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君剑天下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君剑天下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君剑天下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蛋清一杯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君剑天下全集阅读  第四部 第四十四章 尾声,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剑气纵横,人影翩飞。

    是役,二十万圣国叛军在皇城之下灰飞湮灭,辽西的铁骑和武林盟的诡异士兵们,给他们留下了永远的噩梦。

    血色,染红了大地,几年之内,皇城外的这一片地方,寸草不生。

    普通百姓永远也不能忘记这一天,也不能理解这一天,多少的精壮汉子就这么的消失了,就象他们不能理解皇宫之内发生的事情一样。

    皇族的守护神叛变,所有的大臣全都死于非命。

    幸好的是皇帝安然无恙,南宫家和玉家救驾及时,清君侧得力,功勋盖天,两方的人马迅速进城,控制了朝廷各部,长公主殿下倾心于天池风光多日,不久将起程。

    这就是君剑原本的想法,一切在平静中度过,有什么不好。

    挟天子之令,辽西之骑,江南之兵,横扫一切反对声音,帝国谁人可挡?

    孤独的宫禁,清除了那些留下的残骸后,只剩下少数的几个人了。

    没有专门的避开景阳长公主,君剑缓步走上高台,一边瞒不经心的将自己的想法给抛了出来,凝视着宝座上面的小皇帝,好可爱,怎么看着有点的眼熟,忍不住轻轻的捏了捏他的粉嫩两颊。

    小皇帝小眼睛转啊转,有点的好奇,忽然啊啊的向君剑伸出了手。要抱?君剑的脑门上冒出了几条黑线,小家伙,别过分!

    “不!”一声尖叫响震耳膜,景阳跌撞着向上面冲去,可还没走出几步,便身子一震,再也动不了了。

    君剑恩的回过了头,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她。“怎么,你对我刚才的意思有异议?你可知道,只有你离开,他才能再坐上这个皇帝,国号也才能继续的维持下去,我的条件已经够优厚了。”

    景阳失神的摇摇头:“不,不。你别碰他!”

    啥?君剑哭笑不得,这么大地反应,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再碰小家伙一下,也太古怪了,难道说碰了一下就会吃人么。早知道她对自己的印象极差,却没有想到差到这地步。

    可景阳再也不说话了,只是站在那里狠狠的瞪着他,好象要把他挫骨扬灰一般。

    她这边平静了,可那边却不好说。只能苦笑的看着在玉芝的怀里面拼命挣扎的念儿,挥拳蹬腿白费着劲,她的努力在玉芝地眼中只是小把戏而已。怎么也逃脱不了她的手心。

    念儿眼珠一转,这样下去一点的用都没有,索性拿出了以前娘俩嬉闹的手段,两只小手便伸到玉芝的掖下一阵挠挠,痒地玉芝一笑,手中便松软了不少,念儿顺势脱离了出来,如同愤怒的小猫一般张牙舞爪的向君剑扑了过去。只要他稍微的躲避不及,便会在脸上留下几道的血印。

    玉芝清喝一声:“念儿还不赶紧地住手,再闹下去我可是要生气了,过来让我给你解释。”

    念儿匆忙回头愤道:“你们以前的事情我不管,我也想通了。这些多年您一个人过的凄苦,我能理解。”说着便狠狠地瞪向君剑:“我要惩罚这个负心人,他要是再受不到报复的话,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君剑暗自盘算了一下,负心,这罪名也太莫须有了吧,自己好象还没出过这样的事,有点纠葛的女人全都给交代了,念儿这下又是冒哪一出啊。

    先前不是得到了汇报,这丫头对自己的观点变好了,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内翻了个。

    回去打断那小子的狗腿,居然给自己摆了个这么大的乌龙。

    见到君剑还是一副莫名其妙地样子,念儿几乎气炸了肺,怒喝道:“别在这里装样,那孩子……”

    话还没说完便被景阳的尖声给打断了:“不要说!”

    君剑和玉芝一起疑惑,怎么会有这样的反应,难道说这孩子和他有什么关系不成,抱着这个念头两个人再想那小皇帝看去,心中齐齐一震,都冒出了一个念头,和自己的女儿好象,当然,他们所指的女儿并不是一个人。念儿疯狂叫道:“不行,都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不能说地,难道你就想和自己的亲生骨肉分离不成?”君剑和玉芝惊讶不已,这孩子竟然是景阳所生,可算是一大秘闻,这还不算完,念儿又是指着君剑劈头盖脸地一阵痛骂:“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父亲……”啥,她知道了?君剑和玉芝面面相觑。

    “居然和自己的儿子抢位置,不就是你个皇位么,你怎么能做出来这种事情……”一股气把要说的话全都抛了出来,念儿也呆了呆。

    冷场,绝对是冷场。

    不但君剑呆呆的仿佛木头人,玉咨更是在用谴责的目光看向他。

    “不,和我没关系……”这个罪名承担起来实在是太大了点,根本就没印象嘛,小心的算着这小皇帝的年龄,向前一步步的推算着,冷汗大滴大滴的从额头流下,难道是那场春梦?

    念儿做贼心虚的把头甩到一边,而对上景阳那恨意深重的目光,竟然从中发现了一点点的迷茫。

    明白的差不多了,君剑抱着脑袋呻吟起来。

    玉芝虽然心有醋意,可刚刚和君剑灵魂交流,正在甜蜜的时候,自然不要在这个时候向他发火,只好把念儿拉到一边细细的拷问,眉头却是越来皱的越深,这丫头,也太胡闹了吧,其他的后果且不说,可你为娘添了个大大的敌人啊。

    不孝而三,无后为大,照眼前的这个形势,不认都不行。

    果然,君剑呆呆了一会,忽然踏上几步,将小皇帝扶正,朗声道:“天佑帝国。叛乱止歇,原先的清风帝国已经日暮西山,弊病难除,陈请改国号风清,陛下就是我朝的第一位皇帝……”

    小孩子哪里听的懂他在说什么,不住的在宝座上面乱爬,其他的人都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君剑小退几步。到了大臣朝见地地方,低眉顺眼道:“臣……参见陛下……”

    “作戏!”景阳冷哼了一声。不及。

    远在辽西的南宫孤得到儿子的飞鸟传书后,整个衙门的人急赶向京城,迅速充到各部之中。至于他本人,更是拜为国相,领侍卫大臣,统率百官。

    朝政在一点点的恢复,风清王朝展现了生气勃勃的面貌。兴许是大乱之后必有大治吧,所有的人,都在分外珍惜眼前地和平。

    君剑又恢复了一身轻的状态。带上众人北上,玉芝也在其中,当然也少不了捣蛋的念

    至于景阳,还陪在她的儿子身边,两个人有着不可解决的死结。

    回想起来当初见到大臣们参拜皇帝地情景,君剑偷偷的笑,现在还不是把事实告诉父亲的时候,他的大礼行的亏了。当然也不要做地太过分,随后就通知了景阳,国相已经参拜之礼可免,景阳没说什么就答应了。

    真的不知道以后父亲知道了真相,会怎么追杀自己这个不孝子。

    长出了一口气。自己的事情,都已经做地差不多了。

    唯一感到有点不爽的就是身边的这个小牛皮糖了。只要没有什么外人的话,念儿就马上缠到自己的身边,东东西西的问个不停,自从那天稍微的把真相告诉她之后便一直处于这个状态,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缠地君剑头疼不已。

    向玉芝投以求助的目光,可是她居然视儿不见,甚至还不着痕迹的给女儿加着油,还对他幸灾乐祸的微笑。

    报应,不是么?布召集令,整个帝国之内,所有的江湖人全部向辽西集中,为了防止遗漏,甚至还专门组织了高手在各名山大川仔细地搜索。

    还有大批的盗墓贼也在统一地号令之下专门到那些隐秘的地方挖掘高人留下的秘籍宝藏,来来回回查了有三年之久,直到再也发现不了蛛丝马迹为止。

    这些江湖人全部被集中起来,拉到冰天雪地以军队的方式管理,有异心的和有勇气反抗的全部诛杀,但这样桀骜的人并不多,因为他们的家人也在达到之后送了过来,分隔管理。

    除了在心里面暗骂受骗之外,只能老老实实的听从命令。

    那些管理者们个个武艺高深,是他们所不能及,江湖上面胜者为王,也不敢反抗,更诱人的是给自己展现了美丽的前景,合适的时候会将这些武艺相授。

    恩威交加之下,控制的相当成功。

    此时,新的一批海船建造成功,这些经过训练的江湖人登上后向着原先那批没有到达的地方驶去。

    君剑一个人在书房看着海图微笑。

    同时,大批的匠人和所有功力深厚能削断石头的高手顺着茫茫昆仑南下,据说,那里有着没有边际的高原,是主子定义的天堂。

    选定地址之后,宫主亲自降临,忙乎了三天三夜,才用剑气将一座山峰削出了建筑的雏形,然后就是其他人的事情了。

    帝国之内欣欣向荣,以往在市井捣乱的人无不是有着几招把势,无人敢惹,现在这些人无不莫名消失,一时间之内,治安出奇的好。

    其他的国家却是倒了大霉,就算是远在另一边红毛人的过度也不能幸免,不知道从哪里上来的黄皮肤强盗们,数量之多,几乎有他们军队的数量,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为巨大的强盗团,一路席卷而来,仿佛是蝗虫过境,一点的残渣都不给当地人留下。

    只要是珍贵的东西,无论是黄白之物,还是工艺品,什么都要,甚至连那些深埋地下的各国王室陵墓都不保。被挖了个精光。

    也曾经联合了几个国家的军队去围剿,却没想到这些人出其料的滑溜,大军队来了就一哄而散,小股的马上聚集起来吃下,手段之残忍让人发指。

    渐渐地,各国国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来来去去,不敢动弹。

    让他们稍微有点安慰的是。这些强盗们只是求财,如果没遇到抵抗的话不会轻易杀人,只是,这求的财也未免太多了一点……

    无论城堡修建的多么严实,他们总会从不知道哪个洞钻进国库。有些人甚至连这样的事都省了,直接一跳就上了城墙,为所欲为。

    贵族地骑士们铁罐子似的,根本就赶不上他们的脚步,至于马匹。谁能见过被砍去了四蹄的马还能跑的。

    火炮更不用说,每到一个地方,火药库永远是他们第一袭击地目标。仅有的几门铁炮马上就会被炸成碎片。

    各国的舰队们也在港口纷纷受到袭击,你永远也不知道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到底是不是自己人,往往到了时候他们就会撕下一张面皮,从脚底拿出两根木头,人矮了下去,整个人也一眨眼变成了黄皮强盗,下一刻就会有雪亮的刀锋贴向喉头。

    花费重金打造地舰队们纷纷易主,除了少数几个开船的水手之外全部被抛下大海。

    战舰一闪就变成了运输舰。大批沉重的货物装上船,向着东方驶去,只听得满船地欢呼。

    那些倒霉的国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空了的国库痛哭流涕,也该想想要不要换一换铸造货币的材料了。

    庞大的建筑终于完成了,因为原本是一座山峰。削下来之后就好象一个朝天的尖锥,直冲云霄。看上去格外雄伟。

    当然并不仅仅是外面的巨大,由此进去更是被挖地四通八达,就好象一个地下王国,当初选这个地方也有别的用意,就在这山的底下,有个时时小规模喷发的火山,产生的热量足够生活之后,还可以种出大量地蘑菇,这种工作对那些隐一门的神医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此刻君剑便来到了它地面前,对这凝聚着无数人心血的作品十分满意。

    不但是现在帝国内的精华全在于此,那些源源不断的船队送来更多,把整个建筑给打扮的富丽堂皇。

    进去一看才发觉里面竟然亮无白昼,不禁大为诧异,这光度也太大了一点,与太阳几乎差不了多少,可这里面的事情他一直都安排另一副手做的,没有过问。

    将他连忙召了过来,细问原因,只见他兴致勃勃的指了指天花板上的一个水晶球,道:“宫主,就是因为这个。”

    君剑疑惑,难道是夜明珠,那种东西可是价值不菲,包括从别的国家借来的,现在满打满算也就那么几枚,可那些都是冷光,没有什么大的效果。

    “呵呵,宫主,这些可真的就是普通的水晶球,只不过里面有一点小玩意儿,”那人挤眉弄眼的道,这事可能在宫主的面前大长脸,不由的他不卖力,直着那水晶球边上的银线神秘笑道:“宫主你仔细看看这个到底是通向哪里?”

    君剑被勾起了好奇心,只看见在房子的一个角落居然有个大铁笼子,好象不是用来观赏动物的,里面居然有一个人蜷曲在那,旁边有个魔宫的弟子还一下下的用毛皮包着的细针刺着他,随着惨叫,一抹抹的闪电顺着他的手心留向了水晶球。

    那人兴奋道:“这先一批抓起来的人实在是太有用了,别看他们看上去猥琐,可本事不含糊,不但可以用来烧饭,还能用来照明……”

    君剑无语,以前他们杀人的本事活被用来干什么,恐怕那些人在刚开始就算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

    不过,是挺方便的。

    赞许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吃好喝供应着,别让他们轻易死了,另外,再多找几个年轻的弟子跟他们学学,自己会比什么都好!”

    眉头皱了一皱,耳朵边好象又出现了噪音,是那批不欢迎的人。

    “南宫小友,我们应该交流一下!”说话还象是以前那样咄咄逼人。让君剑心中不快,当场反诘回去:“我可是一直在按我们定下的约定来做,没有什么好交流的吧。”

    “那,你给我们解释一下这里忽然出现地巨大建筑还有这么多人干什么?”

    君剑呵呵笑了笑:“没什么啊,我当初不是说要造个房子住住,还要带些人来伺候我,我记得当时你们是答应过的了。”

    “可是。你这是在讹诈!”那人有点的口不择言了,看样子是被气的不轻。

    君剑朗笑道:“这可是谁都不怨,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现在还是少数。等我要的人全部到了之后你们别惊讶就好。”

    “……”那人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君剑得了便宜还要卖乖:“记得哦,长生秘法到时候一定要交给我啊,我们可是一起在上天的面前发过誓地。”

    再也没有了回话,君剑心怀大畅,哈哈大笑了起来。震的天花斑上面的石屑纷纷向下掉。

    可那些正在忙着的人根本就没受什么影响,宫主大人的怪异,他们可是见地多了。挂冠辞职,家中所有的人都不知去向。

    同年,皇帝亲政。

    全帝国军队秘密调动,又在全境拉网式搜索,所有漏网的习武之人全被揪出来送向一个神秘的地方。

    从此,江湖人这个特定的称呼,就在帝国地境内消失了,当人们不能再迷恋于武力。思想的力量终于显出了他的威力,各种各样地新物品层出不穷,带来了帝国的日益繁荣。

    没有了民间强有力的不稳定因素,国家政局前所未有的开明,史称风清之治。

    不久。摄政长公主景阳积劳成疾,不治。举国大丧。

    不过,据后来的一个走了狗屎运的盗墓贼所说,陵墓之中陪葬品琳琅满目,但长公主的尸身从没踪迹。

    高原上出现了一座金光灿烂的建筑,因为外型特别象一个金字,特被里面地居民命名为金字塔。

    在外面建立一个巨大的的迷阵,不旦外人根本就难以闯入,从外面看,只是一座郁郁高峰,再也难觅原先的建筑。

    随着石门的隆隆下滑,将里外隔成了两个不同地世界。

    他们,消失了……只会在普通人的传说中稍微发现一点影子,也许,经过了几百年,人们会为了自己地渴望假扮传说中的一切,可他们永远也得不到其中的精髓。

    在金字塔的正中央,是君剑他们一家的住所,不但堆积着来自各邦的珍宝,就是他们的油画,也都挂在了墙壁上,其中有些,可以让任何女眷脸红红急忙走过。

    不知道被身边的人反对了多少次,可君剑仍然是乐此不彼。

    日子是有点的无聊,比如现在……

    景阳又是怒气冲冲的进了门,先是脸红红的对这墙上的画扫了一眼,然后便对着君剑喝道:“快下令开门,我要出去看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君剑头疼的抚上了脑袋,哀叹一声,又来了,真的不知道把她也给接来到底是对还是错,反正他自己这么天就没有安生过,扬面就向大床上面一躺,装做没听见。

    可她仍然喋喋不休的吵着,君剑再也忍受不住,半直起身来对她吼道:“一个儿子你吵了多少天了,我让你再生一个成不成?”

    话一说出口,两个人顿时都愣了。

    景阳两眼红红的看着他再也不出声,这样的目光让君剑有点不自在。

    就在这个难堪的时候,念儿也冲了进来,质问道:“师父,你又气景阳姐姐了?”从她知道事实起,一直都在为了怎么称呼这个混帐爹爹而发愁,最后干脆在师兄和父亲当中各取一字,叫的蛮顺口,别人也不会误会,当时,她还在为了自己的聪明沾沾自喜来着。

    君剑的头马上大了,怎么两个麻烦精一起到了自己的面前,这个日子还怎么过。

    赶紧挥出一股劲风将她们吹出门外,最后还莫名其妙的加了一句:“就这么定了啊!”

    人是出去了,可外面叽叽喳喳的声音还是一阵阵的传来,让他心烦意乱,念儿哼声道:“臭师父,每一次都是这招,哎,对了,景阳姐姐,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定了是什么意思,啊?姐姐你别走啊!”

    君剑躺在床上苦笑,忽然感觉有点的不对,背后居然有森森的剑气传来,大惊之下连忙跳了起来:“什么人!”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大了一点,叫的也凄惨了一点,马上从门外头乒乓的闯进三女来,正是玉芝,倩儿青玉她们,慌张齐问道:“夫君,出了什么事情了?”

    君剑愣愣的指了指床上,这可是从西方运来的最大金块,奇怪的是怎么也化不开,一怒之下就把它当作床板来使用。

    将床单一掀开,却见那原本光滑的表面分出一条细细的裂缝,还在逐渐的加大。

    终于,冒出了一段剑尖。

    一众人等愣愣直视,终于整个剑身都露了出来,是噬魂。

    接着,巨大的金块被分成了两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站了出来。

    玉芝惊声道:“爹,你怎么会在里面?”

    不错,好象正是玉矢天,只见他身皮黑色长袍,手中还擎着一个银光闪闪的十字架,边唱道:“主说,应该有光……”

    君剑笑的只打跌,“你算了吧,我们不是什么信徒,这里是武的世界,我的世界……”

    全书完



  Tags:君剑天下  第四部 第四十四章 尾声
欢迎各位君剑天下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君剑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君剑天下》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