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小说书网 > 疯道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交换的秘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书网] http://www.internet-marketing-cafe.com最快更新!无!


     电子书下载功能暂停使用!预计需要到下周完成!

    ∷:∷

    第一百一十九章jiā换的秘密

    人世间最可拍的是什么,就是一个人的心变凉,心若是凉了,人的躯体也跟着变凉了。

    蜈蚣的心还在跳,跳得很急促,可是他却感觉到心在变凉。蜈蚣动了动身子,想让身体在地上躺得更舒服,至于身体被刀砍过会变成什么样,他懒得去想。

    阳光照sè在刀面反sè在他的眼睛上,蜈蚣慢慢的闭上了眼。他知道那把刀有多快,也知道那把刀落下时意味着什么,他已经没有力气躲,即使还有力气他也不会躲,蜈蚣只想静静地睡去,睡到永远。

    躺在地上的蜈蚣除了呼吸还显急促,脸sè很安详。他的脑海里一片空茫,似乎什么都没想又好像什么都在想。这个世上有他的三个亲人,可是自己却不能永远陪着他们,他做不到。李儒走了,黑眼珠子也走了。黑眼珠子是参加亲戚婚礼溺水身亡的,那个时候他和镇山已经离开了京城。想到镇山就会想到吴狄三人,蜈蚣相信他们一定会在这个世上活得好好的。

    “大人怕了,连睁开眼睛的勇气都没了”?

    好像谁在说话,声音小的就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蜈蚣想看一看是谁在说话,可是上下眼皮如同被缝在了一起,使了很大的劲才慢慢地睁开。眼前站着一个人,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过了一会才看清人的模样。

    眼前的人手里拿着绣ūn刀,头上戴着黑sè的头罩,蜈蚣的意识突然变得清醒。他想起了刚才的jī烈厮杀,眼前站着人就是小吴用周通。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那一段的空白自己一定是出现了昏厥。

    看到蜈蚣睁开了眼,小吴用周通嬉笑着说;“天做被地做áng,大人好气派。”

    看见对方志得意满的样子,蜈蚣又闭上了眼。成者王侯败者贼,周通有权利得意。蜈蚣懒得与他斗嘴,躺在地上充英雄,这样的事他做不出。

    周通讥讽道;“躺在地上的感觉一定不错,否则大人的属下张怀、刘文秀为什么也像大人一样,赖在地上不起来。”

    蜈蚣的眼睛一下子挣开了,眼睛里愤怒的冒火,很快眼神又变得暗淡。他懂得这是对方在jīng神上折磨他,

    使了很大的劲,蜈蚣嗓音嘶哑的说;“看来张怀、刘文秀已经死在你的手里”

    周通在眼前来回翻nòng着绣ūn刀,好似在查看刀上有无秘密。左手扯下一根散làn在眼前的头发放在绣ūn刀的刀刃上,用力一吹发丝分成两段飘落在地上,小吴用好像是对绣ūn刀的表现很满意,脸上又浮起了微笑。

    看着躺在地上的蜈蚣,微笑更加惬意。周通缓缓的说;“我这个人别无长处,只有一点值得炫耀,绝不会忘恩负义,别人施舍多少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蜈蚣艰难地说;“阁下真是个大英雄,可以和ūn秋公孙起媲美,也许若干年后,小吴用周通也会和铁血屠夫白起同入历史。阁下还得努力,否则难以实现抱负,不知阁下杀生几多。”

    小吴用周通不在乎对方的讽刺,他眯缝起眼睛拖长了话音一字一字说;“不算多,也不算少,加上大人是这个数。”周通说完伸出了张开的左手。

    蜈蚣使劲咽了一口嗓子泛上来的沫液,心中苦涩的问;“这么说黑眼珠子也不是溺水身亡”?

    周通淡淡的说;“不是,黑眼珠子虽然离开了锦衣卫自己经营珍宝商行,但是他的商行离九én提督府太近,又与提督府管家来往密切,我不能不有所顾忌。唯一遗憾的是,黑眼珠子没有享受到躺在地上的舒服。”

    蜈蚣的身上在流血,心里也在流血,他为自己做事不周密痛恨不已。留下了一个祸害,赔上了好几条人命。他后悔在决定离开锦衣卫时,一时仁慈没有利用掌握的罪状,把周通的本家做了。否则周通也不会重回锦衣卫,又被快速提拔,几个亲如兄弟的属下也不会惨遭毒手。

    自己死不足惜,不知道当年参与这件事的人还会有谁再遭毒手,看着那双恶毒的眼睛,蜈蚣真想一拳打过去。

    蜈蚣暗地里试了试,身体酸软的就像煮烂地面条拿不成个。疼痛他可以忍受,没有力气谁也没有办法。无论如何他都要试一试,即使不成自己也能求的速死,免去被人侮辱。

    蜈蚣看着对方说;“老朽有一个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小吴用周通笑了笑说;“你所有的秘密我都不想知道,你不用想辙,我不会上当。”

    蜈蚣一本正经的说;“也不是白告诉你,你得答应老朽一个条件。”

    小吴用周通嬉笑着问;“大人是想拿自己的命jiā换”?

    蜈蚣回应说;“不是我的命”

    周通戏nòng的看着对方问;“谁的命”

    蜈蚣一字一字的说;“阁下的命”

    听到这句话周通就像听到了天下最可笑的笑话,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完嘲笑着说;“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和你jiā换,你这话骗骗鬼可能还有用。”

    蜈蚣正视着对方,信誓旦旦的说;“阁下现在虽然活得好好的,如果杀死了老朽就不一定是。曾子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朽本想给你指一条活路,看来阁下也像老朽一样厌倦了人世,不说也罢。”说完闭上了双眼,不再理他。

    杜鹃歪过头小声的问;“蜈蚣有什么秘密,为什么要告诉仇人,俺觉得这是一个骗招,周通能不能上当”?

    疯道人依然闭着眼,听到杜鹃问的话,低低的回道;“旁观者清,当局者í。”

    杜鹃又问;“哥是说小吴用周通会上当”?

    “蜈蚣点的是对方的死xùe,周通不会全信,也不会全不信。人最大的弱点就是心存侥幸,周通也不例外,蜈蚣还有没有一击的力量让人怀疑。”

    正像疯道人说的那样,小吴用周通二二一一的问;“大人要jiā换的条件是什么”?

    蜈蚣睁开眼问;“你想通了,如果没有想好可以慢慢地想,但是别等老朽的血流净了,到那时候老朽即使想跟你jiā换也办不到了。”

    小吴用周通说;“大人不用钓鱼,你就直说什么条件”?

    蜈蚣回道;“老朽死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老朽是这件事主谋,其他人只是服从命令,放过他们。”

    周通想了想说;“条件可以考虑,但是大人要先说出你的秘密,我的掂量掂量值不值得。”

    蜈蚣不再说话,他觉得没有什么话可说,慢慢地又闭上了眼。好像人真的死了,一点声息都没有。

    小吴用周通思索了片刻一口答应说;“好,就按大人说的办。我已经答应了大人的条件,大人也该说出你的秘密。”

    蜈蚣的眼睛睁开的很快,慢慢的说;“我不能这么说”

    小吴用急忙问;“为什么”?

    蜈蚣声音变低“阁下想一想,这么多人都听到了,那还叫秘密吗”?

    小吴用周通两步走到蜈蚣跟前,慢慢地弯下了腰。蜈蚣的身体突然弹起,就像在集市买到家放在盆子里的一条鱼,做出了最后的挣扎,右手握成的拳狠狠地向对方击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