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汉女倩怯 > 第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www.internet-marketing-cafe.com最快更新!无!


     口口声声说会说服王爷到她房里来,结果她一连等了几天,连个鬼影子也没看见,想来都是那女人的推托之词!



    丁盼盼打发掉婢女,并将房门深锁,确定无人打搅后,便拿出书符工具,那张在白日时婉约优雅的面容,此刻意透着森森的阴气。



    上次的作法为什么会失败?那女人不但没有离开王爷,还怀了身孕,难道是她学艺未精,法力不够?不过,这次不会了,既然分不开他们,就只有毁了那女人,永绝后患!



    “赵云萝,你就跟着你腹中的孩子去死吧!”她掏出一方摺好的锦帕,打开之后,里头是几条乌黑的青丝。



    她熟稔的画了一道最为歹毒的夺魂符,并在符纸后面写上仇家的姓名、住址和生辰八字之后,将青丝缠在符纸上,然后念着咒语,并将符纸烧化…



    “砰!”房门冷不防的被人硬生生的踹开,也惊动了专注在作法中的丁盼盼,让她连湮灭证据的时间都没有。



    “王、王爷?”她不可思议的惊叫。



    巽磊怒的双眼像是要吃人似的瞪着她。“果然是你!”



    “我就说她嫌疑最大了。”木齐儿看一眼桌上的“证物”,这下她再也抵赖不掉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王爷这下相信了吧!”



    他怒吼一声,“你这个邪恶的女人…”



    “王爷…啊!”丁盼盼的头皮被大掌整个揪紧,吃痛的叫嚷。



    “走!”巽磊就这么扯住她的头发,一路拖到前厅去。



    丁盼盼声泪俱下,哀怜的低位,“王爷…奴婢只是好玩而已…没有伤人的意思…请王爷相信奴婢…”



    “住口!”他无法容忍任何人伤害他的妻儿。



    王府里上上下下开始议论纷纷,没有人料到一向娴淑文雅的女子竟然懂得那些邪术,而且还用来害人,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大家全被她给骗了。



    “你好大的胆子…”巽磊将她摔进厅内,指着她的鼻子,鄙夷的怒咆,“不但用计嫁祸他人,好除去异己,还一次次的想陷害福晋,本王绝不饶你!”



    她止住泪水,沉痛的抬起丽颜,“主爷,奴婢会这么做,只是因为太爱你了,爱到不可自拔,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巽磊鼻翼张合,双眼喷出怨焰,“本王现在看到你只会想吐,真亏老福晋这么相信你,还不停的替你说好话,想不到你却是包藏祸心…”



    “哼!依奴婢来看,她简直是心如蛇蝎。”木齐儿乐得在旁边风点火。



    丁盼盼恨恨的斜睐着她,“木齐儿,你现在可得意了,你今逃谠我落井下石,以为就能得到王爷的钟爱吗?别作梦了。”



    “你错了,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得到王爷。”木齐儿笑说。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丁盼盼冷嗤。



    木齐儿将两手叉在腰上,哈哈一笑,“老实告诉你好了,我从来就不是王爷的侍妾,王爷每回到我屋里,只有喝酒,小寐一下就走了,从来没碰过我。”



    丁盼盼不可置信的圆睁美目,“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在咱们科尔沁部已经有喜欢的男人了,当初为了族里,不得不献给皇上,后来皇上又把我给了王爷,幸好王爷明理,并没有强迫我,还答应不久后便让我回蒙古去,为了报答王爷,我就帮他暗中监督你们三个,这样明白了吗?”木齐儿说得眉开眼笑,“而且自从在宣孃屋里发现草人,我就开始怀疑你了。”



    丁盼脸膛上惊疑不定,“不可能!我并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就因为你表现得太完美了,我就觉得好奇,天下哪个女人不会妒忌,而你丝毫不曾有过,所以,我才特别留意你,后来王爷便派人收买了过去曾经服侍过你的丫环,果然查到你对这类邪门的符咒法术颇有兴趣,还瞒过家人偷偷学过,现在你无话可说了吧?”木齐儿可拽得很。



    听完,丁盼盼已经将下唇都咬出血了。



    巽磊怒气高扬,“你还想狡赖?”



    “不错,宣孃房里的草人是我放的。”那愤恨的双眸、怨毒的神情,冰冷的射向伤透她心的绝情男人,对自己的行径毫无悔意。“我刚才烧的那张符咒叫夺魂咒,不用多久,阴差使会将赵云萝的三魂七魄拘到地府里去,王爷和那个女人这辈子别想长厢厮守…”



    “该死!”他急怒攻心的掐住她的脖子,“我要杀了你…”



    她喉头被紧紧扼住,两眼翻白,坑谙气了…



    “磊哥哥,够了!”两条柔软的双臂由后面抱住他,瞬间让原本的怒火滔天渐渐缓和下来。“我求你不要杀她…”



    巽磊飞快的松开虎口,转身将泪眼蒙胧的爱妻拥进林里,“我不是要你待在房里,你怎么跑出来了?”



    “答应我别杀她。”云萝潸然泪下的。



    他将她紧紧的楼住,就怕又失去了挚爱。“她一再的想害你,要我怎么放过她?云萝,我办不到。”



    “我不怕她作什么法,就算阴间的鬼差来了,我也不会跟他们走的。”她绽起痴情的带泪笑颜,“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不想看见你杀人,就算是咱们为未出生的孩子积点福吧!”



    深吸一口气,巽磊将她的话听了进去。“好,我可以烧她不死,不过明天一早,我便马上进宫面圣,请求皇上做主,撤去丁有为的官职,让丁家从此身败名裂!”



    丁盼盼凄厉的尖叫,“不…王爷,这件事和我爹无关…”



    “养女不教,岂会和他无关?”他不再容情的沉喝,“来人,先把她带下去关起来,等候明天处置。”



    “喳。”侍卫衔命道。



    云萝倚在那具温暖的男性胸膛上,心中百感交集。“真是没想到…我以为可以和她做对好姊妹…”



    “你现在知道了吧?”他心情大好的笑着,“木齐儿,这次多亏你了。”



    “只要王爷别忘了答应奴婢的事就好了。”想到可以跟久违的爱人重逢,这段日子的等待也是值得的。



    巽磊咧出个大大的笑容,“本王说话算活,而且也希望天底下有情人能终成眷属。”说着,和云萝两人深情相对,让木齐儿觉得自己很碍眼,想快快门人。



    “王爷,不好了!”方才的侍卫冲了回来,下跪请罪。“丁泵娘她…她撞墙自尽了!”



    三人都愣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



    “唉!”老福晋欲振乏力的瘫在躺椅上,一连叹了好几口气。



    她怎么会看走了眼?居然以为丁盼盼是个规规矩矩的好姑娘,谁晓得会出这种祸端来,要是当时巽磊真娶她做侧福晋…如今想来真是可怕!



    “老福晋,您的气色不好,喝口参茶吧!”婢女恭敬的奉上茶。



    把眼皮一闭,老福晋又是叹口气。“我喝不下。”



    原本想让儿子讨个与自己较为贴心的侧福晋,没事可以和她作伴,现在可好了呗!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婢女为她抓着龙,服待这位老主子也有好些年了,主子的心思多少摸得出来。“老福晋,其实王府上上下下对这位相晋相当满意,她既不嚣张跋扈,也不侍宠而骄,对所有人都很亲切,而且奴婢也看得出她很想跟老福晋多接近,好表达孝心。”



    “是吗?”她存疑的问。



    “奴婢是站在老福晋这边的,若不是实话,哪敢随便乱说。”



    老福晋对于媳妇儿的想法有些动摇了。



    “唉!说真格的,我心里也是明白,可是想到为了她,这些年来,连我亲生的儿子都和我疏离,记恨着我这个亲娘,心里想的、嘴里念的都是她,难免会吃昧。”



    婢女在心里偷笑,“老福晋终于承认了,其实相晋是个好女人,就看您给不给她机会表现了,若您待她的态度好一点,王爷自然曾慢慢的跟您热络起来,就像过去一样,不就皆大欢快了?”



    “唉!看来我不接受这个媳妇儿也不行了。”她笑叹。



    “老福晋能想开,事情就好解决了。”



    老福晋心情明显好转了,“只有这样了,把参茶端来给我喝吧!”



    “参茶都凉了,奴婢再去端碗热的。”婢女将凉掉的茶碗撤了出去,才踏出房门两步,就被突然窜出来的人影吓了一大跳。“你--你不是季姑娘吗?”



    误打误撞的闯进红萼楼的季湘楞愣的瞅着她看,“你认识我?”



    “季姑娘,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快回北苑去!”



    季湘嘴里碎碎念着,“我不要回去,我要找人…”



    “这里是老福晋住的地方,不可以随便乱闯,走开!不然我要叫人了…”季姑娘怎么整个人像疯了似的,且居然没有人发现。



    季湘听到敏感的两个字。“福晋?福晋住在里面?”



    “喂!你要干什么?我都不能进去了…”婢女气急败坏的想挡住她的去路,最后连手上的托盘和碗都给她撞倒,摔破在地上。“你疯了是不是?再不走我要叫了--”



    “走开!”季湘眼神转为凶狠,“我要找福晋…我要报仇…”



    婢女失声大叫,“来人…呃!”腰腹霍然一阵剧庙,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就见一把利剪插进体内,殷红色的鲜血慢慢扩散开来。



    “都是你不好,不让我去找福晋…”她将利剪抽了出来,顿时伤口血如泉涌,婢女旋即不支倒地。



    一脚跨过婢女的尸首,季湘推开门板,在上头烙下骇人的红色血手。



    听见“呀!”的开门声,老福晋懒洋洋的抬起花白的螓首,“外面是怎么回事?做什么叫那么大…啊!”当她定睛一看,进来的不是熟悉的面孔,而是一个满手鲜血的女人,手中的利剪还滴着鲜血,说有多骇人就有多骇人。



    老福晋颤声的喝道:“你、你想干什么?”



    “你是福晋?”季湘摇头晃脑,似乎不确定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那个坏女人究竟长什么模样,她不太记得了。“你不是福晋?我要找福晋报仇--替我的孩子报仇…”



    老福晋背靠着墙壁,全身发抖的失声大叫,“来人啊!救命…”



    “你就是那个环女人!我要杀了你…”



    “救命啊…”老福晋吓得心跳快停止了。



    季湘反握利剪就扑上去,“你去死!”



    “啊…”老福晋全身僵硬,干脆闭上眼睛不敢看。



    “你这个坏女人不要睑,抢走我的王爷,快把王爷还给我…”季湘抓住腿软的老晋,手上的利剪在她跟前挥动。“不然我就给你死。”



    老福晋一口气喘不上来,眼看就要晕厥了。



    这时,房外有人发现尸体,陡地声尖叫,一阵混乱当中,有人赶去求救,有人则冲进来察看。



    “住手!”前来请安的云萝目睹老福晋遭到挟持的一幕,脸上的血色倏地刷白,“不要伤害我婆婆…”



    乍然见到媳妇儿,老福晋忘记害怕,下意识的想赶她离开危险,“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



    “我怎么能走?”云萝两腿频频颤抖,但还是勇敢的跨进屋内,“你是季姑娘对不对?有什么误会可以慢慢说,不要冲动,先把剪刀给我。”



    季湘脑子里仍然浑浑噩噩,“我不能给你,我要为我的孩子报仇…”



    “云萝,你快出去!”老福晋一面担心被刺到,一面急得大叫,“不要忘了肚子里的孩子,走…”



    云萝不断摇头表示她办不到。“婆婆,我不能!”



    “福晋抢走了我的王爷,她是坏女人…”季湘疯疯癫癫的低喃,“我要杀了她,王爷就是我的了…”



    她这才明白季湘这么做的理由,想来也是为了一个情字。“季姑娘,你抓借人了,她不是福晋,我才是。”



    老福晋大为震撼。“云萝,你在胡说什么?”



    “季姑娘,我是福晋,你不是要杀我吗?”她屏住气息,连眼皮都不敢眨,“我在这里,你快放了她。”



    季湘呆呆傻傻的斜照着她,“你是福晋?”



    “对,我才是福晋,是我抢走王爷的,快来杀我!”



    季湘扭曲着秀容,咬牙切齿的怒骂,“你这个坏女我,我要杀了你!”



    “快来,我在这儿。”云萝悄悄的退后,虽然很冒险,但为了救人,只有这个办法了。“李姑娘,王爷就快回来了…”



    “王爷要回来了…”她口中自言自语,握着利剪的手慢慢垂了下来,脚步也跟着移动,渐渐踱离老福晋。“我得回房打扮打扮,好迎接王爷。”



    云萝一手紧张的搁在喉头,趁她不注意,又退了几步。



    冷不防的,季湘布满恨意的眼睛又锁定她,“等我杀了你,我就是福晋了--你去死!”话声未落,举起右手,就要往她身上扑去。



    “不准碰我媳妇儿!”老福晋忽地大叫,使出全身的力量冲过去,将季湘撞开,就听见她哀叫一声,趴倒在地。



    死里逃生的云萝奔向老福晋,“婆婆,您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只是吓到而已。”她惊魂未定的上下打量身怀六甲的媳妇儿,“你呢?有没有怎么样?肚子里的孩子还好吧?”



    云萝吞咽一下,惊吓过后,眼泪才不听使唤的往下掉。“孩子很好,刚才好险,要不是婆婆,我恐怕已经没命了。”



    “你这使孩子,为什么不逃呢?”经过生死存亡的一刻,老福晋心里的结已经解开了。“万一伤了你,教我怎么跟巽磊交代?”



    她哭得鼻头都红了。“婆婆有危险,媳妇儿怎么能只顾自己逃命呢?”



    “别叫婆婆,听起来多生疏,你也叫我额娘吧!”



    “额娘…”云萝哽咽的叫道。



    婆媳俩为两人尽释前嫌哭成了一团。



    “季姑娘怎么了?”哭了一阵,她才注意到倒在地上的季湘一动也不动,小心的蹲下身子,不禁捂住了嘴,“她她死了…”



    那把利剪在她撞倒时,正好插在她的心口上,很快的便断气了。



    云萝不忍卒睹的转开螓首。



    “额娘,好歹她也是王爷的人,咱们把她厚葬了吧!”她怜悯的说。



    ***



    巽磊回到王府,想要享受一下爱妻的温柔,却遍寻不到人,他怒气冲冲的来到红萼楼,吃了闭门羹。



    “额娘,该把媳妇儿还给我了吧?”



    老福晋杵在门口,不让他进去打搅她们婆媳闲话家常“急什么?到了晚上自然会还给你,我和云萝还有很多话要聊,你们男人不能听。”



    他大皱其眉,“这是什么话?我为什么不能听?”



    “我说不能听就不能听,你去忙你的公事,等咱们聊完了,就会送还给你了。”说完“砰!”的一声关上门。



    巽磊的鼻子差点被撞歪,愤怒的敲着门,“额娘,开门!云萝…”



    “磊哥哥,你别敲了,我陪额娘聊完了就回去。”细细柔柔的嗓音从里头传了出来,似乎还透着笑意。



    他怔在原地,傻了。



    这对婆媳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好得不像话,感情比亲生母女还要好,反而冷落了他这个做丈夫的,这还有天理吗?



    “唉!”看来现在这座豫亲王府是女人当家,他这个王爷只有认了。



    一完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