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穿越之开到荼靡 > 第六十六章 奢华的婚礼(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www.internet-marketing-cafe.com最快更新!无!


     大红色的拽地婚裙,金线绣着着的几只金色蝴蝶维妙维肖,仿佛已经活了一样。房间里面全部都已经换成了红色的主色调。窗棂上面全部贴着大红色的‘囍’字。旁边的喜娘不断的说着讨喜的话。铜镜里面的人淡扫峨眉,亲点朱唇,美丽的不可方物。一个不注意,旁边的人扯住了她的头发,吃痛的叫了一声,旁边的小丫头更加的不知所措,忙着低头抱歉了。



    喜娘也不好意思,这个小丫头毕竟是自己带来的人,出了这种篓子,自己的脸上也挂不住,忙开口,可是还没有等她开口,那个女子就说了一句:“不要紧。”



    喜娘有些呆愣,这么多年还没有见到如此绝色的女子,她淡淡的一笑,都像是将人的心魄给摄走了一样,马上一个激灵,自己怎么走神了,马上脸上又挂上讪讪的笑,还好这个主子的脾气很好。



    孟苡涵,端坐在铜镜前面,看见镜子中的自己,马上笑开了,直达眼底。还记得前几天梦见了百花娘娘。其实她的心里面清楚,这次百花娘娘来恐怕是要带自己走。



    “还不愿意回去吗?”百花娘娘问道。



    “娘娘!”她明白不是吗?她应该读得懂自己心里面所想的,孟苡涵没有说话。



    “看来你已经完全的领悟到了,而且你的心境不是开始在慢慢的转变吗?”



    “可是娘娘,能不能再等一段时间,我想等着司空清百年之后再回去。”孟苡涵哀求道。



    很长的一段时间,上方的白花娘娘都没有说话,孟苡涵有些紧张,感觉手心里面全是汗,过了好久,感觉度日如年的时候,终于响起一个解脱的声音:“好吧。”



    白花仙子心里面其实是欣慰的,现在的火莲终于有了心,体会到了爱。



    门被狠狠的推开,抬眼一看这还是曾经的那个一脸阴翳,全是算计的那个风秋汐吗?现在的他眼色澄明,一身儒雅的长袍显得有些飘逸。



    喜娘看见喜房间里面出现了陌生的男子,有些不悦,但是看见男子的眼睛一下就噤了声,显然眼前这个男子是不好得罪的。



    “你怎么来了?”新娘打扮的孟苡涵开了口。



    “来看看你。”语气慵懒,也有些颓靡,径直的走到了她背后,细细的看着铜镜里面的人儿,心思百转,有些苦涩的说:“我还以为你要待在安建越的身边呢!”



    看见喜娘们咋舌的样子,孟苡涵,挥挥手示意她们可以退下了,她们也很懂的眼色,于是不消一会,原本还热闹的喜房里面就已经空荡荡的只剩下了她和风秋汐两个人。



    喜娘走出去的时候摇摇头,看来这个容貌非凡的主子的追随者还真的很多。不过这个新娘真的很漂亮,摇摇头,关上门。



    风秋汐径直的走到满身喜气的孟苡涵的面前,此刻对镜贴黄花的她满眼的幸福绽放不是为了自己,风秋汐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有些窒息。



    孟苡涵看见他瞬间的失神,就摇了摇他,他的手上拿着一个长长的香木盒子,上面的雕刻显得相当的细心,想必这是贺礼吧,风秋汐回过神来,心有不甘的问了一句:“要是当初我对你表明了心迹,你,会不会有选我的一丝可能?”



    孟苡涵的笑僵直在脸上,这个男子啊,她不再忍心伤害。



    风秋汐看的出她的为难,直接将眼前的女子抱在了怀里,将她的额头抵在自己的下颚下面,眼前有些温润,是多久以前她开始进驻自己的心的,风秋汐想大概是自己无意中救了她的那次吧,明明就是如此淡漠之人却又表现出那样的倔强,或者还在那之前吧!



    原本以为她不在了,没有想到她又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其实那时候自己是欣喜的吧,只是没有发现这种欣喜竟会远远的超过了皇位带来的诱惑,是的,如同安建越一样,其实当时自己是有机会的,风秋汐苦笑着,自己现在才发现在自己努力向前走的时候,竟然放弃了这样一片风景。有些酸,要是早一点,再早一点明白,自己就不会错失了,也不会利用初阳,那是心里面的痛。



    “别说。”声音有些暗哑,风秋汐不愿意听见其他的答案,就让自己存着一点小小的私心吧!



    孟苡涵也没有再说什么,她虽然感情方面有些迟钝,但是并不代表她不知道,只是不愿意捅破这层纸而已。



    轻轻的吻了一下孟苡涵的秀发,扬起一张笑脸,刚才的感伤全部隐藏起来。风秋汐说:“风冶现在修了很多的路,各个地方也根据不同的特色种植不同的东西,我想再过不久我们那里就会成为易安最富有的郡了吧,搞得我都成为了一个闲散王爷了。”



    “是吗?那样有机会到处走走吧,视野会开阔很多。”孟苡涵也很高兴,转而一问:“你真的不后悔?”



    风秋汐知道她想要问什么:“当初其实我和安建越最后比试了,我输了,所以那是心甘情愿的。”只不过不是比武,而是围棋,这个只有安建越和他自己才知道。



    孟苡涵点点头。



    接着风秋汐将手里面的东西往孟苡涵的怀里面一塞,然后说:“我走了。”



    孟苡涵点点头,他看见了他眼中的坚决,出了这个门以后他就会真的放下,直到那个有些落寂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了,孟苡涵才打开盒子。



    是一卷画轴,周围有些破旧和泛黄,显然是经常翻阅,缓缓的展开,里面的白衣女子笑颜如花,周围落英缤纷,赫然是自己,孟苡涵慢慢有些紧抽的心,缓缓的放开,这个男子啊,低头,一滴清泪濯花了上面的墨汁。



    喜娘很快就进来了。



    “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喜娘还在叨念着,孟苡涵笑着听,虽然不会有儿孙满堂了,她的身体本来就不是自己的,所以无法孕育孩子,就算是勉强怀上都会像初阳一样,但是司空清说自己不介意,虽然心底还是有些歉意,但是他和她收养了很多的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不是照样可以体会得到天伦之乐,笑了笑,之间喜娘已经为她盖上了喜帕。



    喜帕是半透纱的那种,绣娘在上面用金线绣着腾飞的凤凰。当喜娘初见这张喜帕的时候手都来回的摩梭了许久,眼里闪现着激动的光芒。



    缓步轻移,长长的裙摆就那样拖在身后,府中很安静,都屏住呼吸等着看着新嫁娘的出现而伸长了脑袋。



    孟苡涵没有想到刚出府就看见的是满满一地的花瓣,其实婚礼的事情一直是司空清和管家他们在筹备,一点都没有让她插上手。所以现在眼前的一切都令她相当的感动。



    周围的许多的人的手上都提着土特产,显然是赶来的乡民,满满的站了一街,延伸到远方。



    孟苡涵上了花车,真的是花车,全是用新鲜的花包裹在步撵上。各式各样的鲜花,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将一切都包裹在了梦幻中。



    下了步辇,竟然是安建越来接花车。



    他缓缓的伸出手,接住她的柔荑,淡淡的笑着,顺便将一捧花送到了孟苡涵的手中,孟苡涵现在是完全的明白了刚才司空清为什么没有来接花轿了。



    “你!”孟苡涵有些不可思议,在将手递过去的同时,不免还是叫了一声。



    他握住她的手,就像是握住了满满的幸福,低低的说出心里面很久以来都想说的话:“对不起。”对不起当初我们的错过,眼睁睁的看着她两次披上喜袍却不是为了自己,心里还是有些酸,心里压抑着那种心痛,静静的祝福他们。



    孟苡涵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跟上他的脚步。



    “还有谢谢你让我亲手将你交到他的手上。”然后身影一闪,孟苡涵就看见了前面那个一身喜袍的司空清,如同谪仙一样。



    安建越郑重的将孟苡涵的手交到了司空清的手上,还貌似威胁的锤了他的胸膛一拳:“千万不要让她伤心,要不我会将她抢回来的。”后面一些跟着孟苡涵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一个都义愤填膺的样子。



    “你不会再有机会了。”司空清底笑着看着喜帕下面的孟苡涵。



    周围响起了‘结婚进行曲’。



    “原来前面你问我我们那里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时候,你就准备了要剽窃了。”孟苡涵低声说,但是还是掩饰不了心里面的感动和喜悦。



    司空清低低一笑,没有否认,除了衣服无法理解意外,其他的都是尽量按照她描述的来安排的。



    管家站在我们的前面,一脸的正经的照着一张红色的锦缎上面念着:“司空清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孟苡涵小姐,无论贫穷,疾病,都不离不弃。”



    司空清牵着我的手,没有一丝迟疑:“我愿意。”



    转头来对着孟苡涵问道:“孟苡涵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司空清先生,无论贫穷,疾病,都不离不弃。”



    紧了紧他的手,孟苡涵扬起了一抹笑,开口:“愿意。”



    管家紧了紧手里面的锦缎眼睛睁得有些大,有些小声的念出:“我想没有人反对这对新人结成夫妇,所以现在我宣布他们正式成为夫妻,现在请他们交换信物。”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司空清,口型说着,是你让管家将后面私自改了吧!



    他有些无辜的耸耸肩,然后给我带上了戒子。



    我也缓缓的为他套上了戒子。



    “好了,现在请新郎吻新娘。”原本以为他们会简化这里,没有想到他们根本就抱着看好戏的状态在旁边不住的起哄。



    司空清也是一脸被整的不好意思,脸上布满了红晕。



    只见孟苡涵直接将喜帕自己给揭开,然后垫上了脚尖,在司空清的唇上亲点了一下。然后,孟苡涵瞪了一旁起哄最热闹的烈和佟逸君,洛城啸,心中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会秋后算账,他们一个心惊,都讪笑着,有些后怕。



    其他的人都睁大了眼睛。



    “送入洞房。”在众人的好奇心下,主角被隔离了视线。



    “啧啧,那婚礼你是没有去啊,真的好看的不得了,司空大夫的妻子漂亮的跟仙女似的。”一个小二还在孜孜不倦的谈论着那场婚礼,眼里面全是艳羡。



    “就是,听说,皇上都来了。”大家又说着。



    …



    这场空前的婚礼被人们茶余饭后谈论了月余之久,当年经历了那场婚礼的人都惊叹那是此生看见过的最有新奇也是最奢华的一场婚礼。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