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亲爱的……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亲爱的……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亲爱的……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谢上薰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亲爱的……全集阅读  第八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欧氏夫妇一回家就开战。

    “你和汪筠到酒吧,为何一看到我们掉头就走?我以为你们会走过来,我等著为你们介绍,结果你们这一走,害我反而很尴尬,不知道如何解释你们反常的行为。”欧定寰的眉毛不悦地纠在一起。“更糟糕的是,你竟然没回家,又给我躲到汪筠家去,存心教人笑话我是不是?”

    “你若是问心无愧,何必怕人笑话?”柳夜纱寒著脸说。

    “我当然问心无愧,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没有时间陪我看时装秀,却有时间陪走完秀的纪芙玉和范语彤消磨夜晚的美丽时光。”她气愤难平地质问道:“你要我作何感想?”

    “她们有去定秀?这我可不晓得,只是芙玉打电话约我,说有事与我商量,刚好你不在家,我便去了。”

    “原来还是错在我呀?最好老婆天天不在家,方便你应酬红粉知己。”

    “夜儿!”他喝道。

    “你这么大声干么?你心虚,所以故意这么凶想压倒人吗?”老公为别的女人凶她,柳夜纱第一个反应就是气炸了。

    “不要无理取闹!”他的双眼也在喷火。“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明理的人,知道轻重,没想到如此小家子气,看来是我高估了你。”

    “好!下次有男人约我喝酒,我一定欣然赴约,到时候再请你表现出你高贵的风度,明理明是非给我看。”

    “你不要倒果为因,存心惹事生非!”他咬牙道。

    “你陪女人喝酒,叫作有风度,我陪男人喝酒,就是惹事生非?”她怒不可遏。“你以为你是法官啊?欧定寰,有罪无罪全由你裁判!”

    “不要无理取闹,太难看了!”他骂道。

    “你不必凶我,定寰,你真教我心寒。”柳夜纱的鼻子一酸。“结婚前,‘纪芙玉’这名字一直阴魂不散的卡在我们之间,即使你与她真的清清白白,也够教我难堪了。没想到,我们结婚后第一次吵架,又是为了纪芙玉!”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你以为我和纪芙玉有什么?”他一脸森然,为之气结。“这简直是天底下最荒谬的事!”

    “也许你自己觉得没什么,但从旁人的眼光来看,很容易作出暧昧的联想。”

    “你不要胡闹行不行?我和纪芙玉根本不可能!我会和她见面,只是想化解她对前夫的心结,”他心烦道:“你们女人真麻烦,看见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完全不问前因后果,就自己先为丈夫定罪!”

    “那要问你这个做丈夫的,为什么不能使妻子安心?”她轰回去。“你说你和纪芙玉之间没什么,那范语彤呢?她又扮演什么角色?”

    “范语彤?”他微皱眉。“她有什么问题吗?今晚芙玉带她来介绍给我,希望我拉她一把,请她拍…”

    “我不答应!谁都可以,就是不可以请范语彤拍!”柳夜纱气急败坏的说。万万想不到自认为高贵淑女的纪芙玉会和脱星走在一块儿,还是她将范语彤引到定寰面前,太可恶了!侯翠杏说得没错,那种“淑女”来阴的才可怕!

    “夜儿,你闹够了没有?”欧定寰板起脸来冷哼道:“你还没进公司做事,就要管起公司内部的事?对不起,办不到!我已经答应芙玉,给范语彤一次机会。”

    柳夜纱的脸上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反唇相讥道:“我明白了,你当年没有选择纪芙玉,使她远嫁美国却又离婚回来,你心底始终有一丝歉意,所以只要是纪芙玉的要求,你都拒绝不了?就算我反对、我心里难受,你都不当一回事,因为我是既得利益者?”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我只是基于公司需求…”

    “不要自欺欺人!如果不是纪芙玉开口拜托你,你会考虑找一个脱星来拍吗?还是,你原本就对范语彤有意思?”

    “我真要被你气死了!”欧定寰眼中怒光闪烁。

    “恼羞成怒?何必呢!”柳夜纱没好气的哼道:“你知道外面的人怎么传吗?都说范语彤性感无比,直接杀到欧董的床上去,所以才得到这次的机会…”

    “太荒谬了!我今晚第一次见到她。”他对流言嗤之以鼻。“本来这件事由部门的经理负责,若有接触,也是由经理接洽,不可能直接见到我,而是由经理在会议上提出人选,至少三名,然后选出最适当的人选。”

    “而你,选择了范语彤。”她愿意相信丈夫是清白的,但不能不有所顾忌。“定寰,就算我请求你,请你回绝纪芙玉。今晚的时装秀,我在台下如坐针毡,周围的人毫不避讳的窃窃私语,说你已拜倒在范语彤美丽的胴体下…你晓得我的心在滴血吗?我不要人家取笑你迷恋脱星,事实上你也没有,那么你就应该撇清,让谣言停止。”

    欧定寰犹豫了一下,坐下来思考。

    柳夜纱苦笑。“我真不明白,纪芙玉怎么会介绍范语彤给你?”走了一个大胆的侯翠杏,又来一个豪放的范语彤,她真有几分无奈,

    “范语彤是芙玉她舅舅的女儿,在美国时还算相处得不错。”他淡淡的说道:“本来,范语彤回台湾发展,芙玉也不便干涉,只是后来看她作风愈来愈大胆,为了成名甚至不惜一脱,芙玉才想拉她一把,藉由拍的契机,看能不能使她因此转型。”

    “范语彤出道两年,她想帮早该帮了,等人家写真集都拍了才帮?她就不怕有损你的形象吗?”柳夜纱扬眉反问。

    她始终觉得纪芙玉在找机会将她一军,明的报复不成,来暗的使她难受也行。但这种话说出来,定寰更要认定她多疑善护!总之,这是只有女人才体会得出的幽微心思。

    “谣言止于智者!”欧定寰犀利的说:“只要我行得正坐得直,那些荒唐的流言自然会消失。”他不愿被纪芙玉取笑他受流言左右。

    “我说了半逃诩没用吗?你仍然要一意孤行。”柳夜纱气得直咬牙。纪芙玉的魅力真大!“我真的需要检讨自己在你心中的分量,我身为人妻到底算什么?即使被人取笑‘新妇不受宠哪!结婚不到三个月,已经抓不住老公的心,果然,灰姑娘只能是童话故事!’我想,这就是纪芙玉的真正目的。”

    欧定寰皱皱眉峰,没好气道:“每次一提到芙玉,我便动辄得咎,不论我怎么说都没用,你不觉得你的心病很严重吗?”

    “我的心病不是来自纪芙玉,而是你!”她胸中郁怒难宣,大叫道:“你一而再的独厚纪芙玉,教我不能安心,无法坦然看待你跟她之间的友情。”

    “你就有使我安心吗?没有!”他突然转身回房,拿了一样东西出来,摊开手掌,是避孕葯。

    “你没有收好,我才发现你在吃避孕葯。”

    情势突然逆转。

    “定寰,我…”

    “你对这个婚姻没信心,还是不相信我?你明知道我期待早日当爸爸,你却偷偷避孕,不想生我的孩子,你真可恶!”

    “定寰,我曾告诉你,我与‘圣玛莉亚’还有合约…”

    “去他的合约!我赔不起违约金吗?”

    “不是赔不赔的问题,而是信用问题,汪姐对我那么好,我希望好聚好散,留下美好的回忆,等拍完最后一支美白保养品,我会停止吃葯。”

    “可是你瞒著我吃葯…”反正感觉很差。若不是找东西却意外翻到避孕葯,他不会纪芙玉一约他就出去。

    “我没有隐瞒什么,葯就放在抽屉,没上锁,打开就看到了,我若真怕你看到,我会藏得更好。”柳夜纱愈想愈委屈。“我暂时不能怀孕,你又不肯用保险套,除了吃避孕葯,还有其他办法吗?”紧绷的嗓音,泄漏了她欲泣的心情,她甚至怀疑丈夫是藉细故和她争吵,转移他和纪芙玉、范语彤的关系。

    “我不喜欢你吃避孕葯,听说停葯后的半年无法受孕。”

    “怀孕、怀孕、怀孕!”她受不了的叫道:“你烦不烦啊?我真怀疑你结婚只是为了找一个女人替你生小孩。”

    “别告诉我你不想生。”他认为她在无理取闹。

    “我想生,我也爱小孩,但你的态度让我害怕,如今不孕的机率很大,万一我也是其中之一,我生不出来,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或著藉口到外头养情妇生小孩?”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跑进房里。

    “夜儿…”

    欧定寰怔在当场,他们究竟在吵什么?

    他五指爬过浓密的乌发,叹了一口大气,除了莫名其妙就是莫可奈何。

    这女人根本就忘了是为何而吵,怎么扯到这里来了呢!怎么女人就不能就事论事呢?纪芙玉是这样,他老婆也半斤八两。

    呸!他的婚姻可不能出问题,他渴望一个美满完整的家庭,所以才会想生小孩,而且这也是他与夜儿的爱情结晶,谁生的都不行,只能是夜儿!怎么会吵呀吵的,扯到不孕、他外头生小孩的狗屁事去?

    他生气的是她没与他商量避孕的方式,自作主张吃避孕葯,万一吃出问题怎么办?他关心她,她不懂吗?

    他以为他可以创造出一个不吵架的生活模式,他最痛恨他父母生前总是吵吵闹闹,把家搞得像战场。

    他真心爱夜儿,夜儿也真心爱他,这样还不够吗?或者,每对夫妻都需要不断的沟通?

    “不管如何,一定要‘今日吵今日毕’,不能将不愉快留到第二天。”欧定寰认为自己比父母有智慧多了,决定向老婆输诚,吐出一连串的爱语,换来天下太平。

    他想通了,正准备进卧房,门却自己先开了,柳夜纱拖著她心爱的LV行李箱走出来,泪痕已乾,但那股小孩子的拗性又跑出来了。

    “我暂时住到别墅去,等欧氏企业对外宣布代言人的名单出来,我看了满意,自然会回来。”她不妥协道。

    欧定寰内心哀嚎,又不得不告诉她。“回家前,我刚把芙玉送到别墅去,还有,我忘了告诉你…”

    “不要再说了!”柳夜纱为之抓狂。“你居然‘金屋藏娇’,我恨你!我恨你!”她气愤地把行李拖回房里,砰地锁上房门,今晚已没有和解的余地了。

    欧定寰为之傻眼,他又做错什么啦?等他想通了,差点捧腹大笑。

    “这个小醋坛子!”他莞尔。

    眼见房门深锁,他只有睡到客房去,一切等明天再说。

    但隔天一觉醒来,非但没有雨过天青,反倒风云变色…老婆不见了!

    “糟糕!”

    欧定寰连忙拿起车钥匙,追了出去,

    柳夜纱一夜辗转难眠,她深深觉得自己受到背叛,受到伤害,受到严重的侮辱!定寰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对待她?

    不甘心!不甘心!她想问一问纪芙玉,若存心纠缠不休,看不得她与定寰恩爱过一生,当年的纪美人大可奋力一搏,争夫夺爱的大干一场,何苦到今日枉作小人?

    这世间没有走不通的路,却有过不了的情关?她们挖心掏肺来爱的男人,竟是同一个人,这纠葛没完没了。

    “我不要这样子!定寰是我的丈夫,我们才是合法夫妻!”柳夜纱握紧方向盘,胸口点点刺痛起来。她想与丈夫平凡安定的过一辈子,也不可得吗?

    “不。女人不是弱者,我今天就要把问题解决掉!定寰心软办不到的事,就由做妻子的我来当坏人。”柳夜纱一张失眠的脸,早已被化妆品妆点得漂漂亮亮。端著一张憔悴的睑,还没吵就输了,她不会那么没智慧。

    到了欧家别墅,管家由厨房跑出大厅迎接,身后跟著千娇百媚的纪芙玉。

    “你果然在这里。”纱纱没想到这女人竟气定神闲的面对她,看来还一夜好睡呢!丙然三角恋里,最吃亏的永远是结发妻。

    “没法子,昨晚你老公送我来的,我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纪芙玉一副无法忘情的无奈。

    柳夜纱暗自咬牙,气得好半晌没法子开口。

    “不要眼露凶光的瞪著我,我不是狐狸精。”纪芙玉偏著头笑嫣嫣的。

    “没人说你是狐狸精,你的道行还不够,藏不住狐狸尾巴。”柳夜纱以奇特的眼光看著她。“你生来好命,父母有钱,兄姐争气,而你也乐于当个让父母激赏的‘淑女’,举止有礼,温柔谦和,一家人都完美极了。可惜的是,原本预定与欧氏联姻的美事吹了,被我这个乡下小土妹抢定了如意郎君!你心里恨不恨我,我不知道,但肯定不可能喜欢我。你身为名门千金的自尊心千允许你一哭二闹三上吊,你只能很有风度的另嫁他人,而且一嫁就嫁到美国去。我是不是该感谢你?不,我认为那不干我的事!你从来也没有积极的表现出来你对定寰的感觉。”

    “你到底想说什么,欧夫人?”纪芙王平静地问。

    “你为什么离婚我无权多问,然而,你若存心纠缠我丈夫,故意让我难看,那我也不能沉默以对。”柳夜纱的口气认真了起来。“我听定寰说了,你介绍范语彤给他,要他提拔范语彤。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这绝对行不通!外面的流言流语已经很难听了,你存心让定寰的好形象毁于一旦是吗?”

    “唉!唉!”纪芙玉大大的叹口气,申诉她的冤枉。

    “定寰是我的丈夫,我不能让人伤害他的名声。”

    “我如果一定要定寰提拔范语彤,看他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的?”纪芙玉半挑衅的语气,像把既准且利的刀子,刺向柳夜纱的心窝、

    是啊,昨晚定寰仍坚持不被流言左右,柳夜纱的心隐约抽痛起来。

    “定寰一定会听我的,因为他主动向我求婚,又等了我六年。”拚命的,她在内心为自己打气。

    “我若一心一意想当欧夫人,你也未必准赢。”纪芙玉一吐多年怨气。“我偏要定寰采用范语彤当代言人,怎么样?我长这么大就任性这一次,不行吗?”

    “不行…”

    柳夜纱出口的同时,背后一个响亮的男子声音也一同响起,默契好到不行。

    “定寰!”纪芙玉垂下眼睑掩饰她真正的情绪。

    “芙玉!”欧定寰很正经的说:“你的任性如果会伤害到我的妻子,那就不行。现在我正式拒绝你,本公司不采用范语彤当明星,很抱歉、”

    “真的吗?”柳夜纱的眼睛闪了闪。“定寰,你改变主意了?”

    “我怕老婆跑掉啊!只好拒绝朋友的请托。”欧定寰爱怜地拧了老婆的鼻头一下。“下次别再一大清早就不见人影,老公的心脏会负荷不了。”

    柳夜纱的眼睛好亮,整个睑庞焕发著一种耀眼的光晕。定寰终究是站在她这边的,当著她的面拒绝了纪芙玉,她好满足,一夜的不安转眼烟消云散了。

    “朋友?”纪芙玉淡雅一笑。“是啊!你始终把我当朋友,好恼人的关系,害我曾经不断地自问:我哪里不够好吗?”

    “你够不够好,应当由展力行来评断。”欧定寰神秘地笑笑。“怎么样?过了美好的一夜,我可以再叫你一声表嫂?还是纪小姐?”

    表嫂?柳夜纱又是一奇。

    “你真过分,欧定寰,为了你老婆,一大早就上门捉…”纪芙玉停住口,怪不好意思的,“捉奸”一词并不适用。

    “这小子专门欺负亲戚。”爽朗的男声由楼上传下来,赫然是昨天在服装秀会场大力为纪芙玉捧场的男人。

    “瞧你今天心情多好,完全没有喝闷酒那时的孬样!可想而知,吃得很饱吧!”欧定寰瞅住他,语带双关的调笑。

    “少来!你明媒正娶,天逃诩可以抱著老婆睡觉,我才羡慕呢!哪像我,要想止饥,还须纪大美人可怜可怜我哩!”

    “不正经!”纪芙玉红著脸嗔道,然后又嫣然一笑。“不过,能教柳夜纱寝食难安一下,我心里舒坦多了。”

    “没想到你这种人也会使坏。”柳夜纱不由得抿抿唇,想笑又笑不出来。

    “人生不仿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纪芙玉凉凉的说,也是因为重新获得幸福,才能以开阔的心胸去看待“欧定寰的妻子。”

    柳夜纱哑口了,却也开始试著以不含敌意的眼光看纪芙玉。

    “夜儿,我跟你介绍。”欧定寰笑著对妻子说:“这人就是我表哥展力行,有本事把老婆气走,却又死皮赖脸的妄想‘败部复活’,而这位不幸的女主角,正是纪芙玉纪大美人!她被展力行缠到受不了,找我出去商量对策,而我基于胳臂不往外弯的原则,也为了日后耳根子清静,只有昧著良心大力鼓吹展力行的好处,顺便将她载来别墅往虎口里送,只求他们别再来烦我了,赶紧结婚,滚回美国吧!”

    展力行对纪芙玉说:“你看吧!我就说这小子最没有人情味。”

    “你不要得了便宜又卖乖,你自己也是有事求亲友,没事连个影儿都没有!”欧定寰对他们笑了一笑,“我今天特地介绍我妻子给你认识,顺便告诉你,别墅再借你使用一周,要是你有本事速战速决,我认了,继续借你‘度蜜月’用。不过,我知道那是天方夜谭!”

    欧定寰得意的转头对柳夜纱说:“老婆,再忍一忍,我们下个礼拜又可以回来度周末。你说,今天想去哪里走走?”

    “入宝山岂脑普手而回呢!”柳夜纱绽放如释重负的笑靥,跟著老公的步调起舞。“反正闲著也是闲著,不如留下来观察他们之间还有没有其他问题,一次给他解决掉,省得烦人。”

    “好主意!老婆,你不愧是我的知音,而且心地善良,有人饥己饥的精神。”

    “放大镜呢?家里有没有预备?”

    “做什么用?”

    “检视他们之间的爱情啊!要知道‘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不用放大镜检视,怎能防患未然?”

    欧定寰好欣赏老婆损人的功力,拍掌附和,两人往餐桌前一坐,等著享用早餐,顺便笑望展力行和纪芙玉,巴不得看他们有更亲密的举动。

    柳夜纱心中的疙瘩全没了,可是,欧定寰干么不一开始就解释清楚?害她抱醋狂饮,他以为很有趣吗?

    在玫瑰花园里散步时,她忍不住质问他?

    欧定寰先是大笑,后来看老婆噘起嘴,才收敛笑容。

    “我真的是不爱管亲戚的事,要我讲嘛,我更懒得讲,没光彩,”他抿了抿唇,“我们家的亲戚,婚姻幸福的少,有问题的一大堆。”

    柳夜纱懂了,他也是不幸福婚姻下的祭品,早早被送往美国留学,难怪将人情看淡了,毕竟没有人喜欢常常听人吐苦水。

    她觉得自己更爱他了,爱他成熟又干练,爱他也有软弱的一面。

    “定寰,你是心甘情愿放弃范语彤这位代言人吗?”她怕他秋后算帐。

    “我今天一早醒来没看到你,吓了一大眺,猜想你一定是跑到这里来,急忙开车赶来,就在开车途中想通了,我何苦为了别人的老婆而得罪自己的老婆?别人的老婆又不给我上床…”

    柳夜纱捶打他,他哈哈大笑。

    “这是事实啊!所以我就放弃了,反正女明星多得是。”

    她的心里浮饼一湾暖流。

    “那…你会不会很在乎我生不生小孩的事?”

    “夜儿,在我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人,孩子是夫妻相爱的结晶。”聪明的男人绝不犯第二次同样的错误。“你比孩子重要多了!”

    “真的吗?我也是,我以后也会把最重要的老公摆在第一位。”通常说这种话的女人,生完小孩后,都是小孩第一,老公第二。

    不过现在,甜蜜话说再多也不嫌腻。

    “定寰,我们一定会幸福的。”她握紧了丈夫的手,灿烂的笑容给予他无比的幸福感。

    “我就喜欢你这点,夜儿,你是‘幸福’的代名词。”欧定寰温柔笑道。

    徜徉在骄阳下的花园小径,纵然无语,两颗心依然开出爱的花朵。

    心中有爱,一切都美丽。

    到了下个周末,展力行与纪芙玉借欧家别墅举办结婚茶会,破镜重圆,办得简单而隆重。

    柳夜纱已能握住纪芙玉的手,互相祝福…

    一定要幸福喔!

    【全书完】



  Tags:亲爱的……  第八章
欢迎各位亲爱的……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亲爱的……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亲爱的……》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