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书网-最好看更新最快的免费小说阅读网->书库首页->风云惊澜录
上一页 | 回到目录 | 下一页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网站地图 Tags:风云惊澜录全文阅读

圣安娜娱乐

按键盘“←”转到上一章节,按键盘“→”转到下一章节,按回车即可回到目录页
   (小说《风云惊澜录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老钱打天下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 风云惊澜录全集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真假金蚕,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
     第一百一十五章真假金蚕

    无sè庵。??⑤????阅读本书最新章节{陈谦卫郑重地敲开了乐晓晨房mén。

    乐晓晨一直闷在屋里,李铭圣时不时来陪他一阵,两人说来说去,也没什么可聊,渐渐无趣。不过让乐晓晨惊喜万分的是,他竟真的在窗外找回了那装有金蚕驱毒蛊的yù瓶。心静师太听说有金蚕驱毒蛊后,也极是喜悦,赶忙拿走施救。但乐晓晨不愿与王雯琴朝相,不肯去陪她,又不放心陈谦卫,也没再离开寻yào。李铭圣劝他道:“若是金蚕驱毒蛊都没效用,别的yào材还能抵什么用处?与其四处奔bō,做些无用功,还不如陪伴王雯琴左右。”乐晓晨甚是赞同,但终究没再去探望王雯琴一次,每日守在屋子里,又是心焦,又是难过。李铭圣偶尔外出一趟,告诉他陈谦卫住在无sè庵另一头,没去sāo扰王雯琴,倒是让乐晓晨放下了心。

    今日陈谦卫突然拜会,乐晓晨着实吃了一惊,立即反手按住了桌上的剑。

    陈谦卫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带兵器,淡淡道:“我今天来没有恶意。听说你带回了金蚕驱毒蛊?”

    乐晓晨冷冷道:“与你何干?”

    陈谦卫微笑道:“王雯琴说什么真心爱我,不过是气你的话,你还当真了?我只问你一句,若是王雯琴一直爱我,且爱了我几年,从未对你动心过,你还会这么一心一意对她吗?”

    乐晓晨几乎要掣出剑来:“你是来挑衅的?”

    陈谦卫笑笑道:“看来你很生气。那就是了。我恋袁可馨,天下皆知,即便她嫁与谷烈后,我也没变过。几年时间,就算王雯琴真是一心对我,心也该凉了。你不能容忍你的爱人爱别人几年,王雯琴又怎么能容忍?我与她确实是再正常不过的兄妹之情,你莫要多想。”

    乐晓晨点了点头,随即又猛然摇头道:“不!我不相信你们的话,我只相信我的眼睛!”

    陈谦卫无奈道:“信不信由你。但你和王雯琴经历过那么多事,你们的感情总不会是虚假的吧。如今王雯琴在施用金蚕驱毒蛊,生死成败,全看这片刻的功夫,若是有你护持在旁,凭借你的纯阳功,也是多了几分把握。为何你不肯去?”

    乐晓晨呆了片刻。心静也确实劝他去过,但被一口回绝,便也没再多说,但这些话由陈谦卫说来,竟由不得他不去。乐晓晨心中更是隐隐闪过一个念头:“陈谦卫你剑法高有什么用?若真出了什么差错,不还是要仰仗我的纯阳功?”便点了点头,道:“好,我就去一趟。”

    陈谦卫道:“三个月,似乎已经过了一半有余了吧。”

    乐晓晨问道:“你什么意思?”

    陈谦卫淡淡道:“我要去一趟京城。三月期满,我们京城外树林间,我一定会如期而来。但希望你这些日子里不要再惹王雯琴生气,好好陪她。”

    乐晓晨心中一动,竟平添了几分对陈谦卫的好感,虽然想起往事,恨意又起,但终究没能说出讽刺挑衅的言语,只是应道:“好。”

    两人并肩去了王雯琴的屋子。李铭圣就住在乐晓晨隔壁,也随两人过了去。走到王雯琴屋mén口时,陈谦卫止了脚步,道:“金蚕驱毒蛊的使用,需要解开衣服。我和李铭圣不方便进去,乐晓晨,你先去吧。”

    乐晓晨暗骂一句“伪君子”,也没多说什么,先进了去。mén一打开,一阵浓郁的yào味扑面而来,看来心静怕金蚕驱毒蛊毒xìng太重,用了不少yào材来中和。

    乐晓晨进了屋子,王雯琴此刻已几乎全身赤luǒ,只用白布包住了xiōng口和下身。心静在她几处大xùe割了个口子,将金蚕驱毒蛊研成粉末,添了许多yàoxìng平和的yào材,正在煎煮。本书实时更新DU⑤⒏сΟm热气腾腾,浓郁的yào香也四处散发。

    乐晓晨看了王雯琴的身子,脸上微微一红,不由转了身去,但不知怎地,又想到那一日京城外石山上所见,顿生愤恨。

    心静不知他心里的念头,待yào材煎熬得差不多了,熄了火,倒入碗中,便走向王雯琴。

    陈谦卫站在屋外,闻得扑鼻yào味,细细辨认了片刻,微觉奇怪,便上前将mén开了条缝,站在mén口,一长三短,仔细地嗅着。忽然,他脸sè大变,高声问道:“心静师太,你可是怕金蚕驱毒蛊入经脉后太痛,加了曼陀罗huā这一味yào?”

    心静答道:“没有。贫尼也不知金蚕驱毒蛊的特xìng,只是按照寻常拔毒的方法,自经脉附近,滴入yào物。陈施主,这金蚕驱毒蛊使用后,当真会疼痛难当吗?”看来她也有担心,想要给王雯琴喂些麻yào。

    陈谦卫骇然道:“大事不好!”一步抢了进去。乐晓晨正面对大mén,看陈谦卫冲进来,不由大怒道:“你进来干什么?”

    陈谦卫惶急道:“这yào有问题,师太,且慢用yào!”但心静蘸取些yào,就要滴在王雯琴xiōng口“膻中xùe”的切口上,已是来不及收手了。

    陈谦卫大急,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抬掌打翻了那碗yào。yào汁淋漓,有的泼在chuáng上,有的就泼在了心静师太的衣服上。乐晓晨想要阻拦,猛力扣住他肩膀,发力将他摔了一跤,但却慢了一步。

    陈谦卫捂着肩膀,从地上爬起,摇头道:“师太,这yào有问题!”

    心静没想到这珍贵的金蚕驱毒蛊竟会被陈谦卫亲手打翻,也是又急又怒,连声问道:“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你说啊!”

    陈谦卫寒声道:“金蚕驱毒蛊一旦加热,会有股恶臭,可这里有人闻到了吗?我分明在这各种各样的yào材里,闻出了一股极特别的香气。师太,乐晓晨,两位也都闻到了吧。”

    心静问到:“那不就是金蚕驱毒蛊的香气吗?”

    陈谦卫摇头道:“金蚕驱毒蛊是以一条金蚕不断吞噬五毒,死后才能炼制为蛊。一两只普通毒虫,往往就臭不可闻,金蚕驱毒蛊怎会有如此幽香?这香气,我再清楚不过,是曼陀罗huā的味道。”

    乐晓晨怒道:“从来没听说过你对yào草有研究,今天如何就能从如此杂luàn的气味中,分辨出曼陀罗huā?”

    陈谦卫沉声道:“大约是六年多前,我去了一趟西域,离开时无意中走入了一片曼陀罗huā中。这曼陀罗huā极为厉害,若是嗅得久了,便会格外虚弱,甚至当场丧命。我拼死要走出那片曼陀罗huā,但还是无能为力。不过是一里左右的路程,但若不是谷烈搭救,我必定死在了那里。那是我一生中最险的经历,至今想来,仍是不寒而栗,对这曼陀罗huā的香气,记得自然也是格外清楚。刚才那气味,我敢肯定,绝对是曼陀罗huā的味道。而且那气味如此浓重,恐怕不是普通的曼陀罗huā粉,而是提炼出的曼陀罗丹。王雯琴的身子本就虚弱至极,若再让曼陀罗丹侵入经脉,只怕立刻就没命了。”

    乐晓晨听他说的有条有理,不像是信口胡诌,六年多前谷烈曾远赴西域,与陈谦卫一同回来,若说是谷烈救了陈谦卫,也是可能,不由奇道:“难道我被王成峰骗了?没理由啊,我亲眼看见他取了一点粉末,立即毒毙了一条大蜈蚣,难道曼陀罗丹也有这样的效用?”

    陈谦卫摇了摇头:“立即毒毙?那绝不可能。曼陀罗huāyàoxìng虽然厉害,但见效却不快,五毒教的大蜈蚣耐毒极强,即便抵受不住曼陀罗huā,也不可能立即毙命。本书最新最快更新来自du58.com能在刹那间毒死五毒教中作为五毒培养的蜈蚣,恐怕只有金蚕驱毒蛊了。”

    乐晓晨道:“那就是了!王成峰只撒了极少许的粉末,那只手臂粗细的大蜈蚣眨眼就毙命了。我随后抢了过来,王成峰没可能掉包。”

    陈谦卫沉yín道:“这却不知是什么缘故了……”

    乐晓晨怒气渐生:“你不知是什么缘故,为什么要打烂了这碗yào?陈谦卫,你不是鲁莽之人,难道你事故意要害死琴妹?”

    陈谦卫见乐晓晨又要发怒,心中极为不快。但王雯琴最后的希望——金蚕驱毒蛊竟然是假的,他内心也极是难过,全没心思与乐晓晨动手,于是辩解道:“我确实不是鲁莽的人。我甘冒大险,当着你的面拍掉这碗yào,你若是手下没有留情,只怕我肩胛骨已经碎了。这举动,真是太理智了,半点也不鲁莽。”

    乐晓晨闻言,不由愣了愣。李铭圣也道:“王成峰也是个jīng明人。他知道与你武功差太多,未必会在你面前拿出真的金蚕驱毒蛊。或许装着蜈蚣的盆里事先已藏了什么yào物,骗你一骗。你也说,你的金蚕驱毒蛊是抢来的。你有本事抢,别人自然也会防着你。”

    乐晓晨一时间万念俱灰,喃喃道:“莫非……我真的没办法救琴妹?一切都是天注定?”

    东厂,密室。

    东厂有十几件密室,在地牢下一层,摆放着重要的卷宗,向来极少有人出入。但近几日,竟有好几名伤者住到了这里。

    魏忠贤安排厂卫将卷宗转移,专mén将这密室留给几人养伤,yīn魔也是每日都来探望。

    有的厂卫地位较高,知道了些什么,彼此谈论道:“我知道了,第一间密室里住的人伤势不重,好像是刑部密探的人。”

    便有人道:“我早就知道了。昨天那人还出来透了透气呢。我看得清楚,他就是刑部密探里的余杰望,是yīn魔手下的三当家。”

    一人道:“那第二间密室里,好像是东林书院缪大人的表弟樊彰。他伤得好重,上半身全都裹了绷带,听说是陈谦卫刺的。”

    有人应道:“差不多。我前两天看见缪大人急匆匆进了东厂,直奔地牢这边。如果不是看他的表弟,来东厂干什么?”

    几人纷纷点头称是。一人问道:“可是那第三间密室里,住的又是谁呢?”

    一人看来常去密室做事,道:“那可是大秘密。掌刑千户大人吩咐了,谁也不许sāo扰那间密室里的人,否则格杀勿论。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我见过宫廷里的太医竟也来过,这人身份不简单。我有一天从mén缝里瞧见,那里面居然有两张chuáng,似乎住了两个人。有天我还听到里面有nv人的啼哭声,那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又一人分析道:“住了两个人,还有个nv人,这么看,那nv人一定是陪那受伤的人的。nv人在里头哭,看来伤的很重啊。”

    有人笑道:“分chuáng睡觉,那nv人还哭哭啼啼,多半是下面那话儿断了。可怜那nv人守了活寡,哈哈……”几人都坏笑起来,越说越不成话。

    第三间密室里,住着的自然是田海旺了。他心口斜侧中剑,失血太多,伤势比樊彰还要重,但这半月功夫,凭借着深厚内力,以及太医的jīng心救治,竟渐渐脱离了危险。月颖被yīn魔接到了这里,照顾田海旺。不仅宫廷里许多太医常常来为田海旺诊脉救治,宫中的厨子、太监等,也都成了东厂的常客。魏忠贤如今权势熏天,皇宫中可说只知魏忠贤而不知圣上,他想要调集什么人,那是再容易不过。

    月颖初始见田海旺奄奄一息,几度徘徊与生死线上,心中难过,几乎夜夜无眠,时时哭泣。十余日后,田海旺奇迹般活转了过来,月颖的心情也渐渐好转。田海旺每日能清醒几个时辰,月颖便坐在他旁边。田海旺向来喜欢说些话逗月颖开心,他为人不算风趣,许多笑话还是来自陈谦卫,但月颖也是听得咯咯直笑。两人虽处于不见天日的密室里,却是开心异常。

    田海旺与月颖日渐亲密,谈话也渐渐少了顾忌,忽道:“月颖,你说我们生多少个儿子最好呢?”

    月颖脸颊绯红,啐道:“又胡说八道了。谁跟你生儿子啊。”

    田海旺大笑道:“难道你要生姑娘?姑娘也好,但至少得生一个儿子,给我们田家延续香火。”

    月颖红着脸道:“你爱跟谁生跟谁生去,我才懒得理你。”

    田海旺一把拉住了月颖的手,凑过头去,轻声道:“我这辈子都只爱跟你生儿子。别人要给我生,我还不跟她玩呢。”

    月颖笑着要挣扎开:“你臭美啊,谁愿意跟你生孩子。”可田海旺虽然重伤,力气还在,月颖没习过武,怎么也挣不脱,用了几下力,也就没再挣扎了。

    田海旺将月颖拉到怀中,双手揽住她,轻声道:“我知道,你喜欢过宁静的日子。你如果想要富贵,我能给你富贵,你若是满足于平常的日子,那我把这里的大事处理了,就与你一同归隐。”

    月颖摇头道:“田大哥,你有你的xiōng怀抱负,不要为我,坏了前程。”

    田海旺笑道:“我的抱负就是和你生一窝孩子,你不许不答应。”

    月颖一脸晕红,娇嗔道:“不要胡说啊,我才不生一窝孩子呢。”

    田海旺微笑道:“那你准备生几个?”

    月颖一言不备,落入彀中,顿时大羞道:“你再说这些胡话,我就不理你了。”

    田海旺又将月颖搂紧了些,轻轻地道:“好吧,不说就不说。”看着月颖红润双chún,一时情难自已,将嘴凑了上去。

    月颖羞红了脸,想要推却,又想任由田海旺亲wěn,心中鹿撞。眼看田海旺鼻尖已与自己鼻尖相碰,心里闪过一丝喜悦,又感到无限羞涩,下意识推了一把。

    两人之间没留下半点缝隙,月颖这么一推,便按在了田海旺xiōng口的创口上。田海旺痛苦地叫了一声,创口破裂,鲜血立刻jī喷了出来。

    月颖只见自己满手满身都是田海旺粘稠的热血,不多时,整个chuáng褥都被染红了,一时惊惧万分,大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

    yīn魔早吩咐了大夫守在外头,闻听月颖惶急万分的叫声,急忙都赶了过来。田海旺创口破裂,痛不可当,但意识却还存一线,勉力运气,点了自己xiōng口几处大xùe,稍稍止血,便晕了过去。

    几名大夫迅速替田海旺重新包扎,见地上chuáng上全是鲜血,便又取了些伤yào、补气yào丹。这些东西都是宫中珍贵无比的yào物,但却都像是抹墙灰一样,擦在田海旺xiōng口。田海旺本已失了不少血液,这一番创口又破,身子更加虚弱了。也是他多年习武,身子极其强健,换了平常人,丢失如此多鲜血,恐怕是大罗神仙也难救了。

    大夫医术高超,田海旺体质也强,一番抢救,总算xìng命无虞。月颖守在一旁,心中既是担惊焦虑,又是后怕后悔。待得几名大夫走了,月颖再也忍耐不住,握住了田海旺的手,低低哭泣了起来。

    一个沉稳的声音道:“月颖姑娘不必担忧,田海旺虽然伤得重,但最多两月,定能康复。”却是yīn魔到了。他极其关心田海旺伤势,听人汇报说他伤口又破,便从东厂书房来了这密室。

    月颖喃喃道:“全怪我,全怪我……我不该推他的。”

    yīn魔微微一笑,道:“情难自已,有何罪过?月颖姑娘不必苛责自己。”

    田海旺沉沉睡着,yīn魔、月颖站在一旁,静静瞧着他。余杰望伤势大有好转,如今已能下地,也走了过来。

    月颖见田海旺面容苍白,嘴chún不带半点血sè,但头顶竟时不时冒出一缕热气,不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头顶……”

    余杰望惊叹道:“想不到田海旺的内力已到了这个地步。昏mí中,玄功竟能自行发动,为自己疗伤。”

    yīn魔淡淡道:“达到这个地步,必须是修炼三十年以上的先天真气,田海旺即使有了这份功力,但真气却不够jīng纯,无法踏入此境界。这不是单凭修聚内力便可到达的,如今的境况,应是天魔功的作用。”

    正说着话,田海旺忽然身子一颤。墙角斜靠着的那柄心魔剑,好似得了召唤,竟然幽幽亮了起来。

    山东,文辛雨宅。

    文辛雨将宿雨当做了yīn魔的赏赐,平日视她如奴仆,夜间便与她胡天胡地,肆意妄为。文辛雨对着宿雨浑无善意,说话间也多有无理,宿雨却无半句怨怼之言。

    三日后,清晨,文辛雨还在沉睡,宿雨已起了chuáng,四下打扫。文辛雨并不将宿雨当做自己人,待她毫无信任,睡得也不沉,尽管宿雨已经尽量放轻了手脚,但还是惊醒了文辛雨。他皱眉道:“大清早的,不睡觉,折腾什么呢?”

    宿雨走到chuáng前,轻轻道:“文大侠,我此次来是有一个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但我知道你并不相信我,若是说了,你必不理睬,只怕误了大事。这三天,我一直想让你相信我,可是,我知道,你仍把我当成个妓nv。”

    文辛雨见她越说越难受,几乎又要哭出来,不悦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要哭哭啼啼的。”

    宿雨低声道:“yīn魔已经知道了国旭所在,正要召集人马,去杀国旭。”

    文辛雨心中一动,忍不住想道:“国旭住的非常隐蔽,再要我返回原处,找他一回恐怕也不容易,yīn魔怎么可能找到他?宿雨定是想要骗我离开山东,让yīn魔趁机掌握山东大局!”但转念一想,宫长王琦究竟是否真心待国旭仍不清楚,陈谦卫对此也是忧心忡忡,若是宫长王琦刻意留下线索,向yīn魔报告国旭所在,那也是可能。一时间,难以取舍。

    宿雨看出了文辛雨神sè间的犹疑,扯着衣角,低声道:“文大侠,你不相信我也就算了。但是你若真要去救国旭,请你带上我好吗?我真的不想再离开你了。”

    文辛雨虽然jīng明,但毕竟少近nvsè,一个俏丽nv子如此楚楚可怜地相求,他倒是无法拒绝。但想到yīn魔心机深沉,说不定他派来宿雨,就是为了试探自己,心肠复又刚硬:“国旭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yīn魔与我是同路人,yīn魔要杀他,我即便不帮忙,也不会去救他。”

    宿雨吃了一惊,道:“可是……你救过他……”

    文辛雨摆手道:“那是从前,我看着陈谦卫的面子才出手相助。现在我绝不会管国旭生死。”

    宿雨低下了头,默然无语,缓缓走出了屋子。

    文辛雨眼看宿雨走远,立即取出纸笔,写下了歪歪扭扭的一行字:“尽快通知陈谦卫,国旭有难。”想到yīn魔身边的硬手已经全部重伤,料得出手之人不过是五灵散人之类,国旭武功已复了小半,加上陈谦卫一人,应当应付不难。



  Tags:风云惊澜录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真假金蚕
欢迎各位风云惊澜录书友加入本站,让大家一起讨论风云惊澜录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吧!
本站会尽快更新《风云惊澜录》小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满足书友的需求,书友尽兴的看书,是对本站最大的回报。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所收录作品、小说版权为原作者所有。阅读更多本书最近更新章节请到网店或各大书店购买,请支持正版小说。
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小说书管理员   Copyright (C) 2007-2008 小说书(xiaoshuoshu.org)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