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银兔姑娘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银兔姑娘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银兔姑娘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于晴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银兔姑娘全集阅读  尾声:我们回家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银兔儿吐了吐小舌,知道他想起前几日与她缱绻缠绵之际,忽地跳进一只小白兔,就压在他的身上,他不气才怪!一年前他瞧她伤心兔儿受火烁僧累,炸个半死,才让展管事又买了一群小白兔,哪知它们繁衍的速度这么快,眼下专为这些兔宝宝造的兔子园都不够住了,再这样下去,天香苑只怕要易主了!

    偏他一瞧她可怜兮兮的小脸就没辙了,谁教她是金锁的主子。思及此,不免想起一年前缠绵后的午后,竟然发现圆珠断成二半,里头赫然是一小巧金锁,光瞧上头的巧夺天工,就知这不该是普通金锁。

    记得当时,银兔儿连衫子都是匆匆披上,直接跳下床,冲到他身边,问道:“难不成我就是金锁的主子?亏我当初还盼你等我掉落崖下后,能与金锁的主子共偕连理。”她这话当场把他气个半死,若不是她当时身子还虚,定会将她吊起来打几顿屁股再说。

    她以为他是谁?见一个爱一个?还是花心大萝卜,对她的感情说收就收?可她的下一句话却又打散他的怒意。

    “幸亏拥有金锁的女子就是我。”她笑嘻嘻的缩进他的怀里,仰起兴奋的小脸,指着那金锁上的小字,道:“这上头刻着『开销者,姻缘逃讪』。而你有金钥匙,我有金锁,咱们生生世世都能统为夫妻,我也不备胡心哪日会突然冒出个金锁女子。咱们永远都在一块,你说好不好?”

    唉!她注定是他命中的克星,他哪舍得动她一根寒毛。他当然不知银兔儿的心思;她说了一大堆好听的话,就为那好奇心,悄悄地瞄一眼展无极掌心的小金锁,实在忍不住了…

    “无极大叔,咱们打开它来瞧瞧,好不好?”这才是重点。“说不定里头真有什么天大的宝藏呢?”

    “那宝藏害人不浅?倘若真有,咱们也不会去动它。”语毕,展无极将当日从田宗身上讨回的金钥匙拿出,开那金锁。

    “喀”地一声,那锁洞应声而开。小巧椭圆的金锁竟像一个小圆盒,展无极将盒盖打开,发现在锁洞深处竟有一卷小纸张,薄如蝉翼不占多少空间。

    银兔儿的手小又巧,小心挡苽开纸张,上头画着复随的地图…

    她的小嘴扁了扁,道:“我还当是什么好玩的宝物呢,原来真是藏宝图。”

    展无极只是微微一笑,将地图放回原处,“喀”地合上那金锁。

    “你真不要那宝藏?那姓田的贼子说,那是富可敌国的宝藏,倘若让你寻到了,说不定你可以当皇帝呢!悍佳丽三千人,你爱什么美人都有。”

    他瞧她噘起嘴,一脸醋相,忍不住癌下头轻啄她小嘴,低语:“纵有悍佳丽三千人,又哪里比得上你这小醋桶?财富的宝藏虽对我无用,我却又寻到另一项天贴的宝物。”语毕,她还好奇地追问他究竟又找到什么宝物,直到他拨开她披在肩上的衫子,抱抱她上床亲熀筢,她才羞怯的不再追问。

    金锁之事既然解决,照理说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才是,但时至今日,他心中尚有一疑问。

    成亲一年有余,这丫头究竟何时才不再害羞?她虽敢大胆的挑逗他,但却又时时脸红得跟熟透的蕃茄没两样。

    银兔儿瞧他不把她放在眼里,自顾自地在那儿冥思,小嘴扁了扁,将如意菩萨小心挡芌在桃木桌上后,直接坐在他的腿上,亲热地抱住他。

    “无极大叔,你在想我吗?”她笑嘻嘻道,一点也没妻子相。“我可做了个天大礼物要送你,你要不要?不要的话,我转送人喽?”

    “我不须什么天大礼物,只要你多吃些东西,养胖些就够。”他抱住她那娇小的身子,感觉她又比以往瘦了些,眉头一皱,道:“这几日你胃口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没有,我好得很。八成最近天气大热,吃不下饭而已。”她才不会告诉他,她最近不但吃不下饭,还有想吐的感觉。

    犹记当时她被田宗绑架,三天没吃饭,无极大叔竟让她躺在床上一个月之久,若不是她最后诱惑他,只怕她还不知要在床上躺多久?

    她瞧他一脸担忧,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他的心思,问他:“明儿个我想回白子园瞧瞧大嫂她们,你陪不陪我回去?”

    “小叔在那养伤,我的确是该过去瞧瞧。”

    那日展有容为了李迎姬伤了腿,大夫坦白言明,他是一辈子再也不能行走了。那展有容将自个儿关在房里一天一夜,任谁敲门也不理,直到迎姬硬闯进去,本想骂他几句,劝他努力复健,哪知展有容以言语诱她,先是自暴自弃,而后忽地冒出一句…

    “若有一日,我能以双腿行走,你可会嫁我?”

    李迎姬一呆,直觉道:“我是白家的媳妇,怎能嫁你?”

    “你未与白家长子圆房,仅是童养媳,若是云阳答允恢复你的姑娘身分,你便不再是白家媳妇…莫非你嫌我双腿已残,是个不中用的男人?”

    “不!我当然不是这意思。”

    “唉!我不过试探你,你若不答应,也就罢了。连自个儿喜欢的女人都得不到,我活在这世上又有何意义?你还是拿酒灌醉我,好让我忘去这一生一世都得躺在床上,不得行走的事实。”

    “你…你真愿意吃行走,不再自暴自弃?”

    “这是当然。只要一日我能行走,你就嫁给我?”

    她一咬牙,不容许自个儿再深想,就答道:“成交!”

    就这样,她让展有容给骗了。须知,他向来就不是自暴自弃之人,双腿还在就有希望,他也本打算努力复健,不愿作那一辈子的废人。之前的自暴自弃是为了让她承诺,这一幕他预演了好几遍,云阳是编剧,银兔儿是导演,排演了十次才OK。没法子,为了扮起那丧志的展有容,实在费了好一番功夫。如今有佳人鼓励,已是事半功倍,整日便在那里努力走路,顺便培养感情。他也知迎姬尚未爱上他,只是对他有“强烈的好感”,所以他留在白子园也是为了确保她不会反悔。

    展无极不知这一段测源,只觉小叔要休养为何不回展家别苑,偏赖在白子园?他当然也不知一桩喜事又近了。

    银兔儿看着那如意菩萨,转回话题,笑道:“无极大叔,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你可知这里头是什么?”

    展无极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瞧,道:“前几月,你将金钥匙讨了去,也不说要做些什么,该不是将它藏在如意菩萨里了吧?”

    “正是!”她的鼻子皱了皱,认真道:“我要做些什么,你都猜得到,那还有什么好玩的。我本想给你一个惊喜,打造十二对金锁与金钥匙,个个样式不同,想将它们全送出去,到时外头的人你争渭鹂,瞧,里头我还胡乱画了几张藏宝图,就算他们配成对,开了锁,也能瞧见里头的藏宝图,然后让他们费尽一生一世,去找这莫须有的藏宝地点。”她喜孜孜的再道:“他们认为你没有了金钥匙,就不会再来打搅咱们了。你说这法子好不好?”她期待地子他,分明就是要讨赏。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他轻啄一下她的小嘴,就当给她的赏贴。

    哪知她红着脸摇头,道:“我不是要这个。”见他解开她的衫子,连忙握住他的大手,又羞又急道:“我…我不是想要同你亲热,我是想,能不能…再建一个兔子园,兔子宝宝都没地方住了。”简直不敢看他了。

    “又是为了那群白兔?”听他声音极端严厉,银兔儿吓了一跳,悄悄抬眼看他,却见他似笑非笑,没法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再建兔子园倒也成,不过须先瞧你的表现。”

    “什么表现?”

    “待会儿我让展管事请大夫过来,你可不准再溜。”

    她吐了吐舌,勉强点头道:“可你也须在场,我不喜欢与别的男人独处一室。”

    “这是当然。第二,你须每日喝那补汤…”展无极见她瞪大眼睛,忍不住又亲她的小嘴,道:“第三,你每日陪那小白兔的时间须缩短一半。”

    银兔儿本想抗议,但聪明的脑子一想,也知是他吃起醋来了,连忙欢快的抱住他的身子,笑道:“都依你的。将来我将那一半的时间全用来陪你,那时你可就不准嫌烦了。”语毕,笑嘻嘻的躺在他怀里,亲着他的嘴,摆明了就是…今儿个下午你是属于我的了。

    展无极自然由着她霸占,抱起她的身子便往卧室走去…

    他想起当囊鯚父曾要他十年之内须找到金锁,方能得到一生一世最珍爱的宝物,而他遇上银兔儿的日子正是十年之内。

    如今,他已得了一生一世最珍爱的宝物…银兔儿。

    “我爱你!”银兔儿在他耳边脸红的低语。

    终曲…

    五年后。

    这天,白云阳藉着有事待办,逃难似的离开天香苑,却没料到在回白子园的途中,在忘情湖畔他遇劫了。

    白家男人向来都是短命鬼,现在大概就要在他身上印证了吧!

    “兄弟,只要你将身上值钱的玩意交出,咱们是绝不会伤你半分毫发。”那看似为首的强盗开口道。

    “大哥,他真是男人吗?瞧他脸美肉嫩,说不定是女扮男装,是个货真价实的騒娘们也不一定。”那身后骑着马的大汉色迷心窍地猛瞧着他。

    那白云阳是半句话也不吭一声,在烈阳下像是评估眼前强盗究竟有几分能耐似的,冷漠地打量他们。

    五年来,他的变化甚巨,不仅于外貌、不仅于械˙上。

    今年他虽不过才刚迈入二十三岁,可那械˙上的精明却丝毫不逊展有容。

    思及展家,他不兔想起那天香苑里的小恶魔…那简直是银兔儿的翻版。

    展无极与银兔儿成亲以来,已有二个小孩儿。长男展允极是展无极的小翻版,才不过四、五岁的年纪,严质个性就好似他亲爹,难怪会让小他一岁的妹妹欺负。

    说起那展小银,他的头就痛。她分明是第二号的银兔儿,顽皮的性子常常让他这舅子不敢进天香苑一步,就在之前,她还想骑着他当马玩呢!

    他能不逃回白子园吗?

    一想起白子园,他便有无数的骄做从心里升起。

    五年里,他一手重建白子园,并从迎姬手中接过白家所有的生意。如今白子园已不再是女人国,里头有男有女,是他的家园也是他的骄做。而白家生意在他手里也蒸蒸日上,他虽饱读诗书,却也意外发现自个儿竟是商业奇才,如今谁瞧了他,莫不又敬又惧,谁人不知白家公子一派斯文,却向来只对亲人好,对于其它人是一贯的冷漠。

    尤其他的容貌已不再那般酷似银兔儿。大概年纪稍长,脸庞的轮廓刚毅不少,虽是俊美,却也有十足的男子味道。一旦他冷眼瞧人,也足沂詷得那人屁滚尿流。

    而具有商业头脑的李迎姬又在上个月,出嫁嫁给双腿终于能走的展有容,如今谁敢说白家男人都是短命鬼?

    不过,依眼前这种情况来看,他逃得了吗?展无极虽曾教他几套拳脚功夫,但五年来他的重心全放在生意上,又哪有下过功夫认真学过?

    难不成白家的男人真是短命鬼?

    “大哥,我瞧他既然不把咱们兄弟放在眼里,不如杀了他,再夺他的财。”那强盗开口道,是打定主意要杀了他,抽出大刀,骑着马就往白云阳冲来。

    另外二名强盗见状,也不得不拿出弯刀从另二边冲来。放了这小子,谁知他会不会雇什么杀手来追杀他们?撌民百姓也就罢了,可之前瞧这小子的眼神,分明是有仇必报的家伙,一个心急,干脆赶尽杀绝好了…

    白云阳眼一冷,从靴里抽出匕首,打算来个决一死战,纵使胜算是零,也不该辱了白家声名…

    白家男人真是短命鬼吗?…

    在那弯刀砍来的剎那,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倘若他能活下去,也该是找个妻子的时候了。

    找哪家的闺秀都成,就是千万别找像银兔儿那般顽皮累人的老婆。

    突然,忘情湖畔忽地爆裂起来,像是当初白子园爆炸的光景,“轰”地一声,不知哪儿来的银色强光随着爆裂四射,震昏了他。

    几个时辰之后,他忽地醒来,瞧见黑色的天幕拉下,除了月光外,四处一片黑沈,连那三个强盗…

    “该死!”他瞧了那三名大盗尚在,而且倒地不起,迟疑了会,上前探他们鼻息,分明是已死多时。

    谁杀的?什么时候杀的?既然杀了他们,就是救了他白云阳,何以不出面相见?

    他环顾四周,瞧见他的马儿还在附近吃草,而那忘情湖畔…竟躺着一个昏迷的女人。

    黑色的短发、湖水绿的短衫,还有蓝色短裙,这…这分明是不知从哪儿跑出来的野丫头,竟敢露出赤裸的长腿和玉臂,简直就是不要脸嘛!

    “忘情湖的传说…”忽地,从他嘴里冒出这句话。

    他心一凛,那白家流传的忘情湖传说不正是现下这种场景?

    “胡扯,胡扯?”话虽如此,他还是踢了她几回,确定她尚昏迷,不得已只好将她抱上马。

    “我当然是不得已的,夜深天冷,若是照她这身衫子睡一晚,明儿个天明,不活活冻死才怪…”他喃喃说服自己,忽略这野丫头昏迷时,小脸脆弱的神色。

    他好歹也有点良心,至少让她休息一晚,明天再赶她出门就行了,他也想知道那银光与她同时间出现,究竟有何关联。

    这是他的好奇心…不知从何时染上的好奇心。

    “我们回家了。”他低语,不知是同马儿说话或是和她。

    满天星斗闪啊闪的,像是窍笑白云阳的未来日子…他们踏上征程。

    《全书完》



  Tags:银兔姑娘  尾声:我们回家了
欢迎各位银兔姑娘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银兔姑娘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银兔姑娘》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