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无行浪子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无行浪子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无行浪子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凌淑芬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无行浪子全集阅读  尾篇:不要听你爹地胡说,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五岁的辛辅乖乖坐在游戏室里玩他的乐高积木,一面等他的漂亮妈咪回家。代班保母自己跑到客厅看电视了,正好给他一点时间“深思。”目前问题很大条,可喜的是爹地这几天出差去了,他的秘密暂时还很安全。

    他们家通常是严母慈父。平时爸爸都是跟他一起恶作剧的那一个,出问题的话,两个人一起挨妈咪的罚。可是辛辅知道,要是爸爸板起脸来,连妈咪都不敢不听他的话。

    “我已经和‘霍华葛瑞’的代表约好了,明天在那间新大楼会合…”

    他那雪肤花貌、高贵优雅的妈咪,抱着他三岁的妹妹,边讲手机边踏进玄关。

    若妮把车钥匙一放,抱着女儿往游戏室走来。“老板,相信我,一切都已经约好了…不,我今天晚上不想陪他们出去吃饭,我刚刚才带着女儿从急诊室回来。”

    她顺手把客厅沙发上的外套捞起来,对于一个已经两手满满的女人而言,这是一项艰鉅的任务,但是天下的妈咪都是万能的。

    “…不,小艾没事。刚刚吃晚饭的时候,我以为她把胡椒罐的盖子吞下去了,吓死我,还好去医院照X光,她的肚子里没有东西。”她在脑子里提醒自己,待会儿还得去把那个失踪的盖子找出来。

    “好,明天进公司再说好了。拜拜。”

    她切断手机,走进游戏室里,保母连忙迎上来。

    “麻烦你带小艾去洗澡。”安顿好女儿之后,若妮盘腿坐在儿子身边,亲亲他巧克力色的头发。“对不起,刚才饭吃到一半就急急忙忙跑出去,你有没有把蔬菜全吃完?”

    “有啦。”儿子想到自己刚才被逼吃青豆的惨酷景象,不禁热泪盈眶。“瑞丝说她妈咪也会叫她吃青菜,她都有吃光,所以我也要吃光光。”

    瑞丝是柏特和赵紫绶的小女儿,目前是她儿子眼中的宇宙中心。

    如果开阳不是看中这间房子就好了,宝贝儿子也不会被章柏言的女儿拐去。可是两个孩子相继出生,他们原来的公寓太小了,结果辛开阳东挑西选,竟相中了和章家同一栋的高级住宅大楼。

    偶尔柏特找了麦特和另外一位邻居符扬,还会下楼按他们家门铃,约她老公一起出去喝两杯,美其名为“男士之夜”,辛开阳还真的去了。

    男人的友谊是世上最诡异的东西。

    十分钟后,替小家伙洗完澡的保母怒气冲冲地回到游戏室。

    “辛太太,小艾坚持要换上她生日穿的那件小礼服。”

    若妮叹了口气。

    “她爹地马上到家了,小艾总是盛装迎接她爹地回来,你就先帮她换上吧!”

    “但是,辛太太,小艾睡觉的时间到了,她应该穿的是睡衣,不是小礼服。”保母的神情明显在说:你这样会宠坏小孩的!

    若妮今天惊吓了一晚,脾气已到极限。

    “我相信只有一个晚上而已,不会影响到她完美的人生。等她爹地看过之后,我会亲自帮她换回来的!”

    保母顿了一顿,忿忿地走回小家伙房间去。

    “莫名其妙,女儿是我的,就算我要宠坏她,关你什么事?”若妮瞪着空空的门口。

    幸好明天正牌的保母就销假上班了,她终于可以摆脱这个神经质的代班保母。

    没错,就是要有这种精神!辛辅热情鼓掌。不过爹地快到家了,他得迅速争取盟友才行。

    “妈咪…”儿子吸吸鼻子,可怜兮兮地钻进她怀里。

    “怎么了,宝贝?”

    “你曾经说过,如果是很重要的东西,小朋友不能拿去玩对不对?”

    “没错。”

    “那如果是大人自己拿给小朋友的,就应该不是那么重要啰?”

    “理论上来说,是的,但是还是得看那是什么东西。”若妮可疑地盯着宝贝儿子。“小皑,你做了什么?是不是又把爹地的棒棒糖吃光了?”

    从辛辅有记忆以来,他们家冰箱里总是有一包棒棒糖,不是给他吃的,也不是给妹妹吃的,而是给爸爸吃的。除了他爸爸,谁都不准碰。也所以,从他有记忆以来,他爸爸的嘴角永远咬着一根棒棒糖。

    妈咪说,那是因为爸爸为了他放弃一个很重要的兴趣,她才买那些棒棒糖补偿爸爸。

    “爹地为我放弃了什么兴趣,我怎么没看到?”他曾经不服气地问。

    “那是在你出生以前的事。”妈咪亲亲他的额头。

    看!他还没出生之前的事,他们已经算在他头上了!辛辅忿忿不平地想。

    “妈咪,我弄坏了一样爹地的东西。””辛辅痛定思痛,决心自首。

    “什么东西?”

    “就是一个不太起眼的木盒…”

    慢着,这个问话的声音听起来低低沉沉的,不太像他妈咪的声音…

    “开阳!”若妮激动地扑进丈夫的胸膛里。

    吓!大白鲨回来了!辛辅的头皮开始发麻。

    “宝贝,怎么了?”辛开阳走进游戏室,一面搂着妻子亲吻她樱唇。

    本来坚决强悍无所不能的妈咪,在爸爸的怀里完全融化了,抽抽噎噎地描述今天晚上的惊魂史。

    “…后来小艾一直咳一直咳,我拍了她半天都止不住。咳到最后她整张脸都发紫了,你能想象小艾整张脸变成紫色的样子吗?”她埋进辛开阳颈窝里,泪涟涟地哭诉:“我吓死了,以为她吃了什么东西下去,眼睛一瞄突然发现胡椒罐的盖子不见!我看她一副快窒息的样子,根本什么都不能想,赶紧抓着她开车冲到急诊室去,一进去就大喊,‘我女儿把胡椒罐的盖子吞下去了’…”

    “噢,可怜的宝贝,你一定吓坏了,真抱歉那个时候我不在家。”辛开阳亲亲她发心,用力揉着她的背心。

    “还好X光照出来的结果没事,她一到医院就不咳了。医生检查了一下说,她可能是吃太快呛到了,再不然就是觉得好玩,所以故意的…”

    “故意的?”她丈夫挑眉。

    “对,有的小孩就是会做这种事。他说,病历里有个小女孩每次都因呼吸停止而送到医院来急救,一个月出现好几回。她父母各种检查都帮她做过了,还是找不出原因,最后是小儿心理医生检查出来,原来那个小女呵自己闭着气的。”她控诉地说。“为什么她要这么做,没有人知道。医生说,我们小艾可能也是因为看我惊慌的反应很有趣,才故意一直咳下去。”

    “真是臭小表。”

    “开阳,我不管,你一定要跟你的小情人说,不准她再这样吓人!”她委屈的表情比小女儿更可麟。

    “好,宝贝,我保证一定会跟她说清楚,下次她敢再胡闹,我打她一顿屁股。”辛开阳不住吻着她的唇安抚。

    若妮闻着丈夫令人安心的味道,一个晚上的惊吓在他的安抚下消失无踪,啊!有他在的感觉真好!

    “太太,小艾坚持要绑辫子头。”保母又在大呼小叫了。

    两个大人叹了一声。辛开阳轻咬一下她耳垂,“晚一点再说。”

    其中性感的暗示,让她双颊发热。

    “我去看看她们又在闹什么了。”她羞臊地轻拍他一下,临走前不忘警告:“你女儿没打扮好之前,不准偷看。”

    游戏室里终于只剩下父子俩。

    “好了,小子,你刚才说把什么东西弄坏了?”

    辛辅觉得自己好像探索频道里即将被野豹咬在嘴里的小羚羊。呜,妈咪,我永远会记得你在最后一刻弃你儿子而去的!

    辛辅知道再也躲不过,硬着头皮把那个破木盒交出去。

    这个盒子一直放在他爸爸的书桌里,有一天被他看见了,向他爸爸要来玩。爸爸也没有说不可以,随手就拿给他了。

    结果昨天拿出来玩的时候,他打半天了打不开,用东西敲也敲不开,他就想,不然用摔的好了。

    没想到一摔下去,它果然开了耶。

    不只开了,它整个破了。

    一堆奇奇怪怪的零件唏哩哗啦掉出来,他凑了半天都凑不回去,上帝保佑这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东西。

    “爹地,我可以解释!”抢在父亲发难前,辛辅先声明。

    辛开阳接过那堆破破烂烂的木头。

    “…去帮我拿根棒棒糖来。”

    急于讨好的儿子飞快跑去执行军令。

    瞪了好一会儿,渐渐的,一抹微笑跃上辛开阳的唇角。

    他曾经告诉瑶光,他把宝盒毁了。其实他说谎,他相信瑶光也知道他说谎。宝盒之间彼此互有感应,若其中一个毁了,另外几个人都会知道。

    他没有意思留着它,却一直无法下手毁去它,毕竟这可能代表了他好几世的人生…虽然大部分他已经不复记忆。

    如今,儿子帮他毁了。辛开阳看着那一堆以现在的科技恐怕都很难辨认的零件,心中突然有一种解脱感。

    仿佛他一直在找的结局,自动找上了他。

    “爹地,你的棒棒糖。”辛辅拉拉父亲裤脚。

    “干得好,小子。”他突然拍拍儿子脑袋。

    什么?他不会被处罚?辛辅喜出望外。

    孩子的爹慨然道:“决定了!为了奖励你,老爸把瑞士银行的帐户改成你的名字,后半辈子你尽量做一个花天酒地、一事无成的败家子吧!”

    孩子的娘抱着打扮妥当的女儿,走进游戏室,很不巧正好听到这个不良老爸不争气的豪愿。

    “你要谁当败家子?”

    “呃,咳咳!宝贝,你每次出现的时间都好巧…”

    “宝宝,来,把眼睛捂起来。”若妮温柔地交代两个儿女,等他们照做了,先狠狠地家法惩戒过一家之主后,再把女儿递进龇牙咧嘴的老爸手中,牵着儿子的小手走出去。

    “亲爱的,不要听你爹地胡说,关于你的未来…”

    “妈咪!”她的儿子突然插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希望我未来当个医生,可是瑞丝说她觉得热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所以我已经决定未来要当一个热狗小贩。”

    瑞丝!她的儿子竟然去煞到柏特的女儿,这是怎样的冤孽啊!

    “…好吧,儿子,时间还很长,你还很多机会改变主意。”若妮牵着儿子的手,进厨房吃消夜。

    起码热狗小贩比一个花天酒地、一事无成的败家子强多了,孩子的娘心酸地想。

    【全书完】



  Tags:无行浪子  尾篇:不要听你爹地胡说
欢迎各位无行浪子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无行浪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无行浪子》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