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鹰猎君心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鹰猎君心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鹰猎君心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唐浣纱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鹰猎君心全集阅读  第九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接下来的日子,霏君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她每逃诩躲在家里不肯外出,镇日浑浑噩噩的,心绪也纷乱不已。

    这天,她独自一人窝在后花园的水池旁边,怔怔地看着漂满落花的水面。

    水面映照出万里晴空,湛蓝的天空很美,不过她看过更美、更令人心醉的晴空。那是属于爱琴海的蓝,只有在爱琴海,才脑拼到那么深邃而神秘的蓝…

    不知为什么,她疯狂想念着爱琴海的一切,彷佛再不去希腊,她就会窒息而死了。她打从灵魂深处想念那片净土、想念蓝色与白色交织而成的蜜克诺斯岛、想念骡子的铃铛声、想念那温柔的波涛、想念滋味可口的皮塔饼…最想念的,是他…

    泪水掉下来,落入池面,形成小小的涟漪。好想他,好想、好想…用力摇头想挥去他的身影,却让更多的泪水纷纷坠下。

    为什么心会这么痛?她喃喃地告诉自己:“你可以忘掉他的,一定可以,只要给你时间…”

    就像淡忘崔东健一般,她以为只要时间够久,自己就可以淡忘跟他有关的一切,淡忘那一幕幕的甜蜜画面,淡忘当时的笑声,淡忘自己曾经那么畅快地大笑过。

    可是,心房这么尖锐的痛楚是怎么回事?只要一想起荻尧,她的心弦就会一阵又一阵地紧缩,继而强烈地疼痛,痛到她难以呼吸,痛到她几乎要以为自己有心脏宿疾了。

    她悲伤地发现,自己对他用情太深、太深了,深到早就超过了自己的认知,她爱他爱到几乎疯狂的地步了。

    失去崔东健时她很难受,却不会在睡梦中心痛地醒来,不会发现自己泪湿枕畔…

    可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小手抓起地面的落花,一片片地撕扯,就像看到自己被撕裂的心般。

    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啊!她成功地把荻尧气走,成功地让他以为她是个朝秦暮楚的女人,让他以为她要回到崔东健的身边。

    她永远无法忘记,当时荻尧脸上的愤怒表情。她知道他恨她,永远不会原谅她的。但,他为什么生气?她成全了他跟元霏莉,不是吗?

    这几天她足不出户,因为不想知道外面的任何讯息,相对地,她也不知道他是否还在南韩?他离开了吗?会去哪里呢?是西雅图还是希腊?不,别想了,一想到他的事,她整个人又陷入更深的伤痛中。

    抹去泪痕,她想回屋子里,可一回头,就看到元霏莉和金玉爱正朝这边走来。此刻她的心情很不好,不想再看到那对母女,因此干脆闪到一旁的假山后面,痹篇她们。

    元霏莉走得很急,边走边抱怨道:“好了啦!妈,你别再念了行不行?你念得我都快烦死了啦!”

    金玉爱仍旧碎碎骂着:“我怎能不念?我快被你气死了!莉莉啊,鹰副总裁明天就要搭机离开南韩了耶!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有把握让他爱上你吗?可现在却…”

    元霏莉横眉竖目地骂道:“说到这个我就生气!妈,我已经尽力了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我甚至搏命演出,买通那两个小混混,制造出那场假抢劫耶!虽然是串通好的,可是我也真的被拖行了一段路,受了皮肉伤呢!真是得不偿失!”

    假抢劫?躲在假山后的霏君眼神一黯。她早就怀疑那件事很不单纯,疑云重重,果然。

    元霏莉怒气冲冲地继续骂:“是啦,我是成功地把鹰荻尧骗到医院陪我了,而且还一再地跟他强调我是为了保护那个人形公仔才受伤的。可他呢,从头到尾都对我涸仆气,并且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人虽然是守在医院里陪我,可开口闭口都是在打探元霏君那个臭丫头的事、探问臭丫头的喜好,还问我她小时候长什么样子?厚~~气死我了!要不是他条件实在太优秀,我早就翻脸了!”

    金玉爱叹气。“没错啊,鹰副总裁真的太优秀了,简直是万中选一的人。他不但相貌堂堂、仪表出色,家世更是显赫。唉唉,如果你能嫁入鹰家,那我们也不必煞费苦心地想着怎么独吞你爸的事业了。单是鹰家那边,你就三辈子吃喝不尽了!”

    元霏莉大翻白眼。“这我知道,而且我也努力过了。可不管我如何主动示好,甚至一再投怀送抱,鹰荻尧就是对我视若无睹,我能怎么办?我本来是想多赖在医院几天,藉此拖延时间好跟他培养感情的,可他开口闭口都是元霏君、元霏君,我真的快要气炸了!我再也不想自取其辱了,再怎么说,我也有自己的自尊啊!”

    金玉爱扼腕不已。“唉,真是功亏一篑啊!枉费我一直鼓吹你爸促成你跟荻尧,甚至要他把元霏君那个臭丫头嫁给崔东健。本来以为一切都很顺利的,没想到会突然来个大逆转,自从你出院后,鹰荻尧就再也不肯私下跟你见面,甚至一跟你爸爸签完约就打算马上离开南韩。唉唉,好可惜、好可惜啊!”她的表情像是有一座大金山突然从她眼前消失了。

    她猛地抓起女儿的手。“不行!我真的不甘心!我不能让你失去这个金龟婿!走,我们再去他住的饭店试试看,你再多撒点娇,多下些功夫迷惑他,一定要逼他给你一个承诺!”

    元霏莉很受不了地说:“我绝对不要去!妈,我几乎天天打电话给他,他却接都不接,我受的屈辱还不够吗?不管他家有金山还是银矿,我都不想再自取其辱了!与其这样,我还不如去对其他的小开下功夫!”虽然她很爱钱,不过鹰荻尧冷峻的态度让她深切地明白一件事:没用的,这男人根本不会喜欢她,他甚至越来越排斥她了!

    “不行,他明天就要搭飞机离开了,你一定要抓住最后的机会放手一搏!妈的下半辈子可是全靠你了啊!走,跟我来,我们先回房想个好对策。”

    “妈,你到底还顾不顾我的尊严啊?”

    “尊严有什么屁用?钱最实际!别说了,跟我来。”

    不顾女儿的抗议,嗜钱如命的金玉爱硬是把元霏莉给拉走。

    确定两人已经离开后,站在假山后的霏君慢慢走了出来,小脸仍是一片震惊。

    原来如此。

    她误会荻尧了,他根本没有对元霏莉动过心,甚至是日久生情。他爱的一直是她,甚至连在医院陪伴元霏莉时,也一直追问她的事,想知道她的喜好。

    他们的感情并没有不堪一击,荻尧更是不曾背叛过她。尽避外界的诱惑不断,可他的眼医始终只有她,不曾动摇饼…

    愧疚感袭过全身,霏君的身体开始发抖。老天,她好后悔,她觉得自己好糟糕!荻尧如此珍视她,可她居然不信任他,还怀疑他的爱,认为他已经变心,跟元霏莉如火如荼地发展恋情。

    她想起在PUB的那一幕,饱受护火煎熬的她把负面情绪全部都发泄到荻尧身上,骂他不要再假惺惺,并且叫他尽避去跟元霏莉谈情说爱。

    她甚至还抱住崔东健,残忍地宣布因为她忘不了初恋情人,所以她跟崔大哥又复合了,而且佳期已近…

    天!她终于明白当时荻尧的眼神为何会那么愤怒、那么绝望了。因为他对她的爱始终如一,可她却残忍地践踏他的感情!

    “我该死、我真的好该死…”懊悔的热泪淌满脸颊,她真想杀了自己。

    下一秒,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立即拔足奔回屋里——

    穹苍由浅蓝、深蓝,慢慢转为墨黑色,夜幕低垂。

    鹰荻尧站在落地窗前,面色深沈地俯瞰脚下的车水马龙。这间五星级饭店位于市中心的闹区,可以饱览最灿烂的夜景。

    只不过,缭绕一室的烟雾几乎阻绝他的视线。在房里发呆了一下午,他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却无法让心情平静下来。

    明天一早,他就要搭机离开南韩了。

    望着桌上的机票,他扯出一抹森寒的笑。那两张机票好像在取笑他,笑他的天真、笑他被女人狠狠给甩了。

    离开的前夕,他不是没想过要找她,在这个有她的城市,思念特别深、特别难熬。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似乎都存在着她的身影,回忆凝聚成一股最揪心的痛。

    两人曾在对街的餐厅一起吃着“地狱泡菜”,他和她都被辣到哇哇叫,互相取笑对方的脸红得像是关公;在东大门的闹区,两人像小孩子般赖在电玩店里不肯出来,一起玩太鼓达人、玩空中曲棍球、玩投篮机…她的笑声在他耳畔回荡,她发亮的双眸像是最闪耀的星辰。

    可,他也一并想起了在PUB里的那一幕…

    霏君抱住崔东健,坚决地对他说…

    我们会以结婚为前提来交往,也许涸旗就会步入礼堂了。你知道的,女人毕竟很难忘记初恋情人,东健扮对我很重要,我十分依赖他…

    经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后,我跟东健扮的感情更坚定,也更禁得起考验了。也许你涸旗就会听到我们的好消息…

    炳哈哈…风风雨雨?风风雨雨?一直到现在,这四个字还是会让他仰天狂笑,笑到胸口发酸、发痛。

    他鹰荻尧存在的目的只是在催化她跟崔东健的感情吗?他只是她人生中的一段小风雨?

    那么,他们在一起的日子究竟算什么?那些美好的记忆、那些笑语、那些缱绻又算什么?他眷恋她掌心的温度、眷恋她的笑容,可她竟告诉他,旧爱还是最美!她竟毫不犹豫地奔向另一个男人!

    他觉得自己好傻、好可悲。

    “Shit!”狠狠地一拳敲在茶几上。他可是最洒脱不羁的鹰荻尧啊!以前的他最看不起为情所苦的男人了,总觉得天涯何处无芳草,男儿志在四方,何必单恋一枝花?

    可如今…该死、该死!他终于明白,女人真是该死,爱情这种鬼东西更是该死!

    在外人眼底,他可谓天之骄子,是得逃诶厚的金童。他不但出身名门,本身的条件也很优异,不论是学业或事业,都可以交出最耀眼的成绩单。他从来不懂何谓“失落”,可因为她,他第一次尝到了嫉妒的滋味!他发狂地嫉妒另一个男人,嫉妒那个男人可以拥有她的爱,可以理所当然地陪在她身边,可以独占她的美好、她的笑,可以恣意撷取她芳美的唇!

    Shit!他恨不得杀了崔东健!

    烦躁地摇摇头,也许他应该喝点酒,让酒精把自己麻醉,那样,他就可以一觉到天亮,就不会胡思乱想,就可以好好地管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双脚…

    是的,他好怕自己冲出去找她!他好怕下一秒钟就会夺门而出,冲去她家把她抓出来!

    但,自尊心不允许他再做出傻事。她已经选择崔东健了,他再去找她就是自讨没趣,他不想再次在她面前丢脸。

    烦,他真的快闷死了!荻尧拿起电话拨给柜台,吩咐他们送点白酒和冰块上来。然后,他走入浴室,打开水龙头以冷水泼脸,试图让自己冷静点儿。

    才刚洗完脸,他就听到门铃声响起。服务生这么快就到了?这家饭店还真是有效率。

    他抓起毛巾擦脸,懒洋洋地走向门口。

    拉开门后,他没有看到服务生,也没有看到餐车,只看到一顶特大号的大草帽。他的视线往下望,看到草帽的主人穿了一件白色的洋装,脚上穿着一双美丽的蓝色凉鞋。

    凉鞋的色泽好美,就像是爱琴海的蓝,上头点缀着可爱的白色小贝壳。

    蓝与白,正是蜜克诺斯岛的颜色。在那个岛上,几乎只看得到这两种颜色。

    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要罢工了。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开口说话,仅是沈默地瞪着那双凉鞋。

    然后,草帽的主人说话了。

    霏君深吸一口气,把草帽摘下来,怯生生地看着他,指着地上的小行李箱道:“我、我…我离家出走了,你可以…可以收留我吗?”

    荻尧还是面无表情,发梢的水珠缓缓滴落在古铜色的脸烦上,眸光锐利地盯着她。

    霏君额边渗出冷汗,她好紧张、好紧张,好怕荻尧会当着她的面甩上门,或是叫她滚出去。不过最糟糕的是…老天,她觉得此刻的鹰荻尧真是要命的性感!发梢滴着水珠,黑色的衬衫领口大大地敞开,露出健硕的胸膛,颓废中带着致命吸引力。她…她好想拂去他发鬓上的水珠,更想扑入他的怀抱!

    就在霏君紧张到快停止呼吸之际,终于听到他开口了。

    他的嗓音低沈而冷冽,淡淡地问着:“你的手怎么了?”

    “啊?”被他这么一问,霏君才慌乱地轻摀着手臂上的伤痕。“没事,我方才忙着收拾行李,不小心摔了一跤。”

    在后院听到元霏莉所说的话,知道自己误会荻尧后,她就马上冲回房间。当时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她要马上去找他,她要跟他走!不管是去希腊或西雅图都好,她再也不要跟他分开了!

    双手忙碌地收拾行李,但脑子还是非常的紊乱。她不断地想着,马上冲去饭店找荻尧好吗?他一定还在气头上,也许他会不肯见她,或是直接告诉她,他们已经分手了,不要再去騒扰他了…

    会吗?荻尧会赶她走吗?她该如何请求他的原谅呢?一想到自己会永远失去他,她就更慌,胡乱抓起护照和衣服就塞入行李箱里,像一阵狂风似地往外冲。

    结果心不在焉的后果,就是下楼梯时,狠狠地跌了一跤,手臂撞到楼梯的石阶而破皮流血。

    幸好当时只有恩恩发现,她马上帮忙搀扶自己回房间,简单地帮她消毒伤口,贴上OK绷。伤口处理好后,她只留下一句:“告诉爸爸,我要去找荻尧!”接着就又提着行李冲出门了。

    现在被他这么一提醒,霏君低头,这才发现手臂上的OK绷不知何时已经脱落了,伤口又微微渗出血来。

    她觉得自己好糟糕,老是手忙脚乱的。

    他冷漠地转身。“进来吧,我可以把医葯箱借给你使用。”她的伤势令他感到生气。这小女人还是一样的迷糊,压根儿不懂得要好好照顾自己。

    “好…”霏君很不安地跟着走进去,她毫不关心自己手上的伤,眼睛眨也不敢眨地看着荻尧。他看起来还是好冷峻,浑身辐射出的冰霜气息令人发颤,他…不肯原谅她吗?

    打开医葯箱后,霏君再次替伤口清毒,并缠上纱布。

    处理好后,她放下葯水,觉得心头好酸、好想落泪。整个上葯的过程中,她一直偷瞄荻尧,可他就只是冷漠地站在一旁,看也不看她一眼,彷佛嫌她很多余,厌恶她的打搅似的。

    她懂了,一切都太迟了。

    她知道自己好傻、好可悲,早在她抱住崔东健的同时,她就失去了这个男人。

    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心,再痛、再酸,都要强忍着。

    霏君低着头道:“对不起,我走了,以后不会再打搅你了…”

    她闷头就想往外冲,不断在心底疯狂地哭喊着:他不要她、不要她、不要她!她失去最心爱的男人了…

    因为不想在他面前落泪,所以她走得好急,巴不得马上消失不见。

    突然,他冷冽地开口道:“你忘了东西。”

    “啊?”霏君回过头,发现自己的行李箱还放在地上,连忙道:“抱歉,我忘了。”她好糟、好丢脸,居然把行李忘在他的房间!荻尧一定会更加讨厌她,认为她别有居心的。

    转身想拿起行李,一张机票却突地出现在她面前。

    这…?霏君错愕地抬起头,看着手拿着机票的荻尧,一颗心怦怦乱跳,连大气也不敢乱喘,就怕这一切只是幻觉。

    荻尧缓缓地牵动嘴角,脸上依然没有半点笑容,酷酷地道:“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记住准时到,敢迟到一秒钟,我就不要你了。”

    是真的吗?霏君眨眼、再眨眼,眼眶开始发热,可颤抖的手却不敢伸出去接住机票,泪水扑簌簌地坠下。

    “笨蛋!”他长叹一口气,用力把霏君搂入怀中,让衣服吸去她的泪水,恼怒地道:“你真是笨手笨脚的,不是摔到脚就是摔伤手,你到底会不会照顾自己啊?”

    被搂入怀中的霏君泪水更是直流。“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笨手笨脚的…”她何止伤了自己?她最自责的是伤了他的心啊!

    小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他的腰,恨不得把自己揉入他体内,她好怕下一秒他就不要她了。“对不起,我不该无理取闹,更不该怀疑你爱上了元霏莉。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却这么差劲…”

    “对,你好差劲,你这个可恶的女人真是差劲透了,而且又笨、又固执!”荻尧凶巴巴地瞪着她,原本想把她骂到臭头的,可是看见她的泪水却又一阵心痛。唉,她真是他的克星啊!

    温柔地拭去她的泪,荻尧直视她的眼,缓缓地道:“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为何要取悦你的家人吗?傻瓜,这一切全是为了你呀!坦白说,我个人非常不喜欢元霏莉,但既然她是你的家人,我就必须尊重她。在医院陪伴她的那几天,我看得出她是在作戏,也知道她一直拖延时间,不肯出院,并且一直对我投怀送抱。可我尽量压下了自己的不悦,以最大的诚意照顾她。这么做不为别的,我只是想让你的家人放心,让他们知道你要嫁的是一个温柔又有责任感的男人,让你父亲放心地把你交给我,跟我远渡重洋,到海外组成属于我们自己的家。”

    他温柔地摩挲霏君的脸颊,深情说道:“对于你父亲,我是有些愧疚的。因为我即将抢走他的女儿,把他的女儿带到另一个国度。是以,我希望能为你的家人多做一点事。”

    霏君的泪水越掉越多,内心却像是有阵阵绚丽的烟火炸开。噢,她好高兴、好感动!老天爷真的好疼爱她,竟赐给她一个这么优秀又体贴的好男人!

    可她也觉得更加歉疚了。她红着眼眶道:“对不起,我什么都不知道,就只会怀疑你。东健扮的事只是误会,我…我当天气疯了,所以才会抱着他胡言乱语…”前往饭店的路上,她已经致电给崔东健,郑重地向他道歉,并取得他的谅解了。

    她踮起脚尖,主动亲吻他的耳畔、他的脸颊,羞涩却坚定地道:“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知道你是故意把机票的日期选在明天早上的,因为明天就是我的生日。谢谢你给我这么棒的生日礼物…”心房好暖、好甜,甜蜜得几乎要溢出来了。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今年的生日,因为这是最值得纪念的一天。

    两人紧紧相拥,尽情感受对方的气息、对方的温度。分离的滋味太苦涩了,远远超越他们所能承受的。思念把彼此都折磨到形销骨毁,失去对方就像失去了魂魄般,这一辈子,他们再也不分开了。

    偎在他怀中,霏君听到一旁的电子钟发出“哔”的一声。

    凌晨十二点整了。

    她的手紧搂着荻尧,发出最满足的轻叹。能够在心爱的人怀里共度生日,竟是这么幸福、这么甜蜜的感觉。

    荻尧捧起她的脸蛋,蓝眸像是星辰般闪烁,微笑道:“生日快乐!很高兴我是第一个向你说这句话的人。往后的每一年,我都要第一个向你道贺,这是身为丈夫的权利。”语气中满是掩不住的骄傲和喜悦。

    “谢谢!”霏君嫣然一笑,小脸美得像是一朵花。呵,听到他说出“丈夫”这两个字时,她的心像是被灌入糖浆般,甜蜜到几乎融化了。

    噘起小嘴,她再度献上最热情的香吻,任他粗犷的气味完全侵入她的口中,占有她的喘息、她的感官、她的一切一切。

    缘分真的好奇妙啊!也许,早在希腊遇到他的那一秒,就注定了这个有双漂亮蓝眸的男人即将偷走她的心、狩猎她的爱情,一如她也猎走他的心一样。

    爱火在斗室里蔓延着,此情,永不渝…

    【全书完】

    编注:

    (一)关于鹰家老大鹰荻翔的爱情故事,请见采花系列450【EaglesⅠ】《鹰翔万里》。

    (二)敬请期待七月与大家见面的【EaglesⅢ】《鹰且留情》,以及九月推出的【EaglesⅣ】《鹰遥晴天》。



  Tags:鹰猎君心  第九章
欢迎各位鹰猎君心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鹰猎君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鹰猎君心》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