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贡品女奴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贡品女奴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贡品女奴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紫苏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贡品女奴全集阅读 分卷阅读 236大结局(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每日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跑到前面去问一下门卫,到底有没有人来要求见她,每天睡前的事情,都必定是对着月亮祈祷,祈祷第二天醒过来能看到他们……

    可是,又十天过去了,萧寒澈与宵儿仍旧是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

    而她的心情,却是在一天一天的等待之中,慢慢的沉寂下来,她的生命还长着呢,等待这一两天,又有何不可?

    而这一等,却是又等了二个月……

    萧寒澈等了她三年,而她,不过是等了萧寒澈二个月……

    等待,已经成了她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事情,每日的奏折,她都交给了各部去批改,她唯一做的事情,便是坐在那个高台之上,望着城门口……

    不过是两个月的时间,她又瘦了很多。

    呆愣的坐在房间之中,门外侍女敲了下门,小声的询问着,“陛下,皇夫选的人的已经到了,让陛下选出几个填充后宫。”

    这二个月来,为了让她从悲伤中走出来,司徒瑞可是做足了功夫,将全南诏年龄差不多的青年俊都召集到宫中,来给她选择,只是因为司徒瑞听信了别人的一句话,若是想要从痛苦中走出来,那就要开始另一段感情。

    南宫絮连着拒绝的权利都没有了,司徒瑞已经越来越过分,只是,南宫絮却是不想要同他在这样的事情上计较,每次都是闲来无事打时间的看着他领着一群人走了进来,那些人们在她面前尽量的表现自己的文采武功,可是,终都是灰溜溜的离开……

    她没有讲话,果然,根本就由不得她不同意,直接的门就被打开了,接着,司徒瑞领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南宫絮动都没动,眼睛是眨都没眨一下,也变没有注意到那群男之中,有一个人握着的双拳松了开来。

    萧寒澈阴霾的脸上终于缓和了下来,他辛辛苦苦找到这里来,却是只是听到说南宫絮皇帝天天与众男1宠一起欢歌笑舞,不免心中就有些气愤,混进这批人当中,他走进来,就是要确定那留言是否为真!

    却是在看到她的那一霎那,看到她不过是三月不见,又消瘦了一圈的样的时候,再大的怒气顿时消了,而周围所有的人都绞尽脑汁的为她献上各种表演,她却是只是愣愣的看着一个方向,眼睛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萧寒澈这彻底明白了,那些不过都是司徒瑞想要取悦南宫絮的方法,可是很显然,南宫絮并不买账。

    他紧绷着的一颗心,这终于放了下来。

    司徒瑞瞥了一眼这个隐藏在暗处的男,其实他再看见他的第一眼的时候,就明白了此人是谁,可是,他眼看着南宫絮一天一天的消瘦,他的心,也就像是被揪在一起似地,他不能拆散他们……

    看着南宫絮继续是看都不看这群男1宠一眼,他无奈叹了口气,终究手指一指萧寒澈,“轮到你了!”

    萧寒澈缓缓走到大殿中央,面上平静,心中却是翻起滔天大浪,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将眼前这个女狠狠的蹂躏到怀中,南宫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仍旧是没有回过神来,萧寒澈咳嗽一声,克制着自己声音中的颤抖,这沉声说道:“皇上!”

    只能看到南宫絮的身影一僵,背脊立马僵直起来,连带着脸部那空洞的没有表情的脸庞,都鲜活起来,她镇定的转过头来,眼神中没有不可思议,没有震惊,没有惊讶,可是手指却微微颤抖……

    是他吗?他终于来了?她就知道,他不会丢下她不管,他不会让她一个人,她就知道,他不会有事的,他答应她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他们说好的会好好的生活一辈……

    下面站着的男,俊逸非常,一身银白色的衣衫,是他们初次见面时他穿的那件,剑眉微蹙,嘴角却是微扬的,即便是这般不张扬的站在那里,身上却是隐约透出一丝王者之气,与在上面高高坐着的南宫絮,不相上下。

    两个人,都镇定的对视着,南宫絮全身软,只觉得,她的苦难终于到头了。

    可是……

    南宫絮突然敛了正了正脸色,装作漫不经心的看着他,“你可有什么表演?”

    高傲的语气,她从来没有这样跟他说过话,而现在,却是以一种皇帝对男1宠的语气说出来的这句话。

    萧寒澈嘴角的微笑抽*动了一下,眉头皱的紧。

    “回皇上,我乃是一介乡村野夫,没有什么艺,是比不上你这后宫粉黛!”语气中的不敬,在场的人们都能听得到,可是,南宫絮却是仿若没有生气一般。

    大家都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男。

    “哦,朕就是喜欢你这样朴实的,留在朕的后宫如何?”

    “皇上以何为聘?”萧寒澈上前两步,眸死死的盯着南宫絮。

    南宫絮站了起来,“以南诏天下为聘如何?”

    他为她放弃了楚国帝位,他为她舍弃了所有,她岂能辜负他?

    “此聘甚好,但是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萧寒澈已经舒展了眉头,嘴角的微笑又挂了起来。

    “请讲。”南宫絮走了下来。

    “我本是有妇之夫,可是内人同人跑了,如今只剩下孤儿寡父二人,想要请皇上为我二人做主,惩治那妇人!”萧寒澈面色凝重的说道。

    南宫絮攥紧了拳头,只感觉自己像是走在了棉花之上,脚下虚浮,从上面到下面,不过是几步的距离,她却是感觉,仿佛走了一辈,终走到了他的面前。

    真的是他,离得这么近,她已经能够闻得到他的味道,仿若是苦到尽头了,她的甜终于来了吗?

    “可是若是那妇人已经知道错了,你也要惩治她吗?”嘴上却是丝毫不服软,南宫絮紧逼,眼眶已经湿润。

    “当然!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惩罚可以,皇上说是吗?”

    南宫絮再也憋不住,嘴角轻扬,一个微笑便露了出来,侧眼看了他一眼,“不知道爱妃要如何惩罚她?”

    明明是笑着的,可是,她泪水却是一下涌了出来……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心酸,幸福,委屈,不满,担忧,齐齐攻上了心头,让她竟然一瞬间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绪!

    萧寒澈嘴角一扬,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便落在了脸上,“我要她永远陪在我的身边,为我为奴为婢,此生只爱我一个人,此辈只服侍我一人,她的心中要只有我,不许看别的男人一眼,不许被别的男人看一眼,不许……”

    南宫絮的手指已经落在了他的嘴上,将他的嘴巴堵上,抿嘴一笑,泪水却是加汹涌的流了出来,直直的流进了萧寒澈的心中,酸涩一下涌了上来!

    萧寒澈握住了她的手,“此生,不许她有一丁点的难过,不许她有一丁点的苦涩!”

    他认真的看着她,仿若能直直的看进她的生命之中,“她以后的生活,要永远幸福乐!”

    这句话一讲完,萧寒澈突然之间将南宫絮打横抱起,径直的向着内室走去!

    周围的人们立马哗然一片,原来原来,原来皇上喜欢的是这等蛮横之人,他们……悔意立马浮现在他们的脸上!

    虽然不懂这个男人是谁,可是南宫絮终于喜欢上一个男人,周围的侍女们立马脸红心跳的低下了头,轻轻的为他们将外门关上。

    萧寒澈抱着南宫絮,南宫絮勾着他的脖,一直看着他,一直看着他,直到萧寒澈将她放于塌上……

    南宫絮的手指,却是一直都没有放开。

    “澈!”仿若仍旧是有些不敢相信般,南宫絮轻声开口询问道。

    “是我!”萧寒澈的脸上,又是露出了他们初初见面之时的微笑。

    “澈!”

    “絮儿!”

    “澈!”

    “絮儿!”

    ……

    也不知道重复了多久,她一直喊他的名字,他一直喊她的名字,当两个人终于确定这不是一场梦的时候,南宫絮再也压制不住近乎三个月疯狂的想念,主动的抬起头来,覆上了他的嘴唇!

    她的嘴唇冰凉,他的却是火热,唇齿相碰的那一刻,就仿若干柴、烈火,哄得一下,所有的漏*点全部被燃烧了!

    手指游走在她的背上,他狠狠的攫取着她嘴中的一切,她的芬芳,她的甜美,无一不吸引着他,无一不诱惑着他!

    狠狠的索取,可是,却是仍旧是不能满足,他反身将她压与塌上,手指隔着衣服抚1摸着她的肌肤。

    “絮儿!”他突然离开了她的嘴唇,低着头看着她,南宫絮已经迷乱。

    三年多没有这样过的南宫絮,只觉得心跳都要停止,害羞害怕之余,却是多的是渴1望,她多少个夜里,思念着萧寒澈的温柔,多少个夜里,想象着若是能有一天被他抱在怀中,如今,这一切,真的都不是一场梦吗?

    她突然间扬起了头,手臂环绕住萧寒澈的脖颈,再次的仰头吻上了他的下巴,吻上了他的侧脸,“澈,这不是梦吗?”

    眼泪却是又流了出来!

    萧寒澈又是一阵的心疼,将她的泪水细细舔舐干净,“不是说以后不许流泪,不许难过的吗?!”

    他的温柔他的语气,就仿若能将任何的冰山融化!

    这样纠1缠之间,南宫絮的衣服已经凌1乱,而萧寒澈的体温也在急促的上升,以前,他也曾经夜夜纠缠与她,夜夜索取,可是却是没有一次,是向现在这样的……让她心动。

    南宫絮第一次生涩的回1应,让萧寒澈已经燃烧的激1情加的燃烧起来,再也把持不住一把撕1扯开身下女的衣领,一抹粉红的抹1胸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仅仅是口中的索取,再也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他低下头,在女身上开始慢慢的撕咬起来……

    大手不安分起来,是在南宫絮的身上来回抚1摸,攻城略地,几下撕扯,南宫絮身上仅剩的一点遮1挡已经被他扔除了帐外。

    春1光乍现,燃烧了萧寒澈仅存的一点理智!

    夜幕降临,他们不知道纠缠了多久……

    直到,她再也没有力气躺在他的身边,枕在他结识的胳膊上,女细细的勾描着男的轮廓,不敢闭上眼睛,仿若一闭上眼睛,这个男人,就会凭空消失了一样……

    而男确是闭上眼睛,仰面躺着,刚刚体力的消耗让他已经有些疲倦。

    “楚国遇刺到底是怎么回事?”女终究还是挨不过心里上的关心,不由得问道。

    男缓缓张开了双眼,却是只是看着床顶,那日的情景,就这样又在脑中浮现。

    萧偌欣缓缓走进了房间,手中端着的茶杯放在了萧寒澈旁边,脸上的微笑,足够掩饰她的慌张,“哥,请用茶。”

    萧寒澈毫不犹豫的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偌欣!”他仰着头,苦笑着看着萧偌欣,“若是杀了我,你能好受一些,即便是你不下药,哥哥也不会动手。”

    萧偌欣手中的短剑应声而落在地上,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全身颤抖着,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早就知道茶中有药!

    就在此时,早就跟随着萧偌欣进来的东离离舒的暗卫冲了进来,一下便向着萧寒澈刺了过去,萧偌欣慌乱之中,本能的替着萧寒澈挡了一下,眼看着那剑马上就要刺入到萧偌欣的身上,身后的萧寒澈却是一下将她拉开,终究刺伤了她的胳膊,却是刺客一下便被萧寒澈打的飞了出去!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而萧寒澈自然便知道南宫絮离开南诏的可能性不太大,他已经再也赌不起了,几天的时间他等得够长了,趁着这个机会,假死与宵儿离开楚宫。

    却是萧偌欣的毒药终还是影响了他,路上耽搁了一些,这来的晚了……

    南宫絮听着萧寒澈叙述,不由得心中又是一阵的酸楚,他这样做,都是为了自己,自己以前总是怪他因为他的权利而利用自己,可是现在,他却是用现实证明了他说的话语!

    将头往他的怀中拱了拱,“你怎么会明明喝了茶,却是没有中毒?”

    萧寒澈宠溺一笑,“这三年来,我时刻服侍着少量的毒药,为了增加自己的抗毒性,现在,我已经百毒不侵了!”

    玩笑的话语,却是再次再次的震撼了南宫絮的心灵!

    即便是他不说,她也知道,他定是三年前便下定了决心来南诏找她,可是南诏对楚国的敌意,让他不得不提防,只是,明里的他可以躲过,可是暗中的,却是防不胜防!

    他,竟然是为了自己,而让自己变成了百毒不侵,这样就可以放心的在南诏生活了吧!

    蓦地又想起了他上次的咳嗽和生病,他体质向来强壮,想必那样的虚弱,也是因为服食了药物的作用吧!

    那么这三年,他,究竟是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

    眼眶又是一红,南宫絮激动紧张的已经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

    一年后。

    南诏皇宫。

    南宫絮疲倦的从朝堂之上走了下来,明黄的龙袍都还没有来得及褪下,就急匆匆的赶到了宵儿的寝宫。

    还没有走进宫门,就听到了房间之中传出来的丝丝的笑声,南宫絮脚步一顿,那笑声立马中止,接着便听到宵儿的咳嗽声,毕竟只是一个小孩,装出来的咳嗽,让南宫絮顿时明了。

    推开房门,萧寒澈与宵儿正愁眉苦对,仿若刚刚的笑声,不是从这里出的!

    “怎么了?宵儿生什么病了?”南宫絮走上前去,却是隐约知道这一对父有什么阴谋。

    “没什么,就是宵儿想念娘亲了!”宵儿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冲到了南宫絮的怀中。

    近南诏诸事不断,全是楚国皇帝萧玉清经常会想出什么鬼主意,然后将南宫絮一忙就是连续几天!

    而这次,她有事连续五六天没有回寝宫休息了!

    但是,宵儿从来不是一个粘人的人儿,而且,即便是南宫絮在忙,也会抽空陪他一起用餐,所以这个想,却是不是一个好的借口。

    冷冷的瞥了一眼一边的萧寒澈,萧寒澈一语不,南宫絮本来是要将南诏权利交给他来接管,可是,一时考虑到他的身份,而是考虑到他的身体,便没有这样做,如今的萧寒澈,完全是南宫絮养在后宫之中的男宠!

    “呀,娘亲,儿臣突然想到,夫大人还等着儿臣去回报功课呢!我先走了!”刚刚还装病的宵儿鬼机灵的一下跑出了房间,走到门口的时候,立马帮他们关上了门,顺便对着萧寒澈挤眉弄眼。

    “朕想,应该不是宵儿想念朕了吧!”

    南宫絮会心一笑,站起身来就要离开,前殿可是还有着好多的事情等着她做呢!

    可是,腰身却是一紧,一个温热的大手,已经握在了她的腰上!

    一年前,南宫絮找到宫中御医,细细的为他把脉,想要为萧寒澈将身体调理好,如今一年已过,也不知道他好了多少。

    转过头来,温馨一笑,她也是,好多没有理会他了吧,不由得一下便坐在了他的腿上,伸手挑起他的下巴,“爱妃身体好些了么?”

    她可以每次都这样叫他,可是难得的是,萧寒澈竟然也极其喜欢这个称呼。

    微微笑着,手上用力,紧紧的握住了她的腰身,“不如皇上来验证一下如何?”

    南宫絮眸光一闪,“朕都等不及要来验证了!”话一说完,反身将萧寒澈压在了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竟然让南宫絮莫名的产生了一些成就感。

    萧寒澈的呼吸已经沉重起来,眼看着南宫絮的头越来越低,越来越低,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可是,等了许久,那熟悉的芬芳却是并没有落下来,不由的睁开了眼睛,只是看到了南宫絮的一丝坏笑。

    南宫絮一个转身,站了起来,脸上的调戏的微笑还未散去,“爱妃原来是这么的迫不及待呢!”

    笑了笑,正要走出去,却是一下又被萧寒澈拉住了手腕,转身就直接看见了他漆黑幽深的眸,南宫絮心口一滞,一个晃神就被萧寒澈又拉回了塌上。

    萧寒澈狉狉一笑,“絮儿原来好这口!”

    一个浅浅的轻柔的吻随着这句话便落在了她的额头上。

    “别瞎闹,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众大臣都在等着我呢!”南宫絮躲开这痒痒的吻说道。

    “絮儿别瞎闹,谁让你惹了虎须的!”萧寒澈却是并不放过她。

    “可是……”

    “我帮你!”

    后面的话语,已经又装换成了呢喃之声,然后这天,南宫絮尝试到了不一样的姿势和感觉……

    自这天之后,皇夫萧寒澈辅助南宫絮处理朝务,萧寒澈处理任何任何事情比着南宫絮是利索严厉,南诏在他的打理之下,也是越来越繁华昌盛。

    其后,在皇夫的大力主张张罗之下,司徒瑞当年娶宰相之女为妻。

    而其后两年,南宫絮之,南宫宵被册立为太。

    同年,南宫絮诞下另一个名女婴,为南诏皇室再添一个血脉!

    南诏皇帝与皇夫相亲相爱,成为南诏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妻,也成为南诏臣民所有夫妻的表率!

    初识漫天雪

    紊心花飞絮

    一朝随贡陷宫闱

    几回梦里归故里

    总想千般护

    终是万般伤

    不因辗转度猜疑

    怜初识一缕香

    晚风凉

    枉凝霜

    繁华倾尽浸红裳

    万帆尽展

    君心依旧醉红妆

    百舸争流过

    红烛共剪伴西窗

    (全书完)

    完结感言:

    紫苏保证这些字都是免费的。

    贡品一文,紫苏终于在211年一月三日的凌晨一点钟敲上了后一个字。

    先,很感谢那些一路上追随紫苏的读者,在这里,为了节省字数,就不一一说明了。紫苏鞠躬,再鞠躬!

    这已经是紫苏的第三本书了,但是,可以说,这本书,是我喜欢的一本书。

    无论女主的性格如何,无论前面的情节多么的虐,但是每一个情节,每一个地方,我都是经心想过的。可以说,每一个情节,都有它产生的故事,不知道大家有多少人喜欢这个故事,也不知道大家有多少人喜欢这本书的文笔……

    紫苏文笔不定性,这本书,是淡淡的忧伤夹杂在里面,会让人看的沉闷,我写的也很闷。

    经常是自己写着写着就哭了,然后有一次还被妈妈骂我神经病,呵呵。

    本书不成功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女主性格不定性,女主与紫苏一样,善辩,但是女主绝对是一个善良的人。二是,因为这是紫苏第一本上架的书,原本定的计划,是写到5万字,但是,紫苏怕浪费大家的谷粒,将文章缩减,而很多人喜欢看萧寒澈与琴絮之间的故事,原本打算琴絮与天奈一起闯荡江湖的一小段,就这样,也删了……

    结局,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满意,但是紫苏想要写这样的一个结局,我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前期萧寒澈利用琴絮,伤害琴絮,可是,当真正面对江山美人的选择的时候,琴絮,无疑是萧寒澈心中的第一位!

    很不舍,很想要一直写下去,可是,事情总是要结束的,就如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紫苏很难过很难过……满脑的琴絮萧寒澈。

    前二本书完结的时候,也没有这本书完结的这么纠结,唉,我现,我是真的爱上了这本很多人嘴中说的极其变态的一本书……

    不多说了,免得浪费了大家的谷粒,嘻嘻。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一下冷王妖妃吧,不一样的风格,演绎的是不一样的纠缠。

    紫苏写书是为了给大家带来乐,可是这本书,从头到尾的虐,紫苏很抱歉,希望结尾处,大家能够喜欢!

    后祝大家的一年里,身体健康,事业有成,心想事成!

    给读者的话:

    竟然修改了好几遍都不给通过,唉,紫苏只能在敏感词之间加1了,希望亲们看的别烦



  Tags:贡品女奴 分卷阅读 236大结局(下)
欢迎各位贡品女奴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贡品女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贡品女奴》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