疲惫睡得太沉,任由口红在脸上涂来画去,竟然没有苏醒…

    直到隔天早上起床,她才在镜子前面放声大叫。

    睡在隔壁房的梅圣庭被这凄厉的吼叫声吓得自床上弹起来,揪着被子望了望四周,又再倒回去继续睡。

    Jjj

    有人溜进房间里将所有的东西翻得到处都是,却什么也没有偷,唯一的战果只是将睡在床上的姜芯画成一只红色花猫?

    跷脚坐在饭店大厅里的梅圣庭皱起飒眉陷入思索。

    为什么他觉得全世界只有一只无聊豹会做这种事?

    可是她不应该在这里啊!这儿是巴黎,不是意大利的米兰。除非…她跟踪他?

    这念头霎时闪过他的脑海,他直觉地转头左右张望人潮来来往往的大厅。

    难道她真的在这里,潜藏在他身边吗?

    “圣庭。”

    一声轻软低喊吸引他的注意,梅圣庭利落地从沙发上站起身。

    俏脸疲惫的姜芯提着行李来到他面前,有气无力的淡淡抿唇。“我先回去新加坡了。”

    性感薄唇微微噙起,“自己保重。”

    简短的四个字又莫名地唤起她的泪,扬起盈盈泪眼,姜芯的瞳眸中依然闪着一抹希望的光采。“圣庭,只要你开口留我,我就可以为了你不走…”

    “姜芯,你知道就算我现在留住你,也只是因为公事而绝对不关情爱。”

    一颗晶莹的泪珠顿时掉了下来,姜芯梨花带泪的脸庞另有一种娇柔委屈的美。莫可奈何地,她只得提起行李,踮起脚尖在梅圣庭的脸颊印下一记亲吻,当做是离别的哀伤笺言。

    这时,躲在大厅圆柱后面的范果子气得牙痒痒的。

    只恨自己昨晚为什么只是用口红画花她的脸,而不是拿洗不掉的油性笔在她脸上纵情作画!

    落单的梅圣庭继续他巡视开发部门的行程,一整天紧凑的赶了好几场会议,甚至还拨空参加一项医疗器材的研讨会。

    再度回到饭店房间,他疲惫的不想再多开口。脱下西装外套、解开喉间的领带,他利用客房服务点了一瓶香槟,拿着高脚杯站在落地窗前,他一边眺望塞纳河畔的美丽夜景,一边思索着明天的行程。

    所有的公事都已经忙完了,再也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那么接下来呢?

    返回台湾?还是…

    搭机飞往意大利?

    他去意大利又要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提着行李去敲范果子她家的大门?

    默默地摇晃手中的香槟,梅圣庭仰头一口饮尽,放下空罄的酒杯,他拿起手机拨下一串号码…“就依照原定的计划,替我向航空公司确认明天飞往台湾的机位。没错,我决定不去米兰了。”

    早早沐浴入睡的梅圣庭照惯例在床前点亮一盏小灯,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一抹鬼祟的身影又溜了进来。

    这回床上没有别的女人了吧?

    踩在饭店房间的地毯上,范果子神情嗔怨地睨了床铺一眼。

    在梅圣庭的后头当了他一整天的跟屁虫,她居然不显疲惫,依然轻手快脚、动作利落。

    刻意放轻了脚步来到床前,俯首凝视眼前这张熟睡的俊脸,她嘟起小嘴拿出昨晚没用完的口红又想作画。

    哼,她太生气了嘛!

    虽然自己还是很爱他,不过对于这个花心萝卜她依然比照办理…赏他个大花猫。

    哼,没道理她在这里为他吃醋咬毛巾,而他依然一脸帅帅的出去跟女人勾勾搭搭吧?

    就在口红即将落在他脸上的前一秒,一只大手突然伸出,精准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范果子吓了一跳,然而床榻上的梅圣庭已经睁开了炯亮锐利的双眼,紧紧攫视她。

    “果然是你。”

    幽暗中,她咽了咽口水,“对啦,是我,怎样?”

    钳握着她纤细手腕的大手收了收劲道,“你不在米兰跟别的男人相亲,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我高兴啊,不行呀?喂,放开我啦,你抓得我的手好痛!”

    大掌的手劲松了松,却依然没有放开她。不预警地他将范果子的手往自己身上拉过去,趴跪在床缘边的她上半身马上扑进他怀抱里。

    “喂,你要干嘛啦?”

    气恼归气恼,她还是不争气的羞红了俏脸。

    自床上坐起身的梅圣庭鹰鸷般的眼眸紧紧锁住她晚霞般酡红的娇颜,“我想应该是对方受不了你的粗野跟孩子气吧?”

    “哼,你别看不起我,人家雷诺少爷对我可是钟情得不得了,成天不是电话就是鲜花,追我追得可殷勤了。”

    那一双凌厉双眼眯了眯。

    一脸骄傲的范果子还在那里得意的大放厥词,“别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跟你一样不识货,我告诉你,只有你不把我当成宝!人家布蓝登不但常常借故牵我的手,还会温柔的吻我。”在脸颊上啦,那家伙要是敢碰别的地方,她早就给他赐死了!

    她讲得叽哩哇啦得意洋洋要命,所以没看见梅圣庭的俊脸在瞬间转为阴鸷。

    “还有哦,你都不知道他对我有多认真,前天还特地找他爸妈一起到我家和我老爸见面呢!你都不知道,那一天我打扮得多漂亮,大家都称赞我像个美丽的公主…”

    “说够了没有?”

    “还没啦!我还没跟你说到我戴的钻石耳环跟我头上装饰的可爱花朵,布蓝登还赞美我比花还鲜艳动人…哇,梅圣庭你干嘛啦?”

    蒲扇般的大掌不预警地扣住她的下巴,俊飒的脸庞宛如猎鹰一般攫夺她的唇,封住那一张哇啦哇啦讲个不停的嘴。

    他他他…梅圣庭居然吻她耶!

    没来由的,范果子的眼眶倏地湿红。

    他的吻就和他的人一样充满了霸气,撩拨的舌尖熟悉地舔弄她甜美的唇瓣,逗得生涩的她忍不住启唇轻吟,也让他趁隙长驱直入地探进她柔软的唇腔里。

    范果子被他吻得脑袋一阵哄乱,当梅圣庭退开她嫣红的唇畔,她这才发觉自己不知在何时已经被他抓上了床覆压在身下。

    俏脸几乎烧红的她小手紧紧攀扣他的臂膀,觉得自己就要无法承受他眼神里迸发的的烫炙热。

    “说,那个布蓝登曾经这样吻过你吗?”

    她撇开视线,羞涩地咬了咬唇。

    大掌忽地扣紧她纤细的手臂,“说!”

    “没、没有啦!”讨厌,他这么凶做什么?这代表什么?他在乎吗?

    “给我说实话。”

    “好啦,实话就实话,我刚才说的…都是骗你的啦!”

    冷峻的脸庞上迅速闪过一抹笑意,“我就知道。”

    “什么!”

    即使躺在他的身下无力抵抗,她依然视线火辣的瞪着他那张俊美无俦却邪肆无比的脸庞。

    “我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哪个男人赞美你比花还鲜艳动人,当然,除非那个布蓝登是一只凸眼青蛙视力有问题。”

    气恼的范果子开始捶打他的胸膛,“你才是凸眼青蛙视力有问题!人家布蓝登真的很喜欢我,带他爸妈来见我是事实,他吻我也是事实…”

    “你再说一遍!”

    梅圣庭突然紧绷冷峻的身形和撒旦般冷肃的气势叫她不争气的忌惮起来。

    她不安地蠕了蠕,咽了咽口水舔舔唇,“呃,没有啦,我是说自己是一只凸眼青蛙视力有问题,所以才会觉得布蓝登喜欢我、又会吻我。”

    “嗯,这还差不多。”

    她撇撇小嘴。

    倒霉,碰上这种恶煞神,就连自己难得有个追求者也不能拿出来炫耀一下。真呕!

    “果子。”

    “干嘛啦?”

    “还给我。”

    她眨眨眼,“什么?”

    “是你拿的对不对?我的保险套。”

    哼,说起这个她又有气!“不知道,听不懂。”

    别以为她天真纯洁美丽善良,不知道保险套是干什么用的,自己就算再脱俗出尘,也晓得那种东西是怎么个用法。不是套在他的鼻子上,而是套在他“那里!”哼,她为什么要拿出来?有了那个,他一定会跑出去跟外头的野女人一起上床喊嘿咻。

    梅圣庭的嗓音又低沉了几分,喑哑中隐隐带着一抹情动的意味。“果子,快点把它还给我。”

    “不要啦!我已经丢掉了。”

    “骗人。”

    他俯下俊脸轻吮她敏感的耳垂,暧昧地任由湿热的气息尽数吹吐在她的敏感点上。“你乖,快点拿出来。”

    双眼微闭的她开始抵在他身下不安地蠕动,“都说我丢了…”

    “你听话,快点。”

    情欲备受撩拨的梅圣庭吻住她轻启的巧唇,宛如燃火的大掌悄悄钻进了她的衣服里,放肆地寻摸抚弄曲线美丽的双峰。粗长的指尖纯熟地捻揉她的柔软,甚至俯低俊脸将那挺立的蓓蕾纳入炽热的唇腔中轻嚼兜转,引来身下的范果子阵阵妩媚情吟。

    那生涩含羞的吟哦将他的情欲迅速往上推升,忍不住轻喘的他动手卸下她身上的衣服,她娇羞难当的伸手想抓过棉被遮掩,却被他给挡了下来。

    “不穿衣服…我觉得很奇怪。”

    “等一下就会习惯了。”

    他湿热的唇吻循着她窈窕的曲线缓缓向下,“果子,现在还来得及,把保险套还给我。”

    “我不要…”

    邪恶的大掌已经来到她神秘的双腿间,眼看就要攻城略地。

    “梅圣庭,这样真的…很奇怪。”

    他的俊脸漾着宠溺轻笑,俯身凑到她耳边,“你乖,快点把保险套交出来。”

    生涩的范果子险些被他的俊美笑颜给眩迷了心神,就在此时,梅圣庭邪恶的大手钻进了她的腿间,粗长的食指开始循着花核细缝揉挲起来…

    老天!乍然涌来的强烈感受让她娇躯一弓、浑身紧绷!

    瞅睇她毫无遮掩的反应,他在她的快意中寻得快感,来回掌动的指节也益发地加快。

    就在黏润蜜汁汩出的刹那,他的手指也顺势探入了紧实的甬道…

    紧绷湿润的幽穴紧紧困锁他修长的指节,让他不由得激昂情动的闭目呻吟。

    “梅圣庭!你的手,别这样…”

    他迅速攫吻她所有的抵抗,反复抽送的食指益发地快速张扬。激动的范果子伸出双手紧紧推抵在他压下的胸膛上,妩媚的呻吟娇喘全数没入他撩拨的唇舌里。

    “果子,保险套…”梅圣庭抵着她的额头粗浅喘息。

    老天,这是他生平头一回发觉自己这么不禁挑逗…

    “快点给我,不然你会后悔!”

    他咬着牙根拼命压抑体内激昂翻涌的情欲,当她湿热柔软的肉壁因为高潮而紧紧包覆他的手指,他觉得自己忍够了!

    “你可恶,就是不肯听话…”

    自她紧缩的甬道中抽出食指,他迅速翻身覆压在她身上,俯首给予她狂野火热的舌吻,梅圣庭在范果子妖娆的吟哦声中挺腰刺入…

    刹那间将彼此的情欲之火推向另一个高峰!

    Jjj

    当范济堂得知梅圣庭为了自己的女儿来到米兰之后,他二话不说,拿起电话赶紧拨给雷诺家。

    “喂,有没有人要娶我们果子的?有的话就趁早,听见没有?明天就可以找你爸妈来跟我提亲了,半夜也没关系,只要记得赶紧来,听到没有啊!”

    “伯父,你为什么这么急着催我们结婚啊?”电话另一头,布蓝登困惑的问道。

    “傻瓜,我这是为你好啊!”

    那个梅圣庭一看就知道是拐女人上床的快手。再说他范济堂老归老,可是脑子可不糊涂,那丫头每天晚上溜出去到隔天早上才回家,他不是不知道。她脖子偶尔不小心露出来的吻痕,他也不是看不见…

    “你不赶紧来娶,我怕我女儿会被那个姓梅的王八蛋弄大肚子啊!”

    不消说,范济堂这句话简直就是自掘坟墓,电话另一端的布蓝登马上挂断电话,从此之后不再联络。

    好啦,那么这下子自己的女儿还能嫁给谁呢?

    “舅舅,你就别挣扎啦,人家梅圣庭都愿意替你收下果子这个麻烦精了,我要是你啊,半夜都要裹着棉被偷笑喽!”

    沙发上的驭乘风抖着双脚、抠着耳朵如此说道。

    当然,随即飞射而来的铜制烟灰缸马上教会他“谨言慎行”的重要性。

    只是范济堂除了对外甥扔烟灰缸之外,他还能做什么呢?

    只能咬着手帕含着老泪,泪眼婆娑的看宝贝女儿远嫁台湾喽!

    Jjj

    两年半后

    “喂,儿子,妈咪抱你抱得手好酸,我们换一个方式好不好?”

    范果子清脆甜美的嗓音在客厅里响起。

    儿子梅壬耀、别名昵称小梅干,现在只不过是个几个月大的婴儿,除了在地上乱爬一通之外没别的本事,只会流口水。

    这时客厅里突然间冒出一阵轻烟,原本穿着贤淑裙装的范果子变身成一头黑豹,豹嘴咬起地上双手乱拍的儿子,扭头就往背上一甩…

    咚的一声,梅壬耀不偏不倚的坐在它的背上。

    “嗯,这样轻松多了。”

    黑豹载着小婴儿缓缓往楼上走,长长的黑色豹尾巴还得意的在半空中摇来摇去。

    回到了小梅干专属的房间,它又将他咬回床铺上。

    “妈咪,抱抱、玩玩。”

    “你想要玩啊?好啊!”反正她也闲闲的。

    于是,黑豹又将小孩咬起来,豹头猛地往上一甩,小梅干马上被抛得半天高。

    画面看起来触目惊心,不过他们母子俩倒是玩得很高兴,只见房间里咯笑连连。

    小梅干掉下来,它就赶紧跑过去衔接,感觉很像小狈追皮球的无聊把戏。小梅干落向东边,黑豹就跃到东边,他被抛到西边,它就飞快跑到西边的落点等待。

    “儿子,好不好玩?”

    “咭咭,玩玩…”

    “还要啊?哦,好吧!”

    于是这种我抛、我再捡的游戏就一直持续下去。

    直到梅圣庭下班回家,他站在儿子的房门口,头痛的伸手揉捏眉心。

    坦白说,要不是这种画面他看惯了,这会儿心脏病不知道发作了几百次。

    “果子,够了,我不希望儿子将来变成空中飞人。”

    “哈,老公,你回来啦?”

    黑豹马上衔着小梅干奔向他。

    “先变回人再说。”

    “哦,好吧。”

    一阵轻烟冒起,身形益发美丽窈窕的范果子浑身赤裸地站在他面前,仰起螓首对着他浅笑盈盈。

    抱着儿子的梅圣庭纯熟地脱下外套轻覆在她的身上,俯首温柔印下一记亲吻…

    “老婆,我回来了。”



  Tags:包养醋果子  第十章
欢迎各位包养醋果子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包养醋果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包养醋果子》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