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假如明天来临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假如明天来临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假如明天来临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谢尔顿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假如明天来临全集阅读 正文 假 如 明 天 来 临·第 三十四 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阿姆斯特丹

    八月二十二日,星期五,上午八时

    丹尼尔·库珀和两名被派往监听房间的侦探正在听特蕾西和杰弗在早餐上的对话。

    "再来点儿甜卷,杰弗?咖啡?"

    "不,谢谢。"

    库珀心想:这将是他们俩在一起吃的最后一次早餐。

    "你知道我为何而感到兴奋吗?乘船游运河。"

    "今天至关重要,你却对乘船游运河充满兴趣,怎么回事?"

    "因为船上只有我们两人在一起。你认为我在发神经,是吗?"

    "是的。不过有你在,我也发神经。"

    "亲亲我。"

    接吻的声音。

    她一定感到紧张,库珀想,我希望她心里紧张。

    "说实在话,我真不忍心离开这里,杰弗。"

    "曾经沧海难为水,亲爱的。经历使人致富。"

    特蕾西大笑。"说得对。"

    已是早上九点钟,然而对话仍在继续。库珀暗中思索,他们应该着手准备了,他们应该布置好最后的行动计划。蒙蒂在哪里?他们预备在哪儿与他会面?

    杰弗说:"亲爱的,离开饭店时,你是否能去酬谢一下门房?我恐怕太忙,抽不出身。"

    "当然可以。他好极了。美国怎么没有门房?"

    "我想这是欧洲的习俗。你知道它的起源吗?"

    "不知道。"

    "一六二七年,法国国王建造了一座监狱,指派一名贵族负责管理,封给他一个蜡烛伯爵的头衔,他的薪俸是两英镑,并可得到国王壁炉中的炉灰。后来,凡看守监狱或城堡的人都被称做看门人,在饭店工作的人自然也被包括在内。"

    天哪,他们在胡乱说些什么?库珀大惑不解。已经九点半了,他们早该动身了。

    特蕾西的声音:"不用告诉我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个--一定又是我曾经结识过一个漂亮的看门人。"

    一个生疏的女性声音:"早上好,先生。"

    杰弗的声音:"从来没有过什么漂亮的看门人。"

    女性疑惑的声音:"我是来收拾房间的。"

    特蕾西的声音:"我敢打赌,倘若有,你肯定会去找她们。"

    "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库珀大声问。

    两名侦探瞠目节舌。"不清楚。女侍正在给总管打电话。她进去收拾房间,但她说她不知出了什么事--她听到有人在说话,但却看不到人。"

    "什么?"库珀骤然跳将起来,冲出房间,一阵风跑下楼梯。瞬间,他和其他侦探已冲进特蕾西的房间。除了一名摸不着头脑的女侍外,屋内空无一人。一张长沙发椅前的咖啡几上,正在播放着一台录音机。

    杰弗的声音:"我又想喝咖啡了,还烫吗?"

    特蕾西的声音:"嗯。"

    库珀和侦探痴呆地瞪视着录音机。

    "我--我弄不明白。"一名侦探嗫嚅说。

    库珀厉声问:"警察局的紧急号码是多少?"

    "22-22-22。"

    库珀急步垮向电话机,拨通了号码。

    杰弗的声音在录音机里继续说:"我认为他们的咖啡比我们的可口,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库珀对着听筒大喊:"我是丹尼尔·库珀,立刻去叫范杜兰警长,告诉他惠特里和史蒂文斯不见了。让他去汽车库看看他们的卡车还在不在。我马上就去银行!"他狠命丢下听筒。

    特蕾西的声音:"你有没有用鸡蛋壳煮过咖啡?味道非常--"

    库珀冲出了房间。

    ※ ※ ※

    范杜兰警长说:"不必紧张,卡车已开出了车库,他们正朝这里驶来。"

    范杜兰、库珀和两名侦探此刻正守望在阿玛罗银行对面的一座建筑楼顶上。

    警长说:"当他们得知被窃听后,他们大概想提前行动。不过不要紧,我的朋友,看。"他把库珀推向一台架在楼顶上大广角望远镜前。楼下的街上,一名身穿看门人服装的人正在细心得擦拭着银行正门的铜制商号牌……一名清洁工正在扫大街……街角处伫立着一名卖报纸的小贩……三名修理工正埋头于手中的活计。所有的人都暗藏着微型步话机。

    范杜兰拿起步话机:"地点A?"

    看门人说:"听到了,警长。"

    "地点B?"

    "在这里,先生。"清洁工回答。

    "地点C?"

    报纸小贩仰首点点头。

    "地点D?"

    修理工停止了活计,其中一名对步话机说:"这里一切准备完毕,先生。"

    警长转向库珀:"放心,金子仍安全地存放在银行里。他们想得到金子的唯一办法就是到这里来。一旦他们进入银行,街道的两端便立即封锁,他们绝无逃脱之路。"他看了看手表:"卡车马上就要来了。"

    银行内部,紧张空气在逐步升级。雇员们已经被告知此事,守卫还得到命令,卡车到达后,帮助把金子装运上车,每个人都须全力配合。

    银行外的便衣侦探仍继续着工作,时不时偷偷向街上瞥上几眼,观望卡车的动静。

    楼顶上,范杜兰第十遍地问道:"该死的卡车有影儿了吗?"

    "没有。"

    惠特坎普警官瞥了一眼手表,说:"他们已经他妈的晚了十三分钟,如果他们--"

    步话机嘎然响了起来:"警长!卡车出现了!正穿过罗齐格哈特街,朝银行方向驶来。再过一分钟,你在楼顶上就能看到它。"

    空气倏然象充电般颤抖起来。

    范杜兰警长立即对步话机说:"所有的据点,注意,鱼已落网,让它游进来。"

    一辆灰色装甲卡车开到银行入口处,停了下来。库珀和范杜兰密切注视着。两名身穿安全守卫制服的人从车中下来,走入银行。

    "她在哪里?特蕾西·惠特里在哪里?"库珀大声说。

    "放心,"范杜兰警长慰籍他说,"她离金子不会太远。"

    即便离得很远,库珀对自己说,也不要紧。那些磁带已足已把她定罪。

    神经紧张的雇员们帮助两名身穿制服的人把金子从保险库里装上拖车,然后再推到装甲卡车旁,库珀和范杜兰在大街对面的楼顶上注视着远处的人影。

    装车用了八分钟。卡车的后部锁好后,两名守卫爬上了车前座。这时,范杜兰警长突然向步话机喊道:"注意!所有据点,包围!包围!"

    霎那间,街心陷入一片混乱。看门人、报纸小贩、穿工装的工人和一大群其他侦探蜂拥至装甲卡车前,将它围住,枪口指向驾驶室。整条大街的各个方向都被警戒线拦断,禁止车辆通行。

    范杜兰警长转向库珀,得意地笑笑。"当场逮捕,这回你满意了吧?让我们来收场吧。"

    终于结束了,库珀对自己说。

    他们疾步走向大街。两名穿制服的人面对着墙,双手高举,被一圈武装侦探围住。库珀和范杜兰说:"转过身来。你们被捕了。"

    两个人面色铁青,在众人面前掉转过头,库珀和范杜兰警长瞪视着他们,不由大吃一惊。两张完全陌生的面孔。

    "你--你们是什么人?"范杜兰警长厉声问。

    "我们--我们是安全公司的守卫,"其中一人口吃地说,"别开枪,请别开枪。"

    范杜兰警长看向库珀:"他们的计划出了差错。"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们取消了。"

    丹尼尔·库珀的胃壁里涌出一股绿色的胆汁,它们慢慢地上升,涌进了他的胸膛和喉头,他终于开口时,嗓音近乎被噎住。"不,没有出现差错。"

    "你在说什么?"

    "他们压根就没打算抢劫金子。这是他们设下的一个大圈套。"

    "这不可能!我是说,卡车、驳船、制服--我们都拍了照……"

    "你还不明白吗?他们知道这些。他们知道我们一直在盯梢他们。"

    范杜兰警长的脸蓦地变得惨白。"哦,上帝!他们在哪里?"

    ※ ※ ※

    特蕾西和杰弗来到保罗斯波特大街的荷兰钻石工厂。杰弗蓄着胡须和唇髭,面庞和鼻子已经过泡沫海绵整形变样。他穿一身运动服,肩上挎着一只帆布袋。特蕾西头戴黑色假发,身穿孕妇服装,上衣内称着垫料。她粉墨浓妆,戴一副黑色太阳镜,手中拎着一只大公文包,和一个用棕色纸包着的包裹。他们走进接待室,加入到正在听导游讲解的一群旅游者当中。"……女士们、先生们,现在请跟我来,你们将看到钻石加工的制作程序并有机会购买一些我们这里的珍贵钻石首饰。"

    众人在导游的引领下,穿过几道门,进入工厂内部。特蕾西夹在人群中,杰弗则尾随在后。所有的人都走掉后,杰弗突然掉抓身,冲下一阶楼梯,来到地下室。他打开帆布包,取出一条沾满油渍的工装裤和一个小工具盒。他套上裤子,走到电源保险柜前,抬腕注视着手表。

    楼上,特蕾西随着众人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听导游讲解着将粗糙钻石制做成精致珠宝的各种程序。她时不时瞥一眼手表。参观比预期时间晚了五分钟。她希望导游走得快一些。

    终于,参观接近尾声时,游客们来到了展销室。导游走到用绳索拦开的支架前。

    "在这个玻璃柜中,"他骄傲地大声说,"是一颗豪华钻石。它是世界上最精美的钻石之一,曾被一个著名演员买去,送给他电影明星的妻子。它的价值是一千万美元,在最现代的手段保护--"

    灯光灭了,霎时间,警报器狂鸣起来,窗户和门前的钢条窗板旋即落下来,封锁住一切出口。一些游客发出尖叫声。

    "镇静!"导游提高嗓门大喊,"请不要惊慌。只是电源出了点儿毛病,应急发电机很快就--"灯光再度亮起来。

    "你们瞧,"导游安慰大家说,"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一名穿皮革短裤的德国游客指着窗前的钢条说:"那些是什么?"

    "安全保护措施。"导游解释说。他取出一把形状怪异的钥匙,插到墙壁上的一个狭孔中,拧动一下,于是窗子和门前的钢条便收了回去。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导游拿起听筒。

    "我是汉德雷克,谢谢,上尉。不,没出什么问题,一次便报警,大概是电线短路的缘故。我立刻就去查查原因。是的,先生。"他放下电话筒,转向众人,"请原谅,女士们、先生们,因为这里陈放着一颗如此珍贵的宝石,所以必须万分谨慎。好,有哪位客人愿意购买我们这里的珍贵钻石--"

    灯光又一次熄灭,警报器鸣响,钢条再度放落下来。

    一个女人尖声喊道:"让我们离开这里,哈里。"

    "你少说一句好不好,戴安娜?"她丈夫厉声说。

    在楼下的地下室里,杰弗站在保险箱前,谛听着楼上游客们的喊叫声他等待片刻后,再度合上闸门。楼上的灯光又闪烁起来。

    "女士们、先生们,"导游在一片哄乱中扯着嗓子喊,"不过是出了点儿技术上的小故障。"他又取出钥匙,插到墙壁的狭孔中,钢条再一次滑上去。

    电话铃骤响,导游飞跑过去,抓起听筒:"我是汉德雷克。是,上尉。我们将尽快叫人修理。谢谢。"

    房间的门开了,杰弗拎着工具箱走进来,工作帽贴在他大脑后。

    他走到导游面前。

    "出了什么问题?有人报告说电路发生了故障?"

    "灯光忽明忽灭,"导游解释说,"烦请你尽快把它修好。"他又面对游客,唇边强挤出一抹笑意,"诸位可以到这边来,挑选一些价格合理的珍贵钻石。"

    游客们开始向玻璃柜前移去。杰弗夹杂在挤迫的人群中,从工装裤里摸出一个圆柱形的物体,拨去引线,将它抛在豪华钻石支架的后面,顷刻,这一物体开始喷出烟雾和火花。

    杰弗向导游高声叫喊:"哦!故障发生在这儿。地板底下的电线短路了。"

    一名女游客失声尖叫起来:"着火啦!"

    "诸位,诸位!"导游高声喊,"不要惊慌,保持镇静。"他转向杰弗面有愠色地说:"快修!快修!"

    "没问题,"杰弗轻松地说。他移向围住支架的丝绒线。

    "喂!"导游失神地说,"不要靠近那里!"

    杰弗耸耸肩:"好哇。你来修理好啦。"他转身欲离去。

    烟雾愈发浓烈起来。人们开始骚动。

    "等等!"导游乞求说,"请稍等一下。"他匆忙跨到电话机旁,拨通了号码,"上尉?汉德雷克。我不得不请求您关闭所有的警报器;这里出现了一点儿小故障。是的,先生。"他看向杰弗,"你看警报器需要关闭多久?"

    "五分钟。"杰弗说。

    "五分钟,"导游向话筒里学舌说。"好的。"他放下听筒,"警报器将切断十秒钟。天哪!快动手呵!我们还从没有关闭过警报器!"

    "我只有两只手,朋友。"杰弗等了十秒钟,然后钻进绳索内,走到支架前。汉德雷克向武装守卫递了一个眼色,守卫点点头,便双眼一眨不眨地盯住杰弗。

    杰弗在支架后面工做起来。一脸苦相的导游转向众人,说:"女士们,先生们,我刚才已经说过,这里陈列着一部分珍贵钻石,议价出售。我们接受信用卡、旅游支票,"他轻声笑笑,"甚至现款。"

    特蕾西站在柜台前。"你们购买钻石吗?"她大声问道。

    导游瞪视她:"你说什么?"

    "我丈夫是位勘探家,他刚从南非回来。让我把这些卖掉。"

    她一边说,一边拉开手里的公文包,但她的包口朝下,于是,一串光彩熠熠的钻石便一如瀑布般倾泻出来,纷纷蹦跳着滚到地板上。

    "我的钻石!"特蕾西大喊,"帮帮我!"

    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一片死寂。但顷刻,随着一阵喧哗,彬彬有礼的游客骤然变成一群暴徒。他们跪倒在地,相互推搡着,争先恐后地抢夺钻石。

    "我得了一个……"

    "抓它一大把,约翰……"

    "放开手,这是我的……"

    导游和守卫站在那里,呆若木鸡。这群贪婪和抢夺的本性驱使着的游客象一股海浪,把他们冲向一边,只管自顾自地将钻石塞满衣袋和手提包。

    守卫狂吼:"往后站!别抢了!"但却被挤倒在地。

    这时,一群意大利游客也进入展销室。当他们看到这一场面时,也加入了疯狂的抢夺。

    守卫想站起身去按响警报,但人流阻拦住他的去路,并在他身上践踏,仿佛整个世界霎那间被卷入一场无终止的梦魇之中。

    眼花缭乱的守卫最后终于设法站起身,踉跄着推开拥挤的人群,摸索到支架跟前。他呆立在那里,双目愕然。

    豪华钻石不见了。

    怀孕的太太和电工也不见了。

    ※ ※ ※

    在远离钻石工厂的乌斯特公园里,特蕾西在一座公共盥洗室的隔间里御去化妆。然后她拎着包在棕色纸里的邮包,朝公园内的一条长椅走去。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她想起人们拚命争夺那些毫无价值的钻石的丑态,不禁失声大笑。她看到身穿一套深灰色西服的杰弗向她走来;胡须和唇髭已不复存在。特蕾西从椅中跳起。杰弗走到她面前,面带微笑。"我爱你。"他说。他从上衣口袋里取出那颗豪华钻石,交给特蕾西。"把它交给你的朋友,亲爱的。再见。"

    特蕾西目送他慢慢走开。她眼中噙着喜悦的泪花。他们相互属于彼此。他们将搭乘不同的航班,飞往巴西见面。之后,他们将永不分离。

    特蕾西朝四下望望,看到无人,便打开手中的包裹。里面是一个小笼子,锁着一着蓝灰色的鸽子。特蕾西三天前从美国快件邮局取回这件包裹后,便把它带回饭店,然后将另一只鸽子从窗子放出去,望着它笨拙地拍翅飞走。此刻,特蕾西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羚羊皮小口袋,把钻石放到里面。她把鸽子从笼中抱出,将小口袋仔细地缚在鸽子的腿上。

    "好女孩,玛戈。把口袋送回家。"

    一名穿制服的警察突然从天而降地出现在她面前。"慢!你在做什么!"特蕾西的心突然地一沉。"出--出什么事了,警官?"

    他的眼睛盯住鸽笼。"你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鸽子可以喂养,但把它们抓住放到笼子里却是违法的。你快点把它放掉,否则我要逮捕你。"

    特蕾西咽了口口水,松了一口气:"我这就放掉它,警官。"她伸出胳膊,将鸽子抛向空中。她望着鸽子展翅而去,渐渐接近蓝天,一抹甜蜜的微笑在她脸上荡漾开来。鸽子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然后朝西边飞去,它将飞往距此地二百三十英里之外的伦敦城。一只信鸽平均每小时飞行四十英里,冈瑟曾对她说,因此,玛戈六小时之后便可到达他身边。

    "以后不要再捕捉鸽子了。"警察告诫特蕾西。

    "不了。"特蕾西庄重地许诺说,"永远不再。"

    ※ ※ ※

    苍茫时分,特蕾西已抵达施波尔机场,正朝着检票口走去。她将在这里搭乘一架航班飞往巴西。丹尼尔·库珀伫立在机场大厅的一角,注视着她,眸子中流露出一丝苦意。特蕾西·惠特里盗走了豪华钻石,库珀一听到报案,就知道是她。这便是她的风采;大胆而富有想象力。而且,毫无遏制她的办法。范杜兰警长把特蕾西和杰弗的照片拿给钻石厂的守卫辨认。"不,从没有见过这两个人。男的流着大胡须和蓄着胡髭,脸颊和鼻翼还要胖一些。身带钻石的夫人是黑头发,有身孕。"

    钻石已毫无踪影。杰弗和特蕾西的身上以及行李都已被彻底搜查过。

    "钻石仍在阿姆斯特丹,"范杜兰警长对库珀发誓说,"我们一定能找到它。"

    不,你找不到了,库珀愤怒地想,她已经更换了鸽子。一只信鸽早已把钻石带出国境。

    库珀无奈地望着特蕾西穿过中央大厅。她是第一个击败他的对手。为此,他要去下地狱。

    接近登机大门时,特蕾西踌躇停下,她转身,直看向库珀的双眼。她早已察觉到他一直在跟踪她,象复仇之神一样尾随她跑遍整个欧洲大陆。他周身有一种古怪的味道,可怕而又哀惋。毫无缘由地,特蕾西心中为他生出一丝同情。她向他微微挥了一下手,以示告别,然后,再度转身登上了飞机。

    丹尼尔·库珀用手触摸了一下装在口袋中的辞职书。

    ※ ※ ※

    这是一架豪华的泛美747客机。特蕾西的座位号是头等舱的4B,靠近通道一侧。她心中充满兴奋,再过几小时,她就可以见到杰弗了,他们将在巴西举行婚礼,从此再不游戏人生了。特蕾西想,我不会留恋的,我知道我不会的。成为杰弗·史蒂文斯的太太,生活将充满乐趣。

    "对不起。"

    特蕾西抬起头,一个大腹便便,风度放浪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她面前。他指指靠窗子的位子。"那是我的座位,亲爱的。"

    特蕾西侧过身子,让他挤过去。她的裙子撩起来时,他色迷迷的眼光掠向她的大腿。

    "天气不错,很适合飞行,嗯?"他的声音里含着一丝挑逗的酸味。

    特蕾西转过身子。她无兴趣与陌生的乘客搭讪,她还有许多需要考虑的事情:一种崭新的生活。他们将在一处地方定居下来,成为模范公民,备受人们尊敬的杰弗·史蒂文斯先生和夫人。

    她的邻座用肘轻触了她一下:"既然我们同机飞行,小夫人,我们何不相互认识一下?我大名字叫麦克西米兰·皮尔庞德。"

    wwW..COM 努力打造国内最新最全最大的全本小说阅读网站



  Tags:假如明天来临 正文 假 如 明 天 来 临·第 三十四 章
欢迎各位假如明天来临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假如明天来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假如明天来临》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