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御夫娘子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御夫娘子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御夫娘子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梵容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御夫娘子全集阅读  第九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未见君子,忧心钦钦。

    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薄悻的你,怎能狠心忘我!)

    “老夫人到。”

    杜夫人在吕盈盈搀扶下走进书房。

    杜御莆从座前起身,“见过娘亲。”

    “嗯。”杜夫人淡淡的环视过案上公文,“夜深了,你还在忙?”

    “是的。”

    杜夫人坐下来,拢拢裙摆,“大叔祖说了,希望你抽空回祠堂祭祖。”

    早就想跟儿子说这件事了,顺便告告那女人不敬长辈的状,见他成天忙着,而那女人也不告而别了,便忍到今天才说。

    杜御莆温温和和的说:“孩儿抽不开身,不过会遣礼部派人代表返乡祭祖,请娘宽心。”

    一番话说得合情合理,偏偏那副公事公办模样让人心里不舒坦。

    有些气恼儿子的冷淡,杜夫人说:“要是我没走这一趟,你是不是不睬我这个娘了?”

    杜御莆不冷不热的说:“娘言重了。孩儿最近公事缠身,疏忽了晨昏定省,还请娘见凉。”

    “是啊,姑妈!表哥最近忙,你就别生他的气了!”吕盈盈也在旁劝着。

    “哼!”杜夫人有些恼,“公事是忙,可私事有不少,府里成天人进人出的,全是找那女人去了!”找了几个月了,还不能死心吗?

    “娘!”杜御莆略略抬高声音,“那女人是我的妻、您的媳。”

    受不了冷淡的儿子只有在提到那女人情绪才有波动,她是他的亲娘啊!杜夫人板起脸,“她既然会走,就表示不屑做我杜家的媳妇!”

    “即使如此,她永远是我的妻。”杜御莆牢牢的望着杜夫人,“况且,她是无缘无故走的吗?”

    在儿子炯炯的目光注视下,杜夫人有些微窘,斥道:“难不成你认为是我赶走她的?”

    “孩儿没有放弃任何怀疑。”

    “你!”杜夫人胸口上下喘息,气呼呼的说不出话来。

    儿子虽然跟她不亲,可还是头一回忤逆她!都是为了那个女人!

    “姑妈!”吕盈盈扶杜夫人坐下,拍她的胸口顺气,“表哥,你就少说两句吧!”

    杜御莆瞟视她一眼,不说话,步回案前坐下,大有送客之意。

    杜夫人受不了儿子一再地漠视,怒冲冲的走到他桌前,“你是为了那个女人在恼我,是吗?”

    杜御莆放下笔,直直的望进母亲眼底,“孩儿无法否认。”那眼神像透了他爹!当初他爹质疑她逼疯倩娘时正是这种表情!

    杜夫人伤心的捧着胸口,“我只是希望你娶个门当户对、可以登大雅之堂的妻子,难道我错了吗?”

    杜御莆摇头,该是说清楚的时候了。“娘没错,错的是孩儿跟爹一样,只愿伊人相知相惜,至于门户当不当、对不对,不在孩儿眼里。”

    他投给吕盈盈一记抱歉的眼神,“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御莆今生只娶一个妻,绝不另娶。”

    杜夫人不可置信的望着他,“连你也偏袒倩娘?你是我亲生的儿子啊!”

    “却是倩姨娘奶大的。”杜御莆淡淡的回。

    从倩娘入门之后,娘只顾着排除异己,根本忘了还有嗷嗷待哺的襁褓幼儿。他在倩姨娘悉心的照顾下成长,从她身上感受到源源不绝的母爱,她给他的早己远胜过不闻不问的亲生娘!他们母子关系会如此疏离,怨不得他。

    “哈哈哈!”杜夫人狼狈大笑,没有半点官家夫人的样子。

    她一生执着,没料到丈夫儿子却都不在意这些!

    当年,为了一个倩娘,她失去了丈夫的疼爱;如今,得罪了媳妇,也失去了儿子的尊重!同样温文内敛的两父子,同样因为别的女人跟她决绝…她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哈哈哈!”她笑,笑自己一生用心计较,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杜御莆冷眼望着她,该是让她省悟的时候了,如果不能让娘觉醒,那纱凌恐怕会步入倩姨娘的后尘…活活被娘逼疯!

    “姑妈!”吕盈盈担忧的唤,“姑妈!”

    杜夫人歇住笑,拍拍她的手,“盈盈,姑妈对不起你,耽误了你的青春。明天你就回去吧!让你爹给你另觅好的归宿。记得,不求高官望门,只要真心相待!”她转身望着儿子,是她自己造就母子今日的陌生哪!

    “我会开始茹素,祈求削减罪惩,直到纱凌回门那一天为止。”希望现在省悟还来得及。

    杜御莆淡淡的笑,笑容里有着复杂的情绪,“谢谢娘。”

    杜夫人在吕盈盈的扶持下离开书房,杜御莆起身停驻在墙上纱凌画像前。

    你呀你!我为了你可以不做宰相、忤逆娘亲,你却说走就走!

    “揆爷。”程勇在门外轻唤。

    “进来。”杜御莆头未回的说。

    程勇走到站在夫人画像前的揆爷身后,脸上的忧心显而易见。人人都以为揆爷无惧无患,其实他心里明白,夫人的失踪是揆爷心中的最痛!

    好半晌都没回应,杜御莆转身,“程勇,有事?”

    “喔!”程勇这才想起,递上一封书信,“这是悦来楼派人捎来的书信,请揆爷过目。”

    杜御莆打开封箴,快速浏览一遍,嘴角露出久违的笑容。

    “有夫人的消息吗?”程勇忙问。

    杜御莆笑而未答,只说:“召回派出去的人马吧!”

    那就是有夫人的消息了!

    程勇大喜,“属下这就快马加鞭赶往悦来楼接夫人回来!”

    “不必。”杜御莆心安了下来,思绪也就清明许多,“现在战况激烈,别惊动了东突厥细作,等战事底定,我会亲自去一趟悦来楼。”

    “是!”程勇告退。

    杜御莆再打开这纸定心细看,风寡妇在信上说得很简单,只欢迎他有空来悦来楼坐坐。这意思,他懂。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千里快骑送来告捷文书,紧急传送到最高统帅杜御莆手中。

    终于歼灭东突厥大军了!

    杜御莆带着告捷文书直赴太子殿,“托殿下鸿福,这是东突厥献上的降书!”

    太子欣喜万分的接下降书,“大军何时班师回朝?”

    “这几日就会回抵京城。”

    “快!拟下诏书,所有有功将士一律加官晋爵!”祖父开朝后历经两代,始终未能消弥的祸根竟在他手中歼灭,这是难得的大业!“御莆,多亏你运筹帷幄,这才奠下我朝不朽的功绩!本宫要封你…”

    太子左思右想,他已经是百官之首,富贵已极,还能封些什么呢?有了!“本宫赐你封邑可好?”

    杜御莆婉辞,“谢殿下赏赐,臣别无所愿,唯求告假寻妻。”

    “你…”他不央不求的态度让太子好生感动,“本宫封你夫人为一品诰命夫人,并准你假;御莆,无论寻不寻得回你妻子,记住,可得回朝,本宫身边不能没有你啊!”

    杜御莆微笑,“臣遵旨。”

    纱凌,为夫的就要来寻你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你真的确定要生?”风寡妇狐疑的问。

    这杜御莆是怎么回事?要他“有空”来坐坐,他就真的要等“有空”才来?这会儿孩子都快出世了还没见着人影!偏偏她又不好说得太明白,怕招纱凌的怨哪!这红娘还真不是人当的!

    “风姨!”裘纱凌抱着肚子哀嚎,“我‘已经’要生了!你帮帮忙,快点找产婆来吧!”

    “急什么!头胎没那么快的,得痛上一天—夜呢!”风寡妇跷起腿,倒了杯水给她,“喝口水润润喉吧,瞧你叫的,口都干了吧!”

    “风姨!”裘纱凌边喘边叫,“我真的好像快生了!你能不能赶紧找产婆来啊?”

    “哎哟!产婆就住对街,不急啦!我跟你说啊,这生孩子可久的哩,没有说生就生的事啦!”

    “可…可是我觉得下身湿湿滑滑的…”裘纱凌利用阵痛的空档说。

    风寡妇一看,“唉呀!不得了!”赶忙把她扶到床上,“你怎么流了这么多血!?”

    才躺下,一撩起裙子,就看见黑压压的胎头了!风寡妇大惊,“等、你等会呀!天哪!怎么说痛就生下了!我该怎么办?对!先烧水!”

    风寡妇冲到门口大喊:“厨房里烧个水啊!丫头要生啦!快点叫对门的产婆过来啊!王婆婆…一”她拉开嗓门,“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啊?快点哪!救命啊!”

    纱凌说:“风姨,你好吵!”

    风寡妇奔回床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嫌我吵?你这丫头,没有一天不惹我生气的…啊!”她尖叫:“我看见红红的娃娃出来了!啊…”她要疯掉了!

    “风姨!”有人轻拍风寡妇的肩头。

    风寡妇转头一看,如释重负的说:“谢天谢地,你来了!我要昏倒了…”话一说完,真的倒在班袭身上。

    班袭示意身后的男人将风寡妇扶到隔壁房里休息。走到床边,抱起孩子、处理好脐带,俐落的拍拍他的小屁屁,孩子先是抿抿嘴,接着放声大哭。

    她把清洗干净的孩子包暖和了,放在虚弱的裘纱凌怀里,“你儿子哭的样子跟你一模一样!”

    “袭姐,谢谢你!”裘纱凌看着怀里的娃娃,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红通通的,又没几根毛,长得好丑!”

    班袭笑了,“你小时候也没有多少毛发!”

    “袭姐笑我!”

    班袭指导她哺喂娃娃,看着裘纱凌笨拙的奶着孩子,“好快!你真的当娘了!”

    裘纱凌比手划脚,激动的说着:“幸好你及时赶到!风姨真是的,还说生娃娃得痛上一天一夜,哪有啊,就像上毛坑似的,噗!一下子就生出来了!”

    “小心抱好孩子哪!”,班袭被她丰富的表情给逗笑了,“哪有做娘的拿亲生儿比作粪物的!”

    “袭姐!你又笑了!”

    “是吗?”班袭嘴角噙着笑意,“这样不好?”

    “当然好啊!好有女人味喔!”袭姐变得好多!依然是一身儒装,却更显得清雅,以前的英气教脸上柔柔的笑给冲淡了。

    裘纱凌转头,“咦?风姨呢?”

    “风姨昏倒了。”想起刚刚风姨慌乱的样子,班袭也不禁失笑。

    “风姨真的糟糕耶,都已经跟她说我要生了,还不相信!袭姐,你评评理,有产婆就在对门,却来不及赶到!”裘纱凌仍不忘告状。

    “你性子活泼,活动量大,因而比一般人生得快,况且风姨又没生产过,自然没有经验。”

    裘纱凌瞪大眼睛,“那她还—副老神在在、很有经验的样子!”

    班袭捏捏她气鼓鼓的腮帮子,故意吓她,“别老气风姨了,当心她火起来要撵你走,你们母子就得流落街头了。”

    “才不会呢!我赖定风姨了!”

    门上传来间歇的敲门声,班袭知道是他在催促。望着情同姐妹的裘纱凌,女人国久避世外,没想到苍天作弄,竟让她们爱上的人对立…也罢,知道得少些,也就没了烦恼,还是让她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吧!

    “我要走啰,你多保重!”

    “袭姐…”袭姐的神情令人不安,裘纱凌喊着:“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当然会。”班袭叮咛:“多替孩子想想,不要放弃转圜的余地。”

    知道她指的是杜御莆,裘纱凌嘟着嘴,“人家说不定巴不得逍遥自在呢!这么久也没个动作!”

    班袭微笑摇头,“这阵子边关连连告捷,他一定很忙,你再等等,他涸旗就会来的。”

    裘纱凌心事被说破,嘴上仍然强硬,“谁、谁理他啊?我有儿子就好了!”

    “你哟!”班袭调侃。“好啦,我真的该走了。”

    “袭姐!”裘纱凌再喊住她,“你要幸福唷!”

    班袭唇畔露出甜美笑颜,“我会的。你也一样。”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他来了!就坐在惯常坐的那个角落,神情依然,温和晶亮的眼牢牢盯着她,像要瞧进人家骨子里似的!

    “丫头,怎么不过去?”风寡妇催促着。

    “才不!说不定他只是公办,经过这里进来歇歇罢了!”裘纱凌低头假装擦拭柜台,眼儿忍不住瞟到他身上。

    “最近又不考试、又没大事的,大老远来这歇歇?骗谁呀!”

    “对喔,那他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风寡妇痹篇她的眼神,若无其事的说:“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虫儿,哪里知道他如何得知你在这里的?啊!我听说饱读诗书的人,都会懂些夜观星象什么的,说不定他就是夜里赏赏星子,算出你躲在这里的!”

    “夜观星象?”裘纱凌嗤之以鼻,“我还懂得巫术呢!”她的眼神左右瞟射,“哼!不知道是谁出卖了我,要是让我知道…肯定整得他鸡犬不宁、求爷爷告奶奶!”

    风寡妇打了个寒颤,忙啐道:“来者是客,去问问杜公子要点些什么吧!”看是要妻子还是儿子什么的,悦来楼都有。

    “我才不要去!叫小李去问他!”她拿起湿抹布,恨恨的抹着。

    “小李出门采买去了。”风寡妇凉凉的回。

    “那你自己去!”

    “喂!”风寡妇插着腰,“这悦来楼什么时候轮你当家作主了?我是老板娘耶,叫你去招呼你就给老娘去!”她低声威胁:“要不,你们娘俩包袱收一收,滚出去!”

    裘纱凌气得鼓着腮,忿忿丢下抹布,“去就去!”

    真是不识好人心!迟早被这丫头气死!风寡妇摇摇头,不跟她计较,低头—看…她刚刚使劲儿抹的不是桌面…

    “裘纱凌!你把我的帐本抹成一片糊了!”

    裘纱凌转头,瞧见柜台上支离破碎的帐本,吐了吐舌头.赶紧招呼客人去了。

    来到他面前,瞧见他脸上和煦的笑容,心里更是—把火,若不是被他搅得心神不宁,怎么会抹坏了风姨的帐本?都是他害的!

    “要什么?”她冲声问。

    丝毫不被她不善的口气影响,杜御莆笑容依然,“来壶茶。”她脸色红润、体态也略显丰盈,显然这几个月过得不错。

    裘纱凌这厢把茶壶重重放下之后转身就要走,他唤:“慢着。”

    她转头,双臂环胸,瞪着双杏眼看他。

    哼!隔了好几个月才想要求她回去?门都没有!如果不让他三请四求,教她的面子往哪里摆?甭说风姨了,连厨房王妈、跑堂小李都会笑掉大牙呢!

    “请给个杯子,谢谢。”他咧出白牙,文雅的说。

    气死啦!裘纱凌操起墙边木棍,又快又狠的击向他,在周遭一片吸气声中,木棍落下,他座旁的椅子也随之断成两半。

    “丫头!”风寡妇斥道。

    裘纱凌头也不回的说:“这把凳子多少钱?扣我薪饷好了!”他还是一派从容甚至连眉毛都没挑一下,她气极了,拔高声音吼着:“出去,悦来楼不做你的生意!”

    刹那间,客栈里的客人全争先恐后的夺门而出。

    风寡妇转身,厅子空荡荡的,只剩他们三人,她辛苦建立的名声、悦来楼的前途哪!

    “风姨如果不介意,御莆为悦来楼题块匾额可好?”

    “好好好!”风姨大喜,冲到他面前,“你可曾帮其他店家题过款?”这小子比丫头懂事多啦,不枉她暗地相挺!

    杜御莆微笑摇头。

    “太好了!有宰相大人独一无二的题款,我悦来楼要发了!”风姨笑得花枝乱颤,“记得喔,什么宾至如归、天下第一美味的尽避全写上去;唔,就题个‘天下第一客栈’吧!悦来楼绝对当之无愧的!”

    “御莆知道。”

    “风姨!”裘纱凌不悦的跳脚,“我还在生气耶,你居然阵前投敌!”

    风寡妇眯起眼睛斜斜望她,冷笑,“是谁打坏我一张凳子?”

    “我说过会赔的!”气势稍微低了些。

    “是谁赶走全客栈的客人,害我得喝西北风?”

    “…”裘纱凌低头不语。

    “是谁成天闯祸,要老娘跟在背后操心?”风寡妇语调越来越高亢,裘纱凌的头也越垂越低。

    “风姨,”杜御莆出声相救,“可否让我们谈谈?”

    风寡妇捂着嘴轻笑,“都是自己人了,你怎么说我怎么做。”说完便扭着腰走向柜台。

    “不公平!”裘纱凌小声嘟囔。

    “我想你。”

    她抬头,迎向他幽邃的瞳眸里,心里有些窃喜,嘴上却不肯承认,“想我?那么久才来!”语气里满是娇嗔。

    风寡妇在她身后猛打暗号,要他别出卖她,杜御莆不着痕迹地用眼神示意要她放心。

    “我有派人来寻过,来人说没有你的消息。”

    她想起确有此事,态度也软化几分,嘴上却仍不饶,“哼哼,只来一次就想打发了?”

    他笑,将她揽进怀里,她只微微抗拒,便乖乖偎在他怀里,贪嗅着他身上干净的味道。

    “我以为你会去找易梦仪,派人上易府几回,偏偏大门深锁,他也不知行踪。”

    “我去找他干嘛?那又不是我家!”

    瘪台内的风寡妇拭拭泪,这丫头!不枉她疼她一场了。

    没感动多久又听见她接着说:“再说风姨比较有钱,不来白吃白喝岂不是太对不起她了!”

    风寡妇险些不支倒地,这个死丫头!

    “你骗我!”她想起心里的芥蒂,他还没给过交代呢!“竟然没跟我说你是宰相!”

    他拥着她,将头放在她肩上,“在你面前,我只是爱你的男人。”

    这句话很受用,她唇畔勾出笑花,“不管!你骗我就是不对!”

    杜御莆淡淡的说:“你也没有老实说出你的身世呀!”怀中的人儿一震,“譬如…这悦来楼似乎藏着什么秘密…”之前不问,并不代表不怀疑。

    风寡妇吓出一身冷汗,女人国的秘密就要不保了吗?

    假装没看出她们交换心虚的眼神,杜御莆若无其事的说:“当然,我是不会跟你计较这等小事的,你说是吗?”这会儿问了,也不是非要答案。

    风寡妇拼命使眼色,裘纱凌才闷闷开口:“那咱们一笔勾消。”

    还不够?接收到风姨眼底的讯息,她补上一句:“以后可不能拿这问题压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答的。”

    “不管你来自何方、悦来楼有何秘密,我只知道你是我心爱的女人、悦来楼是你的娘家。”笃信她们不会对朝廷造成影响,他也就不在乎她拥有小小秘密。

    风寡妇吸吸鼻子,真是个好男人!

    裘纱凌突然想到,嘟着嘴说:“我不喜欢你娘!”

    杜御莆无声叹气,“她以后不会再找你麻烦,就连盈盈也嫁人了。”

    她仰头,不放心的说:“我只是不喜欢她,了不起少碰面就是了,别因为这样就破坏你们母子的感情喔!”

    他笑了,“你真善良!”拉着她起身,“我们回家吧!”

    裘纱凌点头,露出大大的笑颜,“走,回家!”

    风寡妇走过来,鼻头红红的,“丫头,有空捎个信来,让我知道你平安。要是再吵架了,劈劈相国府的凳子便好,不必大老远回来,明白吗?”不舍归不舍,该说清楚的还是得说清楚。

    “风姨!”裘纱凌不好意思地跺脚。

    杜御莆揽着她的肩,走到客栈外,“风姨,匾额我会派人送来,后会有期!”

    好一对璧人…啊!忘了东西了!

    “你们等等!”风寡妇飞也似的冲进房里,怀里抱着个娃娃匆匆跑出来,将娃娃塞给裘纱凌,喘着气叨念着:“你当什么娘啊,连自己的儿子都会忘了带走!”开玩笑,搁在悦来楼,难不成她还得帮忙把屎把尿!

    沉稳的杜御莆首度出现呆滞的表情,指着在她怀里蠕动的婴孩,不可置信的说:“他是我们的儿子?你居然没跟我说!?”

    裘纱凌抱着儿子,好无辜的眨眨眼,“人家刚刚忘了嘛!”

    风寡妇看这阵仗赶紧撂下话:“你们慢走。”迅速转身走进去,关上大门。

    货物既出,概不退换!管他姓杜的是位高权重的宰相,要退那对母子她可万万不依的!

    杜御莆哭笑不得的叹息,谁教他爱上这么个迷糊蛋!“走吧,娘子。”

    “相公。”风平浪静,裘纱凌甜甜的回礼。

    走没几步她突然转身,走回去拍悦来楼的门,“风姨、风姨!”

    风寡妇从门缝里说:“不开不开!说什么我都不开!你快点跟他走吧!”

    “风姨!你好歹让我拿了娃娃的衣裳再走吧!”裘纱凌好无奈好无奈的说。

    杜御莆朗声大笑,这磨人的小妖精,普天之下也只有他甘之如饴了!



  Tags:御夫娘子  第九章
欢迎各位御夫娘子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御夫娘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御夫娘子》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