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傀儡的交易 > 第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www.internet-marketing-cafe.com最快更新!无!


     萨多斯想起了天后曾说过的话,心头不禁想著,以前就常听闻林澈霸道无理,杀人从不眨眼,这么恨他的他,会怎么对他想也知道。

    “你倒是不笨,不过也只对了一半,真正的原因在于,我向来只喜欢强夺,至于那种互惠的交易,我完全没兴趣,怎样,来谈笔交易吧?放心,我不会让你吃亏的,再怎么说你都是我的老师嘛!”他嘴里笑著,可心里在算盘著什么却教人猜不透。

    “少子想交易什么?”

    “傀儡。”

    “傀儡,可我不就是你的傀儡了吗?”

    “以往你是老太婆的,不过从现在超,我要你真正成为属于本少子的傀儡。”

    林澈冷笑道。

    “只要您放了那尔,我愿意交易。”萨多斯不假思索的答应.

    “呵!”答应的这么快,这不太好吧!想不想听冻交易的内容呢?”他狎笑道。

    “听与不听又有何不同,现在的我有反驳的机会吗?”

    “你倒是挺聪明的嘛!”林澈突然转移话题道:“对了,听说你的爱人琵琶别抱了,是不?”

    “爱人?您在乱说什么?我不……”

    明白二字他还没说出口,就被林澈给打断了。

    “瞧瞧,这么紧张的模样,还想说不是爱人关系,这说出去只怕都没人会相信吧!”他脸上一抹邪意,双眼冰冷得让人感到害怕。

    萨多斯摇著头,想为自己和月说点什么。

    然而,在林澈刻板的记忆里,早已认定两人有不寻常的关系,完全不给他任何辩驳的机会。

    “一向自命清高的你,没想到也有那样的过去。”

    他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让萨多斯不解的凝视著他。

    “少子是什么意思?”

    凝望著萨多斯,林澈邪笑一声。

    “这也难怪,连本少子都会心动,何况是那些凡夫俗子,你的魅力可真不小呢。”

    他所说的话,萨多斯是愈来愈不懂了。

    “您到底想说什么?”

    “性傀儡,我要你当只专属于我的傀、儡。”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萨多斯就像被雷击中一般,心跳霎时漏了好几下。

    “性、傀、儡”他直摇著头,像发疯了般的大吼:“不……我不要,我不要啊!”

    “你以为你有说不的权利吗?”林澈强硬的将他压倒在丝被床上,不由分说的便扯下他的衣袖。

    “住……住手,别这样……不要……”

    萨多斯大力的用脚踢开强压在身上的林澈,死命的想跑出去,却被林澈由后头抓住了头发。

    “想逃,没那么容易。”

    “放开我、放开我……”这时萨多斯想起了玉牌,颤抖的手慌忙的由腰间拿起,摆在林澈的面前。 “我…我有这玉牌,您不能动我。”

    林澈狂笑数声,抢下了他的玉牌。

    “你以为这小小的玉牌阻挡得了我想做的事吗?别傻了,以前是为了尊重先皇祖母,我才会一再的忍让,现在……”邪笑一声后,他将玉牌摔了出去,玉脾坠地应声摔碎了。他弯下身来,在萨多斯的耳边低喃:“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不……”萨多斯不停的挣扎著。

    林澈完全不理会他的反抗,拉扯著他的头发来到床边,一把将他抛上床,随后压了上去。

    “你这下贱的性傀儡,别再装了,你不是早就习惯脱光衣服伺候别人了吗?”

    “不要,不要这样对我……求求您……”萨多斯苦苦哀求者,却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放了你,你想得倒好,别忘了,现在的你只是性傀儡,唯一的作用就是让本少子高兴而已。”强拉下他拍前襟,他低身吻著他诱人的肩胛骨。

    “别这样……不要碰我……”泪水由眼眶中落下,萨多斯反抗著,却怎样也得不到想要的解脱。

    抓住那双抵抗的手,林澈邪佞的笑说:“怎么,你喜欢人家绑著你吗?也对啦!你本来就是性虐待的傀儡嘛!好吧,本少子今儿个就先依你的兴趣好了。”

    “不……”双手被禁锢于上方,萨多斯挣扎著,却怎样也摆脱不了.

    “你只能是我的,只能属于我,不管是身还是心,都只能属于我。”

    “不。”萨多斯大声吼道:“我不是任何人的,我的心只属于月,只属于月一人,”

    “月,可恶!不准想著他,不准念著他,不准、不准……”林澈狂吼,不愿承认自己得不到所想要的,更不愿相信眼前之人一心只想者别人。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对他的侵犯,萨多斯恐惧的凝望著他,充满泪水的眼降像在控诉他的背德行为,他语气坚定的说:“我的心永远都不会属于你的.”

    “是吗?哈哈哈……”狂笑毅声后,林澈眼神阴沉的邪笑道:“那么心,我就以后再要,不过身子,我现在就要。”

    “什……不要啊!”

    来不及反抗,林澈强硬的扯下他的裤子,不给他有任何挣扎的机会,高高抬起萨多斯的双脚,便将自己的欲望插人他的体内。

    “啊……啊……”直驱而人的扩张,让萨多斯忍不住疼得大叫,紧抓著床褥,豆大的泪珠应声而藩。

    得不到的救赎,只能任由身上之人像发了疯似的在他的体内来回的深人,狂虐的吞噬著他的全部,一寸寸占有早已伤痕累累的身躯……

    不知过了多久,一具虚弱的身躯静静躺在沾满斑斑血迹与侵蚀后留下精液的床单上。

    林澈为萨多斯解开手上的桎梏,将他抱了起来,用被单随意的盖在他身上,来到寝宫内院深处的阁楼内,将他放在黑沉沉的床上。

    “从今以后你就给我住在这儿,没有我的允许,别想踏出这里一步。”

    随后,林澈离开了阁楼,并吩咐所有人,没有他的准许谁也不准接近愧阁。

    傀阁内一片漆黑,躺在床上的萨多斯如同傀儡般眼神空洞而无神,凝视著窗外的明月,无意识的伸手想触及,却怎样都摸不著。

    “月¨…”

    泪再度落下,屋内只有黑暗与他作伴。

    他想要的救赎谁也给不了,连他最爱的人也一样救不了。

    离开傀阁的林澈又回到了寝宫。

    独坐窗台边,回想著两人共患难的愉快时光,他的内心不禁一笑,可又想起刚才他所说的话,让他的心更是痛苦不已。

    “为什么?为什么不爱我?”对他,他已经完全沦陷,而他的心里竟然完全没有他的存在。

    他的心为何只属于别人,他一点也走不进他的心里吗?

    抬头望著天上的明月,他恨不得将那轮明月给毁掉,不让他再想起那个人.

    “我恨你,为何要夺走他的心?”他对高挂于空的明月怒骂著。

    倚于窗棂,想著自己刚才对萨多斯所做的一切。

    “我并不想伤害你,却不得不伤害你,谁教……你伤我这么深。”他的眼神阴沉,喃喃地道:

    “是的,你伤我如此深,就算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将你的身子留在我身边:因为你是我的,别想逃,一辈子都别想逃。”

    花园里,一群侍女们正做著扫除的工作,不过大家的心都不在工作上,现下的话题正是被关了数日的萨多斯的状况。

    “我说少子真是太过分了,竟然将萨多斯先生给软禁起来,又不是犯了什么大罪,为何要这样嘛!”

    “就是说啊!萨多斯先生好可怜,不过你们有没有觉得,少子自从萨多斯先生不告而别又回来后,整个性格变本加厉的吓人,好可怕,动不动就罚人。”

    “嗯!现在伺候少子都胆战心惊的,生怕一个闪神就丢了小命,唉!萨多斯先生到底何时才会由傀阁出来啊?真教人怀念以前的日子,那时候少子虽然任性了点,倒也不至于乱罚人。”

    说到此,所有的人不禁望向傀阁之处,被关了数日的股则那尔,被几名侍卫押到了书房。

    见到林澈,他马上破口大骂。

    “死家伙,我哥呢,你把他怎么了?”

    “你们先退下吧!”

    侍卫们应声后全退了下去。

    一得到自由后,般则那尔马上上前想给林澈一拳,却被他出声给喝住。

    你要是不安静点,下辈子也别想见你哥哥。”他威胁的说。

    “你………哼!”

    为了要见萨多斯,他也只得先忍住怒气,乖乖的找了张椅子坐下。

    “我有件事要闷你。”林澈开口遒。

    般则那尔偏过头不加理会。

    “我想你哥当过性傀儡之事,你应该很清楚吧!

    ‘你……你竟然调查我哥的过去,卑鄙。”对他的行为,般则那尔极度不满。

    对他的话,林澈并没有多大的反应,继续说道:口诉我,关于萨多斯深爱的雨月的事。”

    “雨月?”般则那尔思索了下,不解的问:”哥是对他有移情的情谊在,可是爱这就不可能,因为哥的心里早就不知道什么是爱了。”

    “你说什么?雨月不是和你哥都被人口贩子给绑走了吗?”他的话,让林澈迷糊了。

    难道萨多斯爱的不是雨月?

    “你在胡说什么,雨月在哥哥被绑的时间里,根本就没有离开过雨族一步,怎么可能被绑走?你不也凋查过我哥,怎么会连这个都不知道?”要真是如此,他可是会高兴的拍手叫好。

    “那月是谁?”

    “不知道。”般则那尔摇摇头。

    “你是他弟弟,怎么可能不知道?”林澈激动的说。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哥从来不愿提起他失踪时所发生的事,我怎么会知道。”般则那尔回想起当时,忧心的说:“哥在被救回来后,自闭了半年多,口中唯一说出的话就是月。白天时不是大吼大叫就是自我摧残,只有晚上对著月亮时才会露出正常的神情:当时老族长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安排他去照顾雨月。

    也不知是怎么著,自从哥见到雨月后,突然变得好像之前的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虽然大家知道他对雨月是移情,不过为了哥哥还下了禁口令,没想到还是止不了流言的外传。月,没有人知道是谁,唯一知道的,也就只有哥一人了。”

    闻言,林澈实在难以置信自己亲耳所闻的事,他竟然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事,而自己却也做了同样的事。

    天啊!他……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多日来,他就像没了心的狂兽,不断的索取自己想要的快戚,不去在乎萨多斯的任何感受,就算他泪满盈眶,也唤不醒自己对他如猛兽般的占有。

    “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何就是控制不了对他的占有?”他的内心不断涌上了自责。

    “你该知道哥讨厌人家破他,只要有更进一步就会恶心得想吐.”

    “这么说,是因为……”

    “没错,哥会吐,是图力他会想起被强迫做性傀儡之事,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他。”般则那尔不讳言的说:“我想你也碰过我哥了吧!放过我哥吧!

    再这样下去,他会受不了.也许……又会回到先前那样|将心完全封闭;更或许,他会选择自杀一途。

    放了他吧!别再折磨我哥了,求求你.”

    “不.”林澈大吼一声.”我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我要得到他的心,只属于我的心.”

    般则那尔轻蔑的笑了出声。

    “哥不讨厌你,并不代表他接受你,这点你应该很清楚。连雨月都做不到的事,你就根本别想。”

    “我会让我所说的话成真的。”

    “是吗?”

    “等著吧!我会让他深深的爱上我,并成为我的少子妃。”

    “你要娶我哥?”他是不排斥断袖之事,不过他只觉得他在痴人说梦,不由得轻蔑的笑道:是吗?”

    对般则那尔轻蔑的口吻,林澈并不以为意,自信满满的说: ”他会爱上我的,而且心只会属于我一人,到时恋兄情结的你,可别有话说。”

    “你倒是挺自信的嘛!到时可别来求我帮助你啊!”是的,只要哥哥幸福,怎么样都好。般则那尔内心不禁这样想著。

    两人就在这样互相默许下,达成了某种的共识。

    月影下,傀阁里,一具身躯静躺于漆黑的床上。

    在月光映照下的萨多斯,犹如真正的傀儡般,没有灵魂、没有情感,只有美丽的外表依然犹存。

    他空洞的眼神仍是直望著天上的月。

    这时房门被打开,一道身影端著点心走了进来,萨多斯依然静静的不动。

    “你又没吃,这样下去怎么行,你真当自己是傀儡吗?”

    萨多斯依然望著月,没有口应。

    “你要用无言对我到什么时候?”见他不搭理,他的神情痛苦不已,却又拿他没有办法。 “先吃点东西吧!俄坏了可不好。”

    正当想扶起他时,萨多斯突然开口。

    “少子,您醒了吗?”

    “什么?”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林澈有些摸不著头绪,不过他的开口也让他开心不已。“你终于肯和我说话了?”

    萨多斯缓缓的坐起身,眼睛终于由望月移向他。

    强装著颤抖的身躯,伪装起害怕的声音,萨多斯语调冰冷地道:“多日来少子只要来此,向来是一句话也不说就将我一把压倒,今儿个却开了口,还关心起我的饮食情况,这不是醒了是什么?”

    对他的话,林澈感到满心的愧疚。

    是的,他近日来就如同他所说,只当他是性傀儡不断的对他索求,不给他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只是不停的占有他。可是,他不懂为何他要说他醒了吗?

    “我……对不起……对你……”

    没等他说完,萨多斯自行插话说:“对我的迷惘醒了吗?”

    “迷惘?”他对他用情那么的深,为何他要如此曲解?“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力我对你的爱,只是一时的迷惑?”

    “爱?”萨多斯不以为意的笑了。“什么是爱,您懂吗?我看您根本不懂吧!

    您不是向来只看外表,而我就如同毒蘑菇一般不是吗?”

    “不……不是,你不是。”林澈激动的说。

    “不是?少子何必说违心之论呢。”

    “我没有。”

    “没有!”萨多斯轻蔑的一笑。“我想少子在知道我曾是性傀儡时,一定有嫌恶过我,觉得我是道貌岸然之人吧!”

    “我……我不否认你所说的,一开始我真的很厌恶,可是……”此时他语气一转: “就算你是挂傀儡,我……我对你的恨还是压不过我对你的爱。”

    “是吗?”萨多斯轻笑一声。“爱,我不懂,因为早在七年前我的心就已经死了,所以我不懂您所说的感觉。”

    “因为月?”他妒忌的道。

    “月……”听见这个名字,萨多斯的神情又恍惚了一下,随后忧伤的说:

    “是啊!月,我最爱的月死了,死在那次的海难上,是我无能没能救得了她,所以我也是该死之人,为何要留下我呢?我也该一同死去才对啊!”

    “不。”林澈闻言将萨多斯紧紧抱著,并大吼道:“不是,不是那样的,你的存在让我感到我真的存在著,如果没有你,也许我才是一个真正没有灵魂的傀儡.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萨多斯轻笑了声。

    “您的爱好简单,现在的您对我只是迷惘,等到醒了,就会又爱上别人了吧!”

    “不是那样的,我的心里只有你,为何你不懂?”对于他的话,林澈的心真的很痛。

    “心!”萨多斯沉默了下,又适:“也许您说的都是真的,不过,我的心再也不会给任何人,它永远只能属于月一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林澈激动的叫道,紧抱住萨多斯的双手缓缓滑落。

    “少子别这样,也许您现在痛苦著,等醒了,就会觉得爱我是件很荒唐的事了。”

    “不,我不要,我可以给你我的全部,当我的少子妃吧!”为了留住他,林澈没了办法,竟想用名分来牵绊住他。

    少子妃?对了,少子没迎娶公主吗?”萨多斯这才想起问道。

    “我退婚了,萨多斯,嫁给我。”

    “少子,您又说笑了。怎么说我都只是个傀儡,还是个男入,要是您真的娶了我,只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如果你在意,我可以力你杀了全天下的人。”

    少子,您将我敦您的法典全给丢到哪儿去了,这样滥杀无辜的您,只会让我更加心寒。”萨多斯指责著。

    我改,只要是为了你,我什么都能改。

    见一向高高在上的他,竟会为了他什么都肯做萨多斯顿时感到一阵心痛,这样迷离的关系,他不敢再停留,愈是难解的纠缠,愈让他感到不安凸子是他选择一种狠心的方法,让眼前之人彻底死心。

    “也许我是对你有所依赖,但是依赖不代表信赖,同情不代表爱情,您这又何苦呢?”他语气冰冷的说。

    林澈听了,突然狂笑数声,然后表情极度痛苦的说:“同情,我对你的付出只能算是同情吗?”

    “我不想骗您。”

    一阵沉默之后,林澈失神的走向房门。

    “从明天起你可以离开傀阁了,不过别想逃离,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说完,他便离开了傀阁。

    一时,屋内静肃。

    萨多斯坐在床上,一脸忧伤的凝视著天上的明月。

    “对您,我只能说抱歉。”不愿被伤害的心,所以他选择了退出。

    一直站在房门外,听者里头情况的般则那尔走了进来。

    “哥。”

    “那尔,你被放出来了,”他的出现,让萨多斯惊讶不已。

    “嗯!”他点了点头。

    多日来,他每见一次林澈,就看得出他的心是愈来愈痛苦,虽然自己并不喜欢他,但是他的真心让他感动,于是暗自下了决心想帮他一把。

    “你的话让他很痛苦呢。”

    “痛苦是短暂的,过了他就会没事的。”萨多斯淡淡的说者。

    其实他比谁都清楚,有些痛苦是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但是他相信林澈对他的爱只是一时的迷惘,并非真的爱著自己。

    “哥,其实你也爱著他吧!不然你不会由著他碰你,更不会说那些话来伤他,哥在害怕什么,受伤吗?

    你真的认为他的爱只会伤你的心吗?”

    他的话刺中了萨多斯的内心深处,真的是爱吗?他不懂爱,但他不愿意再受到伤害的心,让他退却了。

    “爱只会伤人,我想要的是永远的心,而他不可能给我永远,迷惘的他只是对我短暂的迷恋而已。”萨多斯幽然地道。

    萨多斯的心已经再也禁不起任何的伤害,于是他选择了逃避,逃避自己的情,也逃避林澈的爱。

    “哥,你还要将自己封闭多久?够了,已经够了吧!”他不愿再看见他为以前的事而封闭自己。

    “别再说了,那尔,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爱,尤其是他的,我更不会接受。”

    萨多斯语意坚决的说。

    “为什么?”般则那尔真的不明白,明明两人互相爱著,为何一个直逃,一个猛追。

    “因为他的心,只能给别人,我不可以自私的想独占他,你懂吗?身为少子的他不能只独爱一人,这是自古以来的天择。”他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但是他压抑住了,因为自私不是他能拥有的"短暂也不是他所想要的,伤害更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哥……”

    本来已经微被撬开的心,现在又被硬生生的封闭,以为他能开启深沉的心,没想到还是没能开启萨多斯心底的枷锁。

    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两人的身后。

    察觉有人,萨多斯喊了声:“谁?”

    那人恭敬的做了个揖。

    “小的是天后身边的四大护法之一,今日来此是奉天后口渝,接您到天朝参加天祭。”

    “时间到了吗?”也该是永远离开的时候了。

    “哥,你要走?”般则那尔看著他。

    “是的,那尔,你先回雨族。”

    “我回雨族,那哥呢?”

    “我得到天朝取回契约,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我不能不去.”

    “那我也去.”般则那尔紧张的说。

    “我只是去拿回合约,不会有事的。”萨多斯轻声的一笑。

    “可是……”

    “回雨族等我。”

    “好啦!”般则那尔虽然心里有百般个不愿意,但是知道再说也无用,只好应许了。

    “我们离开吧!”

    “好。”

    就这样,三道人影趁著黑夜,离开了林城。

    清早,林澈来到了傀阁,却只见多名守卫昏睡在地,顿感不妙的冲进去一瞧,里头已然空无一人。

    不一会儿的工夫,大殿上,林澈正发著脾气,对那些没有负起守卫责任的侍卫们大发雷霆。

    “可恶!你们是怎么顾的巾竟然连一个人都看不好!”

    “少子请饶命。”侍卫们跪在地上,发著抖说。

    这时,一名侍卫匆匆的走了进来。

    “少子。”

    “什么事?”他怒吼道:”没瞧见我正在审问人吗?”

    “是……是的,不过……天后有手谕要您过目。”

    “老太婆?拿上来。”

    “是。”

    接过手,林澈拿起来瞧了瞧,上头竟写著——澈吾儿:“想来近日心神皆疲惫吧!母后近日闲著无聊,想了一个新的游戏,想在天祭上试试,有空就来玩玩吧!

    对了,忘了说件事,新游戏的奖品,是难得!见的“傀儡”哦!

    天后谕旨看完后!林澈的火气更大了。

    “可恶的死老太婆,竟然来这招。”

    少子,您还要去吗?”一旁的大臣小心的问。

    谁都知道这封信的内容必定与天条之事有关,只是不知为何少子会如此生气罢了。

    “白问,备船。”

    谁都没想到向来不愿出席天条的林澈,这回竟然会答应,大夥儿的内心无不欣喜若狂。

    “是。”所有的人齐声道。

    为了出发到天朝之事,大夥儿全都动了起来。

    大殿上只剩下林澈依然静坐于龙椅上,眼睛望著那被他捏得极皱的纸。

    “别想就这样逃离我,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将你追回。”

    <全书完>

    .. 是文学爱好者的家园,为大家提供各类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